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无巧不书

    (一)无巧不书

    话说,这尹追风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家。

    此时,如风刚刚准备好饭菜。

    “大哥,你回来了呀,正好,来准备吃饭了。”如风一见到追风,开心地说道。

    “凌风回来了没有?”尹追风焦急地问。

    “二哥在书房看书呢,”如风说着,向里屋喊道,“二哥,大哥回来了,快点出来吃饭了。”

    尹凌风很快走了出来,说道,“大哥回来了呀。”

    “凌风,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追风一见到凌风,立马把他揽了过来。

    “什么事啊,大哥。”凌风不解地问道。

    “我们出去说。”追风说着,就将凌风往外拉。

    此时的如风一头雾水,她问追风“大哥,你到底要跟二哥说什么呀——有什么话你们吃了饭再说不行啊,这么着急的样子——干嘛这么神神秘秘的呀。”

    追风这会儿哪里还顾得上吃饭呀,只差没把凌风的衣服拽出个洞出。

    如风看着追风和凌风走出了门,撇了撇嘴,

    “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在干嘛,还要避开我,真是的!”

    如风自己坐了下来,右手托腮,陷入了一阵思绪。

    才这么一小会的功夫,她也不忘想着白世杰——虽然他不久前才刚刚从这里离开。

    那边的凌风,一路上被力大无穷的追风拽得一脸无措,一直到走到了方便说话的地方,追风才放开凌风。

    凌风这才赶紧问追风,“大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凌风,你,你知道吗,来我们家的那个白世杰,就是白府的少公子。”尹追风语速急促地说。

    “果真是他。”凌风说道,脸上仍是一如往常的平静。

    “凌风,你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想法?”追风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觉得,一切还是顺其自然的好。”凌风说。

    “你的意思是?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把这件事告诉三妹吗?”

    “依我看的话,告诉她亦可,不告诉她也无妨。”

    “怎么说?”

    “说到底,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靠缘分。他们之间若是真的有缘,即使没有他人的牵线搭桥,最终也会走到一起,”凌风顿了顿,又接着说,“倘若是没有缘分,再怎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到头来一切都是枉费功夫。”

    凌风总是这么深刻,身为大哥的追风也不得不佩服。

    不过,他这么一绕过来又绕回去的,好像和什么都没说一个样。

    追风想了想,还是决定缓一缓再说。

    这种事情他也是头一次遇到,真是无巧不成书。

    于是,两人重新进了屋,回到饭桌。

    这顿饭,大家相互都不说话,气氛甚是尴尬。

    如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一会儿看着追风,一会儿看着凌风,想从他们的眼神中寻找出答案。

    但凌风和追风就像商量好了的一样,只顾埋头吃饭,并一次次巧妙地避开了如风急切的眼神。

    最后,如风只得放弃。

    也难怪,如风的心里一直记挂着白世杰,对追风和凌风的举动也不是太在意了。

    翌日。

    整个上午如风都是心神不宁的样子,连吃饭都吃得心不在焉。

    凌风一直在旁边默默地观察着她,他对她的一举一动都是看在眼里的,他知道,她这是有心事——不过,他并不点破。

    追风见如风一副没有胃口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如风,你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如风摇了摇头,心中生怕被哥哥们异样,于是赶紧往嘴里塞了几口饭,想借机给糊弄过去。

    好不容易捱到了下午,如风像是期待已久的样子,兴冲冲地就要出门去,连招呼都忘了哥哥们打一个。

    追风忍不住在后面叫住了她,“如风,你这是要去哪?”

    她这才意识到,赶紧回过身去,“大哥,今日镇上有庙会,我打算去好好逛逛,可能要晚一点回来……”

    “今日有庙会吗?我也很久没逛过庙会了,不如我和凌风随你一起去逛逛吧……”

    如风心里顿时一咯噔,正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时,凌风却走到了追风身边,“大哥,你忘了下午我们要去切磋武艺了吗,你们衙门一年一度的考核要来了,你可要抓紧练习了……”

    追风耸了耸肩,说了句“那好吧,如风你自己小心,早些回来”。

    如风笑了,朝他们挥挥手便跑远了。

    如风走后,追风问凌风,“你知道她要去哪里对不对?”

