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佳人如风

    (一)佳人如风

    说到白世杰,其实那天他本是应该陪白夫人去庙里烧香的。

    可是,相思缠身,他哪里还有心情陪伴母亲。

    母亲自然是知道他的意思,连忙加以劝阻。

    可这白世杰哪里听得进去,他只恨不得自己有对翅膀,能立刻飞到心上人身边去。

    白夫人没有半点办法,只得随他而去,只是一再交代让他早点回来——心里想的是千万不能让老爷知道这事。

    白世杰如愿来到清风山庄。

    尹凌风恰巧出去办事了,家里只剩下尹如风一个人。

    白世杰赶到的时候,如风正在绣花,擢纤纤之素手,雪皓腕而露形。

    如风的头微微低着,长长的睫毛贴在脸上,真是人比画美。

    白世杰不忍打扰这一醉人的风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白世杰看得入了迷。

    也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

    如风有点累了,放下手中的刺绣,抬起眼,突然看到了眉含笑意的白世杰。

    “你怎么来了?”如风站起身,脸上露出几分惊喜。

    “你绣的什么,让我看看?”白世杰走近。

    “花开富贵,牡丹是也,”白世杰感叹道,“你这真是巧夺天工呀,这花,就和真的一个模样。”

    “哪有那么好啊,我只是闲来无事,随便绣绣的。”如风有些不好意思。

    “随便绣绣的都有这般好,倘若是用心绣的,那岂不是能成为人间极品了。”白世杰认真地说。

    “白公子,您就别取笑我了。”如风笑了,宛如一朵含苞的花蕾幽香绽放。

    “这不是取笑,是发自内心的赞美。”白世杰说。

    如风没有说话,脸更加烫了。

    “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白世杰又说。

    如风有些疑惑,不知道白世杰想要自己做什么,但她还是客气地回了句,“公子请讲。”

    “不知什么时候,尹姑娘也能送我一个绣物——我是不是太失礼了?”

    “公子言重了,公子不嫌弃如风的技艺粗糙,便是抬举了如风了。”

    “这么说,真的可以吗?”白世杰惊喜地望着如风。

    如风轻轻地点了点头。

    白世杰只差没高兴得蹦起来。

    如风转身,沏了一杯茶给白世杰。

    那茶清香无比,白世杰觉得以前家里的那些西湖龙井、洞庭碧螺春都无法匹及。

    “尹姑娘,你这是什么名贵茶叶,竟如此香醇?”白世杰忍不住问道。

    “白公子见笑了,这就是平常的茶叶,并不是什么名贵茶叶。”

    “不管是什么东西,经过了姑娘的手后就是天下最名贵之物了。”

    “公子又来笑话如风了。”

    白世杰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从怀里拿出一个精美的小布袋。

    仅仅是作为一个包装物的小布袋,做工却也相当讲究,格外雅致。

    “这个,是送给你的。”

    “公子,这是何物?”

    “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可是,如风没有理由接受公子的礼物。”

    “你可以权当是朋友之间的一点小小的心意,你该不会是不愿意和我当朋友吧?”

    “公子,这……”

    “如果你坚持不收下的话,我会很不开心的。”

    如风只好不再多说什么。

    如风接过礼物,正欲打开瞧瞧。

    白世杰拦住了她,“这个,你能不能等我离开以后再看。”

    “也好。”

    两个人相视一笑。

    (二)借物寄情

    上天似乎也在有意撮合这一对璧人,不让人打扰只属于这两个人的世界。

    就这样,白世杰和尹如风一起坐了很久很久。

    无需太多的语言,双方都从彼此的眼神里读懂了很多很多。

    终于,天色不早了,白世杰不得不起身准备回府。

    这次,和白世杰一样,尹如风的脸上也挂满了不舍。

    白世杰恋恋不舍地对如风说,明日我还能来看你么?

