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惊天真相

    惊天真相

    白世杰一连几天不吃不喝,情绪比上一次更为糟糕,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一家人束手无策。

    谁和他说话他都没反应,一会哭一会笑的,实在可怕。

    大夫来瞧了好多回也不见好转,大夫临走前丢下这么一句话,“再这么下去,恐怕要得失心疯了”。

    这可把白老爷和白夫人给急坏了。

    这天,白夫人终于忍不住,犹犹豫地对白老爷欲言又止。

    白老爷实在不耐烦了,“你有什么就直说好不好,你难道还嫌家里不够乱吗?”

    白夫人小心翼翼地看着白老爷,弱弱地说“世杰就是心里放不下如冰,这个结不解,恐怕他一辈子都不会好过,不如——不如我们让他和如冰在一起好了。”

    白老爷大惊,直直地看着白夫人,“大白天地,你说什么胡话呢,他们是亲兄妹,怎么可能在一起!”

    白老爷说完,袖子一挥,心想着夫人是越来越荒唐了,世杰发疯,她也跟着疯了。

    白夫人低下头,不敢看白老爷,半晌,怯怯地从口中挤出一句话,“那如果他们不是亲兄妹呢?”

    “你说什么,你给我说清楚。”白老爷顿时暴怒。

    白夫人只得一五一十悉数说来。

    原来,现在的白夫人,也就是当年的白二夫人,为了保住自己在白家的地位,不惜将自己刚出生的亲生女儿换了个男孩,于是才有了今天的“白世杰”。

    “你,你简直太荒谬,太荒诞,太荒唐了!”白老爷咆哮道。

    “老爷,我知道我错了,我真的知道我错了,我是真的想给咱们白家添一个儿子,可谁知道我生出来的又是一个女儿,刚好我知道镇上的刘姓人家不久前才生了个儿子,而我父亲曾对他们家有恩,于是我动了歪心思,把他们家的儿子拿来了。”

    “那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现在在哪?”白阡陌继续吼道,“你这个狠心的母亲,你怎么可以这样?”

    “老爷你放心,我们的女儿寄养在我远方姨娘家,我们之间一直有联系,但是前些年他们突然搬了家,就断了联系。”

    “什么?断了联系?也就是说,我的这个女儿现在下落不明了。你的一切所作所为都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完全不可思议,我现在只问你一句话,如果没有世杰如今的过激举动,你是不是预备把这件事永远地瞒下去?”

    “不,不是这样子的,我原本打算只要世杰结婚生子后,我就把整件事向你坦白,我的心里一直很内疚,很自责,我……老爷,对不起,这么多年,我骗了你,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怪在世杰身上,他是无辜的。”

    “你说的没错,世杰是无辜的,这一切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你给孩子们带来多大的痛苦,你不配做一个母亲。”

    “老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如果让我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这样了,我不奢求你原谅我,我只希望,你不要对世杰心生嫌隙。”白夫人早已泣不成声。

    “世杰他是我儿子,这一点永远也不会改变,但是你,好好反省一下你自己的所作所为吧。”白老爷说完,袖子一挥,不再理会她,留下白夫人一个人痛声哭泣。

    白阡陌来到书房,久久不语。

    白老爷回顾着自己这一生,欲哭无泪。

    当初迫于母亲的压力,不得已娶了二房,就是为了所谓的“传宗接代”。而今突然发现,儿子居然也不是自己亲生的。但他却永远地失去了玉冰,他这一辈子最爱的玉冰,真是讽刺啊。

    白阡陌喃喃自语道“母亲,您为什么要怪玉冰不能生儿子呢,一切都怪我啊,是我命中没有儿子啊。母亲,当初我为什么要听您的呢,我为什么要让玉冰伤心,我为什么要让她离开我,为什么啊?如果我当初没有娶二房,玉冰怎么可能离开?如冰又怎么可能流落在外?世杰和玉冰之间的荒唐事又怎么可能出现?这一切都怪我啊,都怪我啊!”白阡陌越想越悲怆,止不住仰天长叹。

    如果时光能倒回就好了,他仿佛看到了年轻的他和林玉冰在院中吟诗作对的身影,看到了林玉冰笑盈盈的模样,听到了她叫他“阡陌”,却又转身不见了。

    他苦笑着,“自作孽,不可活啊。”

    但是事已至此,他又能怎样?他还能怎么样?

