第一百四十三章 鬼教官

    他们不是第一个到的,也不是最后。

    这是一座死火山,高耸的山顶有一个火山湖,内里中空,被联邦军部改造成了一个秘密基地,地底的火山能被充分利用起来,能够提供充足的能源,基地的日常运转完全不依赖外界。

    云笑天从未来过这等隐秘戒备森严的军事基地,心中暗自赞叹不已,慢慢地紧张了起来。

    “你们都是高材生,是我们人族联邦的未来。”

    “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们中的许多人,都会像我一样,成为一名光荣的联邦军人,甚至能力出众,占据高位。”

    “但现在!你们还不行,都是些还未长满羽翼的雏鹰,还未脱奶的幼虎,我一掐吧就死翘翘了!哈哈……”

    站在云笑天等人身前的一名雄壮军官自以为幽默,一阵爽朗的大笑,不见有人回应,略有些寂寞尴尬,讪讪然继续说道“嗯哼……!我是这里的总教官,也就是你们的长官。”

    “我名鬼杀,你们可以叫我鬼教官。”

    “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我的兵。”

    “我们这里从来不接受废物,不要以为你们看起来一个个楚楚可怜,我就会手下留情。我接收到的命令是,你们是来到这里接受特训的预备特种兵,每十个人,我同样拥有三个死亡指标。”

    说到这里,鬼教官停了下来,瞪着眼睛,把云笑天他们一个一个的看了个遍。

    云笑天眼睛和他的眼神一相触,就感到一股凛然的杀气,好似被一只饥肠辘辘的野兽紧紧盯着,而他就是孱弱的小鸡仔,好似逼迫着他认输把自己的目光挪开。

    可云笑天又怎么可能被这样的一道眼神所慑,骨子里那一份倔强和疯狂让他遇强则强,一点也不肯认输,经过初时的慌乱后,反是越加淡然,和鬼教官双目直视,凛然不惧。

    “很好!”

    “少年,就该轻狂,畏畏缩缩,猥猥琐琐的家伙赶快给我滚蛋!”

    “要是连这么一点目光都受不了,当真遇到了敌人,凶残的虫族,一口就能把你们的小身板吞个干净!”

    “龙菲儿!”

    “到!”站在最前面的龙菲儿大声应到。

    “你是星府别院的小崽子的队长!”

    “是!”

    ……

    鬼教官依次给各个学校的队伍安排队长,直到到这时,云笑天方才知道旁边另外的三个队伍是紫枫学院、北海海莲学宫、东星军校今年的新生。

    “放好你们的行李,不准携带除了衣物外的任何东西,到外面的森林里面独自生存五天!”

    “我会仔细的检查你们的每个人,违规者,直接失去本次特训的资格!”

    言外之意,便是失去了代表自己学校参见院校交流的资格。

    鬼教官显然没有让他好好休息一晚,然后在慢慢的兴致。

    “你们可以反对,可以抗议。”

    “当然,也可退出!”

    没有人出声,无论是随行的学校教习,还是鬼教官眼前的学生。

    就连一向跳脱的白小椿,这时也是乖得像一只小猫一样,显是知道什么消息,明白这个鬼教官不是他可以招惹的。

    空旷的中心广场,安静得可怕!

    “还不快滚!十分钟内,还没到外面的,就给我卷铺盖走人!”

    鬼教官粗声呵斥一毕,云笑天等人便立马作鸟兽散,把自己身上的东西,摘得个一干二净。

    临时宿舍内。

    “给你!”

    白小椿从自己的背包里面掏出十来块巴掌大的黑色能量饼干,显是早有准备,一一分给星府别院的云笑天等人。

    就连一向寡言少语的艾冰台,都不由小声向白小椿道谢,然后囫囵一吞进肚子。

    白小椿自己则是一连塞了好几块,最起码短时间内不会感到饿,脸上满是奸计得逞的笑容。

    基地外。

    鬼教官和各校教习,早已等待多时。

    没想到来到这基地还没多久,他们就就又被灰溜溜的赶了出去。

    此时外面的风雨还未休止,几乎是瞬间,所有人便衣衫全湿,雨水仍旧顺着头发不住的流淌滴落。

    “教官!他们有人作弊!刚刚在宿舍的时候偷吃了东西!”一名紫枫学院的学生,突然跑到鬼教官身前,大声指责白小椿等人作弊。

    “你是谁?”鬼教官盯着他问道。

    “紫枫学院,李子峰。”那学生回答到。

    “都有谁作弊了?”

