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心疼不已

    1心疼不已

    待家丁找到白世杰的时候,他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他整个人瘫倒在酒家那张桌子上,身上散发出浓浓的酒精味,桌子上和地上全是一个个的空酒瓶。

    两个家丁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他给抬了回去。

    白老爷夫妇在家中已经焦急地等了好久,家丁将世杰抬回来的时候,他们赶紧上前查看,见到世杰这幅样子,两人都心痛不已。

    如玉也闻声而来,帮着家丁一起,将世杰扶进了房间。

    白老爷心急火燎地让人去请了郎中来,郎中查看了一番,说世杰就是喝醉了而已,并没有大碍,当即开了些解酒的药便告辞了。

    过了好久好久,白世杰才好不容易醒了过来,却醒来了的他不肯见任何人,也不肯说一句话。

    白老爷和白夫人对比毫无办法,姐姐如玉放心不下,花了好大工夫才敲开他的门。

    世杰将门打开,连一眼也不看如玉,转身就背对着她坐了下去。

    “弟弟,你还好吗?”看到白世杰一副精神恍惚的样子,白如玉既心疼,又焦急。

    白世杰也不回答,一直目光呆滞地盯着天花板看。

    白如玉见他这副神情,很想安慰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过了好一会,世杰终于开口。

    “其实,我早该发现的,不是吗?”白世杰眼皮也不抬,声音极轻,像是在问如玉,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弟弟,你别说了,这不是你的错。”如玉心疼地说道。

    “不,姐,她跟你长得那么像,连名字都那么像,为什么我早就没想到呢?”世杰说着说着,苦笑了起来。

    “不是这样的,世杰,我知道这一切太突然了,太难以接受了,这一切对你确实很残忍,但是,你不要再折磨自己了好吗?”

    “姐,你知道吗,她是那样美好,她纯洁得像天上的月亮一样,我一直觉得她就像我的一个梦一样,我一直觉得她就像我的一个梦一样,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她真的只是我的一个梦,最终我还是失去她了——只是没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失去。”

    “世杰,你别说了。”

    “姐,你告诉我,这究竟是为什么?”

    “世杰,姐姐不想跟你说些大道理,只是希望你能振作一点,人生有很多事情是我们无法控制的,这不是任何人的错,姐姐只是希望你能看淡一点,看开一点,答应姐姐,不要在钻牛角尖了好吗?”

    世杰不说话,目光空洞地望着远方。

    “弟弟,其实,如风并没有离开你,只是她的身份变成了我们的‘妹妹’而已,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男女之情,亲情也是很美好、很珍贵的感情,不是吗?”

    如玉停了一下,接着说道,“以后,你还是可以陪伴她、照顾她,不是吗?血缘关系是天定的,这也是一种奇妙的缘分,你知道吗?”

    姐,你别说了,”世杰突然站起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世杰。”如玉亦站起身来,焦急地走到他身边,生怕他还会有什么过激举动。

    “姐,我累了,你就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

    世杰说完,将房门打开,用意甚明。

    如玉只得离开,回身看了白世杰一眼,摇了摇头,轻叹一口气。

    2姐妹相见

    如玉离开世杰的房间,又回头找到了白老爷。

    “如玉,世杰怎么样?”白老爷问。

    如玉只是摇头。

    白老爷心生忧虑,却毫无办法。

    “父亲,我想去看看如风。”

    “是吗?我也正有此意,我一直都想让她回家,可是我担心她还是不肯面对我,你是她的亲生姐姐,我想让你帮我劝劝她早日回家。”

    “我也是这么想的。如风她是我的亲生妹妹,是我们白家的人,我也想和自己的妹妹在一起。”

    就这样,如玉来到了清风山庄。

    最先见到如玉的是追风。

    “白小姐,你怎么来了?”追风的脸上写着惊异,心里却是欣喜。

    “我来看看如风。尹大哥,你叫我如玉就好了。”如玉也对追风投以微笑。

    “岂敢岂敢,白小姐的芳名岂是我一介粗人能随便喊的。”

    “尹大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是如风的大哥,自然也是我的大哥,你这么说可就见外了。”

    追风听到这话,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头,憨态可掬。

    “对了,如风她,怎么样了?”如玉问道。

    “如风她的精神不太好,东西也吃得很少,不过还好二弟一直在照顾她。”

    如玉轻叹一口气,问道,“我能去看看她吗?”

