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预想之外

    1预想之外

    话说自从紫儿来到白府后,白世杰好转了不少。

    白老爷和白夫人都倍感欣慰。

    本来紫儿只是替如风来慰藉白世杰,未曾想过多做逗留。

    由于白家二老的坚持,只得留了下来。

    紫儿心里自然是欣喜。

    白府遣人将紫儿要留在白府的事情相告尹家。

    得此消息,尹家始料不及。

    追风说“想不到,紫儿挺能干的嘛,能白少爷都能劝得住。”

    “我也没想到,如果真是这样,那是件好事啊。”如风说着,闪过一丝复杂的思绪。

    凌风说“希望白世杰真的能好转起来才好。”

    如风不再说话,转身进了房间。

    如风倚窗,默然无言。

    再说回白府。

    白世杰在紫儿的照顾下,精神日渐恢复。

    紫儿每日洗衣做饭,收拾打点,好不忙碌。

    白世杰的心里甚是过意不去。

    一日,白世杰叫住了正准备去给白世杰洗衣服的紫儿。

    “紫儿。”

    “怎么了,白少爷。”

    “家里有专门洗衣服的人,你就不用麻烦这一趟了。”

    “是——紫儿洗得不够好吗?”

    “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不想,让你太累了。”

    紫儿笑了,“我不累的,只要你不嫌弃,洗再多我也不会累的。”

    白世杰凝视紫儿,半晌无言。

    紫儿没有察觉到白世杰的目光,继续忙碌去了。

    白老爷和白夫人对紫儿甚是满意,虽然吃的、喝的都按照贵宾优待着她,可是见她日夜操劳,亦有些于心不忍。

    白老爷和白夫人商量着,想出了一个主意。

    这天,白老爷和白夫人叫来了紫儿。

    白老爷先开了口。

    白老爷说“紫儿,你来白府也有一段时间了,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紫儿不解,“白老爷,您的意思是……是紫儿有哪里做的不对的地方吗?”

    白老爷赶紧说道“不不不,紫儿你不要误会,我们其实是想问你,你愿不愿意——当白家的干女儿?”

    紫儿甚是讶异,一时不知应该作何回答。

    白夫人又说“自从你来到白府,杰儿的状况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我们二老对你是不胜感激,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所以,我们想收你做干女儿,不知你怎么想?”

    “我……”

    白老爷接着说“听说如冰之前也是拿你当妹妹,如冰是我们白家的女儿,她的妹妹当然也应该是白家的女儿。”

    “可是,我……”

    “怎么,你不愿意吗?”见紫儿满脸为难的样子,白老爷忍不住说道。

    “紫儿自知身份卑微,不敢高攀。”紫儿只能这样说。

    “如果你这样说,那你就是看不起我白某人。如冰不肯认我这个爹,你也不屑当我的女儿吗?”

    “白老爷,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紫儿一时慌乱。

    “好了,老爷,你别吓着紫儿姑娘了。”白夫人赶紧出来圆场。

    “那好吧,那这件事咱们改天再说,紫儿姑娘你不要紧张,我没有别的意思的。”白老爷显然已经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重了。

    “紫儿知道。”

    其实,不是紫儿不愿意当白家的女儿。

    只是,这样一来,她就顺理成章地成了白世杰的妹妹,她和白世杰顺理成章地就成了兄妹。如果是这样,那要怎么办?

    虽然紫儿心底不敢对白世杰有过多的奢望,但是,她不愿意当他妹妹——真的不愿意。

    只是,面对白老爷和白夫人的一片盛情,如何是好?

    不过,既然白老爷说了此事择日再议,那就暂时忘却了吧。

    今日只管今日事,明朝之事明朝说。

    紫儿只能如是想。

    2白李长谈

    再说到白世杰。

    虽然在紫儿的照顾和陪伴下,他的状况日见好转,可是他的内心深处,仍在每日隐隐作痛。

    这种痛,只有身处其境的人才能明了。

    没错,如风也是这种状况。

    世杰的满腹愁肠,欲诉不能。

    紫儿深知世杰的伤口,从来不敢在他面前提起如风。

    世杰也一直在小心地回避着这个名字。

    他天真地以为这样,他就可以忘却伤痛。

    这天,世杰又一次叫住了紫儿。

    “紫儿,你有时间吗?”

    “少爷,怎么了?”

    “你能陪我聊聊吗?”

    紫儿点了点头。

    这是世杰和紫儿第一次像这样深聊。

    白世杰对紫儿说“紫儿你知道吗,我心里很难受。”

    紫儿说“少爷,我知道。”

    白世杰又说“其实,我的心很痛。”

    紫儿望着白世杰说“我懂。”

    “你知道一见钟情的感觉吗——不,你不会知道,你还小,你还不能了解。”

    紫儿默默难过,她在心里面说,谁说我不懂了,我懂,我都懂,而且我这种感觉我也有,只是你不懂,是你不懂。

    白世杰依旧自顾自地说着,“你知道吗,我对如风就是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我一生都忘不了。”

    这是白世杰清醒以来,第一次主动提到如风。

    紫儿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倾听着。

    “自我第一次在街上遇到了她,从那个时候起她就住了在我心里。如风她就像一个仙女一样,走进了我的世界。她就是我的一个梦,我今生最美丽的一个梦……当后来我知道她就是父母给我找的未婚妻时,你知道我有多欢喜,多激动吗?我真的觉得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终于,我等到了我要迎娶她的时候,我以为从此我们就可以每日相伴了,我以为从此我们就可以相守一生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结果会是这样……”

    白世杰诉说着,脸上时而兴奋,时而忧伤。

    “少爷。”

    “紫儿你告诉我,是老天在和我开玩笑吗?”

