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不眠之夜

    1不眠之夜

    凌风走后,如风一个人的心乱持续了很久很久。

    从前的意中人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哥哥,从小的哥哥竟然一直视自己为意中人——只是自己不知道。

    这个世界好荒唐、好荒诞、好荒谬。

    只是,对凌风,如风心里也的确有着难以言说的某种不为人知的情感。

    可是,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真的太突然了。

    如风回想着一切,心乱如麻。

    整个晚上,如风翻来覆去,辗转反侧。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

    如风早早地起了床。

    一大早,如风就去准备早饭。

    紫儿见状,忙加以阻拦。

    如风说,“我只是想找点事情来做。”

    紫儿只得随她去。

    如风忙活了一早上,做了一大桌子吃的。

    追风起来,看到这“满汉全席”,吓了一跳。

    “这是……”追风问。

    “这是如风姐做的,她一大早就起来准备这些了。”紫儿如实说。

    “如风你……”追风说,“你没事吧?”

    追风生怕如风是受了刺激,小心地问着。

    “大哥,你起来了啊,”如风说,“我没事啊,我只是想做顿饭,我已经很久都没有为大家准备早饭了。”

    “三妹你又何必亲自动手呢?你这段时间够伤神的,要好好休息才是。”

    “大哥你不用担心,都过去了,”如风说,“二哥呢,怎么不来吃早饭?”

    “凌风他一大早就不见人影,可能出去了吧。”

    “那我们要等他回来吃早饭吗?”如风问。

    此时,凌风正好回来了。

    如风见到凌风,立马紧张起来。

    凌风看到满桌丰盛,也吓了一跳。

    “这是……”凌风问。

    “凌风啊,这是三妹给我们准备的早饭。”追风说。

    “如风,你怎么做了这么多?”凌风问。

    如风不回答,只是小心地躲避着凌风的眼神。

    “对了,凌风,你一大早地去哪儿了?”追风问。

    “哦,我起来得早,出去走了走。”

    其实,昨夜无心睡眠的又岂止如风一个,心神不宁的又何止如风一个?

    “好了好了,大家都吃饭吧,别浪费三妹一片心意了。”追风说。

    于是,追风、凌风、如风、紫儿四人落座。

    这里交代一下,尹家如今都是这四人同桌吃饭,紫儿被如风视为妹妹,自然要在一起吃饭,而阿兰嫂自己自始至终不愿意上桌,大家也不好勉强。

    然而,今日的状况些许不同。

    往常,都是如风坐在追风和凌风的中间。而这次,如风却非要和追风换个位置。

    追风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个情况。

    但是拗不过妹妹,只得随她而去。

    饭间,如风始终在躲避凌风的眼光。

    凌风虽有察觉,却阻挡不了自己想多看她一眼的心。

    偶尔两人不小心眼神交汇,如风立马变得惊慌失措,见到如风这般模样,凌风亦尴尬不已。

    好不容易,一顿饭终于吃完。

    如风又张罗着要去收拾碗筷,凌风制止了她,“让阿兰嫂去吧。”

    如风不敢看凌风,她仍想坚持,但凌风伸手拉住了她,“你不能太累了。”

    “我……”如风慌乱地挣开凌风,“那我先回房了。”

    说完,如风神色慌张地跑走了。

    追风一头雾水,“三妹今天是怎么了?”

    凌风没有回答,转身离去,只剩下不明状况的追风、紫儿和阿兰嫂。

    如风回到房间,错乱的思绪扰人清静。

    她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小心地整理着自己的情绪。

    孰知,越是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却越没有办法冷静。

    如风手缠秀发,就这样绕啊绕啊,眼睛却始终盯着不知何处的远方。

    那边的凌风也回了房。

    凌风心生自责,他十分后悔自己昨天的鲁莽。

    这么多年都保守了的秘密,为何又要说出来。

    不过,话已出口,如何收回?

