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夕阳西下

    1夕阳西下

    一转眼又到了分别的时候,虽然两人是这样的依依不舍,但是眼看着夕阳西下,伊人不得不告别。

    “世杰,我得走了。”如风虽然也是极不情愿,但还是开了口。

    “啊?这么快?怎么这就要走了啊。”世杰有些措手不及。

    “太阳都要下山了,我再不回去的话,哥哥们要担心了。”

    “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呀。”世杰的不舍之情溢于言表。

    相聚时分总是短暂,等待之时却总是漫长。

    “那,如风就此别过了。”

    “那……我送你吧。”

    “不用了——这不大好吧?”

    “啊?……可是,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呀。”

    “我不是一个人啊,我和紫儿一起过来的,你忘了呀。”

    也难怪,痴心总是让人变得健忘。

    如风忍不住笑了,直到笑得世杰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先行离开,你等一会再出来。”

    如风说完,独自下了楼。

    世杰一直目送如风离开,先是站在楼梯口,眼光尾随着伊人的背影,直到她走出了他的视线,他又风一般地走到房间的临街窗前,倚栏相望。

    此时如风刚刚走出门口,她一回头,正好迎上世杰的目光,佳人一笑,春风亦醉。

    话说此时紫儿也正好赶到了望月楼门口,于是如风和紫儿便一同踏上了归途。

    望着佳人渐行渐远的身影,世杰不禁变得失魂落魄起来。

    这边,一路上,紫儿一言不发,如风有些奇怪。

    “紫儿,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有心事啊。”如风着急地问道。

    “啊?没有啊,我没有啊。”紫儿忙着撇清。

    “可是你有些不对劲哦,对了,刚刚你一个人出去,去了哪里呀?”

    “噢,我没去哪儿,就是随便逛了逛。”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呀?”如风仍是不放心,继续问她。

    “没有,真的没有。”

    如风疑惑地看着紫儿,不明白这个小丫头究竟怎么了。

    紫儿小心地躲避着如风的眼神,继续低头走着。

    如风明显地感觉到了紫儿的异样,奈何她怎么都不说,如风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只得由着她去。

    就这样,两人默默无语地回到了清风山庄。

    回到家中的时候,天都要黑了,两个哥哥都等得有些慌了。

    “如风,你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追风一见如风,着急地说。

    “大哥,对不起,因为外面的人实在太多了,所以就耽误了些时间。”

    “下次不要再这么晚了,不然哥哥会担心的。”

    “嗯,我知道了,大哥。”

    “如风,你也累了吧,先休息一下,等会咱们就吃饭。”凌风说。

    如风点了点头,走进了自己的闺房,虽然紫儿的事让她有些忧心,但是此时的她还沉浸在刚才的美好时光中,自然也没有太将此事放在心上。

    紫儿也回了自己的房间,满腹心事,无人能懂。

    不知为何,突然起风了,紧接着天空又飘起了细雨,紫儿不禁感叹,

    “风扰思绪,雨湿心境。”

    2婚礼前夕

    终于到了婚期临近的时候,明日就是白家和尹家正式结亲的日子,白府和尹家上下都充满着浓浓的喜气。

    这边,尹家的院落里堆满了白家送来的聘礼,尹家到处张灯结彩地,可把如风两个哥哥累坏了,两个大男人,做起这种事来,可一点不含糊。可毕竟是男儿,终归有考虑不细的地方,还好有阿兰嫂帮着张罗,整个家布置得喜气洋洋。

    另一边的白老爷和白夫人也忙个不停,整个白府几十号佣人进进出出,好不热闹。

    最高兴的人还是非白世杰莫属,一大早就迫不及待地试起了礼服,试穿也就算了,还穿着大摇大摆地在白府到处晃悠,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就要当新郎了。到处晃悠也就算了,还到处拉着人问自己的这身衣服好不好看。

    “丁香,你说我这身衣服好看吗?”

    “好看,少爷的新郎服自然好看,咱少爷啊,更好看。”

    “阿财,你说我这衣服好看吗?”

    “好看,当然好看,咱们少爷呀,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新郎。”

    每每听到这些,白世杰的心里就像喝了蜜糖一样甜。

    可他还是不知满足,这不,跑到白如玉的房间去得瑟了。

    “姐,姐!”

    叫的这个兴奋劲儿,让白如玉都无所适从了。

    “果然是要当新郎的人呀,就是不一样啊。”白如玉打量着这个满心喜悦的弟弟,笑着说。

    “姐,姐,你说我这身衣服好看吗?”

    “这还用问吗,好看,好看得不能再好看了。看看你啊,都要成婚了,倒越来越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白世杰不好意思地笑了,不停地摸着自己的脑袋。

    白如玉看着自己的弟弟,也从心底为他高兴。

    再说回尹家。

    终于要和自己的心上人正式成婚了,如风亦是喜行于色。

    紫儿也一刻没闲着,替如风左右张罗着。

    “如风姐,你的凤冠霞帔,真好看。”

    “是吗,我还没仔细看呢。”

    “也只有如风姐,才会有这么漂亮的凤冠霞帔。”

    “等到你以后结婚的时候,你的凤冠霞帔会更好看的。”

    “这么上等的料子,只有大户人家才买得起,紫儿一个小小的丫鬟,怎么可能穿得到这么好的衣服。”

    “紫儿,你怎么这么说呢,在我心里,你就是我妹妹。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帮你找一户好人家,绝不会委屈你的。”

    “紫儿只怕自己没有那个福气。”

    “别这么说,你一定会有这个福气的。要不这样,我把礼服借你先穿穿,让你沾沾喜气,早日找到如意郎君。”

    “啊?如风姐,这样,好吗?”

