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恍如隔世

    1恍如隔世

    话说第二天凌风便赶往了白府。

    白老爷见到神色匆匆的凌风,一阵诧异,他急切地问道,“是如冰出什么事了吗?”

    “哦,白老爷多虑了,如风她一切尚好,我这次前来,是想告诉白老爷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尹二公子快请讲。”白老爷一听“好消息”三个字,激动地几乎是从椅子上蹦起来。也难怪,近段时间,白府一直蒙受阴影,他已太久没有听到所谓的“好消息”了。

    “您先坐,慢慢听我说。”凌风说着,便扶白老爷坐下。

    “好好好,我不激动,尹公子快请讲。”

    “您的原配夫人,有消息了。”

    “你说什么?你说玉冰?玉冰有消息了,那玉冰现在在哪,我要去找她,我现在就要去找她。”一听到林玉冰的消息,白老爷的激动之情已然不受控制。

    “您别着急,白夫人,她现在人在水月庵。”

    “水月庵?玉冰她怎么会在那儿呢?这是怎么回事?”

    “白夫人早在多年前就已经落发出家,居于水月庵中”。

    “不,怎么会这样,玉冰怎么可能出家呢,这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

    “白老爷,是真的,我和如风昨天已经去水月庵找过她了。”

    “不,我要去见她,我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完,白老爷就要往外跑。

    “白老爷,您别着急啊,”凌风赶忙制止住他,“山路遥远,您也不能孤身前往啊,先让府上备辆马车吧,再者,白夫人也是如玉小姐的亲娘,您应该把她带上吧。”

    “对对对,你说得对,阿福,快备马车,我要出趟门,秀兰,去把大小姐叫来,就说有急事,快去。”

    不一会,如玉急匆匆地赶到了,“父亲,有什么事啊,这么着急。”

    “如玉,快跟父亲走,快。”白老爷一见到如玉,拉着她就往外跑。

    如玉一脸诧异,“到底是什么事啊,父亲,你先告诉我啊。”

    “先上车再说。”白老爷边说,边拉着如玉上马车。

    如玉一肚子疑问,不知道父亲到底这是怎么了。

    待二人都在马车上坐定了,白阡陌这才开口,“玉儿,是你母亲,你母亲有消息了。”

    “什么,你是说,我亲生娘亲?”如玉难以置信地问道。

    “是的,父亲这是要带你去见她,父亲要把她带回来。”

    如玉得知她亲生娘亲的消息,亦是激动得不知所措。

    马车一路狂奔至水月庵,两人丝毫顾不上路途中的颠簸,急切的心情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就是苦了阿福了,被二人催促得恨不得自己是“中国高铁”了。

    好不容易到了水月庵,白阡陌终于见到了他日思夜想的林玉冰。

    这一见,恍若隔世。

    一见到林玉冰,白阡陌就忍不住要冲过去将她搂入怀里,但是,林玉冰严厉地制止了他。

    “贫尼乃出家人士,施主请自重。”

    “玉冰,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你为什么要待在这里?为什么?”

    “贫尼现在法号慧冰,之前的一切已是过往云烟,施主就不必再提了。”

    “不,玉冰,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呢,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不能呆在这里,你跟我回去,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

    “施主再这样的话,贫尼只得先行告退了。”

    “玉冰,你不要走,你不能走。”白老爷一时慌了起来。

    此时,如玉也走了上来,“母亲。”

    “如玉,你是如玉。”一见如玉,林玉冰的心立马软了下来。

    “母亲,是我。”

    “我的如玉,都长这么大了。”林玉冰禁不住泪眼朦胧。

    “母亲,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傻孩子,这里怎么了,母亲在这里过很好啊。”

    “母亲,你跟我们回去吧,我们回家好不好?”

    “咱们好不容易见一面,如果你们继续纠缠这个问题的话,我只能闭门谢客了。”

    “不要啊母亲,有什么话好好说啊。”

    “玉冰你不要这样,好,我先不说那些,咱们先坐下来慢慢说好不好?”

