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词90

    听到刘田生的话后,小韩猛地一愣,眉头也皱了起来,“难道你的意思是说,苏麻子和苏老三都不是苏传新吗?”

    刘田生点了点头,“小韩,你想想看,昨天晚上,我们在李家宅子遇到了苏传新,而你们在城南外的破庙里,看到了苏麻子。

    还有,苏老三昨天晚上应该也在那片住宅区里,这岂不是说,昨天晚上,他们两个人都没来过李家宅子,或者说,他们就没有时间来。”

    收到这,刘田生转过头看着小韩,皱眉说道,“小韩,这样说起来,岂不是说,他们两个人都不是苏传新吗?”

    听到刘田生的这一番话后,小韩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抬起头看着刘田生,疑惑的问道,“刘田生,按照你这样说,昨天来到李家宅子的人,有没有可能并不是苏传新,而只是某个小偷,想要到这里来偷点东西而已。

    刘田生,有没有这种可能呢?”

    听到小韩的问话,刘田生苦笑着摇了摇头,“小韩,这不可能,昨天来这里的人,肯定就是苏传新,这一点,徐志伟可以证明?”

    说到这里,刘田生又把徐志伟的话说了一遍,最后才说道,“小韩,有了这个特征问题,我相信,昨天晚上来到李家宅子的人,肯定就是苏传新!”

    说到这里,刘田生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小韩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更何况,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昨天晚上那个人来的时候,他可是直接就来到李月梅的房间,如果他不是苏传新,他又怎么可能知道,那是李月梅的房间呢?

    小韩,你应该也知道,李家现在荒废了,在整个李家宅子里,只有两个地方住人,一个是福禄和福贵住的地方,而另一个地方,就是李月梅住的房间。

    这个人一进院子,就能准确的知道哪里有人住,而且他还知道房间里住的是谁。

    小韩,如果只是一般的小偷,你认为,他有可能会知道这些吗?”

    听到刘田生的这一翻话后,小韩眉头皱得更紧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

    “刘田生,你说的虽然有道理,可是,我们昨天也在破庙里发现了从苏家丢失的那些衣服,如果苏麻子不是苏传新,那这些衣服又怎么解释?”

    刘田生摇了摇头,“小韩,苏麻子他们是乞丐,那个包袱,说不定是他捡的,你认为没有这种可能吗?”

    小韩苦笑着摇了摇头,“刘田生,苏麻子一年四季都在仙客居酒楼那边,而苏传新的家却在另外的方向,两个地方距离很远,苏麻子想要捡到这个包袱,难道你认为可能吗?”

    刘田生摇了摇头,“为什么不可能呢,正是因为苏家距离仙客居酒店很远,所以才更有可能?”

    说到这里,刘田生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小韩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小韩,你想,苏传新从家里拿出来这些衣服,为了安全起见,他肯定不会留在家里的附近,一定会走得远远的。

    说不定,他就走到了仙客居酒店那边,这样,苏麻子不就能捡到他的包袱吗?”

    听到刘田生的这一番话后,小韩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问道,“刘田生,就算苏传新去了仙客居酒楼那边,可是,苏麻子怎么有可能捡到他的包袱呢?苏传新又是怎么把包袱弄丢的呢?”

    刘田生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小韩,这还不简单吗,苏传新是什么人,衙门里的人可都在找他呢,说不定,他看到了捕快向他走过去,一时害怕,匆忙中就把包袱扔了,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

    听到这番话后,小韩苦笑着摇了摇头,“刘田生,你说的倒有可能,可是你认为,这么巧的事情,有可能会发生吗?”

    刘田生点了点头,“当然有可能了,我们捕快房的兄弟,每天可是很忙的,说不定哪个兄弟被苏传新看到了,就把苏传新吓得把包袱都扔了,这有什么奇怪的?”

    小韩摇了摇头,忽然开口说道,“刘田生,如果按照你这么说,昨晚来到李家宅子的人,也有可能是假扮的,对不对?”

