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普雷希典演讲

    诺克萨斯这时候发动大举进攻属实为意料之中。

    首先之前柯南还没有查出戏命师的艺术手段,诺克萨斯的高层自然要围着柯南转,帮助他查案。

    而柯南现在离开了,并且换了岸边露伴接手诺克萨斯高层。

    岸边露伴的确做到了让诺克萨斯高层全部臣服于神龙的威能之下,当上了诺克萨斯实质上真正的主人。

    但他本人可是不管事儿的,他只关心异世界的漫画取材之类的事情。

    那么现在没有了上司的限制,黑色玫瑰的诡术妖姬自然要正常执政,她有了柯南所说的犯案者是艾欧尼亚人的线索,那就足够挑起诺克萨斯和艾欧尼亚的战争了。

    诺克萨斯人民本身就十分好战,他们不仅和德玛西亚常年处于战争状态,还无时不刻不打着周边地区领土的主义。

    不仅仅是艾欧尼亚,皮尔特沃夫也是他们觊觎的对象。

    现在有了借口发动战争,乐芙兰是一点不含糊,直接就借着大将军的名号发动了这次战争,至于如今的大将军是谁,那自然是甩手掌柜岸边露伴同学。

    诺克萨斯的人民虽然大部分都被蒙在鼓里,可是新大将军已经发话了,以及这个事情是以报仇为由头的。

    对诺克萨斯人根本毫无心理负担,他们直接就倾巢而出,势必要侵占艾欧尼亚的所有领土。

    这一年,卡特琳娜,阿卡丽还只是十来岁的少女。

    未来领导艾欧尼亚人反抗的刀锋意志艾瑞莉娅也还未成年。

    无极剑圣易大师此时剑法还未成熟。

    疾风剑豪年纪还小,甚至无法驾驭所谓的御风剑术。

    锐雯不过是刚加入军队的新兵,还远远不是未来那个诺克萨斯军人楷模。

    因为发动战争的时间不对可能大众所熟知的背景故事永远都不会再发生,但这对李龙来说并无大碍,他只需要统合整个艾欧尼亚就够了。

    这些人没有长大,正好是他大显身手,震慑所有艾欧尼亚人的好机会,否则要是有和李龙利益诉求不相同的人出来抢他的风头,那么这个人必死无疑。

    而慎和凯南两个人,早就已经被预定上了死亡的结局。

    ……

    此时的李龙正处在普雷希典的城墙之上。

    普雷希典是艾欧尼亚最具盛名的城市,它的繁华是建立在无数知识的堆叠之上的,在这里——不知道曾经培养出了多少艾欧尼亚的有识之士,各个教派的长老,教主年轻的时候未必就没有在这里学习过。

    之所以允许李龙站在普雷希典的城墙之上,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来给艾欧尼亚的民众们演讲,是有道理的。

    首先此时李龙身边所聚集的力量,可以称得上是整个艾欧尼亚的第一股大势力,昔日苦说大师代表整个均衡教派就足够站在今天这里。

    但或许和苦说大师站在一起的人也会有,而今天李龙是代表自己一个人的势力站在此处的。

    李龙的背后如今有辛德拉,均衡教派保驾护航不说,他本身所代表神龙教神使的身份也是艾欧尼亚各教派愿意把这个讲话的位置让给他的原因。

    动也不动就能随便把辛德拉欺负着玩?当日的事情又不是什么秘密,大家早就知道了,这是何等的恐怖相信不必多说。

    现在的李龙拥有着比艾欧尼亚之魂这个初生之土守护灵还要强的个人实力。

    “艾欧尼亚已经安稳太久了,诸位平日里只晓得闭门造车,关注自己的教派……而如今诺克萨斯入侵,就是检测各位教派实力的最好时机,一切都是为了守护初生之土。”

    李龙的演讲只需要调动起艾欧尼亚民众的反抗情绪就够了,而那些教派多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打到自己头上,就不出力。

    背景故事里的真实情况就是如此,譬如无极剑圣的无极一脉一开始是拒绝出去剿灭诺克萨斯军队的,还是无极剑圣易大师做了这个万事开头难的英雄,才引的他的同门争先效仿。

    可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只有无极剑圣一人活了下来,教派则是直接被人一锅端了。

    一个教派,满打满算就这点能耐,除了徒增笑尔,根本派不上多大用处。

    李龙也懒得强求那些教派出多大力气,等带领艾欧尼亚人解决了诺克萨斯入侵的危机,那时的他裹挟大义一定要来好好清算一下这些教派,届时他们都不过是自己手里的棋子。

    李龙讲完话以后,果然艾欧尼亚民众确实群情激昂,但反观那些教派长老们,都是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

    艾欧尼亚和平了这么多年,再加上地区里教派林立,互相不服气,甚至都已经快回归到小国寡民的状态了,这些教派的长老们只把自己的教派事务当做当务之急。

    至于外敌入侵?这些人根本不在乎,反正在他们的想法里,不就是一群人组成的军队吗?有他们教派的综合实力厉害吗?

    真是痴人说梦,诺克萨斯的军人,军队,哪有那么好对付,他们之中精通魔法,战术,战斗的人大有人在。

    锐雯本人的小队在背景故事里还“有幸”充当了炼金武器的试验品,这种杀人一千自损一千的大杀器,简直恐怖。

    如果诺克萨斯真的那么容易对付,那前世看守幻梦池的守卫就不会狗急跳墙去释放辛德拉,妄想辛德拉帮忙解燃眉之急了。

    这些人,太低估诺克萨斯了。

    “神使大人,我们现在要立刻组织人手投入战斗吗?”

    李龙对劫的话不屑一顾,劫想的很好,先发制人,顺便拿下个大义。

    但真正能拿到大义的人,可不是第一投入战斗的人,而是能收割战局的人。

    “小批量的招收新人,给我好好训练教众,这个时候正是扩张实力的好机会,这样错过岂不是可惜?”李龙顿了顿,望着离自己视线越来越远的普雷希典外墙冷笑一声“至于大义?他们走投无路的时候,自然会想起我了。”

    “卡特琳娜,能杀诺克萨斯人吗?”

    “诺克萨斯早就不是我效忠的对象了,他们的好战之心现在看来是如此的软弱,真正的强大,是绝对的实力,到那时,根本不需要什么南征北战。”

    卡特琳娜把玩着匕首,昨日她掌握了死亡莲华,现在心情一片大好。

    “那么这次战斗,你的任务目标就是——协助戏命师,杀两个人,能做到,我就再教你新东西。”

    “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嘿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