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火染大婚

    乔冬的声音有些沉闷,他尴尬的打破平静,嘴上却不饶人。孙云很疑惑,他为什么不掀开盖头,也好让自己死的体面。两人相继无言,各怀心思。

    乔冬坐在她身边,手里转着那根掀盖头的喜杆,恨不得它能变成朵花来。他的手来来回回伸了好几次,好像怕被这火红的嫁衣灼伤。

    “乔公子娶了我,倒没了往日的威风了。”

    “孙云,你你别以为我怕你。我就是想知道,那瞎子有哪点比我好,值得你殉情?”

    乔冬一把拽住孙云的大袖,抽出那把金丝剪刀,哐的一下就扔在地上,决绝的声音直叫人心寒。孙云有些慌张,她没想到乔冬眼神这样好,不禁往后挪了几步,只想离他远远的。

    “乔少爷玉树临风,是我不配。只是樊郎千不好万不好,却待我一片真心而已。”

    “真心好一个真心,能值几个钱?”

    “呵呵,这片真心,你买不起。”

    孙云和他说不通,干脆冷笑几声结束这场无聊的对话。外面的烟花声逐渐小了,恐怕夜已深。她想起之前教养姑姑说的话,不禁浑身发凉。

    乔冬看着地上的剪刀,气不打一出来,那身上的剑伤也跟着发痛,提醒他一桩桩不美好的过往。

    他不是什么性格好的人,当下就推倒孙云,面目狰狞。

    “放开我!”

    孙云看不清眼前的人在哪里,心底却涌出不好的念头。眼泪模糊了视线,她尖叫着,反抗着,反手打了乔冬一巴掌。

    时间好像凝固了,她的心跳到太快,牵扯着这具瘦弱的身体。孙云趁乔冬没反应过来,慌忙跑到前厅,可是那红盖头却跟魔怔了一样,死死抓住她不放,她看不清眼前的路,注定只能跌跌撞撞,弄得满身是伤。

    孙云想掀开面前的遮罩,却被衣裙绊倒,一下又迷失了方向。乔冬箭步上前,伸手拽起孙云,拖着她往床榻走。她看着这件昂贵的衣裙在地上被染指,看着自己的未来一片漆黑。

    窗外有乌鸦叫唤声,她浑身冷颤,垂下了双手。酒气冲昏了乔冬的头脑,他只顾着内心止不住的,不管孙云的死活。

    他撕开她的衣裙,裸的观赏这个自己恨不得扒皮抽筋的女人。她肌肤似雪,是一件未被开封的极好的艺术品。屋内没有风,他喘着粗气,大脑却一片空白。只见身下的女人没了挣扎,他也加快步骤,低头吻了上去。

    红烛烧的只剩烛泪,这出虚情假意的好戏还未到,就被外面突如其来的呼救声给截胡了。

    “不好了,不好了,着火了!”

    “不得了了,着火了。着火了!”

    “救命啊,着火了,救命啊!”

    浓雾悄俏的漫延进每间屋子,它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不放过任何一个恶人。白色的雾肆意妄为,摧毁着自己看不惯的东西,张狂的带出身后不断壮大的火星。

    乔冬慌了神,赶忙跑出去查看状况。

    两柱香前,我看天色不早了,拉着梨儿准备回屋休息。宴席上的人三两相聚,没有我插得上话的地方。隔着一堵墙,我想着屋内的师姐,根本无心进食。梨儿这丫头趁我不注意,偷喝了一口我杯中未动分毫的酒,飘飘然的不知醉到哪个九霄云外去了。

    天色黑着脸,叫我看不清前方的路。它似乎不满意我这样临阵脱逃,存心给我使绊。我驮着梨儿,没走几步路就气喘吁吁,山间小道没有那么多路灯,我只凭一股记忆,战战兢兢的往回走。

    月亮慈悲,却只照着礼堂的方向。

    “林小姐,你看,礼堂那边有星星,真好看!”

    “梨儿,你看晃眼了,那是月亮吧。”

    “才不是嘞。林小姐,你看看,真的是星星,哈哈,它掉在礼堂里啦。”

    背上的梨儿笑个不停,挠的我也跟着发颤。我知道她说的都是糊话,可听见礼堂的时候,还是止不住心思的转头看了一眼。只见火光冲天,一双无形的手笼罩在礼堂上空,夜被点亮了,连月亮都不敢驻足,向我这边靠来。

    不好,是着火了!

