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满腹心事

    1满腹心事

    话说,白世杰在原地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过了好久以后,这才打道回府。

    回去的时候,他看见紫儿正在给他打扫房间。

    一见到白世杰回来了,紫儿立即变得神色紧张起来,只见三下两下就收拾好了,然后慌慌张张地跑出去了。

    到了吃饭的时间,白世杰也没见着紫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白世杰不明真相。

    白世杰好不容易在院子里遇见了紫儿,她一见到他,立马又要拔腿就跑。

    白世杰见状,一把抓住了她。

    “你为什么要躲着我?”白世杰开门见山地问道。

    “我,我没有啊,我……”紫儿不敢面对白世杰的眼睛,开始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那你跑什么啊?”白世杰继续问道。

    “我……”紫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紫儿,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少爷,没什么,真的没有什么,你就不要再问了好吗?”紫儿说着,用一种幽怨的眼神望着世杰。

    “紫儿,我是真心把你当朋友的,我真心希望,你不要有事瞒着我。”白世杰说完,放开了紫儿,转身离开。

    紫儿停在原地,望着白世杰的背影,在心里默默流泪。

    紫儿在心里说,你想让我说什么,你到底想让我说什么,即使我说了,我说了又会有用吗,我说了你又会懂吗?

    满心红粉声声叹,无人能解,几多悲惨!

    紫儿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她凝视着白世杰的背影,就那么静静地站在原地,站在那里,良久无语。

    末了,她不得不小心地收起自己的情绪,她不得不小心地隐藏着自己的心思。

    是的,她不能再让他觉察到自己的异样了,她不能想得太多,她不能。

    是的,只有这样,也只有这样,她才可以继续守在那个角落里,默默地关心他,默默地关注他,默默地照顾他。

    到了晚上,紫儿像往常一样,打好了洗脸水给白世杰送去。

    “少爷,该洗脸了。”紫儿话语如常,表情平静。

    白世杰心想着,紫儿这会终于正常了,心里松了一口气,但他还是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紫儿,你白天是怎么了,可以告诉我吗?”

    “让少爷见笑了,我,我没什么的,我真的没什么的,对不起,少爷,让你担心了。”

    “哎呀,你干嘛跟我说对不起啊,我还一直思索着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惹你生气了,你倒反过来向我道歉,你这样让我情何以堪啊!”

    “少爷,您别这么说,您再这样说,我会无地自容的,”紫儿说,“白天的事情,您可以忘了吗?”

    “好,既然你不想提,那我就不说了,不过我希望,你千万不要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才好,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朋友,不是吗?”

    “谢谢你,少爷。”紫儿抬眼凝望着白世杰,动情地说。

    虽然他从来就不懂得她的心,但是仅仅这样一句算不上安慰的话,也足以让她感动。

    2母女重逢

    说回清风山庄。

    这日,如风独自坐在房间,正发着呆呢,突然间,凌风脚步匆忙地赶了进来。

    一进门,凌风就迫不及待地对如风说,“如风,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怎么了,二哥,怎么这么急匆匆的?”

    如风很少看见这样着急的凌风,不解地问道。

    “如风,你听我说,你的亲生母亲,有消息了。”

    “你说什么?”如风难以置信地看着凌风。

    “我是说,你的亲生母亲林玉冰有消息了。”

    “真的吗?那她现在在哪?你告诉我,我母亲她现在在哪?”如风突然站起来,紧抓住凌风的衣角不放。

    “如风你先不要激动,听我慢慢跟你说。”

    凌风说着,先是安抚如风坐好,然后就将整件事情清清楚楚地告诉了如风。

    原来,这么多年来,林玉冰一直住在“水月庵”,只不过她现在法号“慧冰”,“林玉冰”这个名字已经在江湖销匿很多年了。

    没有任何多余的耽搁,凌风便带着如风直奔了水月庵。

    林玉冰见到如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小心地问道“如冰,真的是你吗?”

    “是的,我是如冰,我是如冰,母亲,我终于见到你了。”

    “如冰,我的女儿。”林玉冰深情地唤了一句。

    一时间,两人泪流满面。

    “关于你的身世,你都知道了?”林玉冰问道。

    “是的。”

    “那,你也和你亲生父亲相认了吗?”

