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轩然大波

    (一)轩然大波

    话说白世杰回到家中时,父母正在下棋。

    一见世杰,父亲停下手中的棋子,劈头问道,“你这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吃饭也找不着个人,直到这个点上才回来,你到底是干什么去了?”白老爷情绪有点小激动。

    “老爷,有话慢慢说嘛,孩子大了,有他自己的事,咱们也别管太多了嘛。”白夫人怕父子两起冲突,赶紧出来圆个场。

    白世杰心情好着呢,丝毫不跟父亲计较,只是恭恭敬敬地听着父亲的教诲。

    白老爷见世杰也不辩白,语气稍稍软了一些,又问道“你总得告诉我,你今天去哪儿了吧。”

    “爹,我去见一个人了。”

    “我倒想知道,你这见的是什么人啊。”白老爷不依不饶。

    “一个对我生命有着重要意义的人,”白世杰毫不含糊地说,“爹,您要是见到她,也一定会喜欢她的。”

    “你又在哪里认识了哪家的女子,上回一个,这回又来一个,你怎么这么儿戏呢?”

    “孩儿没有。这个女子就是上回我跟您说过的那个,孩儿是真的钟情于她的。”

    “混账,”白老爷大怒,“我管你是不是同一个人,我早就告诉过你,我和你娘已经给你找好了你未来的妻子,除此之外的任何女子,你想都不要想。”

    “爹,您怎么能这样呢?喜欢谁,要和谁在一起,这都是我的事,为什么您要强加干涉呢?”

    “一派胡言,什么叫‘强加干涉’,婚姻大事,历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件事,容不得你任性。”

    白世杰并没有被白老爷的强硬态度吓到,但是他从小就是个孝顺孩子,不想再在这个时候顶撞父亲,此刻的他只能以退为进,走一步看一步。

    于是,白世杰不再言语。

    白老爷以为他屈服了,语气也软和了一些,“我给你点时间,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作为父亲,我是不会害你的,我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你啊!”

    说完这些,白老爷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见父亲离开,白世杰赶紧转向母亲求助。

    白世杰心里清楚,从小母亲就最疼爱他了,只要他的要求,母亲每每都是有求必应。

    “娘,您一定要帮帮我。现在的我已经被一个人占据了全部身心,我真的无法再爱别的什么人了。娘,这关系到我的一生幸福,难道您忍心看着我整天对着一个我不爱的人吗?”

    白夫人为难地看着世杰,“儿啊,这都是你爹的意思呀,我之前也有探过他的口气,可是他的意见很坚决,你也知道,在这个家都是你爹做主,娘也是无能为力啊。”

    “那您再去和爹说说不行吗,我知道,您一定会有办法的。”

    白夫人看着自己的儿子,“我看啊,如果你一定要和你说的那个姑娘在一起,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您快说呀!”

    “先按照你爹的意思成亲,日后再把你喜欢的那个姑娘纳为小妾。”

    “这怎么可以,坚决不行。除了她,别的谁我都不要。”

    白夫人无奈地摇了摇头。

    白世杰心有不甘,决定另做努力。

    (二)原来如此

    话说白老爷的坚持,也是有他自己的理由的。

    当然,他并不知道他所钟爱的儿媳妇人选,和那个让儿子一见倾心的姑娘,其实就是同一个人。

    所以说,两父子争吵得不可开交,彻头彻尾地只是一场误会,一场天大的误会。

    事实上,他们双方,只要有一个人说出了女子的名字,一切就都明了了。

    可是偏偏没有。

    你一定想知道为何白老爷如此喜爱尹如风,这整件事情还要从头说起。

    这白老爷和县令李大人是多年的好朋友,闲暇的时候,白老爷经常去李大人那里坐坐。

    久而久之,他因此也认识了在衙门当差的尹追风。

    尹追风性格豪爽,为人耿直,一直深受李大人器重。

    白老爷和尹追风接触过多次,心里也对这个年轻人也十分赏识。

    一次,白老爷像往常一样造访李大人,正巧遇上了来李府给追风送东西的尹如风。

    那日白老爷正和李大人把酒言欢,突然见到眼前清丽秀雅的如风,惊为天人。

    “细润如脂,粉光若腻,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白老爷随口而出。

    当得知尹如风是尹追风的妹妹时,白老爷简直是笑开了花。

    后来,白老爷又见过尹如风几次。

    如风知书达礼,举止优雅,使得白老爷对如风的感觉越来越好,越来越满意,每每在心里对她都是赞不绝口。

    白老爷暗自决定,眼前这个姑娘,就是自己儿媳妇的不二人选。

    如风对这一切倒是全然不知。

    她只是觉得,那个白老爷为人很是亲和——因为他每次看见她都是一脸春风——作为礼貌,如风每每也回应一个笑容。

    尹如风的笑,微晕红潮一线,拂向桃腮红,两颊笑涡霞光荡漾。

    这样,就有了后来那次白老爷对尹追风的约见。

    事实上,从心底来说,尹追风对这件事挺赞同的。

    尹追风倒不是贪财之人,在他看来,白家虽然家世不错,但这不并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白老爷的人品他很清楚,出了名的与人为善,乐善好施。

