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难以置信

    1难以置信

    剧情再回到书房。

    其实早在故事还没有讲完的时候,白世杰已经听不下去,他无法接受这个在他看来无比荒诞的所谓真相,所以他选择了逃离,他选择了逃避。

    而白老爷此刻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如风身上,对于世杰的突然离场,他并没有多加在意。

    “如风,我的故事讲完了,现在,你全了解了吧。”白老爷说。

    “可是,您的故事,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如风仍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现实,极力撇清。

    “我知道你不愿意面对,但事实就是,你就是白如冰,是白阡陌和林玉冰的女儿,而白如玉,就是你同父同母的姐姐,”白老爷说,“你从小带着的玉佩和你身上的胎记便是最好的证明。”

    “你说玉佩一共有两块,另一块是白如玉的,但是,我为什么从来没见她戴过那块玉佩呢?”

    “其实,在你母亲带你离开以后,我因为怕睹物思情,就把如玉的玉佩给收起来了,所以,她也不知道她原来有这样一块玉佩——你等一下,那块玉佩就在我的书房里。”白老爷说完,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了玉佩,并将它交给如风查看,“你看看,这块玉佩是不是和你的那块成色、纹理、质地都一样——事实上,它们都来自同一块玉石。”

    如风虽然已经被震惊了,但她仍然否认着,“这样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再说,我的玉佩只有一个‘如’字,您如何知道它一定刻着的是‘如冰’二字呢?我觉得,我的玉佩,原本就是刻着‘如风’。”

    “你知道你的玉佩为什么只有一个字吗?”

    “兴许是时间长了的缘故吧。”

    白老爷摇头,“你的玉佩曾经不小心落入了家中花园的池水中,好半天才打捞上来,由于池水的酸度太大,另一面的字迹竟被腐蚀了。我一直都张罗着要重新把字给刻上去,但是却没能找到当初那个大师,等我终于找到他时,你母亲已经带你悄然离家而去了。”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也许是你编造的也不一定,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坚持我就是如冰呢?”

    “好吧,如果玉佩不能说明什么,那你身上的胎记怎么解释?”

    “胎记很多人都有,说不定是巧合呢?”

    “这肯定不是巧合。除了胎记,我记得,如冰在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右脚不小心被虫子咬伤了,后来就留了一条粉红色的疤痕。还有,如冰左小腿上,有一颗黑痣。这些,你都是有的吧。”

    这些,如风的确都有。

    只是,如风右脚的疤痕已然痊愈,完全看不出痕迹了。但如风犹记得这个伤痕。小时候的如风,总是嫌那个疤痕难看,期待着它早日消退,但它总是对自己不离不弃,让人无能为力。可是渐渐地,它竟然消褪了——也许它也不愿意让自己破坏女神的完美,所以自动消失了。

    然而,左小腿的黑痣,始终都在,虽然很不起眼,但如风自己心里很清楚它的存在。

    在这些铁的事实面前,如风已经没有任何语言反驳。

    “如冰,父亲对不起你。”白老爷说着,不禁流泪,“这么多年,让你流落在外。”

    “不,我没有流落在外,我有家,有父母,还有哥哥。”

    “我知道,我知道他们都对你很好,你也生活得很幸福,但是,这些,这些原本都应该是由我来带给你的。”

    “白老爷,您别说了,我全都明白了,既然我做不了白世杰的新娘,那我也没有理由再留在这里了。”如风说着,起身欲别。

    “如冰,你干什么,你要去哪?”

    “去我该去的地方。”

    “什么叫你该去的地方啊?这里是你的家,这里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虽然你做不了我的儿媳妇,但是你是我的女儿啊。”

    如风摇了摇头,“您不必多说了,我现在只想一个人冷静一下。”

    “如冰,如冰……”

    如风丝毫不顾及白老爷的呼喊,头也不回地跑了。

    2何处寻风

    其实,如风并不是要回清风山庄,她只是一心想着要马上逃离,逃离这个荒唐的世界。

    大堂上仍然在议论纷纷。大家先是见新郎跑出去了,不一会又见到新娘跑了,这场面,大家都还是第一次见到。

    此刻的紫儿还在大堂之上等候着,忽见如风像风一般地跑走了,不明就里的她也顾不得多想,立即跟着如风跑了出去。

    如风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速度快得吓人,一溜烟地就跑没了影。

    紫儿使出了浑身的劲,也是完全跟不上如风的脚步。

    紫儿跟丢了如风,别无他法,只能先回清风山庄向尹家二位少爷报告情况。

    紫儿一路紧赶慢赶地回了清风山庄。

    追风和凌风见了紫儿,好不讶异。

    “紫儿,你怎么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追风急忙问道。

    “大少爷,二少爷,不好了。”紫儿气喘吁吁地说道。

    “到底出了什么事?”追风和凌风见到这架势,不免紧张起来,异口同声地问道。

    “本来,本来如风姐和白少爷正要拜堂,然后白老爷忽然见到了如风姐身上的玉佩,然后他又问到如风姐身上的胎记,再后来白老爷就把白少爷和如风姐都带到房间里问话去了。最后,白少爷跑出去了,如风姐也跑了。”

    “什么,这是怎么个情况?”追风听得一脸糊涂。

    凌风此时心里已经明白了个大概,他赶忙问紫儿,“那,如风她现在在哪儿?”