    玉冰已经离开了,她不可能再回头了。

    世杰在这个家里生活了那么多年,他一直就觉得,世杰有他年轻时候的模样,他怎么可能不是他亲生的?

    世杰从小就那么优秀,那么听话,他又怎么舍得下?还有他流落在外的三女儿,也不知道她现在身在何方。白阡陌想着这一切,心焉如割。

    白老爷一个人想了很久,很久。

    他本不愿意将事情告知白世杰,他害怕,如果世杰知道了真相,会不会和自己产生隔阂,但是他又怕,如果世杰真的一病不起了怎么办?还有,他自己已经饱尝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苦了,他不想世杰也这样。

    但是,他终究是开不了口,想来想去,这样的事情也只有让始作俑者白夫人来说了。

    话说白世杰得知事情真相后,来不及错愕,整个人竟然神奇般地就恢复了神志。

    此刻的他,丝毫没有因为自己非白家亲生而感到尴尬,只是一心想着要尽快把一切告诉如风。

    顾不上多作整理,白世杰就飞奔至清风山庄。

    此刻的清风山庄恰好只有如风一个人。

    如风见到白世杰,诧异不已。

    “你——你怎么来了?”

    白世杰说“如风,我有话和你说。”

    如风抬起眸子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头 ,“我们,还能说些什么呢?”

    “如风,你听我说,我不是你哥哥,我真的不是你哥哥。”

    如风浅浅一笑,“都这么久了,你还没能面对现实吗?”

    “如风,我说的是真的。我母亲已经全都告诉我了,我真的不是你哥哥。”

    如风摇了摇头,云淡风轻地说到“你不要再活在自己的世界了好吗,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

    世杰激动地拉住如风,“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你可不可以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把整件事情告诉你?”

    如风心想,现在说再多的又有什么用,但是既然你想说,你就说吧。

    不多时,白世杰几天把整件事情原原本本地全都告诉了如风。

    这回轮到如风风中凌乱了。

    白世杰说道“如风,这是事情的全部真相。”

    如风已然泪眼朦胧。

    白世杰继续说道“如风,我们真的不是兄妹,我不是你哥哥,你也不是我妹妹。让我们忘记这荒谬的一切,重新开始好不好?”

    如风望着白世杰,不说话,任泪水默默流下。

    世杰见如风一直不表态,心里着急得不行。

    过了好一会儿,如风才终于开了口,“那,紫儿要怎么办?”

    “什么紫儿怎么办?你在说什么?”

    “紫儿她喜欢你,你难道一点都不知道?”

    “你到底在说什么?,”白世杰怔怔地看着如风,“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紫儿,我真的一点也没有喜欢过她。从头到尾,我心里就只有你一个人。你以前就告诉我,紫儿是你妹妹,因为你的缘故,我一直都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看待的。”

    “可是她喜欢你,她对你有多好,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紫儿她确实对我很好,可是我从来就没有对她动过一丝念头,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是不能勉强的,如风,你到底在纠结些什么?”

    “可是,你觉得我们真的能回到当初吗?”如风说着,又抬头望了白世杰一眼。

    “为什么不可以,难道你忘记我们当初那些美好的回忆了吗,如果不是这荒诞的身世,我们早已结成百年之好了。现在,现在好不容易峰回路转了,这是上天对我们的恩赐,是上天对我们的垂怜啊。”

    如风不说话,只是不停地摇着头。

    “如风,你告诉我,你在担心什么,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啊?”

    “我们不能这样伤害紫儿,她是我妹妹。”

    “在我心里,紫儿也是我妹妹。我也不想伤害她,可是,即使没有你,我也不可能和她在一起。因为我真的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她。你不忍心伤害紫儿,难道你就忍心让我受伤害吗?”

    “可是,那——凌风,凌风他要怎么办?”如风迟疑了一会,还是说了出来,“在我最受伤,最绝望的时候,是凌风他开导我,陪伴我,照顾我……”

    “不,如风,你喜欢的人是我,不是吗?一直以来,凌风都是你哥哥,你对他有种天然的依赖,但那不是爱,那绝对不是爱,你明白吗?”

    “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我什么都不想听。”如风捂着耳朵,使劲地摇着头。

    “好好好,那我先不说了。不过如风,我不会放弃你的,今生今世,我都不会放弃你的,”白世杰说,“那你先歇着,我改天再来。”

    于是,白世杰离开了尹家。

    如风一个人呆坐着,心乱如麻。

    这些日子以来,她经历了太多太多了,真不知道她和白家之间的荒唐事还会有多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