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四十三、

    见落玉一直没回来,岑希诗其实心里挺慌的。

    方才在宴会上,天帝太初如此那般的生气。表面看来是为了落玉看似是护着自己的儿子。实则不过是为了天界和他自己的颜面。

    虽然嘴上说,如果再有下次。就不与人鱼族来往,再无任何瓜葛。但是,太初是一个讲求利益的人。他不会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儿,就放弃这么一个多年的老臣。在他看来是不划算的。

    这次说的先把人领回去,不代表下次他不会为了利益,就真的让落玉娶了那郡主。落玉虽然不是他最爱的儿子,确是他最爱的棋子。

    岑希诗(内心)“怎么这么早了还没回来,不会是让天帝看出什么了吧?接下来的剧情不会就是,棒打鸳鸯了吧?”

    “没成想瞒了这么久还是没瞒住。”

    以岑希诗看了这么多年狗血文的套路,她想应该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让落玉强行把两个都娶了,一个正妃,一个侧妃。

    想到这儿,岑希诗不仅打了个冷颤。

    岑希诗(内心)“这要是把我和当郡主都娶了,仙侠剧就要变宫斗剧了。就算我自己不争风吃醋,不在意。也保不齐那郡主会找我的茬,她再怎么不讲理。再怎么嚣张跋扈人家也是人鱼族的郡主,那到时候可就头疼。”

    怕?岑希诗自然是不怕的。已那郡主的智商,自己还斗不过她?自己就是不想斗懒得去斗,而且跟那样的人也没必要斗。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而且她真的,可以让自己喜欢的人娶另外一个人吗?自己真的有那么大度吗?一切都是未知的,她说不准。

    …………………………

    “阿玉。”正想着就看到了落玉的个身影,岑希诗跑了出去。

    “你回来了,天帝陛下找你何事?”岑希诗问道。

    “父帝找我问了你的事,还有我与你的关系。”落玉没有隐瞒,直接说了太初然后他的目的。

    而且也没必要隐瞒。

    “那你是同天帝陛下如何说的?”

    “我已经父帝说明,说诗儿你是我日后要娶的人。”

    岑希诗(内心)“?”

    “阿玉,你为什么不隐瞒呢?”

    在岑希诗看来,就算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落玉的关系。就算落玉从来不对别人说,自己也无所谓。

    自己作为一个现代人也不会计较这些,自己不介意和落玉来一场地下恋情。甚至还希望落玉他一直隐瞒着。

    因为越多的人知道,麻烦事就越多。

    搞不好落玉到时候真的会反抗他父帝,他父帝本就不太喜欢他。如果因为这件事,让他们两个的矛盾更深,那岂不是很麻烦?

    到时候传遍整个六界,再说她挑拨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

    这个锅岑希诗可不背。

    “那诗儿是希望我一直隐瞒呢?不同父帝说明白?”

    “我无所谓的,就算你一直不说。谁都不知道,我也没关系。”

    “可是诗儿,这对你不公平。况且,我们并没有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你我二人是情相愿才决定在一起,光明正大。为何要隐瞒?”

    “我能看得出来,你父帝不是很喜欢你。何必因为这件事加深你们的不愉快呢?”

    “我向父帝表明之后,父帝也没有说什么。诗儿,父帝那边你不用担心。一切的事,我都会处理好。”

    岑希诗(内心)“没说什么,怎么可能没说什么?是没说,还是故意隐瞒我?但如果是真的没有说,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我一开始想的那种,两个都娶。”

    岑希诗(内心)“妈呀,还真的要变成宫斗剧?”

    可是她不想,她一点都不想。

    岑希诗(内心)“不对,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落玉执意不娶那郡主,到时候他们两个要怎么?私奔吗?不行,绝对不行。”

    岑希诗不是那种特别传统的女子,如果是碰到自己喜欢的非要闹到私奔也不是不可以。自己怎样都无所谓,但是自己现在所处的世界也不一样。且落玉的身份也不一样。就算落玉再不受天帝的喜爱,他也是天帝的长子。天界的大殿下,如果落玉真的同她私奔。到时候都传开,再给自己安一个什么迷惑天界大殿下,与其私奔霍乱天界的罪名。而且可能连带着落玉名声也会不好堂堂天界大殿下,为了一个区区的仙子。就什么都不顾了,与其私奔,私定终身。真的是丢了天界的脸。到时候就真的说不清了。

    岑希诗(内心)“……太可怕了!这剧情我承受不来。”

    她自己倒是无所谓,但是他不能连累落玉。在自己看来她与落玉的关系就是那种可以说,但没必要。

    “诗儿?诗儿?”落玉见岑希诗楞神了便叫她。

    “啊?”

    “在想什么?”

    “没事,没什么。”

    …………………………

    夜幕降临,满天的星星在闪烁。落星潭边,繁星照耀下,落玉一袭云纹白衣,斜倚石块眼眸微阖,似是在小憩。

    波光凌凌,湛蓝如碧的星河中。一条若隐若现的白色龙尾浸泡其中,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声音响起。

    “阿玉?”

    落玉睁开眼。

    “你怎么睡在这儿?”