    如风摇了摇头。

    林玉冰疑惑地看着如风,“是你不愿意认他吗?再怎么说,他是你的亲生父亲。”

    “父亲他对不起你,为什么你还要替他说话。”

    玉冰摇了摇头,“你父亲并没有对不起我,你的父亲,他是个好人,他对我很好,对你们也很好。当初是我的个性太强了,是我太任性了,所以才会有今天的种种荒唐和无奈,说起来,都是我不好。”

    “不,母亲你不要这么说,这怎么能怪你。”

    “孩子,母亲也是后来才体会到的,年轻的时候,我很冲动,也很无知。你的父亲,他有他的苦衷,有他的苦楚,”林玉冰说,“传宗接代本来就是家族的头等大事,但是母亲却一直都没能做到。虽然你的父亲从来没有嫌弃我不会生儿子,但是传宗接代是他的责任,他别无选择。”

    “即使是这样,那他怎么可以喜新厌旧,冷落你呢?”

    “你的父亲从来都没有冷落过我,事实上,世界上再也没有像你父亲对我那么好的人了。是我自己没有珍惜,我当时太年轻气盛了,不懂得委曲求全。”

    “母亲,可是你的苦,谁又能体会呢?”

    “现在想想,当时的那些根本算不上苦。母亲最后悔的就是离开了你们姐妹俩。你姐姐还好,她一直留在白家,而你,小小年纪就流落在外。”

    “母亲,你别这么说,我没有流落在外,我生活得很好,我生活在尹家,他们都对我很好,他们对我就像自己亲生的女儿一样。”

    “这样就太好了,你没有受苦,这样就太好了。我的如冰,如今都长这么大了。我刚离开你的时候,你还是那么小那么小,一转眼,你都是个大姑娘了。”

    “母亲。”如风忍不住动情地唤了一声。

    林玉冰亦是满眼爱意地看着如风。

    母女情深,乃是天性吧。即使分别那么多年,即使从来没怎么相处过,但那种天性,无论何时,都割舍不断吧。

    “母亲,您还没告诉我,您为什么会在这里?”

    “怎么了,你觉得这里不好吗?”

    “您能告诉我,当时您为什么要离开白家吗?”

    “关于这个,相信你父亲一定都告诉你了吧。”

    “他是告诉过我,可是他告诉我你是带着我离开白家的,可是为什么后来你又离开我了?”

    “如冰,是母亲对不起你,可是,母亲也是没有办法啊……”

    原来,当年林玉冰带着未满周岁的小如冰,颠沛流离,处境十分困难。

    刚开始,林玉冰就是靠着帮别人写字赚取一点微薄的收入。

    但是,如冰太小了,不能把她一个人单独留在家中,可是,带着她又十分地不方便。

    常常,玉冰赚的钱连吃饭都不够。

    这些,玉冰都可以忍受,可是小如冰怎么忍受得了呢?她经常饿得大哭大叫,好不凄楚。

    有一次,小如冰生病了,可是玉冰却没连请郎中的钱都没有,急得满头大汗。

    后来,幸好她遇到了一个医术高明的善良大夫,才救下了小如冰。

    这位大夫和他的夫人非常喜欢可爱的小如冰,在得知林玉冰的状况后,他们当即表示要收养小如冰。

    没错,这位大夫和夫人就是尹青山和柳宛心。

    虽然万分舍不得自己的亲生骨肉,但是为了小如冰好,林玉冰还是忍痛答应了。

    就这样,如冰到了尹家。

    而后,林玉冰去了水月庵。

    末了,如风对林玉冰说 “母亲,您跟我回清风山庄吧。”

    玉冰笑了,她没说话,只是用一种很温柔的眼神望着如风。

    “母亲,这么多年了,您每日青灯相伴,难道不清苦吗?现在我终于找到您了,我不能让您再呆在这里了。”

    玉冰轻轻地摇了摇头,脸上亦是那种母性的温柔的笑容,“傻孩子,母亲有幸得到佛祖的教化,这是母亲的命中的福气,你和你姐姐也长大了,也不再需要母亲了,母亲的下半辈子只想好好地吃斋念经,安度此生。”

    “不,母亲您不能呆在这里,母亲您跟我回去好不好?”

