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重回尹府

    1重回尹府

    清风山庄。

    凌风轻轻地将如风放到了床上,还细心地替她把鞋脱了。

    凌风注视着熟睡中的如风,忍不住伸手抚摸她那还带着泪痕的脸。

    睡着了的如风很详静,哭过的脸显得有一丝憔悴,但仍是迷人的模样。

    凌风看着这样的如风,只觉得心底犹如刀割一般的疼。但他又不知道此刻自己到底能为她做些什么,到底怎么做才能让她的痛苦减轻些呢,如果能让她少痛苦些,他什么都愿意为她的做,他真的什么都愿意为她做。

    过了一会,凌风叫来紫儿,“紫儿,你去打盆洗脸水来。”

    洗脸水很快打好了,紫儿正要给如风擦拭,却被凌风制止了。

    “我来吧。”凌风从紫儿手里接过毛巾,俯下身去,小心地替如风擦着脸,他慢慢地擦拭着如风的泪痕——他多想把她的痛苦也一同给擦去。

    把如风安顿好后,凌风独自来到了门口,望着漫无边际的天空,良久,不发一言。

    不多时,追风回来了。

    事实上,追风在凌风出门后不久,也出门寻找如风去了。

    追风一见到凌风,就迫不及待地抓住他的手,急切地问道,“凌风,你找到三妹了吗?她现在在哪,她怎么样了?”

    “大哥,你别着急,我把如风带回来了,如风她现在在房里呢。”

    “她回来了吗,她真的回来了吗?我这就去看看她。”

    “大哥,如风已经睡下了,你放心,如风她没事的。”

    “凌风,你确定三妹她没事吗?我真的很担心三妹呀,凌风,你可要好好劝劝她啊,没想到会出那么大的事,大哥都慌了,大哥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安慰她。”

    “大哥你别这么说,如风她没事的,她会好起来的。”

    追风的确不懂得怎么安慰人,特别是女孩子。

    小时候的如风要是哭了,他也只会在一旁干着急,一点办法也没有。

    好在,有凌风在,凌风每次都能把妹妹哄得破涕为笑。

    不过,追风知道女孩子都爱吃,于是他以神一样的速度飞奔了出去,什么红枣糕、绿豆糕、板栗糕乱买了一气,拿回家放在桌上,堆成了一座山。

    不明状况的阿兰嫂忍不住问了一声“尹公子这是要开糕点铺吗?”

    尹追风笑了一下,说“小时候的三妹,最喜欢吃这些甜食了,只是她长大后就很少吃了,我只希望,这些东西能让她心情好一些。”

    “尹小姐怎么了?”阿兰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忍不住问道。

    “哦,没什么,你和紫儿记着,千万不要在她面前提起白公子,也什么都不要问她,知道吗?”追风说。

    阿兰嫂一脸疑惑,她心想着,尹小姐不是才和白公子成婚吗,怎么在这个时候跑了回来,为什么还不能在她面前提白公子呢,这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但纵然她有再多的疑问,既然追风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再多过问什么,便答应了。

    紫儿对这整件事自然是心知肚明,见追风发话了,也只得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烂在肚子里。

    如风睡了很久很久,终于醒了。

    事实上,如风睡了多久,凌风就守了多久。

    “你醒了,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什么?”凌风见如风醒来,急切地问道。

    如风不回答,只是摇头。

    “大哥给你买了很多点心,你吃一点好不好?”

    如风仍是沉默,眼睛有气无力地眨着,用自己的方式拒绝了凌风。

    “如风……”

    此时,追风正好进来看如风。

    “三妹,你终于醒了。”追风说。

    如风试图报以微笑,却只挤出了一丝苦笑。

    “三妹啊,没事的,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这儿啊,永远都是你的家……”追风说。

    “谢谢你,大哥。”如风终于开口。

    见如风开了口,追风终于放心,继续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大哥还舍不得让你离开我们呢,你放心,下次大哥一定帮你找一个更好的人家……”

    追风总是这样说话不经大脑,等他自己意识到的时候,说出去的话已经无法收回,他只能尴尬地笑着,“那,凌风你先陪陪如风,我先出去有点事情。”

    说完,追风退出门外。

    “其实大哥他没有别的意思的,你别误会啊。”凌风对如风说。

    “我知道。”如风点了点头。

    “你已经睡了很久了,要不要起来活动一下。”凌风关切地问道。

    “我想先梳洗一下,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难看吧。”

    “怎么会呢,我的妹妹,永远都是全天下最美丽的姑娘。”

    “哥你就不要哄我了,我知道你很想让我开心,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

    “哥哥明白,谁都有受挫折的时候,这很正常,这一点也不丢人。”

    “哥,你告诉我,为什么这一切会发生在我身上?”