    “当然可以,这边请。”

    于是,如玉进了如风的房间。

    此时凌风不在,如风一人坐在床上,头倚在床头,眼神凄清忧郁,颇有黛玉的神韵。

    “如风。”如玉轻声唤了一句。

    如风轻轻抬眼,见是如玉,有些惊讶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如风,你还好吗?”

    “我——我没事,劳白姐姐费心了。”

    “傻孩子,什么白姐姐,我是你的亲姐姐啊。”

    如风不说话,眼中又涌上一丝落寞。

    “如风,其实我也是那天才第一次知道,原来我还有个亲生妹妹,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从小照顾我长大的母亲竟然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如玉说,“但是,能有你这样一个妹妹,我很高兴,我真的很高兴。”

    如玉接着说,“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那么喜欢你——我们之间是血浓于水的亲情缘分啊。”

    “姐。”如风动容不已,情不自禁地说。

    “我可怜的妹妹。”如玉说着,将如风揽入怀中,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

    良久,如玉问道“如风,你愿意跟我回家吗?”

    “回家?回哪儿的家?”

    “当然是白家啊。”

    如风用力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如玉又问。

    “当年母亲既然都带我离开白家了,我又何必一个人走回头路呢?”

    “傻孩子你说的什么话呢,你是在怪我们的父亲吗?”

    “我不知道,可是我真的不想面对他,还有,我也没有办法面对……”

    “你是说——世杰?”如玉小心地问道。

    如风点头默认,眼中满是忧伤。

    如玉原本还想就如风和世杰之间的事多加相劝,可一想到之前世杰的状况,还是觉得少说为妙。

    毕竟,在这个状况下的人,说多了反而更刺激伤心之人了。

    如玉心里只期盼着时间可以淡化痛苦、淡化忧伤,让这两个年轻人早日走出阴霾、迎接阳光。

    3坦诚相对

    自从如风重新回来之后,追风和凌风每日的中心工作就是陪着她,想着各种法子来哄她开心。

    追风延续了他“买买买”的风格,什么糕点啊,小吃啊,瓜果啊,每天换着花样买。

    其实如风也吃不了那么多,但追风的这片心意,如风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紫儿倒是有了口福了,那些追风精心准备的食品,最后装进她肚子里的,可比如风多得多了。

    阿兰嫂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提醒了紫儿好多回。但如风并不介意,反而把最好吃的都分享给了她。

    看紫儿吃得那么满足的样子,如风好生羡慕,只有那些心中没有忧虑的人,才可以吃得如此开心。否则,即使是饕餮盛宴,山珍海味,也是食之无味,难以下咽。

    凌风则经常拉着如风出去散心,陪她放风筝,给她舞剑,给她讲笑话,想尽一切办法转移她的注意力,不让她去回想那些不高兴的事。

    追风毕竟是有公职的人,于是陪伴如风最多的人还是凌风。

    也许,时间真的是可以冲淡一切的良药。

    久了,如风的状况渐渐好了起来。

    只是,她不愿意回白家。

    或许是因为不愿再触及到那些回忆;又或许,她是舍不得离开尹家。

    这一切,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只知道,在她最伤心难过的时候,凌风一直悉心地陪伴着她,守护着她。

    慢慢地,两人之间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愫。

    这天,如风拣起了许久未碰的刺绣。

    一针一线,如风绣的很认真,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专注过了。

    凌风走了进来,如风也丝毫未察觉。

    凌风走近如风,凑上了去。

    “如风,在绣什么呢?”凌风轻声问道。

    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如风被吓了一跳,慌忙起身,孰知,她的额头不小心碰到了凌风的脸,四目相对,彼此的呼吸都能清晰地感觉到。

    这下如风变得更加慌乱了,身子一抖,手中的绣品一不小心就掉落在了地上。

    如风正要弯腰去捡,凌风制止了她,“我来吧。”

    如风慌忙抽回被凌风制止住的手,接过凌风手中的手帕,心跳得异常快。

    凌风看到如风这副表情,问道“如风,我吓到你了吗?”

