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震双山 155 各方反应

    作为金州市公安局的一把手,涂若飞和李志两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郑敏心中自然清清楚楚。但是,自己知道是一回事,被人当众说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当他从李好嘴里听见那句,对不起,我无法对你的无能视而不见的时候,脸还是拉了下来。

    什么意思?你这是在打谁的脸呢?上面批评你,那是对你的关心和爱护,说明想培养你!给你脸,你小心兜着就是了。怎么?不光不兜着,反而直接把桌子掀了!敢情举世皆浊,就你独清?演给谁看呢!太不像话了!

    等李好都已经发完言了,郑敏依然黑着脸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魏江扭头看了他一眼,直接伸手拿过话筒,“嗯,既然李所长已经检讨完了,那就散会吧!”

    郑敏狠狠的瞪了魏江一眼,魏江看到后,无奈的一耸肩,往孟雨的方向一努嘴。郑敏轻叹了一口气,怅然起身,跟着人-流慢慢向外走去。

    两人虽然都没有说话,但表达的意思无非是——

    这是检讨吗?

    不然怎么办?继续待在这里?太尴尬了!等孟书记走了再说吧。

    ……

    看着电视荧幕中,自己姑娘那坐立不安的样子,张韬的心中何尝又不是心疼的要死呢。

    李好的这一步棋,走得实在是太狠了,这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啊!他到底图的是什么呢?说真的,当初就应该好好的研究一下再做决定。自己完全低估了这个对手。这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吗?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在政坛,摸爬滚打了数十年的高手啊。

    差不多已经有三年,自己没有再这么费过心了吧!唉,不是什么好兆头啊。也罢!既然你李好舍得死,我绝对舍得埋!

    张韬毕竟也是从枪林弹雨中,一路拼杀出来的狠角色,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三条对策就在他的脑中慢慢有了雏形。

    正想着呢,办公室的门就被张薇一把推开了。她面如死灰,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嗯,不错!没有哭,也没有闹!”张韬起身给她倒了杯热水,“看来这件事情,也让你成长了不少啊!”

    “爸!我……”张薇刚要说话,就被张韬伸手制止了。

    “我这有三个办法,你自己选一个。不论你选哪个,哪怕是鱼死网破!爸都会义无反顾的支持你!”

    张薇见父亲说的这么郑重,也认真了起来。

    “第一个,就是把那个小所长死死的按在双山县!即使他再有功劳又能怎么样?群众基础越好,我就越能压的住他。理由再简单不过了,像他这样优秀的同志在基层多干几年,谁也不能说不允许。他不是擅长玩舆论嘛?到时候,随便煽动煽动群众,求着他留任,我看他怎么办!他就老老实实的在那个位置上熬到退休吧。我有的是方法,慢慢炮制他!”

    看到张薇没有表态,张韬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他就知道自己的姑娘肯定不会选这条的,毕竟时间间隔的太久,既不解气也不解恨!其实,在他自己看来,这个办法无疑是最稳妥的,杀人于无形。

    “第二个,就是捧杀他。说白了,你的问题可大可小,仅仅是丢个物证而已。只要态度放的足够低,大不了就是被批评教育一下,并不会记录在档案里。我完了也会向上面承认错误,然后顺着他李好的意思,全面调查所有的事情。把他先捧得高高的,让他慢慢膨胀……一年之内,以他这种目空一切的性格,得罪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到时候估计都不用我们动手,他就会销声匿迹了。所谓捧杀,不外如是。”

    “还有一个是什么?”

    “就是顺势继续打压!马上就能让你解气!本身他这种不恰当的言论,就是在公开抹黑政府的正面形象。郑敏那张难看的脸就是最好的佐证!不过,如此一来,肯定会引起孙家的反扑。违背了我想躲在幕后的初衷,和我的一贯风格也不符。尤其是明年,周兰心一走,你爸我极有可能会向上升一步。”

    “爸,我选第二个。咱们家不能没有你,你走的越远,以后就越不会有张好、刘好之类的欺负我。”

    张韬眼角泛着泪光,“姑娘知道疼他爹了!”

    “我这就回去写检查!”张薇有些颓废的站起来,步履蹒跚的往外走去。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一夜长大吧。张韬看着姑娘的背影有些感慨。

    ……

    京都市杨家老院。

    杨老爷子拿起遥控板,关上了电视,不住的摇头,“唉,这个小伙子,还是有些稚嫩啊不懂得至刚易折的道理,早晚要吃大亏……阿静,你怎么看?”

    “我估计他那个位置,可能坐不了多久了。”杨静在一旁认同的点点头,“是有些可惜了,听燕子说,他那些大刀阔斧的改革,进行的非常有成效。仅仅几个月时间,不光站稳了脚跟,还完全掌控了全局。”

    “是啊,这种人可遇不可求。就是不看在他师父的面子上,也完全是个可造之材,值得重点培养。”杨老爷子靠在沙发上,“我是这么想的……你现在的调查不是陷入瓶颈了吗,不如,借着这个机会,让他来京都避避风头。顺便问问他师父的去向,你觉得呢?”

