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来者何人

    来者何人

    那来者不是别人,竟然又是白世杰。

    柳宛心在确认来人是白世杰以后,事先就让如风先回了房。

    凌风见到白世杰,气不打一处来,“白少爷,你怎么又来了,你还嫌我们之间没打够吗?”

    白世杰这回较之之前倒是冷静多了。只见他不紧不慢地说“我这次是来找如风的,与你无关,我有些话要单独问如风。”

    鉴于白世杰之前的冲动表现,尹家自然是不敢让他单独见如风。

    但白世杰一副不让自己不见如风今天就不走的样子,让人实在无可奈何。

    这时,尹青山站了出来,只见他悠悠地说,“虽说来者皆是客,我们本该好好招待你才是,但是你和凌风之前闹得这么不愉快,我们家对你是心有余悸,有句话今天我不得不告诉你,老夫现在官至三品,倘若你继续像之前那样肆意妄为的话,别说是你,就是你整个白府,恐怕都担待不起。”

    白世杰一听,脸色大变,想不到这尹青山进了宫,竟然平步青云,已成了三品重臣。

    凌风和追风听到父亲的话,心中也是一惊,这才短短三年,父亲竟然已经从一个平头百姓一跃成为三品重臣。

    这事倘若放在别人身上,他是万万不敢相信的。一向为人低调的青山,对自己的官位,之前从未向子女提起过,他们自然全然不知情。

    其实,尹青山并不是个贪恋权力的人,当初进宫,完全也是迫于无奈。按照他的性子,他只想守在家人身边,一辈子平平淡淡地做个江湖郎中。

    说到此刻的白世杰,白家虽然家大业大,但堂堂三品朝廷命官,又岂是他一介商贾之家惹得起的?更何况,是他这么一个身份尴尬的白家少爷。

    早先只觉得自己技不如人,现在连家世也落了下风,白世杰只能苦笑。

    如今看来,凌风才是真正的豪门贵族,自己算什么?如今的自己,还有哪一样拿得出手,可以去和尹凌风竞争?

    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去清风山庄,如风和凌风双双把家还的情景,他第一眼的误会,在今天,竟然真的成了现实。

    不过,他仍然不死心,他对尹青山说“尹大人,我和如风之前毕竟有一段差点进入婚姻殿堂的感情,如今我只是想找她问清楚一些事情,同时也想解开我们之间的一些误会也好,谜团也好,你就连这点小小的要求都不能答应我吗?”

    尹青山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你如果真的有话要跟如风说,我也没有硬加阻拦的道理,不过,她不能单独和你谈,你的性子太急,万一伤着她就不好了。”

    白世杰急忙辩白,“不,我保证我不会伤害如风的……”

    尹青山摆了摆手,“多余的话就不说了,这样,如果你的话实在不方便当着我们这么多人一起说,那你们就出去找个地方谈,不过,如风不能单独跟你走,让追风陪着如风一起去,如何?”

    既然尹青山都让步了,白世杰只能答应下来。

    于是,三人出了门,找到一处僻静处。

    如风和世杰找了个地方坐下,追风则在离他们十米远的地方背靠着一棵大树站着,他双手交叉,紧握佩剑,密切着注视着他们的动态。

    没等白世杰说话,如风先开了口,“你这次来找我,是想对我说什么?”

    白世杰的一肚子疑问,在这一刻,竟然全都无从开口,这一刻的他,只是觉得他好像已经很久没见过她了,他真的很想念她。

    如风见他迟迟不说话,有些奇怪,她问他“如果你还是之前那些话的话,我想我们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毕竟,这对凌风不公平。”

    一听到凌风的名字,白世杰立马变得不悦起来,他说“好,我说,其实我想问你的是,你和凌风,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如风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抬头望了他一眼,随即,她低下了眼眸,默默地说道“我们那场婚礼闹剧之后,我的状态一直不好,凌风他一直陪着我,照顾我……渐渐地,我就对他产生感情了。”

    “凌风他趁人之危,实在是太过分了。”白世杰愤愤地说。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如风急了眼,“凌风他做的一切,都是为我考虑,为我好……”

    白世杰根本不想听这些,他直接打断了如风的话,“我再问你一次,你和凌风,是在我们的婚礼闹剧之后才在一起的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到底想说什么?”如风心头顿时涌上一丝怒气。

    “我只是想问个清楚,你和他是不是在认识我之前就在一起了?”

    如风气得立马站了起来,直摇晃着脑袋,一手指着白世杰,“白世杰,你什么意思,你怎么能这般侮辱我和凌风?”

    白世杰见如风这般生气,心里也慌了神,他也赶紧跟着站了起来,伸手想拉住如风,安抚一下她的情绪。

    如风生气地一把甩开白世杰,“白世杰,我没想到自己在你心里居然是这种人,既然你觉得我如此不堪,你又何必还来找我,你这不是在侮辱你自己吗?”

