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商定事宜

    (一)商定事宜

    再说回白府。

    此时的白府真是一片喜气洋洋。

    白老爷见这下事情明朗了,就一心想着早日给儿子定下婚期。

    白老爷请来了城里最好的八字先生,请他给算个好日子。

    八字先生一共给出三个日子。

    下个月的初八,两个月后的十五,和五个月后的二十六。

    白老爷和白世杰都恨不得就定在下个月初八。

    虽然这中间已经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

    不过,这婚姻是关系到两家人的事,还得问问尹家的意思。

    于是,白老爷寻思着,尽快请尹家人来商量此事。

    白老爷一向雷厉风行,立马就让家丁赶赴清风山庄。

    尹追风和尹凌风应约而至。

    白老爷此前从未见过尹凌风,当他得知眼前这位玉树临风的男子也是如风的哥哥时,不免心生感慨。

    也难怪,很少有人家的儿女都生得那么惊艳的。

    其实,白老爷一直都有另外一个心眼的。

    白老爷一直都很赏识尹追风。

    他也有心想让尹追风成为自己女婿。

    只是,他一直舍不得让女儿过早出阁。

    对于儿子来说,成婚不离家,还多了抱孙子的机会。

    可如果是女儿,一旦结婚,就要离开父母。

    这种难舍的情怀,非父母不能体会。

    所以,白老爷从没有明显地流露过这种情绪。

    尹凌风的才华外表,比尹追风更胜几分。

    这次见到了尹凌风以后,更让他惊讶。

    不过,此次的目的是为了白世杰,白老爷决定暂时按兵不动。

    经过两家人的商量,最后一致决定将婚期定在两个月后的十五。

    商定此事后,白如玉和尹家兄弟都有了一个共同的感慨。

    这种感慨就是,身为兄长和姐姐,自己在个人问题上反而落后了。

    不过这种感慨只是一时。

    毕竟是家中有喜,喜悦的成分还是居多的,其他的东西,大家并不会过多去想。

    中午,白府设宴招待尹家兄弟。

    席间,尹凌风频频向白老爷敬酒。

    第三次敬酒之时,凌风终于将心里话和盘托出,“白老爷,在下有一事相求。尹某只有如风一个妹妹,日后她嫁到白府来,只求您和夫人善待她。我妹妹她从小就单纯,也不大懂人情世故,以后倘若她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妥的,还望您大人大量,不要为难她。”

    “尹公子,您言重了。我爹喜欢尹小姐还来不及,怎么会为难她呢?”不等白老爷开口,白如玉抢先说道。

    白老爷笑容可掬地说,“凌风公子爱妹心切的心情,老夫完全能够体会。老夫可以向你保证,日后一定会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地对待如风的。”

    “那凌风在此谢过白老爷。”凌风说道。

    “都快成为一家人了,又何须谢来谢去的呢,如果真的要说谢,倒是我白某人要感谢尹家,送给我们一个这般完美的儿媳妇。”白老爷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把妹妹交给白府,我是放心的。”尹追风笑着说。

    以尹追风对白老爷的认识,尹凌风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至于白夫人嘛,据说她对白老爷从来就是言听计从,所以只要是白老爷看中的人,她自然也不敢多说什么,她那边也不用担心了。

    (二)两两相望

    现如今,婚期已定,尹如风顺理成章地成了白世杰的未婚妻了。

    这天是他们两都了解事情的原委后的第一次见面。

    白世杰悄悄地约了尹如风看戏。

    茶楼里。

    白世杰热烈的眼神。

    戏很精彩,可是白世杰根本无心观看。

    从头到尾,白世杰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尹如风。

    尹如风甚是紧张,只能小心地躲避着白世杰的眼神。

    气氛有点小小的尴尬。

    可是这种尴尬无法掩盖着两人间的甜蜜。

    即使相互不说话,就看着她在自己身边坐着,白世杰心中已万分满足。

    “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终于,白世杰还是打破了沉默。

    尹如风不回答,眼睛也不看白世杰。

    “从我们的第一次相遇,我就觉得我们一定有故事。”

    如风仍是脉脉不得语。

    “你知道吗,自从第一眼看到你,我的今生就是你了。遇到你之前,我生命的意义在于等待你的出现;遇到你之后,我生命的意义就是和你共度此生。我真的很感谢上苍,把你带给我,今生我能得到如此一位红颜佳人,夫复何求?”

