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权宜之计

    1权宜之计

    不多时,追风和凌风回来了。

    如风见着哥哥回来,像看见救世主一样地赶紧迎了上去,紫儿也跟着跑了过来。

    见着神情如此紧张的如风和紫儿,追风和凌风有些不安,二人慌忙问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紫儿看了看如风,如风没有丝毫犹豫,将事情从头到尾清清楚楚地地告诉了两个哥哥。

    追风和凌风听了以后,那是相当的气愤。

    “事不宜迟,还请二位哥哥赶紧给紫儿想个办法吧。”如风说道,眼神里全是期待。

    “那个谁,真不是个东西。”追风双手握拳,气愤地说道。

    “这件事,我看我们还得从长计议。”凌风的语气倒是比追风平静得多。

    无论何时,凌风总是一副冷静理智的样子,在如风的记忆里,还从来没有见他有过失态的时候。

    “从长计议?有什么好从长计议的,要我说,我明天就去衙门告他们,我就不信,没人治得了他们,他们还没了王法了。”追风怒气不减。

    “大哥,侯家的势力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在衙门当差了这么多年了,真理斗不过权势的例子,你见的还少吗?”凌风说。

    “凌风,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们衙门一向秉公执法,什么权势不权势的,法纪大于一切,权势在王法面前,不值一提。”追风有些愤愤然。

    “大哥,那你就敢保证,你们衙门这么些年来办的案子,就没有一件向权势屈服过?”凌风笑了笑,问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事论事而已,这个社会本来就是如此,这不是你能决定的,也不是李大人能决定的事。”

    “你可以说我,但是我绝对不允许你侮辱我们李大人,这么多年以来,他全心全意记挂着黎民,一心只想着造福百姓,在我心里,他就是当今的包青天。”追风越说越激动。

    这个单纯的大哥呀。凌风心里想着,到底要怎么跟他说,他才会明白呀。

    这时候,如风赶紧出来打圆场。

    “好了,好了啦,哥哥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想个办法,其他的事情日后咱们再慢慢说,眼下咱们总不能就这样一直窝里反吧?”

    “我看,我们暂时还是按兵不动的好。”凌风说。

    “可是,一味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我担心,迟早有一天紫儿会被他们发现的,到时候我们不是更被动了吗?再说了,紫儿总不可能为了要躲避他们,一辈子不出去吧?”如风急切地说。

    “就是,就是。”追风赶紧抢过话头。

    凌风皱了皱眉,陷入了沉思。

    如风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哥哥们赶紧想出权宜之策。

    追风很不镇定,一个人不停地在屋里走来走去,又是摇头,又是搓手,叹气声充满了整间屋子。

    紫儿再次将无助的眼神投向如风。

    如风虽然心里也不是很有底,但她坚定地朝紫儿点了点头。

    如风一直深深地相信着凌风,她相信他总会有办法的,这是种与生俱来的信任感。

    2姐妹谈心

    遵照凌风的建议,大家都决定暂时按兵不动,暗中观察事态,然后再慢慢想对策。

    只是苦了紫儿,整天躲在清风山庄不敢外出,甚至不敢见任何生人。

    如风很是心疼,只盼着有天能够将这件事情完美地解决。

    就这样,过了些时日,也不见动静,大家的心才慢慢平复下来。

    再说到白世杰。

    话说自从他和如风订婚后,一直忙着准备婚礼,竟然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来白家了。

    其实,这样做也是对的,毕竟还未正式成婚,跑得太勤快反倒不大妥当。

    不过,这些日子对白世杰来说,也是个重大的考验。一方面是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另一方面也是巨大的煎熬——他心里无时不刻不在记挂着他那个天仙一样的未婚妻。

    如风也时刻挂念着白世杰,已经有好长一段日子都没见着他了,她觉得自己心里空空的。

    一个人的时候,她会静静地望着某个方向,心里无比期待某个人会突然出现。

    细心的凌风觉察到了什么,却不好说什么,只能装作不知道。

    追风一门心思忙着给妹妹准备着嫁妆,丝毫未能察觉到如风的异样。

    毕竟是家有喜事,虽然前面历经了紫儿的惊魂事件,但是此时的大家都是喜悦大过忧愁。

    这天,如风一个人静静地坐着,清澈的眼睛凝视着远方,脸上挂满了期待。

    这时,紫儿走了过来。

    “如风姐,下个月十五马上就要到了,你准备好了吗?”