    紫儿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如风姐她跑的太快了,我跟不上,我只好先回来,向你们报告情况。”

    “紫儿,你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追风还在继续追问着,而此时的凌风已经快步出了门。

    凌风一心想着要赶紧找到如风,如风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啊。

    “具体的我们也不知道,不过白老爷好像把如风姐叫成‘如冰’,大家都在说,如风姐是白家失散多年的二女儿。”紫儿回答道。

    听闻此言,追风不禁怔住,这也太戏剧了吧。

    “大少爷,你说如风姐怎么会是白家的女儿呢,她不是你的妹妹吗?”

    追风沉默了半天,开口说“其实,如风她并不是我的亲生妹妹。”

    “啊?怎么会?”紫儿一脸震惊,惊讶地问道。

    “十六年前,父亲和母亲从外面抱回来一个不到一岁的小女孩,后来,那个小女孩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我和凌风的妹妹。而那个小女孩,就是如风。”

    “啊?不会吧?那这件事,凌风少爷知道吗?”紫儿惊得张大了嘴,不可思议地望着追风。

    “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知道。如风刚来的时候,他还不到两岁,基本没什么记忆,但那时候的我已经五岁了,所以我都记得。但是,父亲母亲告诉过我,如风就是我们的亲生妹妹,渐渐地,我也有意地把这件事忘了。”追风缓缓地说道。

    “那,你就一直没打算把如风姐的身世告诉她?”

    “我也没想到天下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原本我们只是想让如风简简单单、幸幸福福地过一生,不希望她因为自己的身世之事而徒增烦恼,更不愿意她因为血缘的关系跟我们心生隔阂。可是谁知道,竟然会发生这种事?”追风叹了口气,脸色也变得沉重起来了。

    桃花溪边

    话说如风一路跑、一路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哪里。

    终于,她跑累了。

    但是,她仍然没有停下脚步。

    她就这样跑跑停停地,来到一条小溪边。

    这条小溪名为“桃花溪”,因为它的两边都种满了桃花。

    正是花开时节,分外美丽。

    这里是如风小时候常常来的地方。

    如风在一棵熟悉的桃树下坐了下来。

    她抬头看着满树桃花。

    此时,风起了。

    片片桃花随风飘落,洒在如风脸上。

    花瓣和泪水粘在了一起。

    如风拿下花瓣,张开手掌,花瓣马上又随风飘散了。

    如风双手环腿,她不忍让花瓣见到自己的泪水,于是她将脸埋在双膝上。

    如风的眼泪继续肆意地流,只是,花未觉。

    就在此时,凌风神一般地出现了。

    是的,凌风的速度一向都是那么快。

    “如风。”凌风轻声地唤着她的名字。

    如风听到呼唤,轻轻地抬起头,正好迎上凌风的目光。

    如风见是凌风,赶紧撇过脸,擦掉脸上的泪水。

    如风问道“你怎么来了?”

    凌风怜惜地看着她说“如风,我都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你忘了,你小的时候,只要心情不好,你就会跑到这里来。”

    “我……”如风不知该说什么,泪水再一次泛滥。

    “想哭就哭吧。”凌风说着,把如风揽入怀中。

    如风靠在凌风肩上,眼泪止不住地流。

    凌风感受着如风的痛楚,那种心疼无法言语。

    良久。

    如风哭累了,轻轻拂去眼角的泪珠,缓缓地站了起来。

    “要回去了吗?”凌风柔声地问。

    如风不回答,也不看凌风,自顾自地转身离开。

    凌风一把拉住了她,“你要去哪儿?”

    如风仍是沉默,脸上也不给任何反应,空洞的眼神让凌风有些害怕,他之前从来未见如风像今天这般模样过。

    “如风,你怎么了,你不要这个样子,你不要吓哥哥啊,”凌风使劲摇着如风,“如风,你倒是跟哥哥说句话呀。”

    如风被凌风摇晃的几乎都要摔倒,脸上仍是倔强地死一般的寂静。

    “如风,那你先什么都不要说,也什么都不要想,哥哥先带你回家。”

    凌风说罢,拉着如风的手往回走。

    如风的脚步依旧丝毫未动,她机械地伸出了另一只手,阻止了凌风。

    “如风,听话,跟哥哥回家。”

    “回家?回哪儿的家?”如风终于开口,却还是目无表情,也不看凌风。

    “当然是回你和哥哥的家呀。”

    “可是,你已经不是我哥哥了。”如风含着泪,使劲地摇着头,目光终于对着凌风。

    “傻丫头,你在胡说什么呀,哥哥永远是你的哥哥。”

    “不,你不是,你不是我哥哥,白世杰才是我哥哥。”如风说到这里,再一次哭得撕心裂肺。

    “如风。”

    “我不是如风,我不叫尹如风,我叫白如冰,我不是你妹妹,你也不是我哥哥。”

    “不管你叫尹如风还是白如冰,你都是我妹妹,只要你愿意,我永远都是你哥哥。”

    “哥……”如风再一次扑到凌风怀里哭泣。

    凌风心里充满了心疼,轻轻地拍打着如风的背。

    或许是太累了,如风哭着哭着,竟然在凌风怀里睡着了。

    凌风轻轻地抱起如风,决定将她带回清风山庄。

    凌风低头看着怀里的妹妹,长长的睫毛在风中颤动,残留的泪珠顺着睫毛飘落下来,在空中散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