    追风当然知道凌风那话是在为如风解围,给她开脱——凌风口中所谓的考核不过是个借口而已,随便想想都知道,以追风他那过人的武艺,几时需要为那些如拾地芥的考核去发愁了?

    凌风似笑非笑地说道“猜到了分吧……”

    说完,他眼神里涌上几分追风看不懂的东西,追风也没细问,便回了房间。

    如风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了那棵榕树下,却发现白世杰早已在那等候多时。他背靠着树干,头高高地抬着,神情专注地仰望着天空,他手的里还拿着一根柳枝,不停地在空中画着圈摇晃着。

    一看到如风来了,白世杰迅速站直了身体,将手里的柳枝一扔,两眼发光地看着她,“如风姑娘,你来了……”

    如风浅笑嫣然,“白公子,你来了很久了吗?”

    “不不不,我也刚刚才到,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你快上车吧……”白世杰说着,将马车上的门帘掀了开来。

    如风点了点头,小心地提起裙边,跨上了马车,待她在里面安坐下来才惊觉,白世杰并没有带车夫来,而是自己充当上了“车夫”的角色。

    如风忍不住掀开门帘,朝他说道“白公子,怎可让你屈尊赶车,如风受不起呀……”

    白世杰在前面一脸的春风,只见他一面兴奋地挥着马鞭,一面喜笑颜开地说道“如风姑娘言重了,能为如风姑娘赶车,那可是我求之不得的荣幸呢……”

    如风心有不安,却又被他真诚的话语触动到,嘴角涌上了一丝羞涩的笑。

    马车一路驰骋,确实比徒步省时得多。没过多久,他们便来到了镇上。

    白世杰找了一处僻静之地停好了马车,转头便向如风伸出了手,意欲扶她下车。

    如风犹豫了一下,没有直接去拉他的手掌,而是抓住了他的手腕,几步便轻松地一跃而下。

    白世杰笑了,他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姑娘,亲和却不轻浮,柔雅却不柔弱,甚得他心,甚合他意。

    镇上的庙会很热闹。各种吃的,玩的,应有尽有。如风逛得很开心。街上人流如潮,白世杰一直紧随着如风的脚步,生怕一不留神,就把她给弄丢了。

    如风逛着逛着,来到一处卖小糖人的摊位前,顿时被那些栩栩如生的糖人给吸引了。

    摊主笑盈盈地看着如风,“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如风惊讶地说道“您认识我?”

    摊主点点头,“像小姐这般天姿国色的姑娘,见一眼便是忘不了的……”

    如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她侧头想了想,说道,“可是,我记得自己以前也不曾在你这里买过糖人呀……”

    摊主的脸色有些沉重起来,“我以前在镇上开了间铺子,是做衣裳的,就在街口转弯处,小姐你曾经来我们家买过衣服的……”

    如风想了想,似乎有点印象了。但此刻的她又变得更疑惑了,忍不住问道“那您现在为什么不开铺子了,反而卖起了糖人?”

    摊主叹了一口气,“只怪我经营不善,欠了很多钱,不得已,只得将铺子打了出去……”

    摊主越说越忧伤,如风听了心有不忍,她当即取下了摊主所有的糖人,对他说道,“这些,我都买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身上所有的钱,“你看,这些够不够?”

