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三大营

    顾兴祖客客气气将沈景奕送到辕门口,目送他的马车离开,转身入内,便对顾淳道“陛下怎么想要狩猎?”

    虽说已是初秋,正是狩猎的时候,但和瓦剌交战在即,再大张旗鼓狩猎可就本末倒置了。这个时候应该积极备战才对嘛。

    顾淳已看过诏书,道“不知道陛下怎么想,孙儿这就去请教阿宁。”

    圣意难测,皇帝为什么这个时候要去狩猎,肯定和张宁提过,问张宁就得了。

    顾兴祖连声道“快去快回。”圣意万万不能揣测错了,快些打听,他也好快些准备。

    …………

    顾淳对锦衣卫大院本能感到畏惧,一直没来过,可事情紧急,张宁回府还得几个时辰呢,等不起啊。

    他深吸口气,迈步走上台阶,对门口的番子道“烦请通报一声,就说顾淳求见张大人。”说话间,悄悄递了一锭银子过去。

    张宁正在看卷宗,得报顾淳来了,头也没抬道“叫他进来吧。”

    他就知道他们肯定会来,顾淳第一个来,看样子最无接诏的是顾兴祖了。狩猎的事,是他向朱祁镇进言的,不过目的并不仅仅是狩猎。

    “阿宁,到底怎么回事?”顾淳匆匆行礼,还没直起身便道。

    “坐下说吧。”张宁示意任荣上茶,掩上卷宗,道“令祖父叫你过来的?”

    顾淳点头“家祖觉得,这时并不是狩猎的好时机,不知陛下为何……”皇帝并不是一个喜欢秋狩的人,怎么今年这么反常?

    他话中未尽之意,张宁哪会不明白,这件事君臣商议好,由他向三大营的指挥使分说明白。

    “不急,等会还有人来。”张宁道。

    “还有人来?谁?”顾淳奇怪,随即恍然“除了神枪营,五军营和三千营也接到诏书?”

    张宁赞道“你反应挺快嘛。我们等宋侯爷和薛侯爷来了再一并说。”

    五军营的指挥使是西宁侯宋瑛,三千营的指挥使是承武侯薛诜。张宁指的是这两位。

    顾淳吃惊道“他们也来?”要是这样,自己份量不够啊。他坐不住了,道“我这就去请家祖过来。”

    张宁道“去吧。”

    果然是三大指挥使的聚会。顾淳一口茶没喝,匆匆起身小跑出去,策马奔回神枪营,对顾兴祖道“这件事情不小,祖父快亲自去吧。”

    两位老伙伴一并到场,哪能少得了自己?顾淳忙骑马赶了过去。来到锦衣卫门口刚好遇到薛诜。

    薛许把马鞭扔给随从,听到马蹄声响,抬头一看,哈哈大笑道“你也来了?”

    “沈公公去你那里了?”顾兴祖翻身下马,一边问道。

    “可不是。”薛诜道“老夫问他,他不肯说,好不容易才漏了口风,让老夫过来请教张大人。事关重大,老夫赶紧过来问清楚。”

    两人边说边来到门口,请番子进去通报。

    这两位都是多次为国征战的猛将,又是通家之好的长辈,张宁接报迎了出来,笑着行礼道“顾侯爷、薛侯爷,里面请。”

    “张大人客气了。”薛诜不敢以长辈自居,而是客客气气还礼,再束手作请。

    顾兴祖则一双大手挽住张宁的手,道“你怎么亲自出来?吩咐一声,我们自己进去就可以。”

    难怪顾淳不再找薛翰玩,这是攀上张宁了。薛诜无声自语,不怪自己幼子不够机灵,而怪顾淳不够义气。张宁是皇帝跟前第一红人,谁不想和他套近乎,偏偏薛翰脸皮薄,觉得当众为难过他,不好意思往前凑。

    满京城不知多少人削尖脑袋想巴结张宁,他不主动,张宁怎会找他?这一来二去,可不就生疏了吗?

    张宁笑道“两位和家父平辈论交,小子怎敢托大?”

    真要论起来,张勇见了顾兴祖还得行晚辈礼呢,只是这段时间受张宁恩惠多多,顾兴祖没计较这个。

    “令尊有你这样的好儿子,可是上辈子修来的福份。”顾兴祖奉承了一句,道“西宁侯来了没有?”

    宋瑛不仅是西宁侯,还是驸马都尉,尚的是成祖朱棣的女儿咸宁公主,从辈份上论,比朱祁镇大了两辈。

    他也是百战沙场的勇将,深得顾兴祖和薛诜敬佩。

    张宁道“还没有。我们再等等,要是过一会儿没来,小子再派人去请。”

    对宋瑛,张宁同样充满敬意,只因为在原来的历史轨迹上,也先分四路大军入侵,土木堡之变还没有发生,宋瑛便战死沙场,为国捐躯。

    薛诜暗暗点头,都说皇帝对张宁言听计从,他又执掌锦衣卫,不知道多少人担心他飞扬跋扈。他也和他们一样的看法,这段时间尽量避着张宁,没想到这少年简在帝心,身居高位,却不骄不躁,实在难得。

    说话间,三人来到东院,分宾主落座。顾兴祖自以为和张宁熟,不免聊些家常。薛诜听着心里很不是滋味,什么时候他们走得这么近了?

    约莫一刻钟后,番子来报,西宁侯宋瑛来了。

    宋瑛接到诏书同样感到奇怪,不过沈景奕在他面前可不敢藏着掖着,而是出声点拨。他送走沈景奕后马上赶了过来。

    沈景奕怀揣三封诏书,按离皇宫远近宣诏,五军营最远,最慢宣,这不,他来得最迟。

    张宁同样迎了出去。

    宋瑛虽然上了年纪,依然气宇轩昂,特别是一部飘在胸前的胡子根根雪白却修剪得极为漂亮,给人十分儒雅的感觉。难怪咸宁公主会看上他。张宁暗赞。

    “英雄出少年,我们这些老头儿都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步伐了。”两人见过礼,宋瑛上前一步,挽住张宁的手臂,笑眯眯道“有好东西可别只顾着神枪营,也均些给五军营嘛。”

    人还挺幽默爽朗,张宁对他更有好感,和他并肩朝里面走,道“小子哪敢忘了侯爷?再说,就算小子忘了,陛下还记着呢。”

    一句话点出宋瑛和朱祁镇的关系,让宋瑛大为高兴,道“那就多谢张大人了。”

    张宁这是答应给遂发枪和“雷鸣”了,他哪能不谢?这两样东西一出来,他和薛诜都眼红得不行,早就想要一些了,只是薛诜的三千营全是骑兵,暂时想不到怎么用这两样好东西,才没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