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借车

    “过来。”刘芳微笑着面朝赵青山招了招手。

    不管是官场上的领导,还是商场上的巨头又或者是科研界的大拿。

    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一句话交代下去莫敢有人不从。

    因为他们的言语本身就是一种权威,而不遵从就是挑衅权威,他们就有理由让你尝试一下挑衅权威的后果。

    怎么看刘芳都是一个慈眉善目的年轻大叔,至于是不是修炼有成的笑面虎赵青山无法判断,但不管如何,他都不会率先弱了气势,哪怕对方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再怎么一言九鼎。

    但他也不会像头牛犊子一样横冲乱撞谁来就和谁瞪眼,整得跟玉皇大帝天下第一他是天下第二似的。

    他只是个小人物,见到苗头不对当然就得好好算一算,有些冲突能够避免他当然要极力避免,他笑着说道:“我是来找刘芳刘老板的。”

    看热闹的旁观者们一个个表情古怪,这算不算睁眼瞎?

    看到众人的表情,赵青山也察觉到了其中有猫腻,隐隐猜测到了什么。

    正是俱乐部负责人之一,也是这座庄园主人的刘芳还是那副无害的表情。

    赵青山猜测到了他的身份,赵青山说明来意后,他也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因为杨婉婷为了姓赵这小子加入俱乐部的事情,特地来过一趟庄园。

    简单的阐述了一下赵青山的个人资料,所以他并不认为这个姓赵的青年,有资格加入他一手创建然后又退居幕后的俱乐部。

    刘芳指着大森道:“这就是你的车?”

    赵青山不卑不亢道:“车是我这位朋友的。”

    刘芳好笑道:“这就是你的态度?”

    从创建之初,进入俱乐部的条件就那么几条,百万级的跑车是必须的吧?

    否则还是超跑俱乐部吗?一定的驾驶技术也是必须的吧?不然出个车祸砸的是谁的招牌?引荐人是必须的吧?不然谁知道会混进来一些什么人?

    但更深程度的考量是,这个人是不是有雄厚的资金基础,百万级跑车在魔都不算是太奢侈的玩意,真正的有钱人早就玩手表玩游艇玩飞机去了。

    如果一个人砸锅卖铁买了台跑车,试图加入俱乐部然后借这个平台打造自己的人脉网,混吃混喝还想混一个出头之日,这可行吗?

    当然不行,自俱乐部成立以来,不止一两个人这么做过,也许最初能够浑水摸鱼加入俱乐部,不过时间可长着火眼金睛,不出三五个月就妥妥的被扫地出门,面子都丢到姥姥家了。

    所以没有几千万家底,断然不会被俱乐部接纳的,除非你的身后有庞大的关系网,譬如你虽然没有什么家底,但你是家里的独生子,更凑巧的是你那个老子有几个亿的家产等着你去继承。

    没有谁喜欢被人居高临下的质问,赵青山内心多少也有点火气,干巴巴的解释了一句:“刘总,时间仓促,还没来得及买车。”

    旁边有人拱火道:“那你要不要买台迅捷者-皇帝

    啊,我有路子,不到两千万就能搞定。”

    刘芳莫名的笑了一下。

    他倒是很想卖杨婉婷一个面子,因为他很欣赏那个能够在商场上独当一面的女总裁,但起码,你得让我面子上过得去吧?

    开着辆大森过来也就算了,结果还不是你自己的。

    这连面都没见着呢,就得罪了俱乐部一大票人,我总得顾及其他人的面子吧?

    再退一步就算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你降低门槛,得罪了这么多人你在圈子里还有立足之地?

    所以刘芳干脆置身事外,大不了事后向杨婉婷解释几句。

    一行人来得快去得也快。

    “好像被人当成骗子了?”

    赵青山觉得挺尴尬的,就这样被仍在这里,瞪了一眼幸灾乐祸的吕步,后者却一点也不收敛,乐呵的晃着手中的烟,好像是在告诉赵青山赶紧抽根烟解解愁。

    赵青山不是那种听不进别人意见的人,立马点上一根烟,只不过脑子里一直在思考,这特么该怎么收场?

    一走了之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加入这个团体了,虽然目前来看这个团体也不怎么地。

    连向杨婉婷抱怨都会觉得不好意思,更别说要她接着做这个引荐人了,要知道杨婉婷可不是俱乐部的成员,她做引荐人本就是给了自己天大的面子了。

    无可奈何之下,赵青山只得讪讪然向吕步走去,在后者还没有格外警惕的时候,突然加快脚步。

    他要干嘛?

    如惊弓之鸟的吕步最先想到的就是跑,奈何跑已经来不及了,索性扬起拳头又一脚踢出,怎么着也要爷们一点吧?

