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相谈甚欢

    1相谈甚欢

    凌风有意找白世杰侃侃而谈。

    追风对于他们的话题兴趣不大,起身去后山练武了。

    如风则去厨房准备饭菜。

    凌风是个学识渊博的人,经过和白世杰的谈话,他发觉白世杰也是个才华横溢、满腹经纶的读书之人。

    这样看来,文的方面,白世杰已经让凌风十分满意了;至于武的方面,听如风说过上次世杰在大街上对她的出手相救,应该在身手方面也不会差的。

    就这两方面而言,甚合心意。

    至于他最关心的人品方面,也不是这一下两下能了解得到的。

    但就目前的感觉来说,还不错。不过,还有待长期考究。

    前面说过,世杰写得一首好诗,而凌风也是自幼酷爱诗词歌赋,这点来说,他们还真是志同道合。

    就这样,凌风和世杰越聊越起劲,越聊越投机,竟有了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到后来,凌风都忘记了最初找世杰攀谈的目的了,他已经从心底把世杰当成了自己的知己好友。

    世杰也有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只是由于心系如风,他总是不时地向灶房的方向张望着,张望着。

    虽然只能隐约地看到一个背影,但是,每多看如风一眼,白世杰心中的爱意又多增一分。

    凌风也注意到了白世杰的这一举动,他心想,看来这小子已经深陷其中了。

    也难怪,面对像天仙一样的如风,哪个男人会不动心呢?倘若如风不是自己的妹妹,恐怕自己也会和他一样吧。凌风想着,将自己面前的一盏酒一饮而尽。

    一般来说,那种美到极致的女子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可是如风真的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缝纫、女红,样样都是一流,让人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前面说到,世杰是带着他的那幅画来的,但是期间他悄悄把它收起来了,所以,凌风和如风都没有见到过。

    世杰原是打算把画送给如风,鉴于旁人太多,实在是不好意思,只能先收起来,日后再作打算。

    世杰此刻的心里正美着呢,日后如果自己有幸娶到如风,一举抱得美人归,同时又多了一个志趣相投的大舅子,岂不妙哉?

    如风在厨房忙碌的同时,也注意到了二哥和世杰的相谈甚欢。

    对于白世杰,她的内心也涌现出了一丝好感。

    事实上,早在第一次见面,她就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但当时的她不曾觉察,还以为自己那会只是受了惊吓。

    而这次,他专程为她而来,还送来了她失而复得的玉佩,她真的有些感动,有种说不出的情愫,在心里蔓延。

    其实也难怪,如风从小接触的男人就很少,除了两个哥哥,就很少认识其他同龄的男孩子。

    两个哥哥为了保护她,一直也不让别的异性多和她接触。

    所以,当她面对的还是这样一个清逸俊美的少年时,她情不自禁地为之所动了。

    不得不说,白世杰优雅的气质满足了她一个小女孩对爱情所有的幻想。

    之前所谓的情窦未开,只是因为——那时候他还不曾出现。

    2 不明就里

    饭做好了。

    如风先是摆好了碗筷,然后回厨房端菜出来。

    世杰急忙起身,一同赶去厨房帮忙。

    “男人是不能进厨房的。”如风回头对白世杰说。

    “没关系的,你能进,我就能进。”世杰说笑呵呵地说。

    如风笑了笑,不再制止。

    饭菜都端上桌后,如风去后山叫大哥吃饭,世杰再一次尾随而行。

    凌风看在眼里,笑着摇了摇头。

    四人到齐了,坐下开饭。

    如风的厨艺很好,世杰吃得很欢畅,又由于某种你我都明白的因素,他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美味的食物。

    “要是我一辈子都能吃这么好吃的饭菜该有多好啊!”世杰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凌风和如风抬起头相视一眼,立刻又低头自顾吃饭。

    追风不解风景,哈哈大笑,“公子要是喜欢,以后可以常来我们家吃饭,随时欢迎啊。”

    这一笑倒是解除了了大家的尴尬,气氛顿时缓和了许多。

    就这短短的用餐时间,世杰不知道偷偷地看了如风多少眼——边偷看还边偷着乐。

    白世杰的一切表情,凌风都看在眼里。

    吃完饭,白世杰要起身告辞了,虽然他有着太多的恋恋不舍,但是此刻他觉得有一件更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做。

    追风让如风送送世杰,如风欣然答应了。

    路上,世杰终于有机会拿出了那幅画。

    世杰展开画,如风见到画中的自己,忍不住吓了一跳。

    “这是?你,你怎么会有我的画像?”