    “星府别院的所有人。”

    “就是那边的小胖子,带的头。”那男子指向白小椿,一副你完蛋了的样子看着他。

    “哦……”

    这里的异状很快引起了其他人的目光,纷纷好奇的看了过来。

    鬼教官看向白小椿,好像是对他说,“我记住你了,小子。”

    鬼教官又看向那名为李子峰的学生,对他说道“你可以回家去了。”

    说罢,便示意身边的士兵,带他回去。

    “什么……!”那名为李子峰的学生,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看着鬼教官,好像根本不明白,他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鬼教官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好似看见一个智障一般,难得的解释到“我可没说过,不准在里面吃东西,所以他们不算是违规。”

    “叫你回家,是因为你连规则到底是什么都不明白,人太蠢是活不久的,这里不适合你!”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不喜欢蠢货!特别是自以为是的蠢货。”

    “好吧,不过……好像蠢货,都是挺自以为是的。”鬼教官自言自语的说道,全然不理被被带走的少年,他也许现在已经忘记了他的名字吧?

    远处的白小椿被鬼教官刚才的眼神吓了个半死,心中不停地诅咒者刚才那个该死的告密者。

    又不是什么美女,没人喜欢被这么一个大老爷们那样的盯着,何况还是鬼教官这么一个凶神恶煞的家伙。

    虽然那家伙被赶走,让白小椿小小的出了一口气,但得不偿失,他还觉得诸事不顺,太倒霉了。

    他已经把这打小报告的家伙记住了,打算以后要是遇上,一定不让他好过。

    白小椿可是一个非常非常小气的小胖子,有仇必报,有怨必回。

    见他情绪似是不佳,云笑天小声问道。“没事吧?”

    “没事,只是被狗咬了一口而已。他妈的,连打小报告这么低级的事也做的出,这样的货色也好意思拿出来,参加和太合星的校际交流,紫枫学院看来是当真没人了!”

    “垃圾!”

    白小椿一顿好骂,却是把整个紫枫学院骂了进去。

    骂完,看起来好像解气了几分。

    一旁的云笑天自是无言,不知道还该说些什么。

    ……

    “好了,小崽子们,我们五天后再见。”

    “希望到时候,你们还好好地活着!”

