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不期而遇

    (一)清风山庄

    青山下,住着三兄妹。

    大哥,尹追风,人如其名,剑法来无影,去无踪。

    二哥,尹凌风,玉树临风,剑法如行云流水,飘逸自如。

    三妹,尹如风,天生丽质,是方圆百里数一数二的美人。

    每天清晨,如风都要早早地起来准备早饭,然后,和她两个哥哥一起去河边练习剑法。虽然她不会武功,但是这么多年来,陪哥哥们练武,已然成了她的一种习惯。

    一天,三兄妹照旧来到清河练习武艺。

    这天的天气格外好,阳光明媚,空气清新,令人神清气爽,心情舒畅。

    两兄弟切磋了一番后,便坐下和如风一起聊天。

    如风穿着纯白色的裙子,坐在河岸边青色的石头上,阳光洒在她面若桃花的脸上,清风不住地吹动着她那一头乌黑发亮如瀑布般的长发,怎一个美字了得!

    凌风望着如风,轻抚着她的头发,“我的妹妹,长大了,以前是个小美人,现在变成大美人了。”

    如风眨着大眼睛,问道,“二哥,你说的是真的吗?可是,我怎么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美呢?”

    追风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傻丫头,我想啊,天底下如果真的有嫦娥存在的话,她也就长你这样吧。”

    如风笑了“大哥,你真会逗我开心啊。”

    追风若有所思地看着如风,说道“如风现在长大了,大哥真的希望你啊,可以找到一个很好的婆家。”

    “大哥,你好端端的干嘛说这些啊,真是讨厌!”如风说着,害羞地跑开了。

    追风笑开了,对凌风说,“你看看这丫头,还会害羞了。”

    凌风推了推他,“好了,大哥,我们该回去了。”

    其实,追风说这话并不是完全没有来由。

    前些日子,镇上的白府请他去府上一聚,就向他表达过这方面的意思。

    白老爷家境富裕,在镇上德高望重。据说这白家的公子也是一表人才,才华出众。

    追风心想着,如果妹妹真的能嫁到这样的家庭,的确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现在还不知道妹妹自己的想法,只好一步一步地来。

    回到家里,如风去镇上逛街了,就剩下追风和凌风两兄弟。

    追风趁机将白家的事和凌风说了一下,问问他的意思。

    凌风倒是不急着表态,“我也不好说这白家是好还是不好,只是我觉得妹妹年岁尚小,倒是不急在这一时。”

    追风点了点头,觉得凌风的话有些道理。

    过了一会儿,如风回来了。

    追风心想着要不还是先问问妹妹自己的意思,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开了口。

    如风听到后,先是诧异,然后就呵呵地笑出了声来,“大哥,你就这么急着要把我嫁出去啊?再说了,大哥和二哥都还没有娶媳妇呢,我怎么能先嫁人呢?我啊,还要留下来照顾大哥和二哥呢!”

    如风说完这些,将手中的东西放下,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个如风啊,真拿她没有办法。”追风摆了摆手,也转身出了门,厅内只剩下凌风一个人。

    作为尹家唯一的妹妹,如风对于两兄弟的意义非同寻常。

    只是,就性格而言,追风不拘小节,而凌风,就心思缜密得多。

    为了妹妹的幸福着想,凌风决定先去调查调查,这个白家公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二)不期而遇

    经过凌风的悉心打听,他得知,这白家公子名为白世杰,是白家唯一的儿子,白世杰上有一个姐姐,名叫白如玉。

    这两姐弟都差不多到了适婚的年龄,姐姐是姿容秀美,温婉如玉,弟弟则是谦谦君子,一表人才。

    加上白家这样的家世背景,这两人也绝非凡夫俗子能匹配得上的。

    更多的信息,凌风想日后再做打听,目前他最想了解的就是,白世杰这个人的人品究竟如何,倘若妹妹真的嫁了过去,他是否会善待她。

    再说到如风,其实那天大哥的话对她根本就没产生什么影响,她从小就是在两个哥哥的关爱下长大的,一直都是无忧无虑地生活着。

    她以为,每天和两个哥哥在一起,就是对幸福的所有定义,关于未来,关于婚姻,她从来都没有认真想过。

    这天,她像往常一样,满心欢喜地去镇上逛街。

    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一片热闹祥和。

    如风一会东看看,一会西瞧瞧,开心地像一个小孩。

    不一会,如风来到了一个小摊前,小摊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饰物和小玩意,全是姑娘家的心头所好。

    如风看上了一个荷包,那荷包做工很是细致,上面的绣着一只紫色的蝴蝶,图案很是精美,如风一见便很是欢喜。

    如风拿着那荷包左看右看,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于是如风当即决定将其买下,她开心地付完钱,将荷包小心地收好。

    突然间,传来一阵马的嘶吼声,她回头一看,只见一匹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烈马,正失控一般,径直地朝她冲过来。

    如风一时间被吓呆了,惊恐地望着那匹马,连最基本的逃跑都忘记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白衣少年窜了出来,只见他三步两步就冲到了马旁边,飞速地拉住了马缰,马双蹄高扬,在一声尖叫中停了下来。

