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雷厉风行

    雷厉风行

    难能可贵的是,张亦谦待如玉非常好,如玉亦是个识大体懂礼数的女子,二人互敬如宾,日子过得很和睦。

    对张亦谦来说,如玉就像天上的仙子一样,能够娶到这样的女子,夫复何求?

    最后悔的人莫过于追风吧,日日悔恨,只差肠子没悔青。

    自从如玉结婚后,追风便一蹶不振,很快便病倒了。

    凌风毕竟是个男人,也不知道该如何照顾追风,想来想去,最终想到了如今身在白府的如冰。

    凌风随即找到白府,向白老爷说明来意。

    白老爷很是通情达理,同意了让如冰回去一段时间,好照顾追风。

    如冰听到大哥生病,内心很是焦急,很快就收拾好行李随凌风回了清风山庄。

    而此时的世杰默默地躲在一旁,望着她和他远去的背影,满心惆怅。

    虽然此时他已然清楚地知道她是他妹妹,但他对她的情愫,一如往前;对她的离去,恋恋不舍。

    不多时,凌风和如冰就回到了清风山庄。

    追风见到如冰,很是激动。

    “三妹,你来了。”追风说道。

    “嗯,大哥,我回来了,我回来照顾你。”如冰快步走到追风榻前,温柔地说。

    “如玉,她,她还好吗?”追风问道。

    “大哥,我姐姐已经嫁人了,你就不要再想她了,好吗?你自己可要好好保重身体啊。”

    “不,是我对不起她,如果她过得不好,我会一辈子内疚的。”

    “她很好,我想她一定过得很好,姐夫他很爱姐姐,他会好好待她的。”

    “她还在怪我吗,她一定很恨我,是不是?”

    “大哥,我们不说那些了好吗,过去的事情已经成为历史,再也无法改变了,我们要好好面对未来,不是吗?这些都是以前你跟我说的,难道你都忘了吗?”

    “如风,你知道吗,如玉是第一个让大哥动心的女子,她身上有你的影子,但又和你不同,她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眼睛弯弯的,像月亮一样;她的声音很轻,很柔和,很悦耳;她不说话的时候,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一样;她……”追风说着,眼神中一会透着笑,一会又透着忧伤。

    如冰拉住追风,“大哥,你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很难过,你的难过我懂,我都懂。”

    如冰说着,已是泪如雨下。

    追风望着满脸泪水的如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好好好,大哥不说了,大哥不说了,你不要哭,大哥没事,大哥真的没事。”

    如冰赶紧擦擦眼泪,“大哥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你想吃什么?”

    “傻丫头,哪能让你动手,你现在都是客人了,你想吃什么,我让阿兰嫂去给你做。”

    “大哥你跟我还客气啊,要不这样吧,我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阳春面怎么样?你已经很久没吃过我亲手做的面了吧?”如冰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努力地挤出了一丝笑容。

    没等追风回答,如冰转身就进了厨房。

    不一会,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阳春面便端到了追风跟前,如冰笑盈盈地哄着追风,“大哥,咱们来吃面条好不好,让妹妹来喂你吃。”

    追风看着如冰,眼里满是感动。

    凌风打趣道“大哥,你好幸福啊,如冰都从来不曾喂我吃过任何东西。”

    如冰回头看了看凌风“你就不要来添乱了好吗,真是的。”

    凌风耸了耸肩,“那好吧,二位慢用,在下就不打扰了。”

    追风笑了,“你小子,竟然还来和大哥争风吃醋,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小家子气了。”

    如冰也附和道,“就是就是。”

    凌风也笑了,“好吧,我错了我错了,给二位陪个不是,大哥,这么多天了,我还是第一次见你笑呢,看来我们家如冰真是有魔力呢。”

    如冰说“那也不见你善待过我,回来的路上一句话都不说,现在倒是满嘴风凉话,哼。”

    凌风“哪有啊,回来的路上怕你太累,想让你好好休息下,都不敢和你多说话,你这会反倒怪起我来了。”

    如冰“你会这么体贴?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发现过呢?”

    如冰说着,故作讶异状。

    凌风说“冤枉啊,我对你一直温柔体贴关爱有加啊,苍天为证啊。”

    如冰噗嗤一声笑了,“你真讨厌。”

    追风这会不淡定了“喂喂喂,你们两个到底是来照顾我的还是来气我的,要秀恩爱的话能换个地儿吗?”