    如风不明白,为什么一刹那间,她的世界就变得如此混乱。

    就那么一瞬间的光景,她从准白少奶奶变成了白小姐;白世杰从她的未婚夫变成了她哥哥;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她以为是自己亲哥哥的两个人,竟然和她毫无血缘关系。

    “如风,一切都会过去的。”

    “可是,现在的状况让我觉得我在这个家中无地自容。”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我本不是尹家的女儿,我又有何颜面留在这里?”

    见如风一味地钻牛角尖,凌风只得另辟蹊径。

    “你知道你为什么叫如风吗?”

    如风摇头。

    “你小的时候,很瘦小,身体很轻很轻,于是,父母就给你起名叫如风,事实上,哥哥们的名字也是来自于你。”

    如风疑惑地看着凌风。

    凌风继续说“原本,大哥和二哥并未正式取名,只是被唤作小名,后来由于你的出现,大哥便叫了追风,二哥也取了名叫凌风。表面上,是你随了哥哥们的名,实际上,是哥哥们随了你的风。”

    如风愕然。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是怎么来到尹家的?”如风问道。

    “十六年前,父母从外面抱回来一个小女孩,小女孩长得很漂亮,眉眼如画,可爱至极。一直以来,父母都想要一个女儿,但是家里却只有我们两兄弟。所以,你就被当成上天送给父母的最珍贵的礼物。”

    “这些,你早就知道了。”

    “不,其实,我直到三年前才真正了解到你的身世——我所知道的一切也都是大哥告诉我的。你刚来的时候,我也才两岁多,根本就没有记忆,所以,我开始一直都以为你是我的亲生妹妹。”

    “那我的亲生母亲呢?是她带我离开白家的,那她现在人又在哪?为什么最后她也离开我了呢?”

    “这个,我也无从知晓了。”

    “我要去找我的亲生母亲,我要去找她问个清楚。”

    “你要去哪里找她?我想白老爷一定一直在找她,如果他找了她十六年都没有结果,你又如何找得到呢?”

    “那我就要这样不明不白地活下去吗?我身上的谜题谁来帮我解开?”

    凌风沉默了一会,然后他说,“好吧,如果你坚持要找,那我替你去找。”

    如风看着凌风,心里涌上丝丝感动。

    2如玉心结

    故事再说回白府。

    出了此等事情,对白府来说,亦是莫大的打击。

    白世杰不知所踪,白夫人已经派了好几个家丁出去寻找,仍是毫无线索。

    对白老爷来说,此时的他,还欠如玉一个交代。

    “父亲,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我不是母亲亲生的,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我的亲生母亲叫林玉冰,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我还有一个妹妹?”如玉顾不上家里出了这么大的状况,第一时间跑去质问白阡陌。

    “如玉,我……”白老爷一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玉那么多的问题。

    “为什么你要骗我那么多年,如果不是因为如风的出现,你打算还要骗我多久?”如玉继续问道。

    “如玉,父亲真的不是有意要骗你的,”白老爷说道,“你亲娘离开的时候,你还那么小。父亲不告诉你,是不想让你受到伤害。香苓她虽然不是你的亲生母亲,但她已经从心里把你当成亲生女儿了。”

    “我知道,您说的没错,母亲她的确对我很好,她对我确实和亲生女儿没有差别,但是,我有权利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世,不是吗?”

    “如玉,你说的对,这一切都是父亲的错,是父亲错了,父亲对不起你。”白老爷说着,一声长叹。

    “父亲,那你告诉我,我的亲生母亲,她现在到底身在何方?”

    白老爷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找她,但你母亲始终是杳无音讯。”

    “我不明白,她当年为什么会狠心弃我们而去,还有,既然她当初是带着如风走的,为什么后来她又离开如风了呢?”

    “这一切都是因为父亲,全是父亲一个人的错。至于她后来为什么又离开了如并,为父也不明白了呀。”

    “我现在只想快点找到我的亲生母亲,我一定要找到她,我想,如风她也一定是这样想的。”

    “父亲完全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可是你一个女孩子家的,你上哪儿去找呢?”

    “可是,我必须找到她,这是我必须要给自己的交待,也是必须给如风的交待。父亲,你能明白我的心情吗?”

    “我明白,我很明白,事实上我比任何人都更想找到玉冰。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再想办法派人去找,你就在家里等我们的消息好不好?”

    “可是,这么多年你都没能找到母亲,现在,你又预备用什么办法找到她呢?”

    “正是因为父亲已经找了她很多年了,父亲比你心里有底,你毫无信息,这茫茫人海的,你要上哪儿去找呢?”

    拗不过父亲的坚持,如玉只能暂时放弃自己的想法,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了父亲的身上。

    “父亲,那你可一定要找到母亲。”如玉望着白老爷,眼里满是期待。

    “如玉,你放心,你妹妹和我们失散了这么久,最后还是出现了,我相信,很快,你的母亲也会有消息的,我相信,很快,我们一家就会团聚了的。”

    如玉点了点头,眼中不知何时涌上了丝丝泪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