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久别重逢

    久别重逢

    从清风山庄出来,白世杰垂丧而归,回了白府。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整个白府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在看着他。他苦笑着,他突然想着,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再出现在这里——他本非白家亲生,而且还是通过“狸猫换太子”这种不光彩的方式进的白府,如今,真相早已水落石出,他又有何颜面继续留下去?

    白世杰有一种失去了全世界的挫败感。他未觉得自己像今天这般失意过。

    顷刻间,他失去了如风,失去了他的爱人,现今,连跟了自己十几年的白家大少爷的身份也失去了。

    另一边的白老爷和白夫人,因为白世杰的事情生了嫌隙,相互之间好些天都不怎么说话了。

    白老爷虽然亲口说过,不管怎样,白世杰永远都是他儿子,但世杰总觉着父亲对自己的态度和以前不一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过于敏感了,但这一切都让他觉得不知所从,怅然若失。

    然而,此时的白世杰,心里仍然是放不下如风,但在听了紫儿的那些话后,现在对如风是又爱又恨。

    但此刻的他,从内心深处来讲,还是期盼着能与如风能重修旧好。

    想到这里,白世杰不禁涌上了阵阵苦笑,他觉得这样的自己,简直卑微到了尘埃里。

    可气的是,此番去了尹家,只顾自己发泄一通,却没能将事情盘问个清楚。

    白世杰越想越生气,可恨没能见着如风,没能当面向她将事情问个清楚。

    他想知道,如风是否当真一点也没爱过自己?

    以前他们之间的那些情意绵绵,两心相依,难道全都是假的?

    再说回清风山庄。

    尹青山、柳宛心和追风三人傍晚而归,看到家里的一地凌乱,三人皆被吓了一跳。

    “凌风,发生了什么事了?”追风一把抓住凌风,着急地问道。

    凌风一脸倦容,如实说道“白世杰来过了,他一进门就向我兴师问罪。”

    “兴师问罪?这是个什么情况?”尹青山也走到了凌风跟前,满脸疑惑地问道。

    凌风苦笑着对尹青山说“白世杰一口咬定地说,我和如风早就好上了,他说,我们早在他认识如风之前就是一对了,他还说,如风当初答应嫁入白家是有预谋的,全是贪图白家的钱财。”

    “一派胡言,白世杰这到底是发的什么疯?”追风还未听完,就已经气得怒不可遏。

    “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凌风无奈地说着,嘴角露出了旁人不易察觉的苦涩。

    柳宛心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切地问道“那白世杰去找过如风了吗?”

    “这个我并不知情。”凌风说。

    柳宛心若有所思地说“他既然都来找过你了,难保他就不会去找如风的麻烦呀。”

    凌风说恍然有所觉悟,“母亲您说的对呀,眼下我们得赶紧将如风接回来才是,我们要寸步不离地保护她,切不能再让她和白世杰遇上了——万一白世杰对她不利,那就不好了。”

    柳宛心突然将视线转向了追风,认真地对他说道“不如就这样吧,追风你明日去张府一趟,其他的你先不要说,你就告诉如风,离开三年的父母回来了,让她回来见一面。”

    追风和如玉的事情,两兄弟并没有告诉父母,他们自然是不知情的。

    柳宛心话音还未落,追风就面露难色。

    柳宛心察觉到了追风的异样,她焦切地问道“怎么了追风,难道说如风认了亲生父母后,就不认我们了吗?”

    “不,不是这样的,”追风赶紧说道,“只是,只是,我去张府,多有不便。”

    柳宛心不解地说道“再怎么说,你也是如风的义兄,你去她姐姐家找她,也是正常的吧,难道你还怕旁人有什么说辞吗?”

    “不是的,”追风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只是什么?”柳宛心继续问道。

    一旁的凌风赶紧接过话来,“母亲,我看还是让我去吧。”

    柳宛心看了凌风一眼,情不自禁地笑了,“你这是迫不及待地想见如风了吧。”

    凌风挤出了一丝笑容,不置可否。

    翌日一早,凌风就来到了张府的门口。

    他犹豫了好久,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进去,也不知道此时的如风,愿不愿意见到自己。

    终于,他还是鼓起勇气上了前,他告诉张府的家丁,自己是如风的义兄,让他们通传一声。

    下人不敢怠慢,一人赶紧去通传了,另一人急忙将凌风迎进府内。

    张亦谦的父母几日前出门省亲去了,家中只有张亦谦、如玉和如风。

    三人听闻凌风来了,齐齐在大堂迎接。

    张亦谦此前虽未见过凌风,但听闻他是如风的义兄,十分热情地接待了凌风。

    如风没想到凌风会来,有些不敢看他。

    凌风也不含糊,直接向如风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还没等凌风说完,如风就激动地站了什么,“你说什么?父亲和母亲回来了?什么时候的事?”

