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苦说大师

    普雷希典什么人都有,运气好还能遇到各个教派的长老什么的,这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而李龙和辛德拉两个人的运气就爆棚了一次。

    

    不得不说,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李龙才刚刚吐槽了均衡教派全员,这下就被带着戒(影流之主劫未叛变时候的名字。)和慎的苦说大师给撞见了。

    

    这会戒还不是那个叱咤风云喊出“均衡是愚者的主人”等台词的影流之主,他现在顶多就是均衡教派的大师兄,和后来没法比。

    

    也怪辛德拉说话的时候不会选地方,非要在普雷希典城上空说这些,这种思想和辛德拉本人蕴含的危险性,对均衡教派的教义有着极大的挑战性。

    

    苦说大师本来维持均衡,和均衡天天对话就很辛苦了。

    

    一听有个人要统一艾欧尼亚的教派思想,给自己找麻烦,那铁定忍不了啊!

    

    苦说大师拦下李龙和辛德拉的时候,要不是李龙及时制止了自己这个首席弟子,估计辛德拉已经直接开打了,她只是对神龙和她师傅李龙抱有敬畏之心而已,又不是谁都能给好脸色看。

    

    不过那要是真打起来了,李龙肯定会不能幸免的被卷入其中,就以李龙这个体量被发现了,万一苦说大师遵从均衡的意志来个“维持均衡之道,我就随便你杀好了。”这种碰瓷的操作,那问题就大了。

    

    谁也不知道他们教派所谓的均衡到底是什么,就目前来说——知道的人只有苦说大师自己。

    

    要是苦说大师真的死在自己手里。

    

    保不准艾欧尼亚人怎么看待这件事,还有自己以后在艾欧尼亚的种种行径……人家苦说大师好歹也是艾欧尼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之一。

    

    李龙打量了一下对方三个人,这个时间点,遇到苦说大师他们三个一起出门,不用说,几乎可以肯定是被拜托了去芝云行省解决戏命师的问题了。

    

    但苦说大师这次出行是私下里偷偷摸摸去的,表面上他是拒绝了他人的请求估计这也是为了让那个远在芝云行省的卡达烬放松警惕。

    

    “我听两位阁下的意志有违均衡之道,因此想跟两位详谈一番,劝两位放弃那种危险的思想。”

    

    还好,苦说大师果然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劝说。普雷希典也确实不是适合打架的地方,更别说苦说大师现在还是秘密出行的状态。

    

    记得他曾经还劝说已经成为了影流之主的劫回归均衡,下场嘛,大家都懂的——死的挺惨。

    

    辛德拉不耐烦的推开了苦说大师伸出的一只手,“老头,少在哪里叽叽歪歪的,我有什么想法还不需要你来评足论道。”

    

    之后便催促道“师傅,我们快走吧,跟一个老头两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有什么好说的,要是放在平常,他们现在已经被我的黑暗法术碾成碎片了。”

    

    正如辛德拉所言,戒和慎如今还只是两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而已,他们修炼上所吃的苦,还不如辛德拉童年受到霸凌时的痛苦。

    

    而即使是将来成为影流之主的劫和暮光之眼的慎两人,也绝没有可能胜过抬手毁灭整个岛屿的辛德拉。

    

    要知道即使是后来成为了影流之主的劫,对付起戏命师这种技术高超,武器先进的凡人,都无比吃力,更不用说魔法威能碾压了影流之主十倍不止的辛德拉了。

    

    “你……”一向比较冲动,并且现在还年轻气盛的戒刚想动怒,便被苦说大师打断了他说话的机会

    

    “这位可是前日刚信仰神龙教的辛德拉阁下?久仰大名了。”

    

    “正是,尔等凡夫俗子根本不晓得神龙之威能,神龙之鼻息都能让世界生灵涂炭,你们居然还不向其献上信仰,真是愚蠢。”辛德拉那高人一等的态度着实让人恼火。

    

    但说起来,辛德拉确实有嚣张的资本。

    

    不仅仅是戒,慎也被气的脸色铁青,李龙听的倒是津津有味,反正是给自己打广告,还不要钱,干嘛不多鼓励一下辛德拉这种行为呢?

