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蝴蝶与药

    昼短苦夜长,秉烛游虚梦。

    有时候,我会想,面前所见所闻,所思所得,如何才能分辨真假呢?又或是说,我双眼所看的,此时亦非彼时。我常困于梦中,现如今将它一五一十的听个便,却也并不觉得荒诞。这一切是非,只源于我的心罢。

    面前这杯茶早已凉透了,就和我的心一般。

    烛火微凉,你我面色匆匆,时间在这一刻凝固,只为挽回我曾经白白逝去的时光。但你不同,你手中的茶是滚烫的,它对世间千呼万唤,徐徐证明着自己的存在。我们相对而坐,却好像时隔半寸光阴。

    你十指相扣,紧紧握着我那根银丝蝴蝶发簪。风吹着它脆弱的身躯直打转,割的你的手指满是伤痕。你好似察觉不出痛感,只是一个劲的看着它,又看向我,再看向它,这样反反复复的,状若痴儿。

    “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了,我还能再看见这只蝴蝶已经这么多年了”

    你已语无伦次。

    “朱大人”

    “林小姐,你一定是林小姐吧。你有这只蝴蝶,一定就是林小姐。这一眨眼,你已经长这么大了。”

    你忽然抬头,面色惊喜。

    “朱大人”

    我却不知如何应答。

    朱隐轻轻的衔了一根快要燃烧殆尽的烛灯,一路跪向我。他那身素木锦绣的圆领长袍在地上不断地被摩擦,身形在无意中被抽丝剥茧,只留下残破不堪的身体,企图跨越这道生死的距离。我不知所措,只能保持这正襟危坐的假模样,试图寻找一丝安定。

    他前进,我便悄无声息的,往后挪了一步。如此周而复始。我们恰好隔着一杯茶的距离,不生不熟。

    他伸出手,缠起我鬓间的碎发,细心的缕做一小团,将这发簪又物归原主。烛火拼命伸长了脖子,却只能享予他半点温暖,于我,只能无能为力,静眼旁观。

    从这一刻起,我不配再拥有光明。

    我看着他的眼睛,在黑夜中闪烁着微弱的细光。只是仔细一瞧,才发觉那是眼角未遗落的眼泪,在眼底苦苦挣扎,不愿稍纵即逝,替主人说一句久别重逢的苦心事。

    众生皆苦,你我也不能免俗。

    “朱大人,这根发簪,你也见过?”

    我伸手拂向它,好似一瞬间,它变得有千斤重,与我长发缠绵,在今世不辨恩怨,只要能够在一起,粉身碎骨都可以。

    他看着我,似父亲一般慈爱,又似故人一般感伤,回忆和现实在此刻交错重叠,谁又能放得下呢?

    他轻轻的抚摸我的头顶,颤抖的想确定我真实的存在。

    “林小姐你,你都不记得了?连这只蝴蝶,你都不记得了吗?”

    他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连带着那双不安分的手,死死的扣住我的肩膀。我被掐的生疼,骨头都开始闷哼。

    好像他也开始恨我,想将我连血带肉的撕扯开来,看看这颗跳动的心到底还记得些什么。时光的缝隙是填不满的,它不懂人情世故,就像一间危房,等我爬上屋檐时,才发现没有任何回忆可支撑。

    林一安无辜,林意不无辜。

    哪怕都只是我。

    我们离得近了些,他那张略微可怖的脸上写满了不同的表情,年老的五官被迫挤在一起,生生的扯出一道道纵横的皱纹。它们四面八方的侵占着这张沧桑的面孔,试图不留痕迹的将他从这个世界拉走,他偷活的这几年,总是要还的。

    他焦急的看着我,双目显要凸出来一般,眼周布满红血丝,像极了窗外分裂的天雷。

    “忘记了忘记了对,忘记了也好,忘记了也好”

    “太苦了,太苦了”

    他卸下了全身的力气,瘫软在墙角,身体就像被抽空了灵魂,只能干巴巴的等待被世间淹没。他变得不堪一击,方才的一切情绪都随着那颗倔强的泪水,一同蒸发在这座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

    暴风雨猛烈的敲击着他身后的纸窗,又岂是一纸浆糊能抵抗得住呢?有人要抓走他有人要喊醒他有人要杀了他却没有人再敢来救他。他开始自言自语,也退的离我越来越远。

    那个苦字如雨水一般渗透进我的心里,它凝固在我流淌的每一滴鲜血中,是捉摸不透的寒意。

    我看着他,彷佛在一瞬间走过了世人一辈子的喜怒哀乐。或许在现实里,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情绪像一种错误的文字,执拗的向我传达着那一句句话背后所有的。

    只是我不懂,真的不懂。

    我起身,心脏止不住的剧烈跳动,我向他走进,我想去他身边。这是这具身体的本能,是属于我泯灭不掉的记忆。我们或许是相思成疾的故人,又或许真的只是有过惊鸿一瞥的奇遇,可如今我这样急切地,迫不及待地,不由自主的想靠近他,正是因为林意的心,还没有死。

    她在以另一种方式,卑微的苟且偷生。

    我蹲在他身边,也这样任由雨水从窗户缝中向我击打。我还没有死。你不是一个人。

    “隐叔,这只蝴蝶,你还记得啊。”