    我借着火光,把梨儿送到前面的凉亭里。这边都是住宅区,人心凉薄,连着地也是冷冰冰的,我想火势不会烧到这边,索性脱了外套盖在梨儿身上,自己赶忙跑回礼堂救人。

    还好,我走的还不远。

    礼堂两处都有出口,红绸调的火势大了许多,琉璃的窗户已经烫黑了脸,大理石的柱子还死死支撑这间屋子。里面的人本就不多,稀稀拉拉的基本也都跑了出来,我四下见不到云师姐,只好撕了长袖堵住鼻子,闭着眼冲了进去。

    红色的地毯已经烧的面目全非,四处都是残荷,每走一步脚底仿佛踩在一万根针上,痛到麻木。

    婚房还没建好,所以只能借了礼堂后面的屋子暂住一宿。我找不清路,眼前都是灰石迷雾,在这紧要关头,一步都不能错。

    “师姐咳咳师姐,你在哪咳咳。”

    我奋力挥舞手臂,想驱散迷雾。可怕的不是眼前没有路,而是这路走了这么久,却没有结果。我不断喊着师姐的名字,灰尘飞进我的喉管里,我只闻到一股血腥味梗在胸口,灼伤着我脆弱的神经。

    前面好像有个人影!

    我弯下腰,一点一点的挪过去,那身影就像绿洲,唤着勇士在沙漠继续前行。我的手被碎石割裂,衣裙上满是油污,可我没有退。

    我已经失去了阿古,不能再没有师姐。

    “咳咳师姐,快快跟我走!”

    “哈哈哈,哈哈哈哈,烧的好,烧的好啊!”

    我看着人影,心凉了半截,这不是师姐的声音。我将眼睛再睁大些,却发现面前跪坐着的是樊郎。

    他衣衫褴褛,瘦的不成人样,双眼睁着两个黑色的空洞,吊挂着周围的脸皮,笑得肆意猖狂。他在这场大火里呆久了,手臂被烧的脱皮,整个人蜷缩着,像心思长歪的老树枝。

    我冲上去准备带他走,他却卯足了劲甩开我,站起身来狂笑不止。他的手中紧紧握着一条火苗子,竟是那条束带。束带几禁摧残,早已心灰意冷,只留下不足一指的身躯苟延残喘。

    “烧吧,烧吧,烧的越大越好。”

    “你们都该死,都该死!我要烧死你,乔冬,我要烧死你!”

    “樊郎你疯了!”

    我惊的说不出话来,好像大脑也被烈火入侵,将记忆里那个翩翩少年的身影烧的一丝不剩。我有些恍惚,旁边的房梁已经撑不住了,纷纷往下掉落,好似为樊郎病态的心留下黑色的泪。

    我看着樊郎,从未觉得他有今天这般开心。

    他在烈火里跳舞,眼眶里的炙热胜过外面的一切,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都在证明,自己还活着,活得比谁都好。樊郎,终于活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我没有见过这样的人间炼狱,双腿已经软的站不起来。大火扮成一条条小蛇,一点点的钻进我的皮肤里。它们分不清是非,只像个野兽一样,将这场火圈里的一切视为猎物。

    我要死了吧。

    “臭傻子,醒醒,给我醒醒,你看到孙云了吗?”

    谁把我喊醒了,我好像又看见了那日伟岸的身影,总是为我挡下一切罪恶。乔冬踢了我几脚,满脸焦急的瞪着我。梦境和现实重影,我晃回神,竟是乔冬救了我。

    “我再问你一遍,孙云呢?”

    “师姐师姐咳咳快救师姐!”

    乔冬的话提醒了我,我还不能死。他甩下我,奋不顾身的往里屋跑。黑色的地面映着他沉重的脚印,我顾不得其他,也冲了进去。

    里屋庆幸有一堵墙抵抗,烧的还不严重。只是火势不饶人,它们顺着房梁冲了进来,准备进行最后的围剿。

    门帘是锦绣的,被烧得面目全非。它是金贵的艺术品,哪受的了地狱的考验,也跟着被感化,变成一道火墙隔开屋内屋外的人。

    你要是想进去,就得签生死状。

    乔冬站在我身边,浑身都在发抖。

    “师姐,师姐,我们来救你了!”