    “有些日子了。”凌风说。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如风着急地说,“他们现在人在哪里,他们在清风山庄吗,我要去看他们,我现在就要去看他们……”

    如风说着,一把提起裙边,就飞快地往外跑去。

    凌风也只能跟着她跑出门去,连招呼都来不及和张家人打一声。

    如风跑步速度创下历史新高,连凌风都看傻了眼。他只能加快脚步,小心地跟在她后面。

    如风终于跑回了清风山庄。

    在见到尹青山和柳宛心的那一刻,如风禁不住潸然泪下。

    柳宛心也是泪眼迷蒙,她一把将如风揽入怀中,半晌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如风才先开了口,“母亲,你终于回来了。母亲,我真的好想你和父亲啊。”

    “如风,母亲也想你啊,我的小如风,如今都长成大姑娘了,母亲和父亲离开的那一年,你还是个小女孩呢。”柳宛心边说着,一边抚摸着如风的背。

    一旁的尹青山也走了过来,伸手摸了摸如风的头,“如风,你真的长大了,长高了,也更美丽了。”

    如风轻声地唤了声“父亲”,情绪却更加激动了,止不住的泪水汩汩留着。

    尹青山动情地说道“三年了,我们全家终于团聚了,我盼这一天盼了好久了。”

    如风拼命地点着头,她又问道“父亲,这几年,您和母亲在宫里过得好吗?”

    尹青山缓缓地说道“父亲和母亲过得很好,宫中什么好,什么都不缺,就是你们都不在身边,纵然物质条件再好,也觉得是度日如年……”

    如风久久地看着尹青山,又看向柳宛心,“那这次你们回来了,日后还回去吗?”

    柳宛心没说话,将目光转向了尹青山。

    尹青山一脸深沉,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一直就想向皇上告老回乡,可是他却一直不允诺,这次回乡探亲,也是我求了好多次,他才答应的。几个月后,我和你母亲又得重新回宫去了。……

    “这么快吗?”如风惊讶地问道。

    尹青山默默地点了点头。

    “那你们下一次要什么时候回来?”如风继续问道。

    尹青山悠悠地说道“再过几年吧,再过几年,我年纪也大了,到时候,我就正式和皇帝告老还乡,我想他也不会一直留着我吧,到时候我回来了,就再也不会和你们分开了……”

    “父亲,母亲,可是我再也不想和你们分开了。”如风带着哭腔说道。

    柳宛心久久地看着如风,“我的傻姑娘,为娘也舍不得和你们分开啊,可是皇命难违,为娘也是无可奈何啊。”

    “母亲,那我和你们一起进宫去好不好,我真的再也不想离开你们了。”如风突然用有些撒娇的口吻说道。

    听到如风的话,追风和凌风大吃一惊,直直地盯着她。

    尹青山和柳宛心却笑了,柳宛心满眼疼爱地看着她,用手摸了摸她的脸,细声说道“我的小如风,还是像小时候那样,喜欢粘着父母呢。”

    尹青山乐呵呵地说道“既然如风想跟我们一起进宫,我们就带上她吧,把这么一件漂亮的小棉袄独自放在家中,我还真是不放心呢。”

    柳宛心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严肃,“青山,你就别开玩笑了,宫里是什么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我尚且都是身不由己,你又何必将如风带到那是非之地去呢?再说了,你要带如风走,可以不经白家同意吗?你这么做,又考虑到凌风了吗?”

    柳宛心的话倒是提醒了尹青山,他顿觉自己话说的太快了,没经仔细思考就出了口,确实有些不妥。

    一听到柳宛心提到凌风,如风的脸刷的就红了,“母亲,你说什么呢?这和凌风又有什么关系呢?”

    柳宛心笑盈盈地说道“如风,你和凌风的事,为娘已经知道了。凌风他是真心喜欢你的,如果你真的能和凌风结成百年之好,为娘一定会很开心的。”

    不等如风开口,凌风赶紧出来阻拦,“母亲,您别说了,如风她是自由的,她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在于她自己的选择,请您不要左右她的行为,更不要左右她的思想……”

    如风心里微微一动,这个凌风啊,总是那么设身处地地为她着想,从来都不舍得让她为难,哪怕在言语上,也从不会让她尴尬,无论有什么事情,都会替他扛下来……

    不经意地,如风和凌风相视了一眼,凌风眼里满是温情,如风眼中全是柔意。

    柳宛心注意到了这一细节,她会心一笑。

    正在这时,山庄门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