    于是三人便坐了下来。

    “你能不能告诉我,当初你为何要离开,这么多年你都去了哪里,还有,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玉冰将事情从头到尾地告诉了他们,白阡陌悔恨得无法原谅自己。

    “事情就是这样,昨日我见过如冰,她也知晓了这一切。这些都是旧日之事,往后我也不会再和任何人提起了。今日见到你和如玉,我已经很满足了,今生夙愿已了,我也再没有遗憾了。”

    “玉冰,你跟我回去吧。”白阡陌仍不放弃,又说了一句。

    “你知道我的脾气的,一旦决定了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林玉冰语气坚定地说道。

    “难道你真的要在这里过一辈子吗,你已经离开我十几年了,你知道这十几年我是怎么过的吗,我没有一天不思念你,没有一天不牵挂你……”

    “我已是出家人,你不该跟我说这些的……”林玉冰的话仍是冷冷的,但语气较之初始,却有些缓和了。

    白阡陌不死心,“玉冰如果你今天不跟我走的话,那我也不走了,今日起我就留在这山上了。”

    林玉冰没想到他会上演这么一出,惊异地看着他。

    “你的脾气也是一点没变。”

    “你知道就好。”

    “很多事情都是不能强求的,万物要随缘,万事要顺其自然,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懂吗?”

    “那些个佛文佛理与我无关,我只知道,你已经离开了我十几年,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如果你坚持要留下来,你就留下来吧,但是,不日我会离开这里,到一个你们再也找不到的地方。”

    “玉冰,你……你为什么要这么绝情?”

    “请你好自为之吧。”

    僵持了很久,白阡陌自知已无法劝动林玉冰,只能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天色已晚,你们还是早点下山去吧,晚了山路不好走。”

    无奈之下,白家父女二人只能黯然离去。

    2直呼其名

    清风山庄。

    如风和凌风之间的关系,在每日的相处中,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最好笑的是,连一向粗枝大叶的追风都察觉到了。

    “凌风。”

    “你——叫我什么?”

    “我叫你凌风啊,怎么了?”

    “哦,第一次听你叫我的名字,有点,不习惯。”一向大气冷静的的凌风竟然变得异常紧张。

    看到凌风这般模样,如风忍不住笑了。

    凌风见如风笑了,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凌风又变得认真起来,他温柔地看着如风说,“从你一岁多开始学会说话,我已经听你叫我‘哥’听了十六年了”,凌风顿了顿,接着说,“最初,我一直引以为傲,可是,渐渐地,我就开始想,如果,我不是你哥,如果,你不叫我‘哥’,那该多好。”

    如风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他。

    “你知道吗,听你叫我名字,我很感动,真的很感动。”说完,凌风直直地盯着如风。

    如风依然没说话,眼神中有些许慌乱。

    空气中洋溢出丝丝暧昧。

    半晌,凌风回过神来,“对不起,我失态了。”

    如风摇摇头,“不,你说的,我都懂。”

    “你们在说些什么啊?”追风的突然出现,让两个人吓了一跳。

    “大哥”,“是大哥呀”,两人急忙起身向追风致意。

    “你们两个,在说悄悄话呀。”追风的头探过来,夹在两人之间,调侃道。

    “大哥,你在说什么呀,我,我不理你了。”说完,如风转身跑开了。

    “凌风,你告诉大哥,如风,她为什么跑了呀?”

    “大哥……”

    “她这是害羞了吧。”

    “不是你说的那样。”

    “哦?是吗?那是哪样呢?”

    “大哥,我不跟你说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凌风随即飞速离开了。

    “什么,你也走?”,追风望着凌风的背影说,“这两人,还真默契。”

    追风本想由着二人去,但偏偏今儿个心血来潮,就想打破砂锅问到底,如风那边不便骚扰,凌风自然就成了他的目标。

    追风一路尾随凌风来到竹林。

    走了许久,凌风终于坐下,追风顺势在其对面坐下。

    “大哥,你……”不曾想追风竟然跟着自己,凌风一脸讶异。

    “嘿嘿,不是大哥烦人,大哥真心觉得你有情况呀,怎么样,就满足一下大哥的好奇心吧。”追风挑了挑眉,坏坏地笑着说。

    凌风无奈地摇了摇头,“好吧,大哥你想知道什么?”

    “告诉我,你们之间怎么样了?”追风说。

    “什么怎么样了?”

    “你说呢?”

    “没怎么样啊。”

    “什么叫怎么样啊,我今天明明看到你们俩卿卿我我的……。”

    “大哥,不是你想的那样。”

    “还不承认,其实呀,我都听到你们的对话了。”

    “你听到了!你听到什么了?”