    摊主笑了,“小姐,这么多糖人你是吃不完的,你还是少买些吧……”

    如风也笑了,“这街上来来往往的幼儿很多,我可以分给他们吃的……”

    一旁的世杰不动声色地拿出了一锭银子,放在了摊主的摊位上,又收起了如风的钱,塞回了她手中。

    “你……”如风错愕地看着他。

    “和我一起出来,哪有让你出钱的道理……”白世杰一脸正色地说道。

    那边的摊主见到这么一大锭银子,吓了一跳,赶紧说道“公子,你这给的也太多了,我可没有那么多钱可以找给您的……”

    白世杰回过头去看着他,笑着说“不用找了……”

    摊主一惊,“公子,这怎么行,不可,不可……”

    他一边说着,一边要将银子还给白世杰。

    白世杰仍是笑,将银子推了回去,“既然都是老朋友,就是表达一下心意的,也没有别的意思,还望您收下便是……”

    摊主感激得连声道谢,“谢谢公子,您可真是位好人……您是这位小姐的未婚夫吧,你们二人还真是天生一对,璧人一双啊……”

    白世杰一听这话,高兴得都快飞起来了,如风却刷的一下羞红了脸,她赶紧否认道“不,不是的,他是,他是……我兄长……”

    白世杰的高兴劲还没过去呢,却猛地被如风浇了一盆冷水,但自己的确和她什么约定都没有过,此时的他,也没有任何立场去解释辩白什么,就只能尴尬地站着那里,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摊主却无端有些怀疑,“小姐,令兄长好像和以前长得不大像了……”

    如风又是一惊,“你认识我兄长?”

    “也谈不上认识,以前他常常陪着您出来逛,也曾来过我的铺子的……”

    如风此时明白了,摊主所说之人的一定是凌风,追风较凌风要忙许多,他一向几乎是没有时间陪她逛街的。

    如风仍是支支吾吾地解释着“您有所不知,他是我另外一个兄长啦,我一共有两个兄长的……”

    摊主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那实在是对不住啊,在下失言了……不过姑娘真是好福气,姑娘生得如此美貌,两位兄长又都是如此器宇轩昂,着实令人羡慕啊……”

    如风没再说话,拿着糖人转身便走了,白世杰也随即跟了上来。

    白世杰憋了一会,还是忍不住问如风,“你……为什么要说我是你兄长呢?”

    如风含着羞,轻声说道“总不能让别人误会吧……”

    “为什么是误会呢?”

    此言一出,如风一时震惊,直直地望着他。

    “如风姑娘,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在我心里,我倒希望那不是误会……”

    如风更加慌了,“我……公子,玩笑不可随便开的……”

    白世杰郑重其事地说“你放心,我并非轻浮之人,我对你的心意,完全是发自肺腑,绝无半点虚情假意……”

    如风的脸上越来越烫,但心里却感动到不行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一个男人,这么郑重地向她表白。

    但白世杰炙热的目光让她有些受不住,她赶紧转移话题,“我们赶快将这些糖人分给这些孩童吧……”

    如风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糖人递给路过的孩童。那些幼儿也不认生,开开心心地就接过了如风手中的糖人。

    孩童身边的父母本是不放心让孩子拿陌生人的东西的,但一见如风那惊艳的容貌,便是受宠若惊般地让孩子行礼致谢。那些孩童也听话地说着“谢谢姐姐……”,有些稍大点的孩子,也没有人教,居然自己说着“谢谢仙女姐姐……”,如风听了有些惭愧,脸上一直挂着娇羞的笑,后边的白世杰倒是连连在心里称赞,这么小的孩童,竟然如此有眼光。发了一会,如风手中的糖人还剩有不少,白世杰便也拿了一些过来,和她一起发了起来。

    自此之后,那些孩童的道谢声音便变成了“谢谢哥哥嫂嫂……”

    白世杰忍不住在心里偷笑起来,刚才是一个,现在是来了一群,在这样的“神助攻”下,怕是如风也要招架不住了。

    果然,此时的如风,虽然脸上绯红绯红的,却也不再解释了,只是一个劲地发着糖人,脸上始终带着柔雅的笑。

    又过了一会,糖人终于发完了,白世杰才发现,他忘了给如风留一个了。

    如风倒是笑着摇了摇头,“没关系的,我觉得那些儿童,比我更喜欢这糖人的……”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了,白世杰提议道,“我们先去吃晚饭吧,晚一点,街上会有花灯,晚上我们再一起赏灯……”

    如风的脸上却露出一丝难色。

    “怎么了?”