    真以为老子被你玩了一次就被吓破胆了啊!

    面对这种毫无力道的进攻,赵青山微微侧身,右膝盖向前顶去,同时一只手稳稳当当的抓住了对方的拳头。

    众人只看到吕步兄弟一脚踢在赵青山的膝盖上,正常人都想得出小腿和膝盖哪里比较硬,吕步的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弓着身子脸庞都快成干瘪的橘子了,更惨的是这橘子还被挤出“汁”来了,可真他娘的疼啊。

    吕步的一大帮狐朋狗友中也有反应快的,见状就要汹涌而上。

    赵青山可不想斗殴,连忙搂过吕步的脖子,另一只手继续抓着他刚才出拳的右手,呼喊道:“嘿嘿,我可是正当防卫啊,别激动别激动,我只是有些话想和吕步兄弟单独聊聊。”

    “啊!”吕步一声痛忽,泪水哗哗的。

    赵青山故作模样的垂下头看了看,恍然大悟般说道:“我就说要你们别激动嘛,一激动我就喜欢乱踩人,还过来?话说吕步,你是不是得罪他们了?”

    吕步终于反应过来,朝几个还想来帮倒忙的家伙吼道:“我草,你们就站在那里别动!”

    一个头发惹得五颜六色的非主流青年最是气愤,手中一把匕首抓得紧紧的,估摸着是对自己很有自信,他尝试着和吕步交流道:“步哥,你稍微忍一忍,这小子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的。”

    忍你大爷啊,你见过这个王八蛋的身手吗?连姑姑都承认不一定是这个家伙的对手。

    吕步瞪圆了双眼大吼道:“哥们我谢谢你了啊!你能不能老老实实站在那里别动!老子刚出院,不想又被这个家伙送进去!”

    然后赵青山就和吕布兄窃窃私语去了,几分钟后赵青山的手中多了一枚兰博的钥匙,吕步则红着眼跟他的狐朋狗友说道:“老路线,谁赢了那个强盗我给一百万彩头!”

    直到坐上兰博,韩晓珺还是搞不清楚状况,今天晚上还真是一波三折啊,她弱弱道:“你抢他车?”

    赵青山瞪眼道:“瞎说,明明是他心甘情愿借给我的。”

    韩晓珺翻了个白眼,别人是睁着眼说瞎话你是瞪大了眼说瞎话,她若有所思道:“你之前是不是打算拿我家小白来和他们飙车的?”

    这个时候赵青山也用不着撒谎了,大大方方道:“对啊,原本我没想打他们脸的,用你家小白跑个马马虎虎的成绩只要别垫底就行,可现在不行了啊,不教育教育他们彰显一下我职业级水准的车技,怎么能拿到进入俱乐部的入门券呢?”

    韩晓珺都有骂娘的冲动了,发飙道:“你所谓的参加俱乐部的聚会就是这样?”

    一水的跑车陆陆续续做好了准备,轰鸣声此起彼伏好像好吧某人给虐得一路吃灰,吕步兄弟一瘸一拐的钻进朋友的一辆超跑里,怒气腾腾的盯着自己的爱车——里面的王八蛋。

    某人吹了下口哨,淡定道:“这不是正在聚会嘛。”

    韩晓珺无比严肃道:“我要回家。”

    赵青山撇嘴道:“那你下车啊。”

    韩晓珺冷冷道:“算了,等下你又没车回去,我这人就是心太软,总喜欢做好人好事。”

    赵青山调侃道:“有看对眼的二代?”

    韩晓珺思考了半秒,点头道:“可惜他带了女伴,不然我肯定坐他的车。”

    赵青山嗤笑道:“说得好像男人都是饥不择食的狗一样。”

    韩晓珺:“你大爷!”

    一名曲线玲珑的短裙女孩撅着屁股举着发令枪,癫狂似的大叫了几声,十余辆跑车蓄势待发,暴躁的发动机声音像是对她妖娆身材的另类赞美。

    “啪!”

    一声枪响,十余辆豪华跑车全部都如离弦之箭疾射而出!

    在这所有的车辆中,吕步这辆兰博hn肯定不是最好的,单论百公里加速可能连前三都排不进,但是自称有职业水准的赵青山,一开始就跑了个倒数前三的名次,被多数车甩在了后面。

    “这么久不开,手感差到没边。”赵青山暗自想到。

    这绝对是不可饶恕的,简直是侮辱跑车皇帝兰博这个美名。

    “落后这么多?”

    以至于习惯性把赵青山看得格外复杂的吕步,又在揣测赵青山在玩什么名堂,因为他记得清清楚楚,是赵青山一定要飙车的,连不飙车就揍他脸的无耻威胁都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