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准备回归

    1准备回归

    凌风办事一向雷厉风行。

    这不,不多时,他就马不停蹄地奔赴白府,将如风愿意回归白家之事相告。

    白老爷自是欣喜若狂,白家大小姐也是兴奋难当。

    所谓骨肉亲情最是珍贵,此言不假。

    一同高兴的还有紫儿,这下她终于可以继续和自己心爱的如风姐姐一起生活了,不用纠结着自己到底是应该呆在白府还是清风山庄了。

    话不多说,白老爷立马张罗着接二小姐入府的事宜。

    白家上下忙开了。

    日子就定在第三日。

    白阡陌也想趁此机会将林玉冰请回府来,却仍是被她无情地拒之门外。

    虽然听到如风即将回白家的消息后,玉冰也倍感欣慰,但她还是连自己女儿认祖归宗的仪式都不愿意出席。

    白阡陌心想,玉冰这是诚心要皈依佛门,和前尘过往做一个了断了,心中的苍凉、悲伤还有自责揪成一团,不可言状。

    白世杰获知这个消息,一方面欢喜,因为这下她再没有拒绝见他的理由了,而心中更多的是荒凉,从此,他必须正视“她是自己妹妹”这个事实了。

    尽管这样,他还是很想见她,很想很想,哪怕她只是他的妹妹,亲生妹妹。

    另一边的清风山庄也忙开了。

    追风张罗着大采购,衣服、食品和各种生活用品,忙得不可开交。

    如风见状,忍不住笑了。

    “大哥,你怎么给我买这么多东西?”

    “你自出生起,从来没有离开过清风山庄,你这一走,大哥的内心还真是放心不下。白府虽然什么都不缺,但是他们未必了解你的喜好,你是大哥看着长大的,你的习性偏好,大哥都了然于心。”尹追风说着,语气中竟有些哽咽。

    说来也奇怪,上次如风要出嫁他都没有过这种落寞的心情。

    也许是因为她终要认祖归宗了,从此不再姓尹,亦不再是他妹妹,十几年的兄妹情,实在难以割舍。

    虽然说倘若她以后嫁给凌风,还会回到清风山庄,但是那时她的身份只能是他的“弟妹”了,相对于“妹妹”,这个称呼是多么地冷冰冰。

    看到追风的泪光,如风亦是控制不住情绪了。

    “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如风说着,亦是掉泪。

    “没什么,大哥这是高兴,为你高兴。”追风抹了抹眼角的泪,强装镇定。

    兄妹两忍不住相拥而泣。

    追风心想,这是我最后一次以兄长的身份抱你,以后,这样的时光恐怕不会再有了。

    一旁的凌风亦是感慨万千。

    不过,他此时想的最多的还是如何早日将如风迎娶回来。

    临行前的一晚。

    凌风和如风并坐院中。

    此时,幽幽微风,些许清凉。

    天上,月光如水。

    地上,璧人一双。

    这是他们二人的告别之夜。

    两人四目相对。

    静谧时光,互诉衷肠,彼此眼中皆有一种不忍分别的忧伤。

    只期待,下次再在此地这么坐着的时候,已是夫妻成对,伉俪成双。

    只期待,能这么相伴到老,永不分离。

    2认祖归宗

    翌日一大早,白府便来了八抬大轿,随行更是跟了好些个丫鬟佣人,好不隆重。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如风回到白府,是要认祖归宗。