    “晚上,我恐怕不能陪你一起观灯了,我得在天黑之前回家,不然,哥哥们会担心的……”

    “就这么一次也不行吗?”

    如风摇了摇头。

    “那,一起吃晚饭总可以吧?”

    如风想了想,点了点头。

    街上的食肆几乎爆满,他们好不容易才寻得了一处有空位的地方。

    二人相对而坐,白世杰二话没说,点了一大堆的吃食,堆满了整张桌子。

    如风忍不住笑了,“白公子,你这个也太浪费了吧……”

    白世杰没说话,只是呵呵地笑着。

    突然,隔着几个位置的另一桌有人突然站了起来,径直朝白世杰走了过来,“白公子,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你啊……”

    白世杰抬头一看,热情地回应道“尚清,是你,你怎么也在这里?”

    余尚清是白世杰的童年玩伴,后来他搬了家,两家离得远了,便渐渐联系得少了,不想,竟在这里遇见了。

    那人顺势在桌前坐下,“世杰,不是我说你啊,有时间陪令姐逛街吃饭,却好久都不搭理我们这些老朋友了……”他说着,还瞥了如风一眼。

    听到“令姐”一词,白世杰和如风都双双愣了一下,他们对视了一眼,又齐齐地看向余尚清。

    余尚清被这突如其来的目光焦点给震了一下,再细看了一下如风,赶紧道着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在下看错了,请问这位小姐是?”

    如风正想着要解释一下呢,却被白世杰抢先开了口,“你想知道吗?我偏不告诉你……”

    余尚清坏坏地笑着看着他们二人,嘴里发出一阵调侃之声,“白世杰,你可以啊你……”

    白世杰不置可否,悠悠地喝着手里的茶,如风倒是尴尬得很,手心都要冒汗了。

    突然,里边有人叫起了余尚清的名字,余尚清一回头,原来是他同桌的那些伙伴,他们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一边大声叫唤着“都喝着酒呢,你这一声不响地跑开了,你可别借机耍赖啊,赶紧回来……”

    余尚清无奈地耸了耸肩,对白世杰和如风说道“不好意思,失陪了,白少爷,少夫人……”说完,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白世杰一眼。

    白世杰伸手打了他一下,“你快走吧……”

    “好好好,我走,我走,我不打扰二位的美好时光了……”余尚清说完,哼着歌走了,白世杰却暗自笑开了花。虽说这个助攻不错,但是白世杰好不容易可以和如风单独吃个饭,他一直这么杵着也不是个事儿,这会他走了,他们终于可以清净一会了。

    如风还沉浸在余尚清的调侃中没缓过神来,心中对某种事物有了憧憬,但又突然有些乱了思绪。

    白世杰始终沉溺在自己的喜悦里,席间一直不停地给如风夹着菜,话也一直没停过,如风就这么静静地听他说着,听他诉说自己的童年,听他解读他所读过的书、行过的路,听他说了好多好多……

    也不知是他有意为之,这顿饭吃了好久好久,周围的食客一个个地渐渐散去,他们这桌还在继续。

    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街边一家稀疏平常的小店,如风却吃出了不一般的可口。

    终于,这顿饭吃完了,这也意味着如风要回去了。

    白世杰还试图着再一次加以挽留,如风却态度坚决地拒绝了,“天黑之前我一定要回家的,我不能让哥哥们担心的……”

    白世杰莫可奈何,只得说“那好吧,我送你回去吧……”

    “不,不用了……”如风的眼神闪过一丝慌乱。

    白世杰猜到她或许又是怕哥哥们会看到自己,于是乖巧地说道“我就送你到那棵大榕树下,可还行?”