    他笑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锦州,第一次笑了。

    他抬头,双手捧着我的脸,与我额间相抵。我们之间再无隔阂,风雨不侵。他的手环住我的后脑勺,我跌进他的怀中,让这颗心清清楚楚的为这片时光再一次跳动。我的发丝绕过他的指尖,若隐若现一只熠熠放光的蝴蝶,悠悠的飘进你我的梦中。

    “意丫头,这只蝴蝶,可是你的家啊。”

    此刻,言语成了最无用的东西。

    大雨一直延绵不断地倾泻而下,锦州再也无法回归当初的平静。老天不愿看这场错演的悲剧,只得如此嚎啕大哭,企图引起世人的顿悟。

    可世人愚钝,又或是太过聪明,他们自以为是的自导自演,在命运面前,只是一场无畏的抗争。

    生死有命,决事在天。

    司康府如今已经没有了半点官贵人家该有的富实样子,占地半城一般大的府宅不再整夜响彻莺歌燕舞的繁闹,园中富贵花萎,瑶池无鲤鱼转幅,琉璃石子路不再与月光争辉,金丝楠木的房梁上悬着星星点点的霉迹,脆弱的金丝绸布与梁柱一别两宽,只剩那颗被风侵犯过的半截身躯肮脏的活着。一场春雨,便萧瑟了这座宅子半生的岁月。

    浮生却似云中水,日夜东流人不知。

    司康若房门前的云台水仙花早已化作一团乌黑的废纸,虚虚冒着死气,它原先如美人一般优雅的根茎再也无法傲然环视四周了,精致到毫无瑕疵的花瓣上早已布满斑斑血迹,只是一夜,它堕落的与这世间万千的平凡花草一样,成为可有可无的陪衬。

    曾经的它,要受日初精华浇灌,依偎在价值千两的青瓷花器里,迎接主人的第一抹笑意;而现下,它半生不死的活着,眼睁睁的看着青瓷化为碎片,割断自己最引以为傲的花蕊,扔下娇弱的它被屋外的黄土掩盖,受万人践踏。它的不甘,是因它不再独树一帜。

    可它忘了,花草而已,本就是这个命。

    就像它的主人一样,命中该有的生死劫,怎么也逃不过。

    松树千年终是朽,瑾花一日自为荣。

    房间内,则更是一片惨不忍睹的狼藉。所有能反光的东西都被摧毁了,镜子的碎片划破青玉砖石圆润清透的脸颊,留下一道道惨白色的疤痕;明纸被刀片划开,任由雨滴攻下城门;各种名贵花瓶金器被摔翻在地,它们没了华美的外袍,充其量只是一堆堆浴火重生过的泥土罢了。它们玉石俱焚,连着被泼翻的墨汁,为这间屋子又添上了一笔雪上加霜。

    只剩一副昂贵的空壳,苦苦支撑表象。

    一帘之外,站满了各色各样的医师。

    他们跪在地上,身体是止不住的颤抖,每个人的表情都是一样的凝重,一样的面如土色。旁边是被撕扯成碎片堆的药方,那也是一条条无声的人命。

    医师的人数在肉眼可见的减少,地面开始渗透四面八方都掩盖不住的血气,屋里屋外都是求饶声,一瞬间叫人分不清谁才是病人。

    “好痛啊,好痛啊,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谁来救救我,谁来啊啊啊,好痛啊”

    “我不要死”

    杜思齐看着自家宝贝儿子变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心痛的如同手中早已被绞的不成形的锦绣帕子一样,再也恢复不了当初的荣化贵气。她只能干坐在大堂听这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吼叫,这常年累月娇生惯养的心脏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打击。可怜司康若还在药石无灵的时候,这边还要拨一半医师来救治这位时不时就要晕倒的贵夫人。

    “我的若儿,我这苦命的若儿,到底是做错了什么,受这等委屈。他可是从出生,都没哭过的孩子啊。”

    “杜夫人,少爷吉人自有吉天相,您可别也跟着哭坏了身子啊。”

    杜思齐的陪嫁姑姑王嬷嬷心疼的扶着这位从手心捧大的好姑娘,连连轻拂着她纤细的后背,又为她捏肩擦汗,忙来忙去,早已是气喘吁吁。

    王嬷嬷瞧着面前这位好人儿哭的泣不成声,泪水早已晕花了她脸颊上精致的妆容,半显半遮的露出那连着几夜都没睡好的憔悴的皮肤;她头上的珠钗跟着身子一起耸动,脆弱的珍珠玉髓相互碰撞,只能发出悦耳却惨痛的嘶吼。

    杜思齐捂着阵阵发疼的胸口,都说母子连心,见她宝贝的儿子变成这样,她也好不到哪里去。

    大堂的风冷飕飕的吹进来,雨点像炮弹一样趁虚而入,屋外的草坪上蔓延着一股血腥气,闻着直叫人作呕。烧的发黑的药罐子已经被摔了无数个,面目全非的药渣和尸体混合在一起,最上面竟然是一朵不再艳丽的鲜花徐徐盛开。

    老天或许知道,曾是人间天堂的司康府已是无药可医,迎接它的下场只有坠入凡尘话本里那骇人听闻的炼狱之中。它死了,这座城的前半生,也就彻底坍塌了。

    除非真的有神,或是妄图成为神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