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神医归来

    1神医归来

    清风山庄。

    消失多年的尹青山和柳宛心终于回了家。

    见到追风和凌风,夫妻二人不禁感慨万分。

    三年未见了,追风和凌风都长大了,个子都超过了尹青山。

    三年前,被人奉为“神医”的尹青山被皇帝看上了召进宫封为御医,不得已,和妻子柳宛心双双离家进宫,将清风山庄全权托付给了长子追风。

    三年中,尹青山无数次想回家看看,奈何那皇帝一直不放人。没办法,在江湖上享有盛名的尹青山一进宫,就成了皇宫中最受信任的御医,皇帝一日也离不开他。

    于是,整整三年,尹青山竟然一次都没回来过。

    这次得知家中发生了这么多事,经尹青山多次恳求,皇帝才放他回家看看。

    尹青山对追风说“你之前在信中说,如风要嫁入白家,我和你娘不知道有多开心,只可惜,宫中事物繁忙,根本无暇回来,只得托你这做兄长的全权处理。但不久后,我们又收到你的来信,你说如风已经找到亲生父母,竟然就是这白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等追风答话,柳宛心又说道,“我记得如风的亲生娘亲将如风交给我时,曾亲口告诉我她女儿本姓‘柏’,那她怎么可能会是白家的女儿呢,你们真的弄清楚了吗?”

    追风说“千真万确,我们已经找到如风的亲生母亲求证过了,如风生母本名林玉冰,乃是白家老爷的原配夫人,她之前告诉你们她叫‘穆冰’,乃是化名而已。但是,至于她为什么要说如风姓‘柏’,我就不知道了。”

    凌风想了想,说道“白夫人说如风姓‘柏’,许是因为‘柏’是‘林’与‘白’的结合吧。”

    尹青山和柳宛心顿时恍然大悟。

    “对了,还有件事没来得及告诉你们,”追风说道,“如风她已经正式认祖归宗,改名‘白如冰’了。”

    “那这么说,如风是不是已经正式回白家了?那她现在人在白府吗,我们能去看看她吗?”柳宛心问道。

    凌风眼角突然涌上一丝落寞,默默地说了句“她现在人在张府。”

    “什么张府?哪个张府?如风怎么会在张府?”柳宛心疑惑地问。

    “那是她姐姐姐夫府上。”凌风答道。

    “如风现在住在她姐姐府上吗?她怎么会去那里住呢?我们能去张府看看她吗?”柳宛心问道,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再等几日吧,这段时间发生了好多事情,母亲和父亲从京城一路奔波,甚是辛苦,先在家好好休息休息,待我慢慢将这些事情和您二位说。”凌风说道。

    “还有什么事情吗?”柳宛心不解地问。

    尹青山和柳宛心自然是怎么都想不到,家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说到如今身在张府的如风,有如玉天天陪着她,她凌乱的心得到了些许抚慰,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

    不过,就是苦了她那才新婚不久的姐夫,如风这么一个大灯泡天天粘着如玉,张亦谦备受冷落,心中醋意十足,很是委屈。

    尹青山和柳宛心在清风山庄住了几日后,两个儿子将这段时间家里发生的事情陆陆续续地告诉了他们,待他们将一切事情了解清楚后,禁不住感叹万分。

    柳宛心问凌风“凌风,你是真心喜欢如风的吗?”

    凌风点了点头,“母亲,其实,我自从知道如风不是我亲妹妹的时候,就已经喜欢她了。”

    柳宛心看着凌风,“你如果能和如风在一起,也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你们如果在一起的话,那如风就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们了,就永远不会离开清风山庄了。”

    凌风苦笑着说“可是,我不确定她还会不会喜欢我。”

    “你相信娘,娘会帮你。”柳宛心说道。

    “娘,你要怎么帮我?”凌风好奇地问道。

    “我去找如风,我去帮你说情。”

    “不,娘,我不想干扰她的选择,更不想干扰她的内心,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她能得到幸福,但是,我从来都不强求她非要和我在一起。”

    “你真是个傻孩子。”柳宛心说道,“娘已经三年多没见过如风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娘可真想念她,也不知道如风还要在她姐姐家住多久。”

    “如风如果知道父亲和母亲回来了,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2无中生有

    白府。

    对于白世杰非白家亲生这件事,虽然白夫人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但没过多久,还是传遍了白府。

    既然整个白府都知道,紫儿自然也知道了。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清楚地记得,她第一次见到白世杰的时候,是陪如风去望月楼见他——那个时候的他还是如风的未婚夫。