    如风赶紧说“不是的,不是的,对不起,我刚刚失态了——我刚才的样子一定很难看吧。”

    凌风笑了,“不会啊,我觉得,很可爱。”

    听到这话,如风的脸更红了。

    殊不知,凌风深情的目光吓到了如风了。

    凌风丝毫没有顾忌满脸羞容的如风,他直直地望着如风,对她说,

    “如风,我,我有话对你说。”

    如风不知为何凌风的的语气突然就变得这么认真起来,疑惑地望着他。

    凌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有些话,我藏在心里面很久了,曾经,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说出来了,但是,今天……”

    凌风正要说出口,突然又停住了。

    如风心里更加疑惑了,不知道这个一向直爽的哥哥今天是怎么了。

    “哥,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凌风看了如风一眼,又说道“我知道我不该说的,但是——你可不可以先答应我,无论我说了什么,你都不要被吓到,更不要怪我。”

    “哥,你……”

    “你可以先答应我吗?”

    如风心想,现在还有什么事可以吓到我,于是她点了点头。

    “那天,我对你说,我永远是你哥哥,其实,我不是真心的。”

    “哥,你说什么?”如风十分诧异。

    “其实,在你很小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不是你哥哥该多好。如果你是我妹妹,终有一天你会离开我,而我,只想一辈子在你身边,陪伴你、照顾你。”说到这里,凌风的眼神突然变得温柔起来,这让如风不知所措。

    “在你14岁的时候,我无意中从大哥口中得知了你的真实身世,当时,我一方面很同情你,另一方面,我真的很开心,我觉得我从小的梦终于实现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激动,我觉得上苍真的很眷顾我,我也知道我小时候的梦很荒诞,但是,它真的实现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一方面希望你快点长大,这样,有一天也许你就会明白我的心意,可是另一方面,我又害怕,如果你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心上人,那我该怎么办?”

    一番话,凌风说得很是动容,如风早已听得泪眼朦胧。

    “为什么,你以前从来都不告诉我?”如风问。

    “我……”

    “还有,既然你对我……那你为什么当初没有阻止我和白世杰的婚事?”

    “和白家的婚事是大哥作的主,你知道的,长兄如父。可是,事实上,当大哥第一次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但是,我却始终没有勇气阻止他。后来,当我看见你对白世杰的眼神,还有他对你的一往情深,我觉得,我不应该破坏你们。”

    “你怎么那么傻,你为什么从来都不告诉我?”

    “现在说出来,晚了吗?”

    “那,如果白世杰他不是我哥哥,你就打算一辈子都要把我蒙在鼓里吗?”

    “只要你幸福就好,我会一辈子默默地守护你,这样就够了。”凌风低下眸,说。

    如风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

    片刻,她略微收拾了自己的情绪,问他,“你的这些想法,大哥知道吗?”

    凌风摇头,“大哥不知道,这些话,原本就只属于你一个人。”

    说完这些,凌风认真地看着如风,看得她面红心跳。

    凌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当然,这些只是我一个人的想法,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不需要被我的想法扰乱,你只要忠于自己的想法就好了。”

    “我……”如风一时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不需要有负担,我今天对你说的这些话,不是要给你压力,我也不需要你的回答,我只是想告诉你,即使你失去了一切,但只要你回头,你就能看到我。”

    如风低头不语,就这样,空气沉默了几分钟。

    终于,凌风还是打破了沉默,“好了,如风,我要说的都说完了,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