    她笑了,点了点头。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也再没有拒绝的理由了——他果然很懂自己。

    也没再过多耽搁,他们便上了来时的马车。

    但与来的时候截然不同的是,马车这回的行进速度尤为缓慢,只见马儿一步一步地慵懒地迈着步子,而车上那个不尽职的车夫丝毫也不鞭策,一副消极怠工的模样。

    里面的如风倒是有些着急了,不停地往外看着,过了一会,她忍不住问他,“这马儿怎么了,怎么走得如此慢?”

    “许是行多了路,累着了吧……”

    如风虽然心里急,但也不好再多催促什么。

    好不容易,马车终于抵达了他们的出发之时的接头地。

    白世杰停好马车,没等他去扶她,她却已经急匆匆地跳下了马车。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摆,对他说道“那,我就走了,你回去的时候小心点……”

    “如风,路上当心……”

    如风笑了,“这都快到我家家门口了,你就不必担心了,倒是你,要赶紧回去了,不然,天都要黑了……”

    如风说完,就往家的方向疾步跑去,白世杰则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目送着她。

    如风跑了一会,突然站住了脚步,回过头来。见白世杰仍然伫立在原地,如风朝他喊道“快回去吧……”

    她边喊,便朝他挥了挥手。

    白世杰点了点头,脚下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如风挥完手,又转身跑了起来,白世杰仍站在那儿,目光随着她的身影,一刻不离,直到她的身影越来越远,直到她拐过那个弯,身影消失不见,他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起身上了马车,打道回府。

    (二)姐弟情深

    白世杰回了白府。

    其实,自从第一眼看到如风,他就已经被她深深吸引了。

    而后每多见她一次,内心的冲动就愈加强烈。

    现今,话已说破,他已经到了非她不可的程度了。

    可是,怎么样才能如愿和她厮守一生呢?

    爹那边的态度强硬,娘又对爹惟命是从,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还可以一试——那就是去求姐姐。

    白世杰从小和白如玉感情就好,白如玉对他一直就是疼爱有加。

    于是,这天晚上,白世杰来到了白如玉的房间。

    “姐。”白世杰轻轻地叫了一声。

    此时白如玉正在练琴,看到进来的白世杰,连忙起身。

    “世杰,怎么了?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儿吗?”如玉问道。

    “没啊,我就是很久没和姐姐谈心了,今天呀,特地来找姐姐聊聊天。”白世杰嬉皮笑脸地说着。

    “你小子,现在哪还有那份心来陪姐姐聊天啊!有什么事就直说,是不是又闯祸了?”

    俗话说,知弟莫过姐,白世杰那点小心思,岂能瞒过聪明的她,如玉心里清楚,这小子找他肯定有事。

    “哎呀,姐,我都多大了啊,别总是把我想得那么糟糕嘛,没什么事我就不能来找我姐姐坐坐吗?你可是我从小到大最最喜欢,最最尊敬的姐姐。”

    白如玉笑了,这个从小就淘气贪玩,一闯了祸就来找自己哭鼻子的弟弟,如今已经是个大人了。

    “那好,你若是真的没什么事的话,我就继续去练琴了。”白如玉故意这么说了一句。

    “别啊,姐,你就那么不想和我聊天啊,可是,可是我有事跟你说呢。”白世杰着了急,赶紧叫住了她。

    “看看,说实话了吧。”

    “姐姐,你就别为难我了,好不好?”

    “行了行了,有什么事就说吧。”

    “我,我——姐,你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喜欢一个人,就是学会了思念,也学会了害怕。见不到她的时候,你无时不在想她;见到她的时候,你又害怕下一刻你将离开她。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一生都觉得短暂和她分开的时间里,一秒钟都觉得漫长。”

    “你这是着了魔还是中了邪,说那么一大堆肉麻的话——莫非,你这是有了意中人?这个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啊,能让我弟弟为她这般神魂颠倒。”

    “姐你就别笑我了,你到底要不要帮我啊?”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啊?”