    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了,哪怕她知道,她是如风的未婚夫,是如风未来的丈夫。

    那个时候的她就在想,如果,如果他不是如风的未婚夫,那该有多好。

    虽然当时这只是她一个一闪而过的念头,却不曾想,后来竟然成了现实。

    婚礼之日,一块玉佩解开了如风的身世之谜,从此她成了白世杰的妹妹。

    那个时候的紫儿,虽然也有些心疼如风,但她同时也在庆幸,她庆幸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

    她不辞辛苦,从尹家来到白家,日夜精心照顾着白世杰,她每天都在期盼,期盼着他有一天能发现她的心意,明白她的深情。

    然后偏偏在这个时候,你告诉她,白世杰和如风并不是亲生兄妹?紫儿想着这一切,嘴角涌上一丝苦笑。

    紫儿记起,有一日白世杰兴冲冲地出了门,却是悻悻而归。而自那次回来以后,他就经常一个人关在房内,整日喝酒。

    这天,在犹豫了很久以后,紫儿还是向白世杰问起了如风的事。

    “白少爷,这些日子,你有见过如风姐吗?”紫儿说着,小心翼翼地看着白世杰。

    白世杰一听便明白了紫儿的意思,对她说“你知道了我的身世可对不对?”

    紫儿说“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

    白世杰说“没关系,现在应该整个白府都知道了吧,我也没什么好避讳的。你问我有没有去找过如风,我也可以告诉你,是的,我去找过她。”

    紫儿说“那如风姐她已经知道你的事情了吗,她说什么了吗?”

    白世杰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一样,他急忙问紫儿“对了,紫儿,你对凌风了解吗?你知道凌风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如风的吗?”

    紫儿咬了咬嘴唇,为难地看着世杰。

    “怎么了,”白世杰问道,“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白少爷,有些事情,我不知道能不能说,我说了,觉得对不起如风姐,但是我不说,我又觉得对不起你。”

    白世杰听到这话,脸色都变了,慌忙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吗?”

    紫儿顿了顿,说道“白少爷,如今我也不瞒你了,其实,其实早在如风姐认识你之前,她就和凌风不清不楚的了。”

    “什么?你到底在说什么?”白世杰睁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那个时候的她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吧,她怎么可能在那会就和凌风不清不楚了?”

    “我在尹家呆了这么久,尹家的一切我都清清楚楚的,”紫儿说,“其实如风早就知道她不是尹家亲生的了,他们兄妹三个全都知道,而且如风和凌风的关系从很早开始就超出兄妹了。如风之前之所以会同意嫁入白家,完全是看上了白家的钱。一开始凌风对此是坚决反对的,他们还为此差点闹翻,后来是如风跟他私底下达成了约定,说是结婚后从白家弄到了钱她就离开,然后他们一起远走高飞。”

    “紫儿,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如风怎么可能是那种人?”

    “白少爷,我知道我不该将这些说出来,但是,我不能再看到你受伤害了,我已经替如风隐瞒了这么久,我现在已经瞒不下去了,我觉得现在还不说出来的话,就太对不起你了……”

    “不,我不相信,如风不可能是那种人。”白世杰不住地摇着头。

    “一开始我也觉得难以置信,但这就是事实,白少爷,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紫儿说,“你自己想想,他们如果不是一早就有勾搭的话,怎么会这么快就在一起,凌风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来白家提亲?”

    听到紫儿的这后半句话,白世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你说得对,我为什么之前从来就没想过,为什么他们这么快就在一起了……所以,所以如风她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她一直就和凌风有勾搭,她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我对不对,我是被如风和凌风联手算计了对不对?我真傻,我真傻,我真是这个世界上天字第一号傻瓜。”

    紫儿在一旁,狡黠地看了白世杰一眼,嘴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

    3怒火中烧

    在听了紫儿的谗言后,白世杰犹如五雷轰顶,他越想越觉得自己无故受了奇耻大辱,怒火中烧地跑去清风山庄要个说法。

    好巧不巧,山庄中只有凌风一人。

    凌风见到来势汹汹的世杰,还没来及跟他打声招呼,衣领就被他一把抓住。

    “你干什么?”凌风本能地抓住了胸前白世杰的手。

    “我干什么?我倒想问问你都干了些什么,尹凌风,你好狡猾,我竟然被你骗了这么久。”

    “白世杰,你在说些什么?”尹凌风被白世杰这一系列的言行弄得云里雾里,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我在说什么,难道你心里没数吗?”白世杰一声冷笑,“别废话了,动手吧。”

    白世杰说着,松开了自己紧握着凌风衣领的左手,一个甩手,挣脱了凌风的手。

    世杰身子后退一步,右手的剑就直直地向凌风刺去。

    凌风轻巧地向旁侧一移步,避开了白世杰的剑。

    尹凌风用清冷的眸子盯着他,“白世杰,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一心要来和我比武的吗?”