    如风笑了,她没有回答,脸上却是绯红一片。

    白世杰见如风不表态,又着急地问道,”怎么了?你明日有事么,不方便吗?”

    如风微微地摇了摇头,她笑得很腼腆,“你三天两头地来,让哥哥们看到了,会笑话的……”

    白世杰摸了摸后脑勺,也笑了。他接着说道“那不如这样,明日镇上有庙会,难得一见的热闹,我们何不趁此机会一起去逛逛,如何?”

    如风看了一眼白世杰,低下了眉,略带羞涩地点了点头。

    见如风答应了,白世杰兴奋地叫了一声“太好了”,因情绪太高涨,那出来的声音实在是响亮,如风都差点被惊着了。

    白世杰意识到了自己的鲁莽,赶紧连声说着“失礼了”,好在如风并未介意,依然是浅笑嫣然的模样。

    白世杰看着这样的如风,整个心都被触动了,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明日下午,我乘马车过来接你……”

    见白世杰这么大的阵仗,如风有些不习惯,她说道“不用了,何必这么兴师动众呢,我自己过去便是。”

    白世杰一本正经地说道“这里离镇上也不近,怎能让你如此受累呢?”

    如风眨了眨眼,眸子里闪着光,“如果去镇上一趟也叫受累的话,那我的日常出行岂不成了件难事?你放心,这么点路,算不上什么,我都习惯了的。”

    “不行不行,是我叫你出去的,我怎可让你受苦?”

    白世杰说得头头是道。

    如风忍不住又笑了,“何来受苦一说?你也说得太严重了。”

    白世杰仍是坚持,如风有些无可奈何,只好妥协。

    不过,她千叮咛万嘱咐,他大可不必到庄里来接她,而是和他约定了一个时间,马车在山庄一里外的那棵大榕树下等她便是。

    终于,白世杰还是要离开了,尹如风小心地送白世杰到了山庄门口。

    “白公子,路上小心,这次我就不多送你了。”如风低下眉头,轻轻地说。

    “尹姑娘留步,在下就此告辞了。”白世杰看着如风,温柔地说道。

    白世杰说完,依依不舍地转身离去。

    尹如风就静静地站在门口,目送着世杰。

    白世杰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脚下仿佛有千金重。

    终于,白世杰还是走远了。

    已然看不到白世杰的身影了,尹如风这才转身回了屋。

    尹如风回到自己房间,打开了白世杰送她的礼物。

    是一把上好的紫檀木梳。

    那时候,木梳常常用来寄托相思。

    尹如风虽然天真单纯,但是聪颖的她怎会不明白这其中含义!

    尹如风手握木梳,凝视了很久很久。

    那木梳设计精巧,做工精致,绝非一般的街边物品。

    如风拿着梳子,到镜前坐下,用木梳梳理着三千青丝,木梳轻轻地划过她那一头柔美的秀发,如同划过她的心房一般。

    如风看着镜中的自己,也被这美人的倩影迷醉了。

    随后,如风从梳妆镜下边的抽屉中拿出了一个珍藏已久的锦盒。

    她轻轻地打开了锦盒,小心翼翼地把木梳,还有原本包装木梳的布袋,一同放入了锦盒中。

    合上锦盒,如风将其贴在胸口,静静地感受着,久久地不愿放手。

    想着不知哥哥们什么时候就回来了,如风才依依不舍地将木盒放下,锁入屉中。

    果不其然,凌风不知道何时已经悄然回来了。

    “二哥,你回来啦。”如风赶忙迎了上去。

    “是的,我回来了,如风,大哥回来了吗?”凌风问道。

    “还没有呢,对了,大哥不是和二哥在一起的吗?”如风不解地问。

    “不是的,我和大哥只是恰好一同出门,大哥他去——哦,可能这会大哥也快回来了吧。”

