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相见时难

    相见时难

    接下来的一连数日,如玉是无心出门,一心等着追风那边的消息。

    而如风,一面为如玉的事情操心,一面承受着和凌风分别的思念之痛。

    那边的凌风,心中也是万分期盼着能早日见到如风,好几次忍不住想要登门造访却最终放弃——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再来给白家添乱了。

    另一方面,他也要在追风身边帮衬着,打点事宜,出出主意,倒是一刻也没闲着。

    说起来,最心乱的还是白世杰。

    虽说如风回来了,但是他真正见到她的次数真的不算多,偶尔碰上了,他是满腹话语欲对伊人诉,而她却是神色匆匆,避之不及,就连全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间都甚少,也不知道如风是不是有意为之——她要么独自在自己房间用餐,要么是和姐姐一起——反正是几乎不出自己的小院。

    紫儿依然每日照顾着白世杰的饮食起居,对白世杰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自从如风回到白府以来,紫儿只去过她屋里一次,对她的称呼也从“如风姐”变成了“二小姐”,这让如风有些不自在,感觉紫儿对自己生疏了。

    如风不知道的是,紫儿确实对她有心生芥蒂,虽然紫儿努力提醒着自己,但是她还是做不到,如风的存在,紫儿真的有些介意,尽管他和她之间已有着实实在在的兄妹之名。

    此时的如风当然不清楚个中缘由,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先前疏忽了久在白府的紫儿,心中涌上一丝浅浅的自责。

    但是久而久之,聪明的如风还是察觉到了什么。

    她从紫儿看白世杰的眼神中就明白了几分,虽然紫儿很小心地掩饰着,但还是被细心的如风洞察到了。

    如风心中突然涌上了一丝复杂的情绪。

    从前的自己,也是用这种眼神看他的吧,那不是刻意为之,而是从内心流露出来的真实情感,想藏也是藏不住的——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明白。

    如今的她,虽然已经接受了他是她哥哥的事实,也收获了凌风的感情,但是,白世杰毕竟是她过去的一部分,要说全部忘记,也是不可能的事。

    现在的自己,偶尔心头还是会想起他们以前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每当这个时候,免不了感慨万千,只怪造化弄人。

    不久以后的白世杰,也会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吧,到时候的那个人,自己还要叫一声嫂嫂,想想真是讽刺,时光退回到几个月前,她又岂会料到今天的这一切?

    所以,她只有尽量不去想那些往事,尽量不去回忆那些过往,这样,她的心里就会好过一点。

    凌风和如风还是书信互通消息。虽说见字如见人,但仅仅一纸书信,实在难以消解心中相思之苦。

    终于,凌风按捺不住心中之情,决定去找如风。

    他马不停蹄地赶到了镇上,却在白府门口徘徊了很久很久。

    一向做事果断的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扭扭捏捏过。

    不过一向懂得礼数的他倒是还记得带了好些礼品,值得表扬。

    正当他发呆时,家丁认出了他,赶忙笑脸相迎。

    试想下,若不是有人认出了他,不知道这位大侠还要犹豫多久。

    白老爷见到凌风,很是高兴,在白老爷心里,他是自己女儿的义兄,就和自己的孩子一个样。

    白老爷热情地招待凌风坐下,拿出上好的茶招待他。

    凌风甚是紧张,连话都差点说不清楚了。

    他努力地理了理思绪,好不容易完整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在下此次前来,是来看望如风,她回到白府已有数日,我和大哥都很想她。”

    “如风在尹家生活了十几年,和你们兄弟二人自是感情深厚。你们尹家对如风的养育之恩,老夫亦是感恩在怀。实不相瞒,老夫对你们兄弟二人,也甚是喜爱,你们是如风的义兄,亦等同是老夫的孩子一样。”白老爷说道。

    凌风听到这话,心里一阵感动。

    如风听闻凌风来了,一路小跑到正厅。

    如风没想到凌风会突然造访,只差没喜极而泣。

    “凌风。”一见到凌风,如风动情地叫了一声。

    凌风亦是激动,眼里写满深情。

    白老爷不知道二人的情意,略带责怪地对如风说 “冰儿,你怎么这么没大没小,对尹二公子直呼其名呢,怎么说他也是你的兄长啊。”

    如风不好意思地笑了,脸上出现一抹红。

    现在还不是时候,她和他之间的事,父亲当然不知道。

    “你来怎么事先也不告诉我一声?”如风问凌风。

    凌风很想告诉她,他是因为太过于思念她,所以才这样贸贸然地就前来了。但碍于白老爷的面,他只能说“大哥和我都很挂念你,所以,大哥让我来看看你。”

    如风又岂会不知道凌风的心,却偏偏故意问之,“这么说,是大哥让你来的,不是你自己要来的咯?”