    

    苦说大师不管辛德拉后面到底讲了什么,权当未听见,他的目光转向了一旁看戏的李龙,希望从这位辛德拉的师傅身上下手,可以管管这位“野心”太大的黑魔法师。

    

    “那么,这位被辛德拉阁下称为师傅的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神龙首席神使了吧,您好。”

    

    苦说大师又不厌其烦的伸出手给李龙客套。

    

    这点气度辛德拉没有,李龙还是有的,他笑嘻嘻的握住苦说大师的手疑惑道“苦说大师所为何事我已经知道了,不过我遵从的是神龙的意志,不是均衡的意志,所以你没必要劝我。”

    

    “呃……”苦说大师要说啥,李龙不带脑子都能猜到,这就好像你妈唠叨了你十几年,到最后她刚说了上一句,你就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像苦说大师这种一辈子为均衡尽心尽力的人,肯定为的是均衡着想,要不是辛德拉刚才那发言太惊世骇俗了,他也不会给自己找麻烦把两人拦下来。

    

    不过就是这样李龙也不会给苦说大师面子,因为均衡教派真的无脑,他之所以现在还没有选择离开,是看上了苦说大师背后的均衡教派,而不是苦说大师的名声之类的东西。

    

    “不过,苦说大师,你们这次所行的目的地应该是芝云行省吧。”

    

    “阁下是如何得知的。”

    

    “神龙的启示。”啥锅都由李龙甩给了自己,看似好像还是自己背锅,效果却完全不一样。

    

    “我们目的地相同,同行一段如何?”李龙这次反而恬不知耻的伸出了自己的手,他想好了,与其自己和均衡扯皮,不如让历史重演……不,应该是自己导演历史。

    

    这次,不能只让劫一个人出问题,慎也不能放过,当然……既然要这么选择的话,那李龙至少要在戒和慎的面前说的上话,进得了谗言。

    

    苦说大师在这种计划之中的阻碍很大,如果李龙不选择跟他们一起随行的话,能达成目的几率非常小。

    

    否则,只凭这一次或者以后一两次的见面,李龙就是见缝插针的能耐再高也没有理由在人家慎的老爹面前教育慎本人。

    

    而如果等慎接手暮光之眼的职位以后,那么他就是怎么也无法说服的了,说来说去又要变成面对那个劳什子的均衡。

    

    李龙觉得自己现在和半神说不定要吃不少亏,能减少风险还是尽量,减少的好。

    

    “师傅,不是又要走路吧……”

    

    辛德拉一下又苦着一个脸。

    

    “这是神龙的指引,他要我们跟苦说大师同行,难道你……”

    

    辛德拉没等李龙说完,连忙拍胸脯保证“没有任何问题,师傅,我现在精神十足。”

    

    这个变脸速度,是不是都能去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了,比川剧还要神——翻脸如翻书。

    

    “那就好。”李龙点点头。

    

    “也好,阁下和我们同行,那么这次行动应该更有把握才对,路途中我正好也能更深入的和阁下进行沟通,帮助阁下与辛德拉阁下纠正危险的思想。”

    

    李龙嫌弃的眼神在苦说大师眼里根本就不算事儿,这老头看来是唐僧转世。

    

    明明作为均衡教派能和均衡沟通的暮光之眼,自然是有硬实力的,但更喜欢搞说教。

    

    他还真以为对方的脑袋上都是紧箍咒,说啥人家都能抱头就地打滚然后大喊“师傅我错了。”

    

    李龙不是孙行者,也不会两开花,辛德拉也不是筋斗云,她除了会飞还会黑魔法。

    

    “那么,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叫我,奥利瑞安索尔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