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如何抉择

    如何抉择

    凌风回来,见到如风的神情,吓了一跳。

    “如风,你怎么了?”

    如风这会才觉察到凌风的存在,她站起身来,轻声说道“凌风,你回来了。”

    “如风,发生什么事了?”凌风焦急地问道。

    如风眼神躲闪着,“没,没什么的。”

    “你骗不过我的,你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了?”

    “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你不要问我好不好,你不要问我……”如风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头不停地摇着。

    “好好好,我不问,我不问,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凌风赶紧道歉。

    “凌风,我没什么事,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

    “如风……”凌风轻声唤了句,深情的眼神中满含着对她的担心。

    “我真的没事,我就是想一个人呆着,让我一个人呆着好不好。”

    凌风毫无办法,只得离开,留下如风一个人。

    可怜的如风,好不容易才从之前的阴影中走出来,这会,偏偏又上演了这么一出,命运到底要捉弄她到什么时候?

    如风将门关上,背靠着门坐了下来,此时的她,完全失去了思绪。

    终于,她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失声痛哭起来。

    尹凌风不知道如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很是心疼,但如风不肯说,他也毫无对策。

    一连好些天,如风都不怎么说话。

    追风和凌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终于有一天,如风熬不住了,她把一切告诉了凌风和追风。

    凌风听完,心里一颤,手也不受控制地抖动起来。

    追风察觉到凌风的异样,一把扶住了他,“凌风,你没事吧?”

    凌风努力挤出了一丝笑容,说了句“我没事”。

    如风的心里亦是难过,一眼都不敢看凌风。

    就这样又过了好多天。

    这天,凌风犹豫了很久,还是叫住了如风。

    “为什么不回到他身边去?”

    如风摇了摇头。

    “这样不是很好吗,你可以理解为,这是上天给你们的机会,也是对你们的恩赐。”凌风看着如风,故作镇定地说着,心中却是痛苦万分。

    “你真的希望我回到他身边吗?”如风问道。

    凌风叹了口气,问“难道你不想吗?”

    “我……”如风看着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如果你真的不想的话,你就不会这么痛苦了,你骗得了别人,但是骗不了我。”

    “你不要问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如风猛地摇着头。

    不知道这算不算老天给如风的一个大难题。

    在这一年当中,她经历了多少荒唐的事情。

    先是在大婚之日,她突然被告知,即将和她成婚的这个人竟然是她的哥哥——然后她第一次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她第一次知道了,原来养育了她十几年的父母居然都不是亲生父母,她第一次知道了,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两个哥哥都不是亲生哥哥。

    后来,她又重新回到尹家,并且在不知不觉中对凌风产生了感情,她为了能和凌风在一起,认了白家,回了白家。

    可是,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告诉她,白世杰并不是她亲生哥哥,而且白世杰一直深爱着她——你让她怎么面对这一切,你让她怎么办?

    凌风看着如风痛苦为难的表情,对她说道,“那不如我们让上天来决定好吗?”

    如风疑惑地望着凌风。

    凌风拿来了一个笔筒,笔筒里放着两支毛笔,都是笔头朝下。

    “这里有两支笔,一支笔头是白色,另一支是黑色。现在由你来抽,如果你抽到白色的,你就回到他身边;如果抽到黑色的,你就留下来,怎么样?”

    “一定要这样吗?”

    “如果你已经有完全确定的答案了,也可以不用了。”凌风说着,借势要走。

    “好,我抽。”如风拉住了凌风的衣袖。

    凌风将笔筒递到了如风跟前。

    如风深吸了一口气,她紧闭双眼,颤颤巍巍地抽出了一支笔,然后她把笔紧紧握在手里,一直不敢睁眼。

    “好了,上天已经帮你作出决定了,你注定要回到他身边去的。”凌风说着,表情很是平静。

    听到这话,如风赶忙睁开眼睛,望着手中的笔,神情慌乱又复杂。

    “我,我本来是想另外一支的,我重新抽一次好吗?”

    “何必多此一举呢?”

    “为什么,为什么我偏偏抽了这支呢?”

    “既然是这样,就按照上天的意思办吧。”说完,凌风便转身离去。

    如风不甘心,又追了上去。

    凌风急着离开,孰料一不小心碰上了门框,手中的毛笔连同笔筒一齐落到了地上。

    如风上前帮着拾掇,却惊讶地叫出了声。

    原来,另外一支笔竟然也是白色的。

    “这是怎么回事?”如风用质问的眼神看着凌风。

    凌风不敢看如风,“我,我可能是不小心弄错了。”

    “你不用骗我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

    “你就那么讨厌我,恨不得我立刻回到白世杰身边是吗?”

