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杏花林中的交谈

    到了午时,小二进来送饭,顺便带走了上午松来的食盒。一掂,沉沉的,才知他们二人根本没有吃。

    也没多想,正准备离开时,余光扫到了丢在床下面的两块“竹板板”。

    竹床……塌了?!

    小二倒吸一气,缓缓看向坐在桌前悠闲品茶的二人,试探道“二位客官,小店是有哪里招待不周吗,这竹床您看……”

    两人看起来一个比一个气质不凡,没想到玩得这么疯狂,小二暗戳戳想到。

    景辞默默地掏出一锭金子,起身拿给小二,“够吗?”

    小二顿时两眼放光,忙不迭点头,像捣杵似的,“够了够了!我这就叫两个人过来帮您换!”

    “啧,不必,你出去吧。”景辞开始赶人了。

    “哎,好好好!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事儿您吩咐!”小二谄笑着向后退去,走的时候还特地将门闩修了修,确保它能正常闩住。

    等人走后,景辞又坐了回去。

    偷偷看了眼蓝卿,见她没什么表情,心下一松。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她不拒绝自己的靠近,那就说明她并不讨厌自己,他还是有机会的。

    等到一个好时机,一定要亲口告诉她那三个字。

    ——

    寒恭峰。

    风吹过,杏花飘飘洒洒地落了下来,铺成了一条充满香甜气息的小路。

    花青抬手接住了一朵,玩心大发,将花别在了沐归的耳边。看着他无奈又别扭的模样,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哈……乌龟仙君,你这样真好看!”

    沐归取下花,拿在手上也没有丢,“别闹了。”

    “别这么无趣嘛,你看你,回来之后都不怎么笑了。是不是因为见不到蓝卿了?”花青戏谑道,“不是我说你,有景辞在啊,你就别想蓝卿啦!那两人互相吃得死死的,只要对方有一个在身边,眼里容不下第二个人,乘早放弃吧。”

    沐归顿了顿,轻轻的嗯了一声。

    “你陪我说会儿话嘛,怎么跟人家在一起你就有说有笑,跟我在一起就跟个木头似的?”花青双手枕着头,脚下时不时踢走几个小石子。

    以前一直觉得,沐归就属于“笑面虎”这类型的人,虽然脸上经常噙着温润的笑,可总归还是有些疏离。

    相处久了倒是发现,这人也没看上去那么简单,要实力有实力,要容颜有容颜。除了一门心思放在蓝卿身上外,其余也挑不出毛病。

    三个字评价,太倔了!

    “花青,那晚你说,喜欢养…乌龟,后来就算不养了,也没人会说你错。这……是什么意思?”

    “嗯?”花青一愣。

    “如果结果是这样,为什么一开始要决定去养?”

    “啊?就这啊?哈哈哈哈,笨蛋,我那是为了开导景辞,胡诌出的例子罢了,你还真信呀。”花青失笑道,“再说了,我养点毒花毒草都够费劲,更别说养乌龟了。你什么时候见我养活过动物?”

    沐归的神色顿时复杂起来,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明天就要回千冥山了。”沐归停住脚步,抬头望着树杈上的杏花,将手中的那朵也轻放在了它旁边。

    花青盯着他的动作,“这么快?我们才回到人间,不多留几日吗?”

    “太久没回去,总会有些不妥,也不知道千冥山怎么样了。”沐归扬起嘴角,道“你呢,就留在寒恭峰吧。毕竟现在世人都以为你死了,在这里,容老他们也能护着你。”

    花青收回视线,低头用脚尖踢着土,生生凿出一个坑来,沉吟道“我很好奇,是什么,让沐仙君肯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不远万里去魔界寻我这个遭世人唾弃的魔头?总不会是想让人间再被血洗一次吧。”

    说完,不等沐归是什么反应,自己先笑出了声。

    这一次,他没有再戏弄似的叫“乌龟仙君”。

    沐归的笑容渐渐淡了下来,最终消失在了脸上。一阵微风吹过,将他放在树上的那朵杏花吹起,带向了远方。

    什么也没有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沐归转过身离开了,独留花青一人站在原地,眸光晦暗不明。

    其实直到现在,他都是那个最浑浑噩噩活着的人。

    所有人,包括沐归在内,似乎全部忘掉了那场由他和景辞引起的人间浩劫,不,准确来说,是忘掉了景辞。

    花青觉得自己错过的,不止是几十年,像是错过了一世。

    很多他知道的事情,别人不知道。而别人知道的事情,他却糊里糊涂。

    谁能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

    “呀,花兄在赏花吗,好兴致。”白浪的声音响起。

    花青转身,就看到勾肩搭背向他走来的容真和白浪,二人许是喝了些酒,还没走近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酒香味。

    容真两个脸蛋红彤彤的,抱着酒葫芦嘿嘿笑着,眼角挤出几丝纹路“寒恭峰的,杏…杏花林,是人间仙境!小崽子你,嗝~你是不是也被迷住了?哈哈哈哈哈哈……”

    花青笑道“又去喝酒了啊。”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小崽子你不懂。”

    白浪松开手,拍了拍容真的头,笑了“装啥呢,你也就会这么两句吧。”

    “哼哼,两句照样教的咱小辞辞顶呱呱!”容真骄傲地挺直腰板。

    “噗嗤!那小辞辞功法还大都是我教的呢!”白浪不服气地呛了回去。

    “嘿嘿嘿嘿嘿……我们都不容易,都厉害!”

    “这还差不多。”

    ……

    花青安静的听着,背靠大树,抱着胳膊,有意无意问道“景辞那么厉害,他可是灭世尊主,修为通天,哪里用得着你们教?”

    本是试探一问,却让两个傻笑的人,笑容同时凝固在了脸上,似乎连酒都醒了。

    白浪机械般转过头,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你,刚才,刚才说说什么?”

    容真也是同一个反应,活像被雷劈了似的“你你记得灭世尊主?”

    “为什么不记得,他是我最好的兄弟。”花青似笑非笑道。

    “!!!”

    花青没有被清洗记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