    “这是我画的,从第一次看到你以后,你的影子就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于是我就把我脑海中萦绕的你搬到了纸上。”世杰看着如风,深情地说。

    如风的脸有些发烫,她低头不语。

    “我现在把它送给你,你愿意接受吗?”世杰真诚地说。

    “为什么要送给我?”如风抬起头,问他。

    “因为它本来就是属于你的。”白世杰的目光一刻也没离开过如风。

    如风的心跳的砰砰响,默默地从白世杰手中接过了画像。

    如风对着画像,感到不可思议。

    这也和自己太像了吧,就像照镜子一样——恐怕一流的画匠也无法画得如此精妙吧。

    “我要谢谢你。”世杰突然对如风说。

    “什么?你为什么要谢我?你救了我,帮我拾到了玉佩,现在还送我画,为什么是你谢我,难道不应该是我感谢你吗?”如风不解,用疑惑的眼神望着白世杰。

    “我要谢谢你收下我的画,最重要的是,我要谢谢你让我认识了你。”世杰一脸认真地说。

    正是午后时分,太阳的余晖映在如风的脸上,她娇羞的模样好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

    世杰真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停止。

    过了一会,世杰问,你能陪我坐一会吗?

    如风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在一条小河旁坐了下来。

    如风继续看着那幅画,情不自禁地说“你画的真好。”

    “真的吗?你真的这样认为吗?”

    “是的。”

    “能得到你的肯定,我由衷地感到开心。”白世杰目不转盯地看着如风,认真地说。

    3 依依惜别

    白世杰和尹如风就那样并排坐着。

    白世杰对尹如风有着说不完的话。

    尹如风就那样静静地倾听着,听他诉说着他对她的感觉,听他讲述着他之前的梦境,听他谈自己的理想,听他讲了很多很多。

    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只听得到白世杰的声音,仿佛一切都在倾听着白世杰。

    清风吹动着尹如风如瀑布般的长发,偶尔几缕发丝轻轻从白世杰脸上拂过,同时也从他的心房略过。

    阳光甚好,洒在如风金色的头饰上,熠熠生辉;映在如风脸上,更添几分妩媚。

    白世杰看得出了神。

    白世杰突然说不出话来。

    如风转过头看着他,“你怎么不说话了?”

    他仍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让她觉得脸上有些发热,她赶紧移开了目光,不敢面对他那痴痴的眼神。

    如风看了看天色,时辰不早了,是时候应该回去了。

    “白公子,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那我就不送你了。”如风说道。

    “你要回去了吗?你这就要回去了吗?”白世杰还陶醉在美的世界里,完全忘却了时间的概念,一时对这就要到来的分离无法接受。

    尹如风点了点头。

    尹如风提起裙边,缓缓地起了身。

    尹如风正要迈步,白世杰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如风回过身,低头看着他握着自己手腕的手,又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白世杰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于是赶紧放手,语无伦次地说,“我是想说,你一个人回去怎么可以,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所以,还是让我送你回去吧。”

    尹如风忍不住笑了。

    尹如风说“本来是我送你出来,怎么又是你送我回去呢?倘若这会你送我回去,然后我是不是又得回头送你出来?咱们两个一直这么送来送去的话,得送到什么时候啊?”

    “可是,我……”

    “好了,没事的,这一带我比你熟悉。”尹如风侧了侧头,再次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如风说完,转身往回走了。

    白世杰站在原地一直望着她。

    “尹小姐!”

    如风转过头。

    “过两天我还能过来看你吗?”

    如风只是笑,并未回答。

    “我说,我还能来看你吗?”世杰又大声喊道。

    如风挥挥手,说了句“再见”,转身跑了。

    白世杰还是站在原地。

    他再一次想叫住她。

    但是他没有。

    如风已经跑远了,身穿紫色裙子的她,就像一只飞舞着的美丽的蝴蝶。

    白世杰一直看着她的背影,直到那背影渐渐变成一个紫色的小点,渐渐消失不见。

    也不知道究竟站了多久。

    终于,白世杰转身往回走。

    他脸上带着满意的笑,走着走着,就飞快地跑了起来。

    他要赶紧回家。

    他要赶紧向父母禀明一切。

    是的,他要告诉他们,他已经找到她了。

    他认定了,她就是他这一生要寻找的人,也是他今后想要共度一生的人。

    他迫不及待地要告诉他们,他迫不及待地想向全世界宣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