    此时凌风只希望如风不要因此对自己心生隔阂,即使,即使他们没有可能走到一起,那么至少,他还可以大大方方地当她的哥哥。

    别无他法,凌风只得再一次把希望寄托在时间上。

    2亲入尹府

    渐渐地,如风已经可以坦然地面对凌风,这一切让凌风欣慰不已。

    再说回白府。

    白世杰的状况似乎比如风要糟得多。

    自从婚礼闹剧以后,白世杰就整日闭门不出,郁郁寡欢。

    白老爷和白夫人忧心忡忡,却束手无策。

    特别是白老爷,这边的儿子萎靡不振,另一边的女儿一直对自己避而不见。内心痛楚,无人能解。

    他觉得,自己的整个心都要风化了。

    话说白世杰自小生活一帆风顺,从来没遇到挫折。

    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打击不小。

    白世杰始终想不通,那个日思夜念的人,那个曾经以为可以携手共度一生的人,如今成了一个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梦。

    于是,他选择了以绝食来抗拒这个世界。

    送进去的饭菜每次都是原封不动地端出来。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

    白老爷毫无他法,只得再次跑一趟尹家。

    果不其然,如风对他仍然是避而不见。

    白老爷只有把情况都告诉了凌风,让他转告如风,他希望如风能见一见白世杰。

    白老爷走后,凌风把白老爷的意思转告给了如风。

    如风说“二哥,可是我不想见他。”

    凌风问“为什么?”

    如风说“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见的好,既无情缘,何须相见?见面只会徒增烦恼。”

    凌风轻叹“白少爷现在的情况不太好,白老爷觉得如果你出面相劝的话,或许会好点。”

    如风摇头,眉头涌上一丝忧伤“我劝他有用吗?我才是他伤心的源头吧。”

    凌风“那好吧,都由你。”

    就在这时,紫儿走过来,说“如风姐,要不我去一趟,可以吗?”

    如风问“你?”

    紫儿说“我就跟白府说是你让我去的,可以吗?”

    如风犹豫着“这……”

    凌风说“要不,就让紫儿去吧。”

    如风只得应许。

    紫儿的心事,唯有己明。

    就这样,紫儿来到白府。

    紫儿见过白老爷和白夫人。

    白老爷见到紫儿,些许诧异。

    白老爷问及如风。

    紫儿说“如风姐——如风小姐她身体有些不适,她让我先过来看看。”

    “她怎么了?”白老爷急切地问。

    “哦,她没什么事,只是偶感风寒,休息一下就会没事的。”紫儿如是回答。

    “那,她看过大夫了吗?要不要紧啊,要不这样,我让张大夫去看看。”

    张大夫是白府的“御用”大夫。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紫儿的眼神有一丝慌乱。

    白老爷很轻易就察觉了她的慌乱。

    白老爷摇了摇头,“看来,如冰就是不想见我。”

    紫儿无言以对。

    白老爷亦是沉默。

    白夫人见状,上前拉住紫儿。

    “紫儿姑娘,你来了也好,你帮我去看看世杰好不好?他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也不跟我们说话,这样下去,我真的担心他的身体受不了啊。”

    紫儿点了点头“白夫人,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劝白少爷的。”

    一番交代后,紫儿径直前往白世杰的寝房。

    紫儿离开大厅后,白老爷对白夫人说“夫人,你觉得这样有用吗?”

    白夫人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紫儿是如冰的贴身丫鬟,她和杰儿也算旧识,有她相劝,总归要好些。老爷,你也不要太担心了。”

    白老爷无奈地点了点头。

    3紫白相间

    紫儿满腹心事地来到白世杰的房间。

    才踏入房门,她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房间无比凌乱,白世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紫儿走近白世杰。

    白世杰虽然闭着眼,但是两个大大的黑眼圈透露出的信息是,它的主人已经多少天都没有合眼了。

    白世杰的头发亦是凌乱,面容无比憔悴。

    紫儿见此情景,心底万分疼痛。

    她出去打了一盆热水来。

    紫儿搓好了毛巾,小心翼翼地给白世杰擦拭着,生怕惊扰到他。

    然而,紫儿轻柔的动作还是弄醒了白世杰,她一把抓住了紫儿。

    “如风,是你吗?”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再次吓到了紫儿。

    “白少爷,我是紫儿啊。”

    “紫儿,你是紫儿。那如风呢,如风她在哪,她为什么不来见我?”

