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街上奇遇

    1稍作试探

    凌风收到信件,百感交集。同时他也在深深自责,自己一直陷在个人的儿女私情中,竟丝毫未察觉到追风的心意,但是谨慎起见,他还是决定先去试探一下追风。

    凌风找到追风。

    “大哥。”凌风叫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却是有别平常。

    追风见到凌风这副表情,满是不解。

    “凌风,你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

    “大哥,如风又来信了。”

    “是吗?如风来信是好事啊,信上说什么了?”追风面露喜色。

    “大哥,恕小弟鲁莽,我想问你,你对如玉小姐怎么看?”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怎么了这是?”一提到如玉的名字,追风一阵紧张。

    凌风觉察到了追风的紧张,继续追问,“我就是想问一下你是怎么看待如玉小姐的,如玉小姐她怎么说也是如风的亲姐姐啊。”

    听到这话,追风放松了警惕,“如玉小姐啊,人是冰雕玉塑,清丽绝俗,性情是婉约可人,温良贤淑……”

    追风的赞美之词是滔滔不绝,凌风的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

    “大哥,我想问你,你对如玉小姐有没有心存爱慕?”到了此刻,凌风干脆开门见山地问了。

    追风睁大眼睛望着凌风“你……这话从何说起,如何说起?”

    凌风也不想绕圈子了“你直接告诉我,有没有就是了。”

    追风虽然生性粗枝大叶,但骨子里是个害羞的人,他急忙否认,“何人所说,绝无此事,绝无此事。”

    “那这么说,大哥是对如玉小姐没有意思了。”

    “如玉小姐金枝玉叶,怎敢对她痴心妄想,我从来就没对她有过非分之想,从来就没有。”追风说得面红耳赤。

    “那这么说,对于如玉小姐要成亲的事你也毫不在意了?”

    “什么?你说如玉小姐要成亲?和谁成亲?什么时候成亲?”追风一时激动地不能自控。

    “你不是对人家没有想法吗,关心这么多干嘛?”凌风故意这么说,手里端着一杯茶品起来。

    “我……到底怎么回事,你快点告诉我,快点告诉我。”追风一把抓住凌风,差点没把他拽出个毛病来。

    “好了好了,大哥你先坐下,听我慢慢跟你说。”此时的凌风已经全然明白追风的心意,鉴于知道他生性腼腆,也就不再逼他把话说明,就如玉的事情原原委委地告诉了追风。

    追风听完,一时失了主意。

    倘若如玉真的嫁作他人,这必然要成为他这一生的遗憾了,可是,此时的他该怎么办,他又能怎么办?

    凌风看到满心忧虑的追风,安慰他说“大哥,你不要着急,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如今还有转寰的余地,我和如风都会帮你的。”

    “可是,你说我该怎么办?”

    “事到如今,只能赶紧向白家表明心意,我们择日就上门向白老爷提亲。”

    “上门提亲?白老爷会同意吗?别人的婚约在前,这样不会有违道义吗?”

    “都这会了你还什么道义不道义?白老爷会不会同意这也说不准,但至少如玉小姐的心是向着你的,我们还是有几分胜算的。”

    “如玉小姐的心是向着我的?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如风在信中都说得很清楚了,大哥你不必再怀疑。”

    “那你和如风的事情呢?”

    “事有轻重缓急,如今是你和如玉小姐的事情要紧,我们的事暂且缓一缓再说。”

    追风低头思索了一会,同意了凌风的说法。

    2街上奇遇

    另一边,如风陪着如玉向白老爷禀明了一切。

    出乎两人的预料,白老爷听完,并无多大讶异,倒是语重心长地对如玉说了一番话。

    “玉儿,不瞒你说,追风这个孩子我一直很喜欢,其实我之前也有要将你许配给他的意思。”

    如玉听到这里,禁不住万分欣喜。

    “但是,我们和张家毕竟有婚约在先,如今即使要取消,也不是我们一家说了算的。”

    如玉的心再次悬起。

    “事到如今,我只能去张府和张老爷张夫人商量一下,看他们是否同意取消之前的约定。”

    如玉看着父亲,心中充满了期待和感激。

    如玉和如风这才各自回房。

    如玉心里的焦急,前所未有。可此时的她,除了等待,又还能做什么?

    一连数日,白老爷也不见动静。而另一边的追风,也不见人影。

    如玉的内心在煎熬。

    说来要巧,倒不是白老爷做事拖沓,而是这几天张老爷偏偏不在府里,白老爷也是诚心诚意,连赔罪的礼品都悉数备好,为了女儿的幸福,他不怕豁出老脸,不怕得罪知己故友,也顾不得什么少时诺言了。只要张家同意解除婚姻,他也不怕受委屈了。

    而另一边的追风,忙着准备提亲的彩礼,忙着找一个好媒人,忙得不可终日。

    如玉一个人在府里呆着实在难受,决定出去走走。

    如风想陪着她,但被她拒绝了,她就想一个人走一走,于是连随身丫鬟都没带,一个人出了门。

    如玉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东逛西逛地,来到了一家首饰店。

    这是镇上最有名的首饰店,首饰以精致出名。

    本来如玉也没有打算买什么,不曾想被一支做工精细的玉钗吸引了。

    “小姐好眼光,这是本店最名贵的一支玉钗了,小姐生得如此天姿国色,戴上它一定好看。”老板口才自是了得。

    不多想,如玉这就决定将其买下,一翻口袋才发现,竟然没带钱。也难怪了,平常都是钱都放在丫鬟身上,今天一个人出来,加上又着急,忘了拿银子也是正常情况了。

    如玉一时尴尬,只得给老板如是说;“老板,这钗你能不能先帮我留着,待我回家取了银子再将其买回去,我出门的时候太匆忙,忘记带钱了。”