    有些话,凌风暂时还不能说。

    如风见凌风支支吾吾的,也不再多问。哥哥们有自己的事,做妹妹的,管好自己份内的事就可以了。

    “家里来客人了吗?”凌风注意到了桌上的茶杯,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哦,就是,就是一个朋友啦。”

    虽然这本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儿,但不知怎么地,如风竟回答得有些慌乱。

    凌风从如风凌乱的眼神中猜到了几分。

    “是上回那个白世杰吗?”凌风也不绕弯子,单刀直入地问。

    “二哥,我去准备晚饭了。”如风没有回答,慌忙地避开了凌风。

    如风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直接承认,虽然她知道哥哥可能已经猜到了。

    也许这是出自一种小女孩害羞的心理吧,亦或是,出于一种最原始的自我保护。

    此刻的凌风明白,自己的妹妹已经越陷越深了。

    很明显,时至今日,如风和白世杰肯定已经不是一般的朋友关系了。

    (三)门前相逢

    再说回尹追风。

    前面说到,追风在白府久久等不来白公子,心里这个着急呀。

    但是,他也不好一直在白家赖着不走,更何况,白老爷并不知道他的用意何在。

    也罢,追风只好另做打算,待下次再寻找其他机会吧。

    于是,尹追风起身向白老爷告辞。

    尹追风走出了白府大门,心里掠过一丝失望。

    尹追风摇了摇头,迈着无奈的脚步。

    尹追风正走着,前面突然撞上一个人。

    “这谁呀,怎么走得那么急啊。”尹追风心里想着,抬头一看。

    巧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白世杰。

    “尹大哥!你怎么在这儿啊?”白世杰见到心上人的哥哥,亦是止不住的惊喜。

    “白公子,你这是——要上哪儿去啊,怎么这般匆匆忙忙的?”尹追风问道。

    “我正要回家呢,晚了又要挨我爹的骂了。对了,尹大哥,前面就是我家了,一块进去坐坐吧。”白世杰说着,一脸的灿烂。

    也难怪,才见了心里的她回来,心情不好才怪。

    “你是说,前面的白府——是你家?”尹追风心里已然明白了,但是还是问了这么一句。

    “是啊,尹大哥,真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你!走吧,随我进去坐坐吧。”

    “哦,不了,白公子,我还有事,改日吧。”尹追风说完,加紧脚步离开了。

    尹追风并非有意不解释他刚刚才从白府出来,只是一时无暇和白世杰说那么多,此时的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回去和二弟说明一切。

    白世杰显然不知道这尹追风是刚刚才从他家出来,他更不知道的是,尹追风的身份还是作为他相亲对象的哥哥过来拜访的。

    白世杰也没多想,就这样带着甜蜜的回味回了家。

    他赶到时,母亲还没有回来。

    原来,白夫人怕白世杰太晚回家而露出破绽,故意在路上多耽误些时间,以便造成他们一直在一起的假象。

    也难为了白夫人,真是用心良苦。

    见到白世杰,白老爷劈头就问

    “你怎么一个人呢,怎么不见你母亲?”

    “哦,母亲还要在镇上买点东西,她让我先回来。”白世杰的反应倒是很快。

    “你母亲年纪大了,你也不多陪着点,你还让她一个人去逛。”白老爷责问道。

    见父亲没有起疑,白世杰笑了,

    “这不是有霁月和彩云陪着嘛,我一个大男人,也不晓得要逛些什么啊。”

    “你还犟嘴!白老爷严肃地说。

    “好了,爹,孩儿知错了,下回我再也不敢了。爹您就大人有大量,别跟孩儿计较了,行吗?”白世杰嬉皮笑脸地说道。

    “真拿你没办法,下次一定不能再这样了,知道吗?”

    白老爷也笑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纵使是再威严的父亲,从心底还是疼爱自己的骨肉的。

    “孩儿一定谨遵父亲教诲。”白世杰双手作揖,恭恭敬敬地说道。

    “这孩子……”白老爷笑着摇了摇头,一副拿他没有办法的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