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画风突变

    1画风突变

    另一边,白世杰早已穿好他这一生最满意的衣服。穿戴完毕,他从抽屉里拿出那块他珍藏的玉佩,悉心佩戴好,他要和他的“媒人”一起等待着那个即将和他共度一生的人。

    花轿到了白府。

    新郎早就在府门口等候着。

    轿落,新郎上前。

    喜娘轻拉轿帘,新娘浅步轻迈。

    喜娘和紫儿扶着新娘下了花轿,新郎迫不及待地牵起了新娘。

    新郎喜不自胜,眉眼间净是春风。

    新娘小心地随着新郎的步伐,心里满是欢喜,脸上却仍是矜持。

    紫儿在旁,时而望着新郎,时而眼睛转向新娘,满腹心事,无人可解。

    终于到了拜堂的时间。

    白老爷、白夫人皆是满面春风,儿媳如此,夫复何求?

    一对新人拜见高堂。

    两人双双跪下,新郎此时仍不忘偷看新娘,岂料一时分心,动作过大,腰间的玉佩猛然掉落,滚到了白老爷脚下。

    “这孩子。”白老爷笑着拾起玉佩,正欲将之归还,却突然怔住。

    “世杰,这,你从哪儿弄到这块玉佩的?”白老爷表情严肃,让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爹,您这是怎么了?”白世杰一脸不解,不明白父亲的反应为何如此之大。

    “我问你,这玉佩哪儿来的。”

    “爹,这是孩儿照着如风的玉佩自己做了一块。”白世杰如实说。

    “你是说,如风?”白老爷的脸色更加肃穆。

    如风不知发生了何事,连忙拿下自己的红盖头,一脸茫然。

    “如风,是如风……”,白老爷呢喃着,走到如风面前,“如风,你,你有一块这样的玉佩吗?”

    如风接过玉佩,只看了一眼就点头,“我的确有这样的玉佩,我从小就戴在身上的。”如风边说边从衣服里层拿出了自己的玉佩。

    “只是……世杰你是什么时候做了一块和我一样的啊?”如风说着,将眼光转向世杰。

    “我……”世杰一时不知该作何回答,只是傻傻地笑着。

    白老爷丝毫没有顾及到两人的对话,自言自语地说着“我早该想到的、我早该想到的……”突然,他又径直地盯着如风,仿佛要把她看穿一样。

    “如风,你告诉我,你右肩上是不是有一块紫色的胎记,如豌豆大,像一颗星星?”

    如风疑惑地看着白老爷,“您……您怎么会知道?”

    “如冰、我的如冰,你是我的如冰啊……”白老爷突然变得失控起来,猛然摇着如风,忘情地叫着。

    如风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世杰赶忙过来拉住白老爷,“爹,您这是怎么了?。”

    “世杰,你不能跟她结婚,你不能跟她结婚呀!”

    一时间,所有人都傻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爹,你在说什么呀?”半晌,白世杰晃过神来。

    如风也一时呆住,不知所言。

    “如风,世杰,你们随我来。”鉴于大堂人数众多,白老爷便将二人叫往书房。

    好好的一场拜堂竟然演变成了这样一场闹剧,现场的各位观礼之人不禁议论纷纷,好不热闹。

    如风和世杰随着白老爷来到书房里。

    如风和世杰一脸茫然。

    白老爷满怀爱意地看着如风,“你知道吗,其实,你不叫尹如风,你的名字叫白如冰,孩子,你……你其实是我的女儿呀。”

    “您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可能是您的女儿?”如风完全不相信,“我不是白如冰,我叫尹如风,我爹叫尹青山,我娘叫柳宛心,我还有两个哥哥,我怎么可能会是您的女儿呢?”