    白世杰这才觉得自己话不该说得太直白,伤到了如风,再次想去拉她的手。

    这时的追风已经注意到这边的异常,他飞快地跑过来了,挡在了两人之间。

    如风拉了拉追风的衣襟,说“大哥,我们回去吧。”

    白世杰还试图越过追风去拉如风,却被追风一把抓住手腕,“好了,白少爷,我想你和如风的话已经说完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你就自行回府吧,我就不送你了。”

    追风说完,就和如风头也不回地走了。

    白世杰站在原地,看着二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满是无可奈何。

    追风和如风回到清风山庄,柳宛心赶紧问起白世杰到底跟如风说了些什么。

    如风摇了摇头,“他质疑我和凌风的关系,他怀疑我和凌风早在认识他之前就在一起了……”

    凌风赶紧出来说“如风,清者自清,你不要将他的话放在心上,白世杰也不知道是着了魔还是中了邪,才会胡言乱语,你可千万不要受他的影响……”

    如风难过地说“我没想到他竟然会变成这样,他既然如此怀疑我的为人,在我心里,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白世杰了,只是我实在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追风说道,“如风,别去想那些了,既然他已经变成这样,他就不值得你再为他难过,为他伤神了……”

    尹青山说道“既然白世杰还在白府,那么他仍然是白家的儿子,也是你的哥哥,你且当他是哥哥就好了,其他的,你就什么都不要想了。”

    如风抬眼看了尹青山一眼,点了点头。

    再说回白府。

    白世杰再次悻悻而归,心中百般苦闷,无处可诉。

    他回想起这些天以来发生的种种事情,心中觉得很是恍惚。

    其实,他身上还有很多谜底没有揭开,只是,他之前全心沉浸在对如风的感情里,全然没顾得上去弄个明白,而这会,当他再次遇上当头一棒后,他这才想到了,还有好些疑团等着他去解开。

    白世杰犹豫再三之后,还是去找了白夫人。

    话说,自从白世杰的身世暴露之后,白老爷和白夫人就一直分房而居,甚至都不再同桌吃饭了。

    原本,白夫人是为了让白世杰能顺利和如风在一起,才将她这个守了近二十年的秘密说出来。

    但如今看来,世杰和如风复合的可能性似乎已是微乎其微,反倒是世杰现今在府中不能自处,白夫人有些悔不当初。

    但从另外的一个方面来讲,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守着这么个大秘密,心中又怎不是日夜煎熬?这么多年以来,身上背负了太多,心里承受了太多,如此一想,早日说破了也好,这何尝又不是一种解脱——既然是自己一手造成的,那么无论什么后果,都只能由自己来承担。

    但面对白世杰,白夫人心中是愧疚万分,她久久地望着白世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白世杰有句话憋在心里很久了,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但最终,他还是说了出来。

    “母亲,我想知道,我的亲生父母如今身在何处。”

    他的声音很轻,但白夫人一听,心中还是重重一击“世杰,你问这个干嘛?你要干什么?”

    世杰缓缓地说;“我本非白家的亲生骨肉,一直在这么呆着,心中觉得尴尬无比。”

    白夫人赶紧说“你为什么要纠结这个呢,在母亲心中,你就是我的亲生儿子,我从小将你养大,你扪心自问,我可有亏待过你半分?”

    白世杰说“母亲,你待我和亲生骨肉无异,我感谢您将我养大成人,但是,我心底有一个结,始终解不开……”

    “你有什么心结?你放心,你父亲早就说过,他会一直将你当亲生儿子的,你就不要再东想西想了好吗?”

    “母亲,这些我都知道,但是,血缘大于天,我就想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你连这个也不愿意告诉我吗?”

    白夫人几乎用哀求的口气说“世杰,母亲现在除了你以外,已经一无所有了,我希望你不要离开母亲,如果连你也离开母亲了,那我在这白府之中也是没有容身之地了。”

    白世杰没料到白夫人会这么说,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过了好久,才面带忧伤地对她说“母亲,我不是这个意思,无论到何时,我都不可能抛下您不顾的,请您一定要相信我。”

    白夫人停了一会,缓了一口气,慢悠悠地说道“其实你的想法没错,是为娘过于苛责了,的确,你有权利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何人,你也有权利决定自己是否要认祖归宗,至于为娘的处境,都是为娘自己一手造成的,是我咎由自取,怨不得任何人。”

    白世杰慌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您是我母亲,您这一辈子都是我的母亲,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我不是非要认祖归宗,我只是想看一看我的亲生父母,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想知道,他们现在身在何方,我想知道,他们长什么样,是做什么的,我想知道,他们过得好吗?他们会不会也曾经有惦记过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