    老板倒是笑容满面“不知小姐家住何方,离本店可远?若是耽误了太久可不好说,您也没付定金,这期间倘若有别的顾客看上了,我也没有理由不卖给人家啊。”

    如玉不知该作何回答,左右为难。

    这时,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老板,这个多少钱,我来替这位小姐付吧。”

    如玉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身材颀长,身姿挺拔,年纪似乎和自己相差无几。

    如玉没想到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竟然要帮自己付钱,赶紧加以阻止“这位公子,你我素不相识,这怎么可以,万万不行。”

    “有何不可,你我能在这里相遇也算是缘分,”年轻人说着亮了亮手里的首饰盒,“你看,我和我那未婚妻素未谋面,还不是要来买礼物送她,你既然这么喜欢这枝玉钗,就当我送给你好了。”

    “公子你别开玩笑了,我怎么能和你未婚妻相比,说出去要被人说闲话的,切不可这么做。”如玉心里一面着急,一面心生好奇,此人和未婚妻竟然从来没有见过面,不过想想自己也有个从来不曾相见的所谓的“未婚夫”,也就不足为奇了。

    年轻人哈哈大笑起来,自己也觉得刚才的话说得有些欠妥,“在下刚才失礼了,实在不行就这样吧,这钱就算是我借你的,日后有机会你再还我就是了。”说完就利索地问了价格给了钱,让如玉来不及阻止。

    如玉正要问年轻人尊姓大名,家住何方,以便日后好还钱,突然,一个更为年少的男子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少爷,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夫人等您可等得着急了,让我赶紧把您接回家去。”说着,把年轻人拉了出去。

    白如玉赶紧跟了出去,欲将其姓名住址问个明白。

    可惜为时已晚,那年轻人已经上了马车,飞奔而去。

    如玉只得作罢,拿上那支蝴蝶玉钗,准备回府。

    老板笑盈盈地对她说“小姐,刚刚那位公子,怕不是对小姐你有意吧?”

    如玉惊异地看着老板,心想着你别吓我好吧,却故作镇定地说,“老板您误会了,那位公子就是个热心人,您没听他刚才说他已经有未婚妻了吗?”

    老板连连点头,“这倒是,这倒是,在下多嘴了,小姐不要见怪。”

    如玉笑笑,不再多言,不过经老板这么一说后,心里更是不安了,只想着赶紧想办法打听到那位公子的消息,把钱还了才好。

    3向弟求助

    如玉回到府中,忧心忡忡。

    她一面急于打听那位公子的消息,一面又苦于不知从何打听起。

    她想到了白世杰朋友众多,兴许他能知道一二。

    于是她来到了白世杰的房间。

    此时的白世杰亦是心事重重,一时恍惚,竟然将如玉看成了如风。

    “如风,你怎么来了?”

    “世杰,你怎么了,我是你姐姐如玉。”

    世杰赶紧用手揉了揉眼睛,一时尴尬。

    如玉她怎能不清楚白世杰的心情呢,顿时心里泛上一丝苦楚,心想为何白家人在感情上都那么不顺利呢,她是这样,世杰是这样,如风也是这样。当然,此时的她还不知道如风和凌风的事,以为如风和白世杰一样,也在饱受煎熬——虽然如风看上去已经没什么事了,但如玉一直觉得她是在故作坚强。

    如玉也不知道该如何宽慰世杰,再说之前安慰的话也说得多了,这会也不知该如何组织语言了。她想还是将一切交给时间来处理吧,他总有一天会想明白的吧,毕竟天意难违啊。如玉只能默默地看着白世杰,眼里有同情,也有心疼。

    倒是世杰先开了口,“姐,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此刻如玉也不绕圈子,便将在首饰店发生的事从头到尾告诉了白世杰。

    “世杰,你认识的人多,你仔细想想,你有没有认识这样一位公子?”

    白世杰思索了片刻,说“我倒是想起一个人,就是上官家的三公子,他的身高和体型与你所描述的年轻人极为相似,还有你所说的年轻人腰间的紫色玉佩,据我所知,这么名贵的玉佩,拥有者并无多见,但上官公子自小就有一块这样的玉佩——只是,我听说他前些日子去外地看望他的恩师了,要十天半个月才回来,莫不是他提前回来了?”

    “那你赶紧帮我打听一下,看是不是他,如果是,我得赶紧把钱给人家还了去。”

    “姐姐你先不要着急,我这就去打探一下。”说着,白世杰利索地出了门。

    如玉看着世杰的背影,心中稍稍松了口气。她也不急着回房,就在白世杰的房间等他回来。

    不多时,白世杰匆匆地回来了。

    白如玉赶紧上前询问情况。

    “我才去打听过了,上官公子的确提前回来了,是昨日傍晚回的府上。”

    如玉一阵欣喜,“那十有是就他了,不如这样,世杰你现在就陪我去上官府上吧,如果真的是他,我这就把钱还了去。”

    世杰说“说来也巧,上官公子此时已经不在府上了。”

    如玉问“他又去哪里了?”

    “他原本是去看他的恩师,谁知在半路上发现将重要礼品遗忘在了家中,这才匆匆赶回来取了去,又置办了些其他礼物,此时又重新上路了。”

    如玉心想着自己遇到的公子亦是形色匆匆,越听越像上官公子,只是当时他说自己是给未婚妻买礼物,难不成他未婚妻是他恩师的女儿?

    如玉也不多想了,只盼着上官公子早日回来,欠人钱财的感觉总归不那么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