    “爹,您一定是搞错了,如风怎么可能是您的女儿呢,我怎么从来没听您说过您还有一个女儿呢?”白世杰迫不及待地说。

    “孩子,你其实不是尹家的亲生女儿,这个,你的两个哥哥也都知道的。你大哥在你和白世杰正式订婚前,就将此事告诉我了,只是,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就是我失散十几年的女儿。”

    “您说什么?不可能,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尹如风拼命地摇着头,极力地否认着。

    “如冰,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很亲切,很喜欢很喜欢你,我总觉得你一定会成为我们家的人,没想到,你本来就是我们家的人,是我嫡亲的女儿啊。”

    “您不要再说了,您说的,我全都不相信。”

    “如冰,你先不要激动。”

    “我不是如冰,我叫尹如风,你不要叫我如冰。”

    “好好好,我先不叫你如冰,那你可不可以先冷静一下,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如风不说话,既不答应,也没有拒绝。

    于是,白老爷开始讲述起他的故事。

    2往事如风

    年轻时候的白阡陌,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结发妻子,名叫林玉冰,他们相敬如宾,相亲相爱。他们两人一直过得其乐融融。

    然而,这种其乐融融也有着不为人知的难言之隐。

    林玉冰在出阁以前,就是出了名的才貌双全——写得一手好字,作得一手好诗。她生得美貌,又气质不俗。她的一举手、一投足,一颦一笑都何其风雅。白阡陌也是当地有名的博学之士,二人的结合可谓是才子佳人,金玉良缘。

    婚后的两人继续吟诗作对,谈古论今,二人志同道合,好不快活。

    然而,在那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白阡陌的母亲却一直不怎么喜欢自己这个有些特别的儿媳妇。

    加上白阡陌是家里九代单传的独子,而林玉冰却一直未能给白家添一男丁,白母就更加不满了。

    在林玉冰生下第一个女儿没多久,白老夫人便私自做主,给白阡陌另娶了一房,名叫牟香苓。

    白阡陌一开始自然是坚决反对的,在他看来,有了玉冰,自己就有了全世界,他的心里已经无法再去容纳其他女人。

    然而,孝顺的白阡陌却没能违抗过自己威严的母亲。

    林玉冰是那种心高气傲的女子,这也是她文人的特质,这种特质让她无法接受她要去和另外一个女人共享自己心爱的丈夫。

    然而,为了他,她选择了默默忍受。

    白阡陌和牟香苓举行婚礼的当天,林玉冰彻夜未眠。

    她翻出了那些自己和白阡陌曾经一起写过的诗,一遍遍地看,一遍遍地落泪。

    曾经的比翼双飞、举案齐眉都还历历在目,而男主人公却此刻却已将他人拥之入怀。

    其实,牟香苓还有另一个身份,她是白老夫人的远房侄女,她虽无林玉冰的倾城美貌,却也算生得可人,看上去别有另一番风味。

    更重要的是,她很符合白老夫人对传统女人的定位,务实、持家,不会整日舞文弄墨,满口诗词歌赋。

    碍于母亲对牟香苓的喜爱,白阡陌亦不敢对她过于冷淡,只是在他心里,林玉冰仍然是自己的唯一挚爱——她的地位不可动摇。

    林玉冰虽然知晓白阡陌对自己的心意,但每每看到他与别人卿卿我我、情意绵绵的时候,她已说不清自己的情绪,是落寞、是忧伤、还是心如刀割?