    “你这小丫头片子,也来笑话姐姐。”

    “紫儿没有笑话姐姐,紫儿是羡慕姐姐,人家都说,女人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当新娘子的那一天。”

    “傻丫头,你也会有那一天的。只不过,你现在还小,过两年你一定也可以找到全世界最疼你的那个人的。”

    “紫儿只怕自己没有那个福分。”紫儿说着,低下了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紫儿,你怎么了啊,你是不是又想起那件事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护你周全的。”

    “谢谢你,如风姐,”紫儿说,“如风姐,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啊?”

    “嗯,你说。”如风笑着说。

    “你的未婚夫,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紫儿好奇地问道。

    “他呀,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能告诉你,他是那个我愿意陪伴一生的人……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太快;而离开他的日子,却是漫长得没有尽头……”说到了白世杰,如风竟然滔滔不绝起来。

    “那你一定很爱他吧?”

    “坏丫头,又来笑话姐姐呀。”如风有些害羞,笑着追着紫儿打。

    紫儿也笑了,两个人的笑声填满了清风山庄。

    过了好久,两人才停下来。

    紫儿坐下来,小手托着腮。

    “有心上人的感觉就是这样吗?”紫儿在心里问着自己,“那我什么时候才能遇到我心目中的他呢?”

    太阳渐渐地落下,余晖洒在紫儿脸上,这画面,很美。

    3信笺传情

    这天,白世杰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对如风的思念。

    他心里苦苦琢磨着,到底怎样才能见到自己朝思夜想的未婚妻。

    那时候有个规矩,已订婚的男女双方在正式成婚前,不可随意私自见面。

    碍于此规矩,白世杰自然没有理由去尹家找如风,若是打个别的幌子去尹家,也怕被旁人识破自己的用心,这样对如风的名节也影响不好。

    究竟要怎样做才好,一时还真让世杰伤透了脑筋。

    左思右想,终于心生一计。

    既然自己无法去尹家,那让如风出来总可以吧。

    当然,这事不能让别人知道,只得悄悄实施计划。

    世杰叫来了自己最信任的家丁阿贵,让他跑一趟清风山庄。

    名义上是让阿贵给追风带口信,说白家就婚礼的事还需要和尹家交换意见,让追风几天以后过来白府一趟——实际上主要是为了给如风送去自己的亲笔信。

    给如风的信里,世杰纵情倾诉了自己对她的思慕之意,并且约她明天下午出来见面,甚至连如风应该找个什么借口出来都给她想好了。

    当然,阿贵给如风带信这事不能让尹家的其他人知道,世杰完全相信阿贵——阿贵是个懂得见机行事的人。

    终于,如风收到了世杰的信。

    打开信笺,白世杰刚劲有力的字迹跃然纸上。

    看到世杰给自己的信,如风不禁怦然心动。

    一晃也有好些日子不见他了,这会见到他给自己的信,就仿佛见到他的人一样,怎不叫人心绪万千?

    看着字里行间透出的满满的情意,这不也正是自己这些天以来的心情写照吗?

    如风将世杰的信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许久,才恋恋不舍地合上,将它小心翼翼地装进自己的荷包,压在枕头下。

    想着明天和世杰的午后之约,如风亦是心潮澎湃。

    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更不能让旁人觉察到,只能小心翼翼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然而,如风的小小异常还是被细心的紫儿察觉出来了。

    “如风姐。”紫儿轻轻地唤了她一声。

    此时的如风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竟然丝毫没有听到。

    “如风姐,你怎么了?”紫儿走近如风,又叫了一声。

    “啊?”如风惊了一下,“哦,紫儿呀,有事吗?”

    “我没事呀,不过我看,姐姐你有心事哦。”紫儿说着,笑了。

    “坏丫头,又胡说。”如风故作生气状。

    “姐姐,你可以骗得了别人,可是骗不过我哦,”紫儿睁着可爱的大眼睛,甜甜地说,“姐姐一定又在想白少爷了吧?”

    “坏丫头,就会笑姐姐。”如风继续作生气状。

    “我可不敢。”紫儿说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行了行了,我又没怪你,干嘛一副无辜的样子啊?”

    “哈哈,骗你的啦。”

    “你这个坏丫头,敢戏弄我,看我不收拾你。”说着,如风向紫儿追去。

    “如风姐,你来追我呀,快来呀。”紫儿边说边跑开,两个人的笑声充满了整个清风山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