    说到这里,小韩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刘田生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刘田生,你想想看,只是一个特征而已,完全可以假扮。

    两个肩膀不一样高,只要找一些东西垫在衣服里面,两个肩膀自然就不一样高了,你说对不对?

    这样说起来,昨天晚上去李家宅子的人,非常有可能是假扮的。”

    听到小韩的这一番话后,刘田生也猛然愣住了,他低头思索了良久,才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不会吧,如果他不是苏传新,为什么要假扮成苏传新呢?”

    看到刘田生相信自己的话了,小韩急忙摆了摆手,“刘田生,你先别急着说假扮的,我刚才说那些话,也只是一些猜测而已。

    我是想说,在没抓到苏传新之前,我们遇到的可疑人物,都有可能是苏传新,决不能掉以轻心。

    刘田生,无论是你们看到的那个人,还是我们要找的苏麻子,还有苏老三,不调查清楚,绝对不能放过。”

    听到小韩在这番话后,刘田生苦笑着点了点头,“小韩,你那边倒好,只有两个可疑人物,可是我这边呢,除了昨天晚上看到的人之外,还有好几个有嫌疑的人。”

    说到这里,刘田生拿起桌上的本子在小韩面前晃了晃,苦笑着继续说道。

    “不只有那些可疑的人物,我还要在这个本子里,再找到一些可疑的人物才行。”

    听到刘田生的诉苦,小韩也是苦笑的点了点头,“刘田生,这次案子有些棘手,调查了这么久,竟然连苏传新的影子都没看到,这个家伙真是太狡猾了。”

    刘田生笑着摇了摇头,“怎么没看到影子,我们不是看到了这么多吗?

    什么苏麻子,苏老三,还有我们看到的章三庆,于文浩,昨晚上可疑的人,这不是有很多吗?”

    说到这里,刘田生语气停了一下,看了看小韩,忽然笑着问道,“小韩,我记得,李宝生和黄汉明这两个小家伙,和你一起办案来着,怎么没看到他们?”

    小韩叹了一口气,“我让他们两个人去追查苏麻子的下落了,如果能找到最好,如果找不到,也算是对他们两个人的一次历练了。”

    听到小韩的话后,刘田生皱了皱眉头,低头想了想,这才笑着说道,“苏麻子从城南破庙那边跑了,难道说,他们朝李家庄那边跑了?”紫薇

    刘田生在衙门呆了这么久,对黑山县的地形自然非常熟悉,只是一听,就隐约的猜出苏麻子等人的去向。

    小韩对着刘田生竖了一下大拇指,“刘田生,真有你的,只是一猜,你就猜出来苏麻子会去哪儿,佩服,佩服!”

    刘田生笑着摆了摆手,缓缓说道,“苏麻子冲那个方向跑了,他有两个地方可去,一个是黑山城,另一个就是李家庄,当时是晚上,你们就在后面追他们,他们肯定不敢直接回城,一定会朝着李家庄的方向走,这有什么难猜的。”

    小韩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让他们去调查一下,毕竟,苏麻子他们比我们走的早,我担心李宝生他们追不上。”

    说到这里,小韩的语气顿了一下,转过头看着刘田生,笑着问道,“先不说那些了,你的事情想怎么调查?”

    刘田生拿起桌上的本子,苦笑着说道,“还能怎么调查,我准备逐个房间的调查,我想这些房客,如果是苏传新假扮的,应该能看的出来吧?”

    听到刘田生的回答,小韩沉吟了片刻,这才笑着说道,“我到这边来,也是为了调查苏老三的下落,又没什么头绪,我看不如我们联合起来,一起调查客栈里的事情吧?”

    听到小韩的这句话,刘田生顿时大喜,急忙拱了拱手,“兄弟,那就谢谢了!”