    我跑上前,想透过窗户看看师姐的具体位置。整间屋子认为我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像逗我玩一样瞬间烧的更厉害了,窗户只剩一片黑色,冷着脸警告我不要再上前。我没有办法,闭着眼准备冲进屋内。

    “孙云!”

    乔冬撞开了我,他或许是看见了师姐,突然大吼一声冲了进去。火条碰脏了他的衣服,更浇灭了过去那愚蠢的自尊。

    我挡在门外,不让死神再靠近一步。

    “快走!”

    一双手从我背后伸来,一下拎着我无力的向外走。我看到在乔冬背上双目无神的云师姐,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而他的那只手,早已起满火包,混着鲜血,和婚服真正的融合在一起。

    我伸出手,握住了师姐一直握紧的拳头。

    乔冬毕竟是习武之人,行动果然比我们都要快。我看着不远处的出口,困意也向我袭来。

    师姐的手很冰,我就一直紧握着,心里还学起老人来念经祈福。

    “咳咳孙云,等我出去了,非扒了那瞎子的皮他纵这么大的火,我看你还怎么维护他咳咳”

    “樊郎?”

    乔冬的话好像唤醒了云师姐,她盲目的看着四周,似乎在寻找樊郎的身影。我听见大门外守卫的声音,看着门口的亮光,有种说不出的安逸感。

    还好,这次我没有来晚。

    火林深处,传来隐约的笑声。

    我困得不行,眼前有好几个梨儿在打转,乔冬突然放开了我,踉跄的后退了几步。只见云师姐拿着发簪刺向了乔冬的旧伤口,这才迫使我们分开。

    “孙云,你活腻了?”

    “乔少爷,你的救命之恩,孙云下辈子再报吧。”

    “师姐!”

    “孙云!”

    云师姐狠狠的抱了我一下,突然把我推到乔冬怀里。

    “乔少爷,孙云就把小安,交给你了!”

    我没反应过来,指尖师姐的温度又被这大火融化,消失的无影无踪。乔冬泪流满面,他没了那份勇气,只能任由伤口再一次流泪。

    “师姐,为什么,为什么啊?”

    我跑过去,像小时候一样,拽着她的衣角,可怜巴巴的看着她。我真的不明白,只差几步,我们就能活着出去了。

    只要还活着,就什么都有可能啊。

    “小安,这不是樊郎的错。”

    云师姐拉起我,双眼含泪。这件事情,因她而起,才酿成了这样一个不可挽回的悲剧。她看着乔冬满身是伤的救她,看着我六神无主的往里冲,看着樊郎人不人鬼不鬼的癫狂,她知道,这一切都该结束了。

    云师姐从未这样坚定,她撕下我紧握着的衣裙碎片,头也不回的往里走。

    “师姐,我已经没有了阿古,我不能再没有你了。”

    “师姐,我不想一个人了。”

    “师姐!你等等我!”

    我看着云师姐红色的身影融入火海里,再怎么也找不到了。四周越来越亮,亮到几乎将全世界都吞了进来,我的眼睛看不见了,耳朵也听不清了,全身上下的器官都在那一刻死了。

    乔冬看着我,一定会觉得惊讶吧。在他的眼里,我这样一个傻子,不明不白的跟着孙云,也往火海里走。我没有哭,也没有笑,就这样一步一步的,接收命运的考验。

    在我眼里,前方是一片光明。

    在那片光明里,有着对外面憧憬的林一安,有着假装大人的古新,有着竹林少年樊弃和温柔的孙云,有着我所怀念的一切。

    那里的归宿,那样吸引着我。

    只要能抓到光,什么都可以,不要命都可以。

    房屋塌了,它所知道的一切都将被掩埋。

    他站在房檐上,一言不发。

    或许这场悲剧的结局,也不在他的预料之中。屋外的人抱着昏迷的乔冬,哭丧的声音犹如阵阵哀乐。他将自己隐入黑暗中,黄金的面具下留下一滴眼泪。

    神觉得可悲。

    他挥挥手,树林背后涌出很多黑影,不断挤进这断壁残垣中,执行神的命令。

    鹦鹉乘月而来,五彩的羽毛闪着银光。它骄傲的像黑夜里的凤凰,自愚的停靠在他的肩边,重复着不知哪一时听过的谣言。

    ‘世人苦而不自知,神知苦而不自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