    “有什么好不好的,我让你穿,你就穿吧。”

    就这样,紫儿穿上了如风的凤冠霞帔,顿时像换了个人一样。

    “哇,我们的紫儿真是美啊,这明明是个天仙姑娘啊。”

    “哎呀,如风姐,你就别笑我了。”

    “看看,还不好意思了,我看你这样啊,就像个新娘子一样耶,要不,你嫁过去好了。”如风笑着说。

    这样一说,紫儿的脸色都变了,“如风姐,紫儿不敢,紫儿不敢……”

    “姐姐跟你开玩笑呢,紧张什么呢?”如风忍不住再次笑了起来。

    紫儿舒了一口气,心想还以为如风发现什么了呢,还好,还好。

    正在这时,追风和凌风走进了如风的房间。

    凌风一看到紫儿,吓了一跳。

    “紫儿,你怎么穿着如风的喜服啊。”凌风说。

    “我……我……”紫儿一时不知该作何回答。

    “哎呀,哥,是我让紫儿帮我试穿一下的,紫儿是我妹妹,穿一下我的衣服有什么关系。”

    “如风,可是这喜服不比平常衣服,是不能让别人穿的。”

    凌风这话不假,民间是有这一说法,要是自己的喜服让别人穿了,那是不吉利的。只是凌风作为一个七尺男儿,竟然还懂得这些,也真是难为他了。

    “有什么关系,我的衣服,我想让谁穿就让谁穿,有什么关系。”如风自然是不懂这些,不以为然地说。

    喜服已经被紫儿穿了,说什么也没用了,凌风只得不再多言,关于民间说法的事,他不能点破,生怕因此更触了霉头,只得在心里默默祈求菩萨保佑,坏的不灵好的灵,坏的不灵好的灵。

    追风不懂这些,只觉紫儿穿着喜服的样子甚是迷人,一个劲地夸她漂亮。

    3大喜之日

    婚礼当日。

    尹府。

    如风盛妆待发。

    她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镜中映现出一个绝代佳人。

    一旁的紫儿忍不住赞叹起来。

    “如风姐,你今天真美。”

    如风浅笑,娇艳欲滴。

    “紫儿,让你陪我嫁去白府,真是委屈你了。”

    “如风姐,你别这么说,能陪着你,是我的福气。”

    “你知道的,我一直把你当做自己的亲妹妹,这样对你,我实在是于心不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哥哥非说我一定要带个陪嫁丫头……。”

    如风只是觉得这样可能因为白府是大户人家,进白府的新媳妇如果连个陪嫁丫鬟都没有会显得太寒碜了吧。

    她不会想到,是之前紫儿找了追风和凌风,是紫儿坚持要陪如风嫁去白府。

    “紫儿,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辛苦太久的,等过些时候,我就替你找户好人家,让你风风光光地出嫁。”

    “不,如风姐,我只想在你身边,看着你,陪着你……”

    “紫儿……”如风听着紫儿的话,很是感动。而紫儿真实的内心世界,她自己最懂。

    这时,追风和凌风走了进来。

    “大哥、二哥。”

    “我们的妹妹,终于当新娘子了,终于要出嫁了。”追风说着,竟然哽咽起来。

    “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呀?”如风从来没见过追风这个样子,一时间慌了。

    “大哥没事,大哥这是高兴、高兴啊。”追风压了压自己的情绪说。

    “大哥,从小到大,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个样子。”如风说。

    “你是大哥唯一的妹妹,你出嫁了,大哥激动,大哥替你高兴啊。”

    “大哥,谢谢你。”如风说。

    整个过程,凌风却一句话没说,只是一直地用深情的眼神看着如风,静静地、默默地。

    如风走到凌风面前。

    “二哥。”

    “如风。”

    “二哥,你不跟我说些什么吗?”

    “如风,你一定要幸福。”

    “嗯,还有呢?”

    “如风,你一定要每天都要过得幸福。”

    如风有些讶异,不明白平常口才非凡的凌风今天翻来覆去就这几句话。

    兄妹三人自幼相伴,而今如风要嫁作人妇,从此离开这个家,想想这些,追风和凌风就觉得感慨万千,一时间,整个房间充满了各种不舍。

    “哎哟,吉时到了,新娘子该上轿了。”红娘的突然到来打破了兄妹间的依依之情,如风赶紧拭了拭眼角的泪,站起身来。

    “大哥、二哥,我,走了。”

    说完这话,喜娘替如风盖好红盖头,扶着新娘子出了房间,紫儿忙跟上,在另一侧扶着新娘子。

    追风和凌风一路跟着如风出了房间,出了山庄。

    临上轿前,如风掀开自己的盖头,回头伫立,用依恋的眼神看着她的两个哥哥。

    “去吧,妹妹,”追风说。

    如风点点头,拉下盖头,上了轿。

    凌风还是用那般的眼神凝视着如风,静静地、默然无语。

    迎亲队伍敲锣打鼓地走了,渐渐地,走远了,直到看不见了。

    追风转身,轻叹一声,回了房间。

    凌风还是站在原地,望着如风离去的方向,不忍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