    如冰赶紧回过神来“看到没有,就怪你就怪你,惹大哥不高兴了吧,跟你说话的工夫,面都凉了。”

    “好好好,怪我怪我,你赶紧喂大哥吃饭,我去给大哥倒杯水。”凌风说。

    追风吃完面条,精神好了不少。

    三人坐下聊天。

    “对了,你们两的事情什么时候提上日程?”追风问道。

    “等过些日子,你身体好些,挑个良辰吉日,我就打算上白府提亲,正式娶如冰过门。”凌风说。

    如冰看了看凌风,低下头,满脸的娇羞。

    “事情宜早不宜迟,我觉得你们还是早作安排的好,以免夜长梦多,我和如玉就是这样,如果我一早就行动,如果在张家回来之前我向白府表明心迹了,这一切也许都不一样了。”追风说完,一声叹息。

    “大哥,你别这样,你要好好的。”如冰望着追风,心疼地说。

    追风看着如冰,苦笑着点了点头。

    “大哥,你的话很有道理,我明天就去找个算命先生,选好了日子我就上门提亲,如冰,你的意思呢?”凌风说。

    “你决定就好。”如冰笑了,脸上尽是羞涩的甜蜜。

    凌风向来雷厉风行,第二天,他便去找了镇上最好的算命先生看了日子,第三日便带着媒人上门提亲了。

    原本如冰是不适合跟着一起回去的,但是这会的他们偏偏是浓情蜜意,一刻也离不开对方的样子,便一同上了白府。

    白阡陌见到这幅架势,先是吓了一跳,但很快就被喜悦之情占据了心头。

    他的心里,对如玉是有内疚的,现在看到如冰找到了心中所爱,他自是希望她能得偿所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加上他内心对凌风一直是欣赏有加的,若是他能成为自己的乘龙快婿,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不多想,白老爷便应允了下来。

    正当一家人沉浸在欢声笑语中时,世杰正巧从外面回来,听到门口仆人告诉他如冰回来时,他满心欢喜地急匆匆地就往大厅赶。

    然而,当他见到眼前那一幕时,他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整个人立马呆掉了。

    白老爷见到世杰,高兴地对他说,“杰儿你回来了,快过来,冰儿和凌风回来了,以后啊,你要重新认识凌风,因为他很快就要成为你的妹夫了——以后我们大家都是一家人了。”

    “不,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白世杰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一个劲的摇着头。

    “杰儿,你不要这个样子,在客人面前失了礼节。”白老爷有些不悦,严肃地说。

    白世杰并不理会白老爷的态度,他径直走到了如冰面前,对她说,“如风,你真的要和凌风在一起吗?你要嫁给他?你要和他共度一生吗?”

    白世杰凌厉的眼神直逼如冰,她被吓得直往后退。

    凌风赶紧出来挡在二人之间,“世杰,你别这样,你吓到如冰了。”

    白世杰不依不饶,“我在和如风说话,不关你的事,你给我让开。”

    凌风也毫不示弱,“我敬你是如冰的哥哥,所以才对你以礼相待,如果你再这样失了分寸,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跟我说话,你以为你是谁?”白世杰说。

    “我是谁?我现在是如冰的未婚夫,你又是谁。”

    “未婚夫?你是如风的未婚夫?你怎么可能是她未婚夫?你不是她哥哥吗?”白世杰说,“哦,我忘了,你不是她哥哥,我才是他哥哥,对了,我是她哥哥,所以,她现在不是我的未婚妻,她现在成了你的未婚妻,哈哈哈,有意思,真的有意思。”

    白世杰说着,仰天大笑。

    这样的笑,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凌风见到这种场面,赶紧拉住了如冰,回头对白老爷说“白老爷,我看要不我就带着如冰先行回去了。”

    白阡陌无奈地点了点头。

    于是,凌风带着如冰迅速地离开了白府。

    白世杰望着他们的背影,自言自语道,“这么快就夫妻双双把家还了?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

    说完又继续哈哈大笑,这笑声让现场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白夫人走到世杰面前,“杰儿,咱不闹了好吗,我们先回房好好休息好吗?”

    白世杰说“为什么要让我去休息呢?我现在很高兴,如风这么快就找到如意郎君了,我真的非常高兴,非常激动,你为什么要让我去休息呢?”

    白世杰就像喝醉了酒一样,手舞足蹈地在厅里摇晃着,嘴里还一直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在白老爷的示意下,两个仆人强拉着白世杰回了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