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五十四章Dong乱9

    此时的白灵大脑意识是清醒的,但此时的她恼海亦是空洞的,她怔怔的看着冥城自己拔出自己胸口的剑,胸口那猩红的血刺伤了她的眼睛,心中的疼痛感已经让她麻木,她最终还是伤了他。

    白灵双目空洞的抬手申向冥城的胸口,冥城在白灵的手还未触碰到自己时轻柔的抓住了她的手。

    冥城触碰到白灵的那一刻白灵猛然的想抽回自己的手,冥城却紧紧的抓住白灵的手不让其抽回。

    白灵双目通红的看着眼前的冥城,她无助道“为什么不躲,你明明可以躲过的,为什么不躲……”白灵说到最后已然觉得自己全身已经麻木。

    冥城看着这样的白灵一阵阵的窒息感向自己袭来,他怔怔的看着眼前极度痛苦,无助的白灵,心中有着千言万语,满肚子的话想要和她说,但此时心中的传来阵阵的疼痛已经让他无法再开口说任何话。

    白灵看着眼前“无话可说”的冥城她继续开口道“你为什要来,为什么要来这里,你明明可以带着她继续逍遥的,为什么还要回翠云山找我,我就是想躲在这里,我就是想在这里偷偷藏起来,我不想见你们,我不想你们见到这样的我,你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回来,为什么还要回来找我,你告诉我到底为什么。”说到最后白灵的情绪已经彻底失控了。

    冥城运功将体内的剑逼出,剑飞到几丈外,冥城胸口的血涓涓流出,但此时的他已然全然不顾及自己身上的血,他慢慢走向面前蹲在地上无助的白灵,他蹲在白灵面前轻轻的将其拥入怀里,白灵顺势倒在冥城的怀里,此时的她已然是全身无力,她贪婪的吸着冥城身上的味道,这是她熟系的味道,这是她眷恋的味道,这是她久违的味道,此时的她多么希望时间就停驻在此刻,她多想可以永远停驻在冥城的怀里。

    可是此时的冥城身边已经有了别人,而那个人不是自己,而此时的自己也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白灵,那个孑然一身的白灵,此时的她体内有了妖王的元神,她控制不住他,她会伤到他,不仅会伤到他还会伤到其他人,她没办法再待着他身边,一切都已经回不去,再也回不去了。

    白灵将头埋在冥城的颈间,眼里流出炙热的泪水浸湿了冥城胸口的衣衫,良久之后终于平定了自己的情绪,她继续将头埋在冥城的颈间闷声道“冥城求你,求你,求你杀了我吧。我不想在这样了。”

    冥城轻轻的拍着白灵的后背,轻声安抚道“没事儿灵儿,别怕,有我在别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放心把你交给我,好吗?”

    白灵继续趴在冥城的胸口有些似撒娇意味的摇了摇头,冥城看自己怀里这个毛茸茸的脑袋轻轻摇晃,忍不住扑哧一笑,他轻轻抚着白灵头,就这样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皆心照不宣的保持这这个姿势,平复着他们刚刚那尤为激烈的情绪,不知过了多久,等两人情绪都平复的差不多了,白灵才缓缓的从冥城怀里抬起头,她吸了吸鼻子道“你过来找我她怎么办?”

    听到白灵这么问冥城忍不住扑哧一笑“你说谁?”

    白灵从冥城身上支起身子,擦了擦脸上的泪,将身子转到另一边有些生气的道“你明知道我说的是谁,我还没失忆。”

    冥城上前将白灵的身子扳过来轻笑道“灵儿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肯认你?”

    白灵低着头摇了摇,冥城眼色一沉再次回忆到当初他们收服妖王的时候“那时妖王死后元神进入你的身体,你为了不再让之前的灾难重现于世,于是你便和妖王的元神同归于尽,你问都不问我便做了这样的一个决定,将我抛弃,你说我是不是该给你点惩罚?”

    白灵看着眼前的冥城迷惑道“真的就因为这个?”

    冥城冲着白灵挑了挑眉道“不然你说呢?”

    白灵冲着冥城翻了个白眼道“切!我才不信,那你告诉我,既然当初我已经自毁元神,为何后来又会活过来。”

    冥城看着白灵笑道“后来的事情不都已经知道了,是蓬莱的百草长老救了你。”

    白灵紧紧的皱着眉头,还是一脸不信的看着眼前的冥城,她突然起身欲又再次转身离开,冥城将白灵又要转身离开,急忙起身从身后紧紧的抱住白灵道“你又要去哪?”

