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梦里寻她

    1梦里寻她

    话说,白世杰一直心心念念着如风。

    日日思佳人,夜夜不能寐。

    但苦于无处找寻,心中十分苦闷。

    这天,世杰在房中读书,随手作下诗一首

    犹记初见面,

    伊人入心头。

    欲寻君芳踪,

    唯有梦里守。

    作完诗,白世杰一声叹息。

    已经这么多天了,伊人不见,心憔悴。

    如风那天仙般的容貌无时无刻不浮现在白世杰眼前,让他相思之情无法排解。

    世杰心想,哪怕让我在梦里再见到她也好啊,看不到她的日子真的是太漫长了。

    转念又想,梦毕竟虚幻的,不行,我一定要找到她,一定要找到她!

    想到这里,世杰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他摊开画纸,拿起了画笔。

    其实,世杰一向甚少作画。即使偶尔为之,也多是些山水画,从未画过人像。

    但不多时,经过世杰手中的笔,一个美丽的身影跃然纸上。

    果然是心中有爱,他画出的画像惟妙惟肖,仿佛真人一般。

    看着眼前画中的人,世杰笑了,他好像又看到了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子——她是那么地美丽,那么地恬静,那么地沁人心脾。

    世杰想着,如果还是一直没有她的消息的话,自己就拿着她的画像去贴寻人启事——哪怕贴遍了全城,他也一定要贴到找到她为止。

    哈哈,这个傻白世杰,弄得好像通缉犯人一样。

    这天夜里,白世杰辗转反侧,好不容易入了觉。

    朦胧中,白世杰看到白天他画的那张画突然动了起来,他心里一惊,赶紧爬了起来。

    也没有起风,画却自己飘到了空中。

    世杰赶紧上去追,可是画竟然从窗户中飞了出去。

    白世杰追出窗外,伸长了手,费足了劲,却一直够不着那画。

    世杰就这样一路追了出去,追了好远好远。

    画就这样一直飞、一直飞,世杰就这样一直追、一直追。

    谁知那画飞得越来越快,世杰不得不使出浑身的功夫,追得满头大汗。

    就这样,也不知道究竟跑了多远,只知道穿过了树林,又越过了几条小溪,那画还在继续飞。

    终于,那幅画落在了一处山脚下。

    世杰俯身拾画,抬起头,看见了一座房子。

    他走近那房子,正好看见一个身着紫衫的姑娘,她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花,轻步浅迈地从门中走了出来。

    世杰顿时呆住了。

    那姑娘不是别人,正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她。

    世杰激动得差点行为失控,他飞快地跑了过去,满心欢喜地对她说,“你知道我这些日子一直都在寻找你吗?”

    姑娘不做声,看都没看他一眼,转头离去,手中的鲜花散落一地。

    世杰赶忙追过去,想喊她,奈何却不知道她的名字,只得“小姐”、“姑娘”得乱喊一气。

    姑娘并不回头,径直进了房间。

    房门突然被关上,世杰想追上去敲门,那房子却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自己怎么追都追不上。

    世杰正着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时,突然在一声尖叫中醒来——天亮了,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世杰起了身,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去找桌上的画——令人惊奇的是,画居然不见了。

    难道这梦是真的?世杰十分惊讶,他一转头,在桌底下发现了画。

    哦,原来梦境始终是梦境,是自己想太多了。

    但是,昨晚的梦实在是太清晰了,清晰得就像真的一样。

    不多想,世杰决定根据记忆中梦里的那条路去寻找画中人。

    2梦想成真

    白世杰二话不说,踏上了寻找伊人的路。

    梦里的那条路很清晰,跟着梦里的线索,穿过树林,跨过小溪,世杰来到了山脚下。

    果然,一切都和梦里的情形一模一样。

    就连这里的小屋也和梦中的一个模样,世杰不得不感叹梦境的神奇。

    此刻,似乎离梦想只差一步了。

    白世杰心里想着,走近了那座小屋。

    可是,他在门外等了很久很久,也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姑娘走出来。

    世杰心想,说不定姑娘正在屋里呢,于是,他顾不得冒昧,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屋内。

    一个男子正好从另一个房间走了过来,猛地看见世杰,吓了一跳。

    “你是谁?你什么时候进来的?”男子问道。

    “我,我……”世杰一时语塞,“对不起,我就这么进来了,多有打搅了……我,我是来找一个人的。”

    白世杰说着,慌忙地从怀里拿出那幅画,对男子说“请问,你认识这个姑娘吗?”

    男子拿过画像一看,一时愣住,问他“你,你怎么会有我妹妹的画像?”

    没错,该男子正是如风的大哥,尹追风。

    “你是说,她是你妹妹。”白世杰惊喜地说道。

    “是啊,我问你呢,你怎么会有她的画像?”