    马背上的男子赶紧跳了下来,连连向两人道歉,“二位,实在是对不住,这马儿好好地,不知为何突然间发了疯。”

    白衣少年笑着对男子说,“没事啦,以后千万记得,不要在人这么多的大街上骑马了。”他一举手一投足,风姿潇洒,风度翩翩。

    男子频频点头,千恩万谢地离开了。

    如风还沉浸在刚才那惊险的一幕里,完全没有缓过神来。

    “小姐,你没事吧。”白衣少年试探地问了如风一句。

    如风这才清醒过来,对他莞尔一笑。

    那一笑,千娇百媚,倾国倾城。这回轮到少年傻了。

    “公子,刚才,真的很谢谢你。”如风感激地说道。

    如风说着,向白世杰鞠了一躬,然后就转身离开了,她粉色的裙摆随风摇曳着,飘逸如仙。

    少年呆呆地站在原地,两眼一直望着如风离开的背影。

    愣了好一会后,少年对自己没有更多地了解刚才的小姐而后悔莫及。

    他方欲离开,地上一个玉佩映入眼底。

    没错,这正是如风刚刚不小心掉落的。

    少年拾起玉佩,正想追上去,谁知姑娘的背影早已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这玉佩是尹如风从小就带在身上的,玉佩有两面,一面刻着“如”字,另一面刻的字已经看不清了。

    少年猜这两个字肯定是刚才那位的小姐的名字。

    (三)朝思暮想

    没错,如你所想,这个白衣少年正是白家的公子,白世杰。

    只是,当时的他丝毫都不知道,刚刚邂逅的天仙一样的女子,正是他父亲给他找到的相亲对象。

    话说,自从遇到了尹如风之后,白世杰就像着了魔一样,茶不思饭不想,经常自己一个人躲在一边,偷偷地拿出那块玉佩,痴痴地看。

    再说到尹如风,那天回到了家中之后,才发现自己的玉佩不见了。

    这可把她给急坏了,要知道,这玉佩是她从小就有的,对她的意义非凡。

    尹如风好几次回到镇上,想找回自己的玉佩,可每次都无果而终。

    白世杰也好多次去镇上寻找如风,还一家家地打听着她,但如风不住在镇上,所以无从寻找,白世杰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如风把玉佩丢了的事告诉了两个哥哥,哥哥们并没有责怪她,大哥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二哥则说了句,“丢了就丢了吧,都是过去的东西了。”

    这话听着很轻松,但二哥复杂的眼神让如风觉得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但是,事已至此,再怎么后悔也是无济于事,只能期盼有一天奇迹能够出现吧。

    那边的白世杰,为了找到他朝思暮想的姑娘,还在做着积极的努力。

    他甚至跑到玉器店,请最好的工匠做一块和如风那个一模一样的玉佩——以便日后将原物交还失主后,这个复制品还可以留着作纪念,真是用心良苦。

    玉器店的工匠不明内情,也不好多问,只是照着顾客的要求去做了。

    过了些时日,玉佩做好了,果然和以前那个如出一辙,连上面刻的字都一模一样。一面刻着“如”,另一面便没有刻字了(因为原玉佩另一面上刻的字已经看不清了)。

    只是如果仔细看,还是有些区别的。

    这玉的纹理终归是不一样的,再者,不管怎么说,现在的这个玉佩要新一些,如风的那个玉佩毕竟那么多年了,多少还是有了些岁月的痕迹。

    白世杰很是满意,给了工匠双倍的工钱,把工匠感动得连连道谢。

    小心地收好两块玉佩后,白世杰随即打道回府。

    刚回到白府,世杰发现父母都在等他。

    他一见这种架势,忙问道“父亲,母亲,你们这是专门在等我吗?你们找孩儿有事吗?”

    “世杰啊,上回我们给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啊?”白老爷劈头问道。

    “什么事啊?”世杰一脸稚气地问。

    别看他在外面风流倜傥,在父母面前,他就是个孩子。

    “你已经不小了,我们给你说的尹家姑娘的事,你到底怎么想?早点定下来,爹娘好早点放心。尹家姑娘可是个温婉淑良的好姑娘。”白老爷继续说道。

    “可是,我已经有喜欢的姑娘了。”

    白世杰自然不知道父母口中的尹姑娘就是他日思夜想的女子,不假思索地就拒绝了。

    白老爷和白夫人倍感诧异,异口同声地问道“你有喜欢的姑娘了?她是谁?什么时候的事?”

    待白世杰把事情的原委说完,白老爷和白夫人连声反对,说什么大街上随便遇到的一个姑娘,连身家背景都搞不清楚,怎么能如此草率呢?

    白老爷还说,这尹姑娘身世清白,大哥在衙门当差,是知县最器重的一个助手。最重要的是,尹姑娘性情温和,蕙质兰心,将来一定会是个很好的妻子。

    白世杰完全不理会父母的论调,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转身离开了。

    白老爷气的直跺脚,“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好了好了,老爷,咱们以后再好好劝劝他吧。”白夫人赶紧出来劝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