    俗话说虎父无犬子,既然是白老爷的儿子,自然也差不多了去。尹追风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倘若如风真的嫁去白家,相信白家一定会善待她的。

    如风作为尹家唯一的女儿,也是他唯一的妹妹,身为哥哥的他当然希望如风能找到一户好人家。

    只是,尹追风并不是那种擅自做主、操控一切的人。

    他觉得自己的期望归期望,这终究是妹妹自己的终身大事,最终还要看妹妹自己的意思表示,所以他并未急着定下一切。

    再说到白老爷,他在约见尹追风之前,和夫人也商量过这件事。

    事实上,白老爷已经下定了决心,不管夫人的意思如何,这事他是做了主的。

    白夫人一向对白老爷言听计从,加上之前对尹如风的蕙质兰心她也是听说过的,心里觉着这姑娘和自己儿子还算般配,就同意了。

    (三)一探虚实

    话说,在那天白世杰的突然造访之后,尹家兄弟间是有过一次谈话的。

    前面说过,尹追风对白世杰就是白老爷的儿子一事,并不清楚。

    所以,当尹凌风说起此事时,尹追风一脸的疑惑。

    “你是说,那个白世杰,就是白老爷的公子?”尹追风惊讶地说。

    “我去打听过,白老爷的儿子就叫白世杰,若不是同名同姓,便是他了。”尹凌风倒是很平静。

    “同名同姓的情况倒不多见,特别是像咱们这样一个不算太大的城镇。”尹追风思考了一下,“这样,我明日亲自去一趟白府,探个究竟。”

    “对了,凌风,你说,如果真的就是这个人,你觉得他人怎么样?”追风又问道。

    “外表和才情都非一般人可比,但是,品性方面还有待作更多的了解。”凌风说。

    尹凌风总是这样冷静。虽然和白世杰已经算半个知己了,但是在他看来,朋友可以不问太多,但如果是作为共度一生的人,势必要深入了解。

    “我觉得这个人不错,从他的言行举止,谈吐修养都能看出是个才子。若是妹妹能嫁给这样的人,也是她的福气啊。”尹追风道。

    “或许他们真的是有缘,”尹追风感叹道,“街前相遇,英雄救美,最后发现双方竟是婚嫁对象。”

    “三妹目前应该还不知道这事,白世杰既然知道了三妹的名字,怕是已经了然于心了。”凌风说。

    “那你说,我们要不要把这事告诉三妹?”追风问。

    “不忙,把事情搞清楚了再说。眼下最紧要的是看看这个白世杰是不是就是白老爷家的那个白世杰。”

    “二弟言之有理。”

    于是,尹追风特地过去了一趟白府。

    白老爷见到尹追风,十分的欣喜。

    白老爷让家丁拿出上好的东西招待尹追风。

    “白老爷,怎么不见您家少爷?”尹追风也不加掩饰,开门见山地问道。

    “一大早陪他娘上庙里烧香去了。早知道他未来的大舅子要来,我应该让他留下来拜见一下的。”白老爷笑着说。

    尹追风有些失望,但不能表现出来,只得连连作揖,“不敢不敢,白老爷看得起我们尹家,是尹某人的福气,何来‘拜见’一说。”

    “追风,你客气了。以后咱们结了亲家,就是一家人了。你是大哥,世杰理应尊重你。”白老爷说道。

    “追风,你看什么时候方便,我们一起来选个日子吧,趁我现在还身体健康,我想给孩子办得隆重一些。”

    “白老爷,我看这事倒不用急在一时,在下的妹妹年岁尚小,白少爷也年岁尚轻,婚礼的事情,再多等些时日也未尝不可。”这回,追风倒是显得有些稳重。

    白老爷觉得尹追风的话在理,便答应了。

    不过,他心里的“过些时候”和尹追风心中所想的,显然不是同一个概念。

    尹追风在白府坐着,一心就等着白少爷在什么时候能现身。

    只可惜,久等不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