    追风和凌风细心为她收拾着行李,一路把她送上了轿子。阿兰嫂也一直跟随在旁,禁不住泪眼彷徨。

    如风心中是千万个舍不得,足下千斤重,一步三回头。泪眼望君,万般不舍。

    凌风也是同样心情,忧伤片片,愁绪点点。

    都知道,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见,但是真到了离别这一天,心中不愿,口不能言。

    终于,如风上了轿,渐行渐远。

    轿子到了白府,白家上下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

    白老爷更是亲自接如风下轿,疼爱之情,路人皆见。

    话说如风的认祖归宗仪式进行得很顺利,自此,尹如风正式改名“白如冰”。话说这个名字于她亦很贴切。她和自家姐姐,一个是纯白如玉,一个是洁白如冰。

    仪式甚为隆重,甚至比上次的婚礼风头还要更盛。

    按照白老爷的意思,白世杰并未参加此次仪式。

    虽然说,作为白家的长兄,这么重大的典礼,白世杰不可缺席,但是为顾全大局,白老爷还是不让他露面为好。毕竟上次白家已经在众人面前丢了一次脸了,不想再有第二次。

    白世杰对于父亲的做法,不敢有怨言。另一方面,不出席反倒更好,因为到此时,他仍不敢面对白如冰是他妹妹这个事实。

    按照规程,如冰先是向列祖列宗祭拜,然后是向高堂父母行跪拜之礼,这里的高堂自然是白老爷和现在的白夫人。接着,如冰给父母和姐姐敬茶,一圈流程走下来,就算正式回归白家了。

    话说这天白家是高朋满座,宗亲自然是少不了,还有不少是当地德高望重的人物,都来见证白家这一重要时刻。

    众人看到白二小姐这等天姿国色,皆夸白老爷好福气,白老爷姿自是喜笑颜开,连连道谢。

    话说白如冰和白如玉有几分相似,身上皆有林玉冰的影子,但细细看来,二人又各有特色,姐姐是端庄温婉,妹妹是柔美娴静。

    有不少适龄男子看到白家二姐妹,口水不断,但只觉己身卑微,高攀不起,只闻堂下一地的叹息。

    好不容易结束了这繁琐的仪式,终得宁静。白如冰来到了她的新房间,片刻端详。

    本来白老爷是准备再让紫儿伺候如冰的,但如冰说还是让她继续跟着白世杰吧,于是白老爷给她新指派了一个随身丫鬟,唤作绿荷。

    房间显然是精心布置过的,华丽但不庸俗,精致中还透着几分风雅,如冰环顾四周,点点思绪。

    她的房间和如玉在同一个院中,迎门而对。

    如冰方才坐下,白老爷带着一群佣人走了进来。

    “父亲。”如冰慌忙起身致意。

    “冰儿,这是父亲给你置办的新衣裳,你看合不合你的心意?”说着,命仆人递上。只见四五个佣人站成一排,手里捧着皆是上等布匹制成的锦衣华服,品质之上乘,令人叹为观止。

    如冰受宠若惊,连忙行礼道谢。

    白阡陌将如冰扶起坐下,“冰儿,你看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给父亲说,我立即命人置办。”

    “父亲您太周到了,其实我什么都不缺。”如冰说,一时泪眼迷离,这其中,有感动,也有对自己人生种种经历的万千感慨。

    父女间一阵寒暄后,白阡陌回房,如冰也稍作休息,她让绿荷退下,独自一人坐着。

    话说如冰才回归白家,已忍不住情牵尹府了。

    也不知道此刻的尹凌风在做什么,会不会也和自己一样,静默样子,黯然发呆。

    果不其然,另一边的尹凌风也是心绪不定,心神不宁。

    一种思念,两处情愁。

    如冰心中百般不安,便提笔给凌风写信。

    “凌风君,身才离君,心已支离。自幼伴君,未曾远离。此时一别,心难平静。身在此处,心深系君。不谋君面,己身孤零。无时不想,早日见君。”

    写罢信,立即命人往清风山庄送去,片刻不停。

    另一处的凌风,亦是相思情重,淡淡之愁,悄上眉头。

    追风自是明白凌风的情绪,一语唤醒梦中人。

    “傻二弟,发呆个什么劲,好好准备着,什么时候给白家提亲吧。”

    凌风应允,心中几分欢喜。

    白家的家丁不敢耽搁,快马加鞭地往清风山庄赶,不多时,凌风便收到了如冰的信。

    凌风见信,欣喜若狂。

    如冰的字,字字工整,清新秀丽。

    淡淡笔墨,浓浓情意。

    不多想,凌风亦提笔回函。

    “唤君如冰,我亦欢喜,君在我心,无人可比,旧日往昔,如风是妹,时至现今,如冰是妻,不得见君,我亦焦急,若无异议,不日提亲,余素鲁莽,试问君意。”

    只是天色已晚,凌风且先收起信件,再作打算。

    不得不提的是,白府中这一整日一直困在房间的白世杰是怎样的煎熬的心情,任凭外面热闹万分,自己这边是冷冷清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