    “如风姐她……”

    “你知道我有多想念如风吗,你知道吗,我的眼里、心里、脑子里全是她,我每天一睁眼,想到的都是她。她为什么不来见我,为什么?”

    “白少爷……”

    “哦,我想起来了,如风她是我妹妹,她是我妹妹。”白世杰突然情绪失控,竟然哭了起来。

    “白少爷你别这样。”紫儿心里更加痛了。

    “紫儿你知道吗,如风她是我妹妹。”

    “白少爷,你不要去想这些了好不好。”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知不知道如风她是我妹妹。”

    “白少爷……”

    “如风,如风,她都不是如风,她是白如冰,她是白家的女儿,她是白世杰的妹妹。”

    说到这,白世杰哭得更厉害了,他无力地瘫坐在了地上。

    紫儿赶紧扶住白世杰,世杰就这样靠在紫儿身上,泪水泛滥。

    看着白世杰这般伤心的模样,紫儿亦是默默地流泪。

    就这样,白世杰依偎在紫儿身上,很久很久。

    渐渐地,白世杰睡着了。

    紫儿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将睡着了的白世杰扶上了床。

    紫儿帮白世杰盖好被子,她又另外打了一盆水,小心地继续替他擦拭着脸庞。

    然后,她拿出了自己的木梳,细致地给白世杰整理着他凌乱的头发。

    一番收拾后,白世杰终于露出了他原本清秀英俊的脸庞。

    紫儿坐在床边,望着他,静静地。

    这是紫儿第一次单独和白世杰共处一室。

    她内心感慨万千。

    紫儿想,如果能一辈子这么看着你,多好。

    即使是当他的丫鬟,如果能这样一辈子,多好。

    紫儿就这样静静地望着他,很久很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紫儿才起身,把这凌乱的房间打扫干净。

    经过紫儿的努力,整个房间顿时换了面貌。

    白世杰的确是累了,他就这样一直睡、一直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这是他第一次真真正正地哭出来,某种程度上来说,对他也算一种情绪的解脱吧。

    白世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紫儿已经早早地做好了饭菜,放之桌上。

    本来白府已经准备好了膳食的,但是紫儿坚持要自己单独做,个中缘由,显而易见。

    白世杰起身,望着满桌饭菜。

    “白少爷,你醒了。”紫儿忙迎上去。

    “这些,是你做的?”

    世杰白天哭过以后,显然平静了许多,这是他受挫后第一次如此清醒冷静地说话,也真是难为他了,竟然看出来了今日的饭菜不是家里做的。

    “嗯。”

    “家里不是有厨子吗,你干嘛要受累呢。”

    “我只是想亲手为白少爷做一顿饭——再说,您忘了吗,我本来就是丫鬟啊。”

    “紫儿,你别这样说。”

    “如果白少爷不嫌弃的话,我愿意给您当丫头,一辈子伺候您。”

    “万万不可,紫儿,以前她都是拿你当妹妹,我岂能如此糟践你?”

    “我……”紫儿一时陷入尴尬。

    “对了,你做的什么菜,看起来好好吃啊。”白世杰见状,赶紧转移话题。

    “真的吗,你喜欢这些吗,那你来吃看看。”紫儿惊喜,赶紧摆好碗筷,只等白大少爷来品尝。

    白世杰坐下,一口气吃了五碗饭。

    已经饿了多少天了,此时的食物,无论口味,对他来说都是山珍海味了。

    更何况,不可小瞧紫儿的手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