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风中誓约

    悬崖之下的世界,与两人站立的地方天差地别。

    如白烨所说,可能真的是云气,只是它们的颜色和周围的景观基本一致,才会叫人在上面的时候难以看清。

    在光团的映照下,能看到附近的山崖像是被千万把刀削过,呈现出一个个细小的平面,但这世界上真的有这样锋利的刀吗?

    “很壮观对吧?据说以前可不是这样的,这里曾是某个小门派的领地,他们不愿被合并,而且也不肯换地方,就在这这么死耗着,后来惹怒了老祖宗,最后还是被万暝洞纳进去了,据说这陡峭的山崖就是当时老祖宗的剑气,一刀刀劈砍出来。”

    “这也太厉害了…”柳清眠情不自禁地感叹,万暝洞老祖宗劈出来的可不只是这一块地方,而是劈了整整一条长线,共同构成了现在万暝洞的一条边界线。

    柳清眠忽然想到个问题“既然这里是边界地带,那附近有没有什么防护措施?不然敌人一来岂不是直接就可以攻到家门口来?”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她从这里望眼欲穿也看不见附近有别的东西,就连远处的山也仅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边界。

    不过不管两个宗派隔着多远,对修者来说也不过是多一秒御器飞行的时间,真正重要的还是宗门边界有没有什么防护措施。

    白烨认真想了一下,回答道“好像没有。”

    “”您老心还真大呢。

    “哦,好像有一些,你看这边。”白烨示意她朝某处不明显的山壁查看,有些扭曲的深色纹路。

    “这边外面都是绝灵阵,法宝老远就飞不过来了,算时一张防护阵吧?”见柳清眠一脸不信的样子,白烨继续补充道“没事的,我都在这住好久了,从来没人敢过来!相信我,搬过来住吧,为师的院子太空旷了。”

    “不了不了,但我可以帮您多种点花。”院子空旷?她可不想成为白烨院子里孤零零的墓碑!

    抛去这安全隐患,在此处高瞰的景色还是相当不错的,光是看着就觉得心胸广阔了许多,若能在这里调息打坐,对心性一定大有裨益。

    “不止,提供给元婴弟子的居所都尽可能挑在上等灵脉附近,周围的灵气可以说是普通弟子居所附近的五倍。”

    白烨带着柳清眠在这里绕了一圈,可谓大饱眼福,她来万暝洞这么久,直到今天才算开了眼界了。

    “对了,洛鑫呢?他的情况怎么样!”

    最近的事一件接着一件来,柳清眠才发祥自己已经把这个关键人物给忘了。

    想到他当时为了大家舍命相搏,自己现在才关心他,心中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隔了这么久你才想到问他,这让他知道了得多伤心?”白烨笑笑,倒也不是真的在怪她“我也不跟你卖关子,他这种元婴巅峰的人,也就大乘境还能伤到他些许了,命硬得很,人在桃源休息,你想去看他的话,忙完我们手里的事就带你去。”

    “我们手里的事?”柳清眠转头看他,一脸不解。

    “‘追魂’的事,别告诉我你忘了!”

    “还真忘了…但上次那人不是说我和这事关系不大吗?”

    “本来是不大的。”白烨走到柳清眠旁边,同她一起数着天上飞过的白色大鸟,声音低了下来“但现在不行了,因为我刚刚犯了一个错误,小眠。”

    “什么?”

    白烨侧过头,阳光打在他的轮廓上,像是一尊洁白无瑕的绝美雕像,让人心生向往。

    “这里没有桃源的弟子,而我当时也没多想,带你回来之后直接找了这边厉害的医宗弟子给你检查,结果她太厉害,竟查出你曾被‘追魂’刺伤过。”

    柳清眠一脸震惊,怎么又和她扯上关系了?

    而且,被追魂伤过?可她醒来之后从未发生这样的事难道!

    柳清眠苦思冥想,想不出任何有印象的事,白烨则仔细观察着她的表情,同时放慢了语速“我怕她检查之后发现你身上有云仙宗的功法,所以一直藏在暗处观察她,她确实表现出不正常的地方,她在你后脑停留的时间太久了。”

    白烨顿了顿“你明明是走火入魔,她该检查的地方也不会是在后脑,我当时留了个心眼,在她检查完之后控制了她,并且摄取了她的记忆。”

    “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追魂失窃的事显然已经闹大了,从她最近的记忆能看出她大概率是知道追魂的。她反复地观察了隐藏在你后颈处的细小伤口,这个连我都没发现!她对你的血魔反而一笔带过,真是装样子都装不好。”白烨这样评价到。

    殊不知,若不是因为这女修发现追魂的气息时,直接被惊讶冲昏了头脑,如果她足够冷静,表现地正常一点,柳清眠现在可能又要去悔思殿喝茶了。

    而且这一次柳清眠根本就解释不清楚!

    她伸手在后脑勺摸索着,根本摸不到白烨提到的伤口,她问道“那个医宗弟子呢?你让她回去了?”