    小韩急忙摆了摆手,“都是为了找到苏传新,有什么可谢的。”

    ……

    刘田生领着小韩顺着院子里的楼梯来到了二楼,先是领着他来到16号房间的门前,笑着说道,“小韩,你看,这里就是那天晚上我和徐志伟住的房间。”

    小韩点了点头,看了看刘田生手指的房间,没有将目光向下一个房间移动。

    刘田生急忙说道,“小韩,那是15号房间,也就是那天晚上,李月梅住过的房间。”

    二人正说着话,15号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男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两名捕快站在门口对自己指指点点,顿时吓了一跳,又向后退了一步,竟然又退回到了房间里,满脸惊恐的看着小韩和刘田生。

    刘田生笑着摆了摆手,“快走吧,没你的事!”

    听到刘田生的话,男子顿时松了一口气,急忙对着二人拱了拱手,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

    刘田生也不理会那名男子,伸手指的下一个房间,继续说道,“小韩,下一个房间,也就是14号房间,就是于文浩住的房间。”

    小韩转过头看着刘田生,“刘田生,那天晚上,你们是怎么看的要暗算李月梅的人?”

    听到这个问题,刘田生立刻向后退了几步,来到了16号房间的门前。

    “小韩,当时我和徐志伟就躲在这个房间里,徐志伟正在睡一觉,我守夜!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我就听到这边有声音传来,急忙悄悄的开门查看,结果,就看到一个人影,正趴在李月梅的房门前,好像还在撬门一样!”

    说到这里,刘田生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当时,我怕一个人抓不住他,又将徐志伟喊醒了,我们二人立刻冲了出去。”

    说到这儿,刘田生的语气停了下来,又快步来到了15号房间的门前护栏旁。

    “小韩,就是这里,那个人听到我们出门的声音以后,就是从这儿跳下去的。”

    小韩急忙顺着栏杆向外看,心中也是有些吃惊,这里距离地面真的很高,就算是他自己,如果从这里跳下去,恐怕也能摔得够呛。

    刘田生也不等小韩回答,便伸手指着后院墙,继续说道,“小韩,你看到了吗?对面的后院墙,那个人从这里跳下去以后,便一直向那边跑,然后,直接顺着这股力量,跳到了后院墙上。”

    刘田生转过头看着小韩,叹了一口气,“然后,他翻过院墙,就消失不见了。”

    听到刘田生讲述完之后,小韩叹了一口气,“看来,真不怪你们二人,这个人身手如此敏捷,就算在平地上跑,你们二人也不一定能追的上他!”

    刘田生坦然承认,“小韩,你说的没错,这个人身手真的很不错……。”

    说到这里,刘田生的语气忽然停了下来,他低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猛地一拍手,有些懊恼的说道。

    “真糟糕,我忘了问徐志伟了,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人,和那天晚上我们看到的人,是不是同一个人呢?”

    小韩苦笑着点了点头,“这一点确实很重要,如果不是同一个人,昨天晚上去李家宅子的人,就很有可能只是偶然去的一个小偷而已。

    如果是同一个人,那就可以证明,这人去李家宅子,是有心而为,绝对不是巧合!”

    刘田生点了点头,“所以说,如果昨天晚上的人,和那天晚上的人是同一个人的话,这个人,就很有可能是苏传新!”

    小韩忽然皱了皱眉头,转头看着刘田生,有些疑惑的问道,“刘田生,既然这件事情是外来人做的,那你为什么还要调查客栈里的住客呢?”

    听到小韩的问话,刘田生也不回答,直接摆了摆手,“你和我来,我让你看个地方!”

    说完话后,刘田生也不等小韩回答,便顺着走廊一直前行,很快,便来到了走廊尽头。

    刘田生伸手指着走廊尽头,转头看着小韩,低声说道。

    “小韩,在这个后面,和对面的房子中间,还有一个空档。”

    小韩走过去,看着刘田生手指的方向,有些疑惑的点了点头。

    刘田生继续说道,“小韩,我和徐志伟怀疑,那天晚上做这件事情的人,很有可能是客栈里的人。”

    说到这里,刘田生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小韩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小韩,如果那天晚上的人,从后院墙跳出去,然后,又从这里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