    “阿弥陀佛,我已是出家人,尘缘已了,这里便是我的家了。”玉冰淡淡地说着,她言罢,就转身欲别。

    如风见玉冰丝毫不为所动,心中的着急难以言述,只能哀求地拉着玉冰的衣袖不肯放手,脸上挂满了盈盈泪珠。

    玉冰满是爱意地看着如风,嘴上却说着“施主请自重”,一边说一边要拉开如风的手。

    “母亲……”如风仍是不愿放手。

    凌风见状,赶紧过来拉住如风,“如风,你别这样,我们就别再打扰慧冰师太的修行了。”

    如风这才松手,玉冰趁机快步离去,如风一时支持不住,倒在了凌风怀里。

    凌风小心地扶着如风,眼里全是心疼。

    如风忍不住趴在凌风肩头轻声哭了起来。

    凌风温柔地抚着她的背,细声地安慰着她,心里却比她更为难受。

    此时的林玉冰的内心也满是煎熬,可是她却不得不这么做。

    无奈之下,如风只得和凌风离开了水月庵。

    3前尘旧事

    回来的路上,如风甚是虚弱,凌风一会背,一会抱的,“一路艰辛”将她带回到了清风山庄。

    不过,虽说有点累,但是某人的心里更多的是甜蜜,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么个光明正大的和她如此亲密接触的理由啊,实属苍天之德啊!

    终于到家了。放下如风后,凌风问如风,“你饿不饿,想吃点什么?”

    如风摇了摇头,说道,“我不饿,我什么也不想吃。”

    “怎么会不饿呢?”

    “我真的不饿。”

    “不饿也要吃点东西的,我都饿了呢。”

    “你饿了吗,那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等等,这哪能让你去呢,你今天累了,先好好歇着。”

    “我不累,让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吧。”

    “不行不行,怎么那么不听话呢?”凌风说着,使劲拉住了要去厨房的如风。

    “你们总算回来了。”正在这时,追风进来了。

    “大哥。”凌风和如风齐声说。

    “对了,你们还没吃东西吧,我让阿兰嫂备了小米粥和点心的。”

    “谢谢大哥,大哥你想得真周到,”如风笑了,“我去盛。”

    凌风一把将如风推到了凳子上 “我去就好了,你在这里好好坐着。”

    空气中满满的柔情蜜意。

    凌风盛好了粥,小心地拿到了如风面前,“这粥是放在热水里保温的,你看看凉了没,如果凉了的话我就拿去热一热。”

    如风好笑地看着凌风,“你会热粥吗,在我的印象中你可从来就没下过厨。”

    凌风只是笑,不说话。

    如风当然不会知道,在她那些灰暗的日子里,多少顿“紫儿做的饭”,其实都是他做的。

    不得不说,凌风是一个天才,才学的手艺竟然还可以瞒过如风。

    如风尝了尝粥,说道,“嗯,温度刚好,你也坐下来吃吧。”

    于是凌风也坐了下来。

    如风还沉浸在刚才的气氛中没有缓和过来,这顿饭吃得多少有点心不在焉。

    凌风的眼神倒是一刻都没离开过如风。

    心事重重的如风别有一番风情,眼神散发出一种迷离的朦胧美,看得凌风神魂颠倒。

    末了,凌风问如风,“如风,你看,咱们已经找到慧冰师太的消息,要不要告诉白府?”

    如风眼神仍是迷蒙,淡淡地说,“全凭你做主吧。”

    “那我明日便去白府拜见,顺便去看看紫儿。”

    如风点了点头。

    “如风。”凌风突然唤道。

    “嗯?”如风柔柔地眨了眨眼,看着凌风。

    “你不要太难过了,慧冰师太现在是修行之人,世俗中的一切对她而言已经是前尘旧事了。”

    “我明白。”如风轻轻地抿了抿嘴角,微微地说。

    “那好,那你先歇着,明天我便去白府,有什么消息我及时告诉你。”

    “嗯。”如风温柔地看着凌风,尽显小鸟依人之态。

    这眼神让凌风沉醉了,那是他一辈子也看不够的眼神,她更是他一辈子也看不够的人,不过为了让如风好好休息,他不得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