    “哟,你紧张什么呀?”

    “我哪里紧张了,我……”

    “好了,不逗你玩了,其实我没听到什么,你到底要不要告诉我,如果你实在不说,我改天去问如风。”

    “别,大哥,你可千万别去问她,我告诉你就是了。”

    “那大哥我就洗耳恭听了。”

    “大哥,你知道吗,她今天叫我名字了。”

    “真的吗?哇,你小子,有戏啊。”

    “不是吧,她就叫了我名字而已。我本来就不是她的亲哥哥,她叫我名字是件很正常的事吧。”

    “笨蛋啊你,为什么如风叫你的名字不叫我的名字呀,我也不是她的亲生哥哥呀。”

    “真的吗?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是说,她对我的态度有所改变?”

    “你呀,一向睿智,怎么今天这么糊涂啊?”

    “我……”

    “好了,我的傻弟弟,别东想西想了,大哥呀,看好你。”

    3两心相依

    果然,如风和凌风在每日相处中,感情一日千里。

    而自从找到林玉冰后,如风对白家的恨意日益消减,她已经在心里认可了白阡陌这个父亲。

    虽然白阡陌仍然没有能劝动林玉冰还俗下山,心结未解,可是看着如风对自己态度一天天的变化,心里还是颇感安慰。

    这些日子,白阡陌是忙着两边跑。这边忙着看如风,给她送这个送那个。另一边,总记挂着水月庵的林玉冰。虽然林玉冰此后对他一直是避而不见,可他全然不顾,心想着只要能看一看有她的地方,这样就好。

    这日,追风叫住了凌风。

    “凌风,大哥有话要跟你说。”

    “大哥,有什么事你说。”

    “我是在想,要不,让如风回白家吧。”

    “什么?这是为什么?”

    “如风她本来就是白家的女儿,我这么做,也是为你考虑。”

    “为我考虑?”

    “我思索着,你也不小了,我这个当大哥的也该为你的事情想想了。”

    凌风大为不解,不知道大哥在想些什么,心想着这和把如风送回白家又有什么关系。

    追风望着凌风不解的眼神,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些日子你和如风的感情我都看在眼里,倘若你们真的走到了一起,当大哥的会很高兴的。如风是我从小看着她长大的,说实话我也多希望她能一直留在尹家,如果她真的嫁给了你,我的愿望也就成真了。”

    “大哥。”听到追风的话,凌风感动得不知所言。

    “大哥,既然是这样,那你又为何要将如风送回白家呢?”

    “我的傻弟弟,如果真的想让如风嫁给你,她就非回白家不可了。你想啊,她如果不认祖归宗回到她白家小姐的身份,名义上她就永远只能是你妹妹,那你们如何名正言顺地在一起?”

    凌风恍然大悟,枉他一世聪明,一遇到自己和如风之间的事情,就全然糊涂了。

    事不宜迟,凌风这就去和如风商量。

    “如风,我想和你商量件事情。”

    “凌风,怎么了,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

    “我想问你,你,想不想回白家?”

    “我……”如风不明白为何凌风突然这么问。

    “我是说,你愿不愿意认祖归宗,回到白老爷身边?”

    “他是我爹,我心里已经认可这个事实了,但是你今天想让我走,我不明白,是你有了别的心思,不想让我再待在这里了吗?”

    凌风没想到如风会这么想,一时慌乱。

    “如风,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想说的是,我要说的是,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什么?”如风顿时羞红了脸,手中的锦帕都落了。

    “我想让你先回白府,然后我找个机会向白老爷提亲,再选个良辰吉日把你娶进门来。”

    “我,我……”如风一时连话都不会说了。

    “你愿意嫁给我吗?”

    如风心中的慌张难以自控,手足无措地根本不敢直视凌风。

    “如果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答应了。”

    如风仍是不言,心里涌上一缕甜蜜,但还是难以冲淡脸上的惊慌。

    “那就这么决定了吧,我即刻前去白府说明情况,让白家接你回府。”

    “凌风。”如风终于开口。

    “嗯?”

    “你,你真的要娶我吗?”

    “除非是你不想嫁我,否则我这辈子非你不娶了。”

    如风深受感动,凝视凌风。

    凌风亦深情凝望如风。

    此刻,两心相依,两情默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