    如风脸上显出一抹红晕。

    “白公子过奖了,如风哪有公子说得那么好。”如风终于开口。

    “如风姑娘的好,比我说出来的要强上千百倍,我唯恐自己的拙劣语言,玷污了你的完美。”

    如风笑了,她的微笑如同一朵打开的芬芳百合,简直倾国倾城。

    白世杰看得出了神。

    “白公子,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啊。”如风突然说道。

    “你尽管问。”

    “你的这些论调,以前都和多少个姑娘说过呀?”如风歪着头,尽显出可爱的一面来了。

    “在下冤枉。皇天在上,白某今天的这番真心话,包括上次对你的表白,绝对是第一次对一个女孩说,这番话的对象从来只有一个,也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哦?是吗?”如风调皮地眨了眨眼。

    “为何如风姑娘不肯相信在下呢?在下真的是句句都是发自内心,字字都是肺腑之言,如有半点欺瞒,天打雷劈,不得善终。”

    “诶,你说什么呢,我说笑呢,你干嘛发这么重的誓啊?”尹如风急了,赶忙阻止白世杰。

    白世杰看到尹如风紧张的样子,心里偷偷地笑开了花。

    是的,白世杰清楚,她有多紧张,就证明她心里又多在乎他。

    “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白世杰说。

    “嗯?”尹如风抬起眼,望着他。

    “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叫我白公子,叫我世杰好吗?”白世杰说着,悄悄抓住了尹如风的手。

    尹如风本能地想挣脱,但是白世杰的力气太大。

    如风害羞地又一次低下了头,不敢看白世杰,“我,我……”

    “以后,我也不想再叫你什么姑娘了,我想直接叫你如风。你是我的如风,是我一个人的如风。”

    尹如风脸上仍是害羞加犹豫,心里却是犹如吃了蜜糖一样甜。

    “你不回答,我就当是你答应我了。”白世杰不顾如风羞涩的眼神,直直地望着她。

    (三)落日余晖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停止了。

    整个世界都融化在了二人温柔的眼神中。

    满桌的点心和菜肴都无人问津——也难怪,对于沉浸在美好感情世界的二人来说,眼前之人才是最好的菜肴——任何山珍海味恐怕都都无法比及吧。

    良久。

    黄昏的余晖照在了如风脸上,美人更添几分姿色,让白世杰看花了眼,看醉了心。

    可是,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太快太快。

    终于,时间唤醒了佳人。

    “都这么晚了,我想,我该回去了。”如风说着,拉了一下自己的衣裙,站起身来。

    如风总是这样,虽深陷其中,但理智尚存。

    “你这就要走了吗?这么快你就要走了吗?”世杰急忙也站了起来,一脸的焦急与不安。

    “时间不早了,再不回家,哥哥们要担心了。”如风望着世杰,无辜的眼神中又透出一丝无奈,这种天真的眼神让白世杰欲罢不能。

    白世杰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他内心有千万个不舍,千万个不情愿。

    “再留一会儿好吗?”白世杰几乎用乞求的语气说着。

    如风看到白世杰如此这般表情,忍不住笑了。

    “我真的要走了,再不走的话,月亮都要出来了。”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月亮出来不也是很好的一件事吗?”白世杰甚至连古人都搬了出来。

    “一个姑娘家的,如果太晚不回家,别人会说闲话的。”如风如是说。

    “可是,可是我们不是已经订婚了吗?”白世杰仍旧不依不饶。

    听到“订婚”二字,如风又不禁两颊泛红。

    “但是,我还没有正式过门呢——在这之前,我想,我们还是要保持距离的好。”

    害羞归害羞,说这话的时候,如风甚是一本正经。

    白世杰还想争取什么,但如风用眼神制止了他。

    终于,白世杰妥协了。

    世杰只好送如风回家,但他故意放慢脚步,好让他们相处的时间长一点,再长一点。

    如风也随着他慢悠悠的节奏,迈着浅浅的步子。

    出了茶楼,街角第一个路口,竟然遇见了一个身影。

    那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凌风。

    原来,凌风久久不见如风回家,就出门来找妹妹了。

    “二哥,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如风惊讶地问道。

    “这么久了看你都还没有回家,所以我就出来找你了。”凌风说着,语气里满含关爱之情。

    “凌风兄,其实不用劳烦你的,有我在,我自然会将如风安全送回家的。”白世杰说道。

    “看来,是我过于担心了。”凌风耸了耸肩。

    “好啦,既然我哥哥来了,就不用你送了,你回去吧。”如风转身对白世杰说。

    “我……”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白世杰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原本想抓住这最后的机会,谁知这下也落了空。

    “那,白公子,在下就此告辞了。”凌风说完,便领着如风走了。

    白世杰看着二人的背影,竟然心生一丝嫉妒之情,过了一会,晃过神来,这才责怪自己的荒唐思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