    “这个,说来话长,我以后再慢慢告诉你好吗,你先告诉我,她现在人在哪里,她住在这里吗?”

    “她是住在这里,不过她现在不在家。”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我可以在这里等她吗?”

    “可能过一会就回来了吧,好吧,您先请坐吧。”

    尹追风显然不认识眼前的这位白世杰,虽然他之前去过白家两次,但却从来没见过白世杰本人,关于他的一切,也全都只是听说而已。

    不过,尹追风天生就是个好客之人,他想,既然是认识妹妹的人,也算是自己的朋友吧,正所谓来者都是客嘛。只是他也有些纳闷,妹妹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一个朋友,他从来都没见过——妹妹以前的朋友他可是悉数认识的。

    这时候,白世杰看到他梦里的那个人出现了——只是,她不是一个人,而是和另外一个男子有说有笑地,正向这里走来。

    她和那个男人甚是亲密,白世杰顿时感到晴天霹雳。

    白世杰整个人开始颤抖,心里犹如刀割一般,一时间他只想立马离开这里。

    如风进到屋里,看到白世杰,惊讶地叫出声来,“怎么是你?”

    “我,我……”白世杰紧张地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他紧张的原因比以前更加复杂了,除了激动,还有受伤——严重的内伤。

    “三妹,你认识他?”一同进来的男子见状,如是问道。

    没错,该男子正是尹凌风,刚才他们兄妹俩是上山采药去了。

    三妹?

    一听到这两个字,白世杰整个人立马复活了过来,重获新生。

    原来眼前的这个男子,是她哥哥。

    他还以为,她已经有了心上人了呢,还好不是,还好不是。

    真是老天保佑,虚惊一场。

    3 物归原主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如风问道。

    “这个……”白世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因为有两个哥哥在场,世杰不好把那些个什么梦境之类的说出来,于是他话锋一转,“对了,我来,是要把这个还给你。”

    白世杰说着,从胸口拿出了那枚还带着他体温的玉佩。

    “我的玉佩,这不是我的玉佩吗,怎么会在你那里?”如风惊喜地叫出声来。

    “那天,你离开以后,我在地上发现了这枚玉佩,我想,这一定是你落下的。我本想追上去还给你,可是你那时候已经走远了看不到人了。后来我就一直找你,一直找你,直到今天,我终于找到你了。”世杰也不知怎么了,解释了一大通。

    “谢谢你,你知道这玉佩对我多重要吗?这玉佩我从小就带着,从未离过身。我还以为,我还以为永远都找不到了呢?”如风激动地几乎泪眼朦胧。

    “物归原主就好了,找到你,我也就放心了。”世杰说道。

    “如风,你怎么不给我们介绍一下你这位朋友啊。”凌风在一旁看了许久,终于开了口。

    “哦,大哥,二哥,这就是上回我跟你们说过的那位公子,就是他在大街上拉住了那匹失控的马,从马蹄下将我救下。”如风解释道。

    “原来上次救我妹妹的就是这位公子啊,失敬失敬!”追风赶紧行礼。

    凌风也赶忙向世杰道谢。

    这阵势倒是把世杰给吓着了。

    “不敢当啊不敢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何足挂齿啊!”世杰很不好意思地笑着。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凌风问道。

    “在下姓白,名世杰。你们叫我世杰就好了。”世杰回答道。

    凌风心里猛地一怔,白世杰?

    原来他就是白世杰,那不正是妹妹的相亲对象吗?

    追风倒是没在意,他到现在也还不知道白家公子就叫白世杰,他只是想着,这个人也姓白呀,真巧。

    “对了,我还不知道三位的名字呢。”世杰问道。

    “哦,我叫尹追风,这是我二弟尹凌风,我三妹尹如风。”追风边说边指着弟弟妹妹。

    如风?原来这位美丽的姑娘名叫如风,真是人如其名,秀美如风。世杰忍不住在心里想。那么想必,那玉佩的另外一面原本应该是刻着“风”字了。

    凌风听到白世杰的话,有些诧异,白世杰竟然还不知道妹妹的名字,莫非他还不知道如风就是他的相亲对象?

    再说到白世杰,他确实到此时也不知道眼前的女子就是父母口中的“尹家姑娘”。

    也难怪,他从来就没用心听父母说,只知道他们自作主张地给他相了一个姑娘,也不晓得别人到底是姓张姓李。

    说来也巧,尹如风早把什么相亲的事给忘了,哪里会记得谁姓白不姓白的。

    凌风暗中观察着妹妹的反应,看样子她也不知道这位白公子就是她的相亲对象。

    所以这四个人中,只有凌风一个明白人。

    凌风想借此机会看看白世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决定不动声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