    白灵拼命想要挣脱开冥城的禁锢道“你不说真话,我不用你管,我去哪里和你没关系,你放开我。”

    冥城依旧是紧紧的抱着白灵极力挽留道“灵儿求你不要走,不要再走了,我说,我说,我全都告诉你,不要再离开我了。”

    白灵听冥城这么说才再次的停了下来,冥城将百灵的身子转了过来,满是深情的看着眼前的百灵道“我说,我全都告诉你,我只求你不要再走了,不要再离开我。”

    白灵将头撇到一边,吸了吸鼻子反驳道“我哪有要离开,明明是你不要我的。”

    听白灵这么说,冥城苦笑道“好好好,是我不好,是我不该不要你,你不要再走了好不好?”

    白灵抬头看向冥城眼有着复杂的情绪,此时的她心中既有着与冥城重归于好的喜悦又有着对体内妖王的恐惧,但此时她也无所谓了,只要有冥城在她身边她就什么都不害怕,只要有冥城在她身边她就什么都不在乎了,哪怕就是要她再次与妖王同归于尽她也不害怕,只是她舍不得眼前这个失而复得自己放在心尖上上的人。

    她神情有些复杂的抬头看向眼前的冥城,眼里满含泪水,郑重的点了点头,扑在冥城怀里,紧紧的将冥城抱住。

    冥城和白灵依然有了一个美好的结局,此处正春暖花开,幸福美满,而另一出显然和这里截然不同,刚才冥城和白灵所发生的一切全都落如远处凌霄和赫连青的眼里。

    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不仅仅是冥城和白灵心痛到窒息,更是让远处的凌霄和赫连青的心彻底的跌入寒潭。

    凌霄看着远处的白灵和冥城重归于好的场景一时间有些缓不过来神,他只觉得此时的自己依然是心痛到麻木,赫连青更是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原来失而复得的感觉是这样,原来他们谁都不曾真正的拥有过她。

    无论她是叶晚秋还白灵她的心从来没有属于过他们任何一个人,不是是叶晚秋还是白灵她的心至始至终都只有冥城,她从来心中就只有他一个,只是知道她心中从来没有过自己,为什么自己就是不肯放弃,为什么就是忘不了她,为什么就是要一直对她心存希望。

    赫连青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场景,眼睛不知不觉的便红了,良久之后才喃喃开口道“大师兄,既然我们已经找到灵儿,我们就回去吧,这里已经有人陪她了,相信这回他应该不会再伤害到灵儿了。”

    赫连青说完等着冥城的回话,只是良久之后凌霄依旧没有回答赫连青,赫连青转头看向凌霄再次喊道“大师兄,我们回去吧!”这次赫连青不由的加大了声音。

    听到赫连青的喊声凌霄才从怔楞中回过神来,他神情有些木然道“哦~好。”

    这是赫连青第一次见到这样神情的凌霄,一时间他也不知该怎么办,他只是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师兄,你没事儿吧?”

    凌霄依旧是神情木然的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儿,我们回去吧!”

    赫连青满是不放心的看着眼前的凌霄,之见凌霄刚走了两步突然猛然的跪在了地上,一口猩红的血,从口中彭涌而出。

    赫连青急忙过去扶起凌霄,连声喊道“大师兄,你怎么了?”

    凌霄捂着胸口摇头道“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这里好疼。”

    赫连青看着凌霄捂着的胸口楠楠道“原来灵儿在大师兄心中竟占如此重要的地位,原来大师兄对灵儿的感情竟然如此之深,你们都对灵儿感情如此之深,只有我,只有我嘴上口口声声的说着爱灵儿,实际上却什么都不能为她做。”

    凌霄依旧是捂着胸口没有说话,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原来自己都白灵的感情竟到了如此之深的地步,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原来当自己再次意识到,当自己要彻彻底底的再次失去她,自己的心会如此的痛,这是一种让他难以承受的痛,这是一种让他痛到窒息的痛。

    这边凌霄和赫连青的动静自然惊到那边的冥城和白灵,冥城拉着白灵向凌霄和赫连青走来,赫连青见冥城带着白灵向他们走来,满脸防备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冥城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过了良久之后才缓缓的从怀里拿出女娲石。

    停经新民公民灵敏公民您和您明明您明末明理楼几粒几斤毕竟你几粒几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