    “你去和爹说说,让他成全我和如风好不好?”

    “如风?如风就是你中意的那个姑娘吗?名字倒是好听,不过,她是个怎样的人啊?”

    “她啊,美丽如诗,温婉如秋。”

    “是吗?”白如玉说道,“那照说这么好的姑娘,爹怎么会不同意呢?”

    “他非让我娶一个别家的什么姑娘,我也不知道这其中缘由呀。”

    “好吧,既然你真心喜欢,这个忙我还是愿意帮,不过我得先见见你口中的如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白如玉一向对白世杰有求必应,这次也不例外,白世杰只差没感激涕淋了。

    “真的吗?太感谢姐姐了,我一定尽快带你去见她。”

    (三)酒楼设宴

    白世杰一心想安排姐姐早点和如风见面,但又不知道应该以何种方式实现。

    想来想去,他决定在请如风在本镇最好的望月楼一聚。

    世杰派家丁给尹家送去了请柬。

    请柬的内容很巧妙。

    白世杰以自己作为追风和凌风的朋友的名义,邀请了尹家三兄妹。

    这样一来,也避免了许多尴尬。

    事实上,在世杰心里,尹追风和尹凌风已然成为他的兄弟了。

    尹家接到请柬,不免有一丝讶异。

    尹追风倒是很开心,觉得白世杰很义气,把自己当朋友。

    如风这边却是举棋不定,心里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去,最后她把犹豫的的目光投向了尹凌风。

    凌风说“既然人家盛意邀请了,也不好拒绝。”

    说着,他又朝向了尹追风,“大哥你的意思呢?”

    “二弟言之有理。三妹也不必想太多,我们就一起就过去一趟吧。”

    于是,三人稍稍准备了一下,便一同前往。

    那边的白世杰,已经等候多时了。

    望月楼里。

    “追风兄,凌风兄,尹姑娘,你们来了,快请坐,快请坐。”白世杰看到应约而来的三人,激动地上前迎接。

    坐在一边的白如玉看到客人们来了,也急忙起身相迎。

    白世杰这边带着姐姐,尹如风那边带着两哥哥,颇有点家庭聚会的意思。

    “白公子如此盛情,我等真是受之有愧。”追风说道。

    “追风兄,这是哪里的话,上次我不请自来地到了清风山庄,多有打扰,还得感谢你们不计较在下的冒昧之处。这次宴请,就全当我们之间的礼尚往来吧。”白世杰说。

    白世杰招呼尹家兄妹坐下,三人这才看到了白如玉。

    “白公子,这位是?”尹追风问道。

    只见面前的这位女子肌肤如雪,明眸如星,尹追风眼前一亮。

    “哦,这是在下的姐姐,白如玉。”白世杰说道。

    如玉也微笑着向追风示意。

    “小姐真是人如其名啊,清新秀雅,洁白如玉。”追风忍不住夸赞了一番。

    “尹公子过奖了,”白如玉说着,转向了尹如风,“如玉姿色平庸,哪里比得上尹姑娘呀。”

    如玉停了一会,又接着说,“我听世杰说,尹姑娘是天仙下凡,貌美如花。今日一见,果不其然。我毫不夸张地说,这尹姑娘比世杰口中所说的还要美上好几分呢。”

    如风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脸红成了一朵花。

    只是,如风心里有些小小的不安,不明白为何白世杰要把姐姐带来,此举用意何在。

    眼下客人到齐了,酒家便开始上菜了。

    毕竟是当地最好的酒楼,望月楼的菜品都是一流,色香味俱全。

    席间,三个男人坐在一起喝酒,白如玉和尹如风两人则坐在一起相互交谈。

    白如玉似乎很喜欢尹如风,不停地给她夹菜。

    白世杰在喝酒的同时,不忘打量这边两女子的情形。

    看到姐姐和如风如此一团和气的情形,白世杰心里自然是藏不住的高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