    鬼教官语气一沉,好似真是对此充满了期待。

    在基地的特种兵的带领下,云笑天他们将会被分散在岛上的不同地点,以确定短时间内他们找不到彼此,拥有完全独立的生存空间。

    待得他们一个个消失在岛上的风雨中,鬼教官等人方才没入岩壁的山门。

    ……

    ……

    六个月的时光一晃而过。

    在这里,云笑天等人在鬼教官和各校精英教习的训练下,从情报诊察、常见野生动植物的辨认应用,到各种工具武器的制作应用、枪术剑法,几乎无所不学。

    好似赶鸭子上架般,尽其所能的向他们填塞着各种知识技能,提升他们的体魄和能力。

    六个月的时间,远远不够,可他们只有六个月。

    一切的付出,终有回报,至少现在的他们已经脱胎换骨。

    几乎从训练的一开始就不断的在减员,等到他们离开的时候,原本五十二名的特训队伍,只剩不到三十人完成了整个特训。

    即使是他们这些星府别院的精英,也仅仅只剩下最后九人完成这次的训练。

    白小椿虽然拼尽全力,瘦了十多斤,还是在中途的体能训练中被毫不留情的给淘汰了出去。

    经历过这里的炼狱般的折磨,云笑天等人在踏上离开这里的空舰,回望小岛时,给它取了一个亲切的名字“地狱岛”。

    虽然这里的条件艰苦,但最不缺的便是肉食,不过六个月,云笑天的个子一下窜了一大截,原本和艾冰台相差仿佛,现在却是要比她高上半个头。

    现在的云笑天,浑身精壮,不带一丝赘肉,比之以往,外表一下子仿佛成熟多了,好似短短六个月的时间在他身上却是过了好几年一般。

    回途之中,星府别院的教习们的脸色一直很难看,舰舱内的空气都仿佛格外的压抑。

    他们输了。

    虽然只是输了一场。

    在最后的个人竞技的格斗中,他们之中实力最强的拓跋玉儿惜败给东星军校的胡不归。

    虽然云笑天因为和胡不归也算相熟,对于谁赢谁输本来也无所谓,当然更是因为知道他的实力,早有心理准备。

    可除了西夏大梦外的其他教习,可不这么想,连东星军校都比不过,到时面对一直实力更强的太和星星府别院,他们拿什么去争得最后的胜利。

    六个月的朝夕相处相处,让原本就已经互相了解的少年少女迅速熟悉起来,坚深牢固的友谊也是在此逐渐建立了起来。

    云笑天和艾冰台两人,不约而同的刻意淡忘入学测试时大漠中发生的那些事,虽然还是算不得上多么的熟络,但慢慢终于也算是和解了,至少不像之前那样好似互不相识一般。

    最后回望一眼空舰外高耸的火山,云笑天总觉得,这里要是仅仅只是作为一个特种兵的训练基地,未免也太过奢侈了,也许这里还有着他所不知的秘密。

    谁没有秘密呢?

    这次的训练,也许没有任何人,比云笑天的收获还大。

    在这里,他终于真正的成长了起来。

    无论是各种身法技巧,还是高深的各类暗码,即使是那些对于别人而言枯燥高深的药剂毒液的制作,对他而言只是小菜一碟,随手可为。

    他学习的能力太强了,不管是知识类的高深概念关系,还是实用技能,他就像是一台完美的复刻机,好像根本不存在理解不了或是忘记的问题。

    就好像,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知道了,然后在进一步熟悉。

    当你对这个世界拥有越来越多的了解的时候,未来的前路也就没那么可怕。

    现在的云笑天便是如此,越来越自信,忘记也不再担心那些可能潜伏着的危险。

    ……

    舱室内一片安静,略有些沉闷。

    蓝新突然出声提议道“终于离开那个该死的地方了,回去大家一起出去搓一顿,怎么样?”

    “我没问题,但可得你请客。”龙宇轩笑道。

    “这里一屋子的人,估计就算我最穷了,你……怎么忍心?”蓝新性子活泼,随时并不太介意,却还是要对龙宇轩撒一下娇。

    “不过……,反正就一顿,大爷我还真请了!”

    “还有没有人有兴趣。”很快龙宇轩便加入了替蓝新宣传的大队伍。

    “算我一个”张嚣举手示意。

    龙宇轩看向云笑天,问道“小天,来不?”

    “好啊,有人请客,干嘛不去。”

    “嘿嘿,就是,帮人省钱,可是件蠢事。”龙宇轩补充道。

    “小侄女,你呢?”

    “一起吧。”

    ……

    在龙宇轩的卖力游说中,最后的一行九人,没有人拒绝。

    “欢不欢迎我啊?”西夏大梦突然出声,掺和进来了。

    “西夏老师,当然是欢迎了。”蓝新笑着答道。

    这一刻,云笑天突然想起了,第一次和西夏大梦在面馆见面的那个早晨。

    脸皮真厚。

    ……

    ……

    直到深夜,云笑天才和众人告别,终于回到了第十三层的宿舍。

    一切如常,和他之前离开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

    白小椿不见人影,梅前在看书,单翼在捣鼓着枪械,而罗天成估计还在夏聃主任的研究室,还没有回来。

    虽然门窗紧闭,他的房间里不可避免的还是积了一层薄灰。

    还有三天,太合星的交流团,就会到达学校。

    见识过海莲星上其他顶尖学校的精英学子,对他们的到来,云笑天不由期待起来。

    打扫干净寝室,云笑天盘坐在阳台上,继续着他的原能修行。

    由于之前已经是中阶原能战士,身体素质已经被原能初步改造过了,他的原能境界恢复的很快,但距离高阶原能战士总是差了那么一点。

    回到星府别院,排除了一切外界因素的干扰,现在格外放松的云笑天,从刚刚回来的路上,就一直感觉好像随时都能捅破那层薄膜。

    一望无际的星海,好似蕴藏着无尽的力量,无尽的星光。一点点的赐予向他虔诚祈祷的信徒。

    “啊……”

    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从全身传来,云笑天知道契机已到,放松肌体,尽情的接应远道而来的星光。

    好似雪山融化,又似春芽萌发,撕痛感渐去,他也终于踏上了一个新的阶梯。

    他心中宁静,却也喜形于色。

    原本还有些没底的云笑天,这时已是全无包袱,准备迎接着来自太合星的挑战。

    虽然最后的正选名单还没出来,但云笑天却是信心满满,觉得自己进入最后的正选名单应是十拿九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