    “少爷,这个我没有办法告诉你,但是,我想对你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白世杰冷笑,“过去?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过去的,有些伤口是永远也没有办法愈合的。你不是当事人,你不会明白的。”

    是的,我是不明白你的伤口,但是我知道,看到你这个样子,我也一样会痛,我也一样会有伤口。我的这些感受,你又何曾会明白?紫儿在心里说。

    “或许,我不应该这个样子对不对?父亲找到了他失散多年的女儿,我应该高兴对不对?有一个天仙一般的妹妹,我应该高兴对不对?”白世杰说。

    “少爷。”

    “对啊,我应该高兴,我应该高兴才对。”白世杰呢喃着。

    紫儿望着白世杰,不自觉地眼中已然泪花点点。她的泪,为白世杰,也为自己。

    就这样,白世杰和紫儿长聊到深夜。

    准确地说,是紫儿听白世杰倾诉到深夜。

    值得安慰的是,如今白世杰已经敢于面对如风这两个字。

    3琪花瑶草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白世杰的状况也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随着紫儿和白世杰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她内心的情感也越来越深。

    话说,白世杰已经好久好久都不曾出门过了。

    这日,他终于主动提出要出去透透气了。

    白老爷和白夫人自然是万分欣喜。

    他们千叮咛万嘱咐,要紫儿好好陪着白世杰。

    紫儿心领神会,贴身相随。

    久不出门,殊不知外面的世界都已经发生各种各样的变化了。

    白世杰漫无目的地走着,紫儿在后面小心地跟随着。

    不知不觉,白世杰来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摊位前。

    没错,这里是他和如风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摊位卖的东西仍然是从前那些小玩意,只是主人已经换了。

    白世杰问及以前的主人,现任主人只是摇头表示不知。

    其实,纠结这些问题已经没有丝毫意义了,或许,仅仅是作为一种纪念、一种回忆吧。

    白世杰对紫儿说;“你知道吗,这是我和她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紫儿说“我知道。”

    白世杰问“她跟你说过吗?”

    紫儿点头。

    白世杰说“果然,她什么都跟你说。”

    白世杰回了回神,说“我们走吧。”

    白世杰继续盲目地走着,不知不觉地又来到了曾经的那间茶楼前。

    茶楼还是以前的茶楼,只是已经换了装潢,如果不是有参照物,白世杰差点都认不出来了。

    白世杰在茶楼前驻足,很久很久。

    曾经,他和如风在这里度过了多么美好的时光。

    只是,他不知道,这里是紫儿第一次见到他的地方。

    他不知道,这里是紫儿对他一眼万年的地方。

    “紫儿你看,连这里都换了模样。”白世杰说。

    紫儿不说话,只是望着他。

    “可是,我还是喜欢这里原来的样子。”白世杰笑着说,可是这种笑中明显透露出丝丝苦涩。

    “好了,我们回去吧。”突然,白世杰说。

    两人转身,正好撞上一个卖花的小姑娘。

    “公子,买朵花吧。”小姑娘说。

    白世杰正欲拒绝,小姑娘继续说“公子,您看您夫人这么漂亮,您就买朵花送给您夫人吧。”

    紫儿听到这话,脸刷的就红了,头垂得低低的,心里却装满了甜蜜。

    白世杰赶紧澄清;“哦,小姑娘你误会了,她是我妹妹。”

    话音刚落,紫儿抬起头,惊异地望着白世杰,心底涌上种种失落。

    小姑娘一听到这话,悻悻地跑开了。

    白世杰正想叫住小姑娘,可惜她已经跑远了。

    “紫儿,对不起啊,我应该买几朵花送给你的,我忘记你最喜欢花了。”

    “少爷,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花?”

    “你在院子里面养了那么多花,我怎么会不知道?”

    没错,紫儿是喜欢花,只是,她在院子里养花并不是为了她自己,她这是为了让某个人看到这些琪花瑶草心情能好一点。

    这些,他又岂能体会?

    “少爷,你为什么说我是你妹妹?”

    “难道不是吗?父亲不是说过了吗,要认你做女儿。”

    “可是,我并不想当你妹妹。”

    白世杰惊诧,“为什么?”

    紫儿不说话,只是直直地望着他。

    这种眼神让白世杰都有点无所适从了。

    “少爷,我不想当你的妹妹,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愿意当你的妹妹。”

    “我,是我做错什么了吗?”白世杰问。

    “不,你没有做错什么,是我,从头到尾错的都是我。”

    “紫儿,你怎么了?”白世杰变得更加慌乱。

    “对不起少爷,我,我想先回去了。”紫儿说完,就跑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