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不想点破【求订阅】

    张凡大伯家是晚上离开了,虽然没有班车了,但是还是能够搭乘熟人的车回去。

    刚刚一走出张凡的家门,刘红梅就兴致勃勃的对张有德说道:“那丫头说要给我们一百万,这下我们不用再为娃儿的房子操心了。”

    她倒是没有怀疑过张蓁蓁说大话,以她对女儿的了解,既然她说出来了,说什么也会做到。

    张有为听到这个数字后,脸上并没有浮现出惊喜的神色,而是拿出手机拨通了张凡的电话。

    “你可不能让你姐做傻事走上了歧途,我不要她这么多钱,让她把该给的钱慢慢给我就是。”

    张凡故意把手机开着免提,挂断电话后一边轻轻拍着张蓁蓁的后背,一边小声说道:“你这是何必呢?大伯还是喜欢你的。”

    以她现在的实力,根本不需要这么做,让自己显得这般无情。

    不管是父女还是母女,亦或者姐弟,这种关系岂能说断就断的。

    张蓁蓁松开张凡,身体平躺在他的床上,定睛凝视着头顶上方的吊灯,只觉得它五彩斑斓。

    拿出纸巾细细擦拭眼睫毛,等到她重新睁开眼睛,这些炫丽的色彩不再,只剩下白色的灯光。

    张蓁蓁叹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看着张凡说道:“虽然一百万对于现在的我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他们也足够了。”

    “可是如果让他们知道我这么有钱,这一百万也就不算什么了,我不想看到那样的场景。”

    张蓁蓁说着说着又把头埋在怀中磨蹭。“因为你肯定不会舍得我受到委屈的,而我也不想你为我的事情操心,我可是你姐呢!”

    她不想看到张凡在自己和自己父母间左右为难,然后被迫帮她这个姐姐。

    “我现在到觉得你像是一个小女孩,净做一些蠢事情,这种事情哪有你想得这么简单。”张凡的语气透露出无奈。

    即使卢瑞一家和自己家闹得这么僵硬,今年过年母亲还是会唉声叹气,张凡知道她是心中难过。

    不管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它都是一把双刃刀,心硬的人可以不在乎,因为它砍不动。

    只是心软的人就不同了,心一软就会被重新割开流血。

    如果说上一世的张蓁蓁是铁石心肠,那么现在的她的心中还是残留着对家人的情感的。

    只不过她自己不想承认而已,反而故意让自己显得无情。

    张凡理解她为什么会这样,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搁在谁身上都不会淡然接受。

    “姐,我给你讲一个叫樊胜美的女孩的故事吧!”张凡突然说道。

    张蓁蓁不明所以,还是点了点头,并做出一副倾听的样子。

    卢静推开门看到这一幕,到没有说你们姐弟别搂搂抱抱的,这样成何体统。

    而是坐到张凡的床尾,看着他说道:“你重新讲一遍,我刚刚在外面隔着门没有听清楚。”

    张凡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亲妈,自从她捉奸自己和江澜清后就养成了喜欢偷听的毛病。

    不过母亲大人开口,张凡只好重头开始讲。

    只不过张凡的这个故事并没有让卢静义愤填膺,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蓁蓁,比这可怜的女孩多了去了,还有人被她的父母逼着卖身补贴家里的。”

    说罢,卢静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张蓁蓁的肩膀。

    “蓁蓁,你一辈子还是要为自己着想,小婶就觉得你这样做很不错。我了解的妈的德行,如果不是你爸还像一个父亲,我也不知道你会成为怎么样的人,毕竟你长这么乖。”

    作为一个老师,卢静显然想得更多,这也是她中午制止张凡胡乱开口的原因,张有为也是这种想法。

    作为一个女孩,这种事情绝对要有自己的底线,那就是一定不能是无条件答应父母的要求。

    你自己都还没有毕业,哪能一直想着挣钱去给她弟弟买房,简直可笑又荒诞。

    她跟丈夫还有更担心的一点,万一这丫头突然脑袋没有转过来弯,为了早点和父母一刀两断而去挣快钱就糟了,那样她好好的人生就会被彻底的毁掉。

    不怪卢静和张有为这么想,他们看到过,听过过很多这样的例子,而且这丫头也有这样的资本。

    想到这一点,卢静又直视着张蓁蓁的眼睛说道:“丫头,你父母的钱你可以慢慢还,你妈再怎么不待见你,也不会逼迫你一次性给她十几万的。”

    “所以千万别想不开去做傻事,万一真缺钱还可以给我和你小叔说,毕竟上一次你也帮了我们很大的忙。”

    卢静说的是未来女孩的事情,她家现在一个月光分红就有五六万,不出两年就能把本钱赚回来。

    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也多亏了张蓁蓁帮忙才能实现。

    张蓁蓁听着张凡母亲拐弯抹角的话,心中有些好笑,她从来都没有想过那种事。

    她现在倒是怕张凡的父母多想,于是赶忙点头答应下来,笑着说道:“知道了,谢谢小婶。”

    随后张蓁蓁又陡然生出一股悲凉,侧头看向张凡的侧脸。

    “不过不是你出现我的世界中,我还能这样轻松的笑着保证吗?”

    至于小叔和小婶的感谢,也是他故意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让小叔和小婶对自己心怀感激,让她能够更好的融入到这个家中。

    看着被小婶拉上的房门,张蓁蓁弹了一下张凡的额头。“小凡,你说你是不是生了七窍玲珑心?”

    “屁,她们两个才是一肚子的小心思。”张凡反驳道,接着又深深叹了一口气。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古代的皇帝太多数短命了!除了要防止敌人杀进来,也要防止下属把自己跩下去,最关键是后宫也是一片勾心斗角,心累自然就活不长了。”

    张蓁蓁听到他这话,好奇心顿时被勾了起来,伸手从张凡手里把他的手机抢了过去。

    看完他跟江澜清和白雪的聊天记录,冷笑了一声。“不就是争宠吗?看把你得瑟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春天来了呢。”

    “春天本来就快到了,外后天就是立春。”张凡回答道,同时脸上露出了十分猥琐的笑容。

    他想到了《动物世界》中的一句名言:“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

    说起来没有几个月就要高考了呢!想到这里张凡的心情莫名的激动起来。

    张蓁蓁拿起她擦眼泪的纸巾,擦了擦张凡的嘴角,没好气的说道:“你发春了啊?口水都流出来了。”

    说罢又对张凡小声问道:“这次除夕,你是不是决定一个人陪白雪看烟花了?”

    如果有可能,她希望自己到时候也能在他们旁边,就像去年一样,远远的看着他们也好。

    “我可真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弟控。”

    张蓁蓁一面在心中吐槽自己,一面等待着张凡的回答。

    在看到张凡摇头后,她的心情一下子就高兴了起来。

    只是听到他说出“还有江澜清,她也要去。”时,她又忍不住瘪了瘪嘴巴,露出一副寂寞的神色,对着张凡勉强的露出笑容。

    “那你们三个好好玩,我就在家里陪小叔和婶婶。”

    “想什么呢?你到时候要负责帮我们照相的。”张凡瞪了一眼张蓁蓁,没好气说道。

    张蓁蓁愣了一下,突然翻过身来揪住张凡的脸颊。

    “好你个小凡,又捉弄我。”

    张凡看着张蓁蓁脸上的笑容,不想点破她的演技还是那样的差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