    “嗯,可以。”杨静略一思索,“我中午就给燕子打电话。”

    ……

    东部军区警备司令部。

    一阵爽朗的笑声,从战情分析室里传了出来。

    刘健已经很久没有笑的这么开心过了。坐在他身边的徐光荣,李国庆、刘北城等几个枭虎特战队的核心人物,脸上的表情也都是精彩纷呈。

    “嘿,你们看这小子啊,果然是一肚子坏水!不过,我怎么越来越喜欢他了呢,哈哈哈……”刘健笑了几声后,也冷静了下来,“你们说,接下来那帮俗人,应该容不下他了吧?”

    “首长,您的意思是?”

    “这样,神眼,你亲自去一趟双山,问问他的意思,想不想来……”说到这里,刘健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闭上眼睛,沉思了起来,“等一下,让我再好好捋捋……”

    大概过了10分钟左右,刘健才对着徐光荣说道,“光荣,你马上给高明打个电话,让他牵个线,就说我想和孙隆聊上几句。”

    “好的。”徐光荣拿出电话,看了眼周围的几个人,“行了,热闹都看完了,都下去训练去吧。”

    “是!”

    ……

    冰峰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

    庞庆柳、吕红军、孙静,几个人凑在电脑跟前,看着《警讯》上的网络直播。

    “这孩子,怎么就不懂事呢,完了完了。你们刚刚也都看到郑敏的眼神了吧?估计以后他在金州市肯定是越发的举步维艰了。”庞庆柳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埋怨道,“不是已经反复劝过他了嘛,要抓大放小,遇事不要较真……你们说,他怎么就听不进去呢。唉……”

    “要不,我现在赶紧回去写个申请,争取把他原调回到咱们这里吧,”孙静也有些关心则乱了,“万一,我是说万一,有处分下来了……他还年轻,有了污点,以后的晋升就成问题了啊。”

    “你俩就甭在这里,闲吃萝卜淡操心了,”吕红军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你们什么时候见过那小子吃过亏?嘿嘿,要我说啊,那小子贼着呢!”

    “老吕的意思是……”

    “谁知道那小子心里又憋着什么坏呢,他要是真的没有去处,自然会给我们几个打电话的。再说了,警犬支队的老张,不是后天就要给他送狗仔去了嘛,到时候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嘿,怪不得人家老说你老谋深算呢!”

    “咦,姓庞的,你这是骂我呢还是夸我呢?”吕红军故作生气的样子,惹来了庞庆柳和孙静两人一阵大笑。

    ……

    北极星慢摇吧的保安室。

    看完直播后的董金国,心里越发的纠结起来。他忽然害怕自己这个卧底计划,还没有开始呢,就马上要夭折了。如果李好这次真的被上面拿下了,那自己这样又算是什么呢?唉……不行,今天晚上,自己一定要找他好好谈谈……等等等等,这会不会也是他的后手之一吧……还有三天,巴老三就出狱了,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出错!算了,再忍几天……

    ……

    林氏集团的办公室。

    “哈哈哈!那个姓李的,完全就是在找死啊!”林聚德兴奋的拍着自己的大腿,“看来我们的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了!”

    “我现在对这个人越来越没什么兴趣了,”林聚贤又开始慢悠悠的冲泡起功夫茶来,“以前还觉得他高深莫测,是个人物。现在看来,不过尔尔。”

    “哥,那你说,我们的场子可以恢复了吧。”

    “嗯……”林聚贤看向了正在玩游戏的张波,“张波,你觉得呢?”

    “再等等吧,先把这个风头过去。”张波心不在焉的应付了一句。此时,在他心里也确定了一件事。如果这个李好能平稳渡过这次危机,说明他的背景足够深厚……那么,自己筹备多年的计划就可以开始实施了。

    ……

    张薇走后,张韬调整好心情,拿着整理好的材料,往周兰心的办公室走去。

    “周市长在吗?”

    “哟,老张啊,什么事还值得您亲自上门啊?”

    “咳,这不是丢了个人嘛,”张韬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上周我不是给公安局的领导班子开了个会嘛,主要是关于提高警员素质修养,增强警员服务理念的。为此,我还特意找了个典型,就是双山县派出所的李好。”

    “李好?就是那个不到一小时,就把交通事故的起因彻查清楚的那个所长吗?”

    “对,就是他。”张韬在周兰心对面坐了下来,“当时我收到了一些材料……在这里,您也看一下。”说着就把胡蝶整理的资料,给她递了过去。

    “嘶……”周兰心看完了后,也有些吃惊,“你是怎么处理的?”

    “我当时想的是,毕竟是年轻人嘛,谁还没有个犯错的时候啊,给他们道个歉也就算了。”

    “嗯,不是没有道理。”

    “可惜啊,这件事怕是别有隐情啊。我也有些大意了。”张韬语重心长的说道,“今天,这个小子把什么叫‘不卑不亢’诠释的淋漓尽致。”

    “哦,怎么说?”

    “您再看一下,这是今天他当众检讨的视频。”

    只看了一半,周兰心就按下了暂停键,“你就说,接下来准备怎么做吧?”

    “既然他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义愤填膺的说起这些事,我估计十有是真的。所以,我决定彻底彻查,该处理的处理。该解决的解决。”

    “行,我同意。如果事情真相和他说的一样,像这种基层干部,是要好好的培养培养。”

    “那你看,书记那里,要不要也通个气啊?”

    “暂时不用,等结果出来了再说。”

    “好,听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