    白世杰没有说话,又挥动着手中的剑再次向凌风刺来。

    凌风一边后退,一边左右变换着侧身,一次次灵活地避开了白世杰的剑。

    白世杰突然加大了手上的力道,他紧握佩剑,对着凌风的肩头,以一个飞快的速度猛地砍去。

    凌风头一偏,双指在剑刃上一弹,那剑便从世杰手中飞出去了有二丈多远。

    凌风大喝一声,“白世杰,你再这样的话,可休怪我不客气了。”

    白世杰一个翻滚,拾起了地上的剑,“你尽管出手,今日我一定要和你分出个胜负来。”

    凌风见他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模样,也拿起了自己放在一旁的剑,对他说“好,既然你要来真格的,我尹某人就奉陪到底,你且随我去外面大战一场。”

    凌风说完,提着佩剑走出了山庄,白世杰也尾随而出。

    待二人站定,凌风说“你先出招,我先让你三招,三招之后,你可要当心了。”

    白世杰哼了一声,又挥动起了手中的剑。

    白世杰一个左刺,右刺,上刺,下刺,都未能伤着凌风半分。

    凌风的剑在手中,并未出鞘,仅凭着三个指头转动着剑鞘,一次次地挡住了白世杰的剑锋。

    大约让了白世杰四五招之后,凌风右手一挥,将剑往空中一抛,拔剑而出,剑鞘应声落地。

    凌风一个箭步向前,手中的剑像蛇一般旋回式地舞动起来,逼得白世杰节节退后,凌风的剑轻轻一挑,就割断了白世杰的一缕头发。

    白世杰不服气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头发,又一个猛剑刺来,凌风将剑竖起一挡,双剑呈十字形对峙着。白世杰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亦是不能前进半分,凌风双手一发力,白世杰立马后退了好几尺远,头上的汗也不断地往外冒。凌风再一发力,白世杰随即弹了出去,重重跌落在地。

    白世杰不甘心,爬起来对着凌风又是一个回旋踢,凌风轻松一跃躲过,右脚顺势一出,踹在了白世杰胸口上,虽然凌风只用了五成力道,但白世杰的内力不足以抵挡,再次倒地。

    凌风将手中的剑一横,架在了白世杰面前,明晃晃的白光闪得白世杰眼睛都生疼了,他用右手挡了挡那光,冷笑着说“今日是我技不如人,败在你剑下,我没什么好说的,但你这种人,阴险狡诈,卑鄙至极,为江湖人所不齿,日后,我也一定不会放过你。”

    凌风双眉一皱,他觉得白世杰今日满口的胡言乱语,仿佛中了邪一般。

    他问道“白兄,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你竟然用这般恶毒的言语来中伤我,你我之前有过交情,也算是朋友,我一直对你敬让三份,你今日这般不明不白地上门兴师问罪,到底算怎么回事?”

    白世杰说“尹凌风,你到是挺会装啊,我真佩服你,你和如风,都这么会演戏,你们两个,还真是天生一对啊。”

    “你到底怎么回事,如风难道也得罪你了不成?”

    “尹凌风,你不要再装了,你和如风,其实很早以前就在一起了是不是,早在我认识如风之前,你们就已经在一起了是不是?如风她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她之所以答应嫁给我,完全就是为了白家的钱……”

    白世杰还未说完,尹凌风已经完全听不下去,他将手中的剑往旁边一扔,一把拎起了地上的白世杰,面露寒光地盯着他,“你胡说些什么呢?”

    白世杰又说“我有没有胡说,你心里清楚,如今你们这对旧情人复合了,我应该恭喜你们才是,你们这是老情人终成眷属,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你给我住口,”凌风忍无可忍地说,“你怎么说我都没关系,但我决不允许你这般侮辱如风。”

    凌风停了一会,又接着说,“真是可笑,想不到如风之前喜欢的居然会是你这么个满嘴污秽之言的东西,可笑她为了你这么个东西伤心痛苦了那么久,最可笑的是,我还傻傻地想让她回到你身边去。”

    凌风说着,松开了白世杰的衣襟,气愤地将他往后一推,冷冷地说了一句,“你走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和你这种人过招,真是脏了我的手。”

    言罢,凌风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走了。

    白世杰一个好大的踉跄才站稳了脚跟,他对着凌风的背影喊道,“事到如今,你还用这些话来骗我,我可不会再上你们的当了。”

    凌风清楚地听见了白世杰的话,但他不再理睬,扬长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