    “没什么,只觉得累了。就想着在这休息一会儿,没想到就睡着了。”

    “你怎么来了?”

    “哦,很无聊。没什么事过就出来转转……”

    潭水的水面上,时而有几条小鱼。

    踊跃出来,时不时溅起层层水花。

    岑希诗坐下,坐在落玉身边。

    岑希诗靠在落玉的肩上。

    “这天界星星,真的是格外的耀眼呢。”

    “在天界带了这么久,不知不觉的。我已经习惯在这里生活了,这里的一切,还有这里的人。”说着便望着落玉。

    “…今日之事,委屈你了…”落玉突然说道。

    “哎呀,好啦!我真的没事儿啦。好啦好啦,笑一笑?嗯?笑一笑嘛。”

    落玉浅浅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这才对嘛。”

    岑希诗换了个姿势,将头枕在了落上。

    “怎么了,诗儿?可是累了?”落玉一脸温柔的说道。

    “嗯,累了想换个姿势。”

    落玉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岑希诗的发丝。

    岑希诗哼个小曲儿。

    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时不时,水花四溅。有些溅到了落玉的衣服上,落玉向来是个有洁癖之人。不喜欢他的衣服上沾上任何东西,可是现在他却丝毫不在乎溅在自己身上水渍。但是,现在他却丝毫不在乎溅在自己身上水渍。只是一脸宠溺的看着自己怀中的女子。只是因为,他现在有了岑希诗。因为有了她,他什么都可以接受。

    落玉眼看时辰不早了,便想着带岑希诗回寝殿。

    却看到,岑希诗已经睡着了。落玉没有吵醒她,而是把岑希诗抱了起来抱回了寝殿。

    寂静的夜晚,寝殿安静得连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卫儿已经睡下了。

    见怀中的人睡得香甜,月光照进寝殿。

    落玉将岑希诗到床榻上。

    “阿玉…”岑希诗痴语叫着落玉的名字。

    “傻丫头…”

    落玉转身要走,却被人拉住。

    “阿玉…不要走…”

    落玉当岑希诗的手松开,却又被人拉住。

    但是他待在这里,也不方便。

    可又被这么拉着,他也走不了。

    没办法落玉把岑希诗抱起来,走出了寝殿。

    到了偏殿处。

    偏殿不如正殿大,但也还说得过去。

    有书案、有餐桌、还有一张床榻。

    就是房间只有一个,一进去就能看到所有的东西。

    落玉将岑希诗放到床榻上,落玉见岑希诗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

    心想,可能是梦到了什么好事吧。就跟着也笑了。

    落玉每一寸目光汇成无言片段,在心底里炸开一股暖意。

    只因意外的相遇,他却找到了今生唯一的挚爱。

    落玉就这么看着床榻上的女子。

    不知怎的,落玉竟鬼使神差的低头吻了她。

    “我这是…我怎么能这般如此轻佻?”落玉一时慌了神,不知该怎么办?

    “…呵…”落玉坐在岑希诗的身边。

    月光可鉴。一切都好似是受了蛊惑。

    …………………………

    第二天。

    岑希诗睁开眼睛。

    “嗯…?”

    岑希诗坐起身,看到了守在床边的落玉。

    “醒了?”

    “嗯。”

    “为什么…会在这儿?”

    “咳…昨晚,回寝殿的时候,发现诗儿你已经睡着了。我将你放到寝殿床榻了,但诗儿…你咳,拉住了我的袖子,不让我走。但…寝殿有卫儿在,我再也不是很方便…所以,所以我就将诗儿你抱到了偏殿。”

    “哦。”

    岑希诗下了床。

    “你昨晚睡得好吗?守了一夜。一定很累吧?”

    “无妨,还好。”

    落玉看了看外面说道“时辰不早,我也该去上值了。”

    “哦,好。那你快去,不要耽误了。”

    “好。”

    出了偏殿,落玉去上值。

    岑希诗回了正殿。

    “姐姐!”

    看到岑希诗进来,卫儿上前说道“姐姐,昨晚去哪了?我醒了见不到你,可把卫儿吓坏了,我以为姐姐你出什么事了。”

    “我昨晚,在偏殿睡的。”

    “在偏殿睡的?”

    “嗯,说完我不是出去了吗?到水潭处遇到殿下,后来我就睡着了。是殿下把我抱回来的,可是我做梦了。梦到他,并且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所以没办法,他就抱我去了偏殿去睡了。”

    “哦,那姐姐你昨晚…和大殿下有没有?同、同寝。”

    “你这丫头,又在想什么呢?”

    “当然没有,我们两个昨晚。都好好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哦……”卫儿有些失落。

    “怎么了?你那是什么表情?你好像还很失望样子?嗯?”

    “没,没有的。就这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好奇而已。”

    “好啦,我没有怪你。姐姐跟你开玩笑的,瞧把你吓的。”

    “姐姐~你越来越坏了。”卫儿有一些娇嗔的说道。

    “好好好,我越来越坏了。”

    “好啦,别不开心啦。我先去修炼了,等回来给你姐姐给你做好吃的糕点好不好?”

    “姐姐我没有生气啦,糕点…那就谢谢姐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