    “如风,你知道不是这样的。”

    “那是什么?是不是你原来跟我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

    “不是,虽然我很后悔跟你说出那些话,但是那些绝无半点虚假之言。”

    如风望着凌风,泪珠在眼眶中打转。

    “如风,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这样做的。”

    如风不说话,就这么直直地盯着凌风。

    良久,如风才再次开口。

    “你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知道,我其实都知道。”

    “你知道什么?”

    “你所做的一切,我都知道。你是想让我幸福,所以你情愿负了你自己,是不是?”

    “如风,我……”

    “可是我一点也不感谢你,你知道吗?你怎么能代替我来做决定呢?”

    “可是,如风你自己可能不知道,在你和白世杰相识了以后,你变得开朗了,你脸上的洋溢的幸福感是我以前从没见过的,还有后来你因为不能和他在一起时的落寞绝望,这一切一切都让我明白,你和他之间是真爱。”

    “所以呢,所以你就要放弃我,放弃你自己?”

    “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希望你好,你开心,我便开心。”

    如风摇头,“我不要你这样,我不要让你为了我牺牲你自己了。”

    “如风,谢谢你,我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好好珍惜你和他之间的感情,这可是三生修来的。”

    “不,我不要你替我做决定,我要好好想想,我要一个人好好想想。”

    凌风静静地看着她,不再说话。

    如冰想到了姐姐如玉。

    自从如玉出嫁后,她还没有见过她。

    是的,如玉出嫁后有回过门,但是那个时候的如风已经回到尹家了,时间刚好错过了。

    如冰很想知道,姐姐过得好不好。

    如风想让姐姐给自己指点指点,眼下的路,自己到底该怎么走?

    虽然她知道,姐姐的婚姻也不是自己选的,但是,除了姐姐,此时的她又还能去问谁呢?

    想到这里,如风即刻动身,来到了张府。

    张亦谦见到如冰,一脸的惊喜。

    “如冰妹妹,你怎么来了。”张亦谦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我来看看姐姐……和姐夫。”如风说。

    如玉见到如风,亦是欢喜。

    张亦谦甚是识趣,给了姐妹两单独聊天的时间。

    “姐姐,你过得还好吗?”如风问道。

    “你都看到了,就是这个样子。”如玉看了如风一眼,随即低下眸子。

    “我觉得,姐夫好像真的很喜欢你。”

    “为什么这么说呢?”如玉问道。

    “我觉得,他看你的样子眼里有星星。”

    “傻丫头,说的什么呢,”如玉说,“怎么说呢,你姐夫他人确实很好,对我也很上心——能遇上他也不算坏吧。”

    “姐姐,我问句不该问的,你对之前的事情,遗憾吗?”

    如玉浅浅一笑,“事到如今,还有什么遗憾不遗憾的,我想明白了,人生就是这么一回事,不是自己选的不一定就不好,人生有很多东西,也很难说。”

    “怎么说?”如风问道。

    “所谓的动心,其实也就是某一瞬间的一个点,这个点,维护好了,可能会被放大、延续下去——但是这个点也可能会被遗忘,会随风而去。”

    “你是说,你之前的点已经不在吗?”如冰小心地问道。

    “如冰,姐姐都结婚了,你觉得你这么问合适吗?”如玉听到如冰的话,有些愕然,直直地盯着她。

    如冰也觉得自己失言了,一时红了脸。

    “你和凌风的事情,还顺利吗?”如玉问道。

    “这正是我要跟你说的事情。”如冰看着如玉,一脸的沉重。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你快告诉姐姐听。”如玉看到如冰的这副表情,有些担心。

    待如冰将这一切告知如玉,如玉也震惊了。

    “怎么会这样,这也太荒谬了吧,世杰居然不是父亲亲生的,没想到狸猫换太子这种事情居然出现在了我们白家。所以,世杰又去找你了,他想和你重归于好?”

    如玉心想,这白家的荒唐事情也太多了吧。

    “姐姐,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路该怎么走了。”

    “你现在还分得清自己的心意吗?”如玉问道。

    如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在得知自己身世以前,是真的喜欢白世杰,那个时候的我真心渴望能够和白世杰一起共度人生,可是,后来他变成了我哥哥,我不得已,我只能慢慢地放下了他,然后,我渐渐地喜欢上了凌风。但是不曾想,这个时候白世杰他告诉我,他不是我的亲生哥哥,我感觉我的整个人生都凌乱了。”

    如玉看着如冰,眸子里满是心疼。

    末了,如玉对如冰说“想不明白的事情,暂且就不要想了,你且在这里先住下,我遣人去清风山庄说一声,就说你要在府里多留些日子。我想,你暂时离开他们些日子,等时间长了,你应该就能想明白的。”

    如冰点了点头,充满感激地望着如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