    “我……”凌风没想到如风会这么问,一时不知该作何回答。

    白老爷不明白如风是什么情况,怎么会连连失礼,语重心长地对她说,“冰儿,尹二公子比你年长,你怎么可以这样同他讲话。”

    如风再次羞红了脸,面若桃花,让凌风看花了眼。

    片刻宁静。

    终于,如风先开了口。

    “大哥,他还好吗?”

    “大哥一切尚好,就是很挂念你和……白府的一切。”

    如风当然知道“和”字后面的“一切”指的是谁,只是,两人心照不宣。

    此时的凌风和如风,自是有千言万语,却只能客套地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心中的压抑之情难以言语。

    细心的白夫人觉察到了两人眼中的情意,不过她并未作他想,只是被二人之间深厚的兄妹情感动着。想着他们已经多日没见,于是他对白老爷说,“老爷,冰儿和尹二公子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就让他们好好地叙叙旧吧。”

    “是啊是啊,看看我这老糊涂,冰儿,你就带尹二公子去你房里坐坐,你们好好聊聊吧。”

    凌风和如风自是高兴,如风兴奋地将凌风领到自己的小院,带到自己的闺房。

    凌风一路上观察着院中的景色,打量着房间的布置。

    “白老爷对你挺用心,从这房间的格局和布置就能看出来。”凌风说。

    “父亲是对我挺好的。”如风说。

    “如风”,话才开口,凌风即意识到了,赶紧改口,“瞧瞧我这记性,现在该叫你如冰了。”凌风说着,憨憨地笑着,这是在他脸上难得一见的表情。

    “看看你紧张得,其实,我更喜欢‘如风’这个名字,毕竟,这个名字跟了我十几年。”如风笑了。

    “可是,我更希望你叫‘如冰’。”凌风说。

    “为什么?”如风问。

    “因为当我叫你‘如冰’时,你就已经不再是我妹妹。”

    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话,但如风仍是一阵感动,看他的眼神也因此变得更加温柔了,这似水柔情也让凌风陶醉其中,此时,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二人。

    此刻,凌风多想将如风拥之入怀,但是,他明白,这是在白府,加之他们二人的事还不便让人知悉,于是,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对视着,情也默默,心也默默。

    正在此时,如玉突然来了。

    原来,方才如玉一直在家中的池边赏鱼,听闻尹凌风来了,便即刻赶了过来。

    如玉并未察觉到如风和凌风之间的情愫,见到凌风,惊喜之情不亚于如风。

    “尹二哥,你怎么来了?”

    “我受大哥之托,来看看你和如冰。”

    “尹大哥,他还好吗?”

    “看到你好,他自然就好了。”凌风笑了。

    如玉一阵羞涩,低下了头。

    “对了,凌——二哥,大哥准备何时来提亲?”如风问。

    如风还不打算这么快将自己和凌风的感情昭告天下,于是暂且还是将凌风称呼为二哥了,但是心里一直在“凌风”“凌风”地叫个没完。

    如玉听到“提亲”二字,更加害羞了,嗔怪地说道,“小冰你在说些什么啊?”

    “难道姐姐不想嫁给我大哥,不让我大哥来提亲,是等着张亦谦来提亲啊?”如风调皮地说。

    如玉急红了脸,却不知该如何回她。

    “好了好了,我的姐姐,我不逗你了,咱们三个赶紧坐下来好好说说这事吧。”

    “二哥,你还没告诉我们,大哥到底何时来提亲啊?”

    “尹家一切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着选个好日子了,你们若同意,就是明日也可。”

    “这么快?”如玉说,又惊又喜。

    “没想到大哥现在办事这么干净利落。”如风说,脸上尽是赞赏之情。

    “可是,我和张家的婚约还没有解除,这样做会不会欠妥?”如玉低声地说。

    “怎么,他们不同意吗?”凌风急切地问。

    “这倒不是,是因为这段时间张老爷一直不在家,所以,父亲还没来得及跟张府商量这件事。”

    “那务必还请贵府早日和张家将事情挑明,这样我大哥好做打算。”

    如玉点了点头,此时的她已经在憧憬着未来,在一片花海中,就她和尹追风两人,蓝天下,阳光里,追赶春风,感受旭阳。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又到了凌风和如风要分开的时候了。自是心中千万个不舍,如风也不得不把凌风送出了白府,凌风也是千万个不愿意,他离开时对她的眼神传达了一种这样的信息“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