    “怎么可能?她这么意图不轨,我还能好好放人吗。”白烨狡黠一笑,“以窥探我的的名义,暂时扔到我爹的密牢里关个几天,那里直接隔绝所有外界灵气,也不用担心她能够求救。”

    “不会闹出人命吧?这事也不能全怪她,而且医宗弟子还是很宝贵的宗门财富…”柳清眠弱弱地劝解。

    白烨被她这副样子逗笑,“你要真的想保她,那我们就得快些把这事查出来,虽然她的发现不至于让你成为嫌疑人,但你很大概率会成为研究对象。追魂虽然不是宗门神器,却也不可能放任贼人随意盗走,都一两个月了还没出结果,悔思殿那些是真的急了。”

    柳清眠被她说得心中忐忑,不知说些什么好,白烨看出来她担心,走到她面前,在她惊讶的眼神中抱了抱她的肩膀“别担心,说了要给你摆脱嫌疑就一定会做到,不仅如此,我还要把这个人给找出来。”

    白烨突然露出坏笑“你知道吗我父亲还有最后一百年就要退位了,届时万暝洞恐怕不会像现在这么宁静了…大家都说我无心做掌门,我以前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我最近改变想法了。”

    那一瞬间,白烨的眼中似乎有什么隐藏极深的东西快要冲出来,但他最后还是忍住了。

    “现在想抢这位置的人变多了,我反倒是有些兴趣了!既然他们总是以我不作为来说我不是个合格的掌门候选人,那这次我就勤快一点,看看是我先找到还是他们先找到。”

    眼前的白烨兴致满满,势在必得,他以前一直过得很随意,想着日子随便过过就好了,因为任何事对他好像都很轻松,所以也没什么特别追求的东西。但某天,他发现这样的生活让他不知不觉失去了很多东西,他的母亲,他那无忧无虑的生活等等。

    现在,他好像逐渐能理解父亲对权利的追求了。

    在修真界,不管一个人再厉害,他也只是一个人,他能同时保护的人太少,可随着这几年发生的事,他逐渐发现了积累背后势力的重要性。

    而且现在,他要想保护和改变的东西太多了。

    “好,我陪你一起找!”柳清眠对他一笑,随后两人不约而同地转头,阳光正好,足以让他们一起并肩远眺着万暝洞的景色,而面前的绝景又像是在为两人此时定下的誓约作着无言的见证。

    夜晚,月色高悬,外面却并不安静。

    因为追魂丢了这件事,整个万暝洞已经有些鸡飞狗跳了,即便到了晚上,外面也到处都是打着灯搜查的弟子。

    但真相可不会简单地藏在灯光能照到的地方。

    柳清眠白天观景的那处平台,只是这处居所的众多平台之一。

    作为精英元婴弟子,又是掌门的后代,白烨能够居住的地方,条件好到普通弟子根本不敢想象。

    其中也包括了普通弟子柳清眠。

    调查追魂可不是一件小事,因此白烨找了几个帮手。

    为了找一处方便论事的地方,白烨带着她一路向下。

    这种高阶弟子的居所,一般人可不便进入,万一步下什么禁制,傻乎乎地闯进来可能连命都可能会丢了,因此外来的拜访者一般都在一楼的休息室那里等待。

    柳清眠听得一头雾水,这里怎么跟个高档小区似的?还有休息室?有钱人的生活果然难以想象…反正她跟着白烨走就对了。

    两人从顶部的平台出发,她发现自己最开始休息的房间只是这里众多房间中的一个,白烨的那间则位于和她相反的方向。

    由于地形问题,这里的房间是以不同高度来排放的,而这一整个山上大概只有三、四户这样的弟子居,充分保证了每个人的私人空间,不会互相影响到。

    这些房屋之间,由一条条向下的山间栈道相连,白烨又带着她穿过了一条狭长的隧道,一条悬在高空的走廊出现在眼前,两旁的风景壮丽怡人。

    “为什么我们不能从这飞下去?”柳清眠问他。

    “和那边一样,这里禁飞。”白烨指着附近山壁上醒目的红色符号,“怎么,你累了?”

    “嗯…不想走了,看起来还有好远的样子…”

    柳清眠一边看着风景,一边随口回答着,没做任何准备就被白烨一把抄起来,抗在肩上,带着她一脚踏上走廊的护栏,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

    “啊啊啊啊————!!”断断续续的惨叫声回荡在山间。

    自从学会了御器,柳清眠就再也没怕过高空,更没想过自己还会有这么狼狈的一天!

    强烈的失重感将她包围,脑子里更是空空如也,关键时刻把什么狗屁功法都抛到九霄云外了,只顾着尖叫和保住触手可及的白烨。

    白烨在耳边炸开的尖叫声中一脸淡然,他们穿过了一层云,视野一下清晰起来,此时两人脚下空空如也,找不到任何可以落脚的地方,继续这么往下摔,纵使是元婴修者也会粉身碎骨。

    重点是,这附近依然禁飞!

    但他一点也不着急,突然向一旁凭空踢出一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