    她唯有将自己所有的心绪寄予笔下,于是,深深浅浅的笔迹,落在薄薄厚厚的纸张上,堆满了整间屋子。

    白母对牟香苓的喜爱从来都是不加以任何掩饰的,满口的夸赞,偏心的关照,这些都深深刺痛着林玉冰。

    但为了家庭和睦,林玉冰从来没说过什么,也从未在白阡陌面前抱怨过半分。

    牟香苓也很争气,过门才没多久就有了好消息。

    白母得知后心里那个高兴啊,忙上忙下、忙里忙外,简直把牟香苓宠上了天。

    玉冰虽然因此更受冷落,但她却也为白阡陌高兴,她日夜祈求菩萨,希望牟香苓能一举得男,好为白家延续香火。

    翌年初春,牟香苓足月生产,弄璋之喜——她果然没有让白家失望。

    喜从天降,全家上下都欢欣雀跃,当然也包括林玉冰。

    白老夫人更是欣喜若狂,对这个孙子那是爱不释手。

    小少爷长得白白净净,很是招人喜欢,白老夫人逢人就夸自己孙子长得好啊,眉清目秀,那是和阡陌一模一样啊。

    小少爷满月那日,白家大摆筵席。

    白家在当地是名门望族,前来祝福的人是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为了准备给小少爷的满月礼物,林玉冰忙碌了好些个晚上,她亲手给他缝制了一套衣服,这看似简单的手艺活却难为了林玉冰,一向爱好诗书的她其实鲜有缝衣刺绣,不过好在她天资聪颖,总算完美地完成了她的作品。

    好不容易忙完了小少爷的满月宴,林玉冰因为一直张罗招呼客人,从早忙到晚,再加上前些日子的日夜赶工,疲乏不堪,第二天竟然病倒了。

    这可急坏了白阡陌,急忙请来了大夫。

    大夫给林玉冰把了脉。

    你一定猜到了,没错,林玉冰又有喜了。

    这个时候,林玉冰已经怀孕四个月了,但大家居然都没有察觉到,包括她自己。

    也难怪,因为心结不解,林玉冰的信期一直就不太规律,她也没加留意,不曾想,竟然已经四个月了。

    白阡陌心里这个开心啊,这真是双喜临门啊。

    白母虽然不怎么喜欢林玉冰,但对于她的再次怀孕,她也兴奋不已,多子多福嘛,她说这真是上天护佑咱们白府啊,她也期待着林玉冰能给白家更添一子。

    白阡陌并不在意孩子的性别,他觉得只要是他和她的孩子,就是上天赐予的最好礼物。

    玉冰的身体一直就比较弱,孩子在刚满八个月的时候就早产了,令白母失望的是,这一次,又是一个女儿。

    白阡陌却是满心欢腾,大女儿叫白如玉,小女儿于是就叫白如冰——两人的名字都来自于林玉冰,可见白阡陌对玉冰的感情有多深。

    在小女儿出生没多久后,白阡陌就找人做了两块玉佩,一块刻着“如玉”,一块刻着“如冰”,分别给了两姐妹。

    然而,白阡陌对林玉冰深刻的爱却丝毫没能保证林玉冰在白府的地位。

    自从如冰出生后,白母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而牟香苓虽然不说什么,但她无意中流露出的母凭子贵的傲娇气焰,让林玉冰如芒在背,日日刺痛。

    终于,在一次又一次的冲突和矛盾后,在经历了无数次的内心挣扎后,林玉冰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出乎意料的举动,她带着不满100天的小如冰离开了白府。

    疯了一般地寻遍了整个镇子,白阡陌也未能找到玉冰,唯有她临别时留下的书信。

    “致吾爱阡陌

    提笔欲言,无语凝噎。

    五岁识君,十六结发。

    一世挚爱,此生牵挂。

    自幼坚信,终身相伴。

    弃君远游,非吾所愿。

    未曾试想,今日之况。

    吾心不改,日月可鉴。

    苍天不容,处处阻碍。

    鸳鸯双栖,蝶儿双飞。

    三人之行,倍感疲乏。

    吾之傲骨,为君隐藏。

    不得母心,别无他法。

    香苓之好,恨不能及。

    愿君安好,白首同心。

    如冰年幼,不可离母。

    如玉随君,望加善待。

    今日之别,不复相见。

    无需寻吾,相忘江湖。”

    合上信,信封上一行字再次映入眼帘,

    “勿思、勿念、勿挂心。”

    读罢信笺,白阡陌泪湿一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