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绿茵河谷的夜战(二)

    “呜~~~~呜~~~~~”

    浓墨一般的黑夜中,响起了苍凉的号角声。

    “蓬~蓬~蓬~”

    大军军营中,格伦麦的随军法师们将一颗又一颗的光亮术射上天空,眨眼间,天空就布满了雪亮的光球。

    这些光球将军营附近照地亮如白昼,但距离营地稍远的地方,光线就暗淡了不少,再加上河谷中有不少树木,草丛,所以并不缺乏藏身之处。

    但无论如何,联军的军营已被彻底地惊醒了。

    指挥营帐。

    钢铁军团的最高指挥官,里昂爵士匆匆从行军床上爬起来,眼角边的眼屎都没来得及擦干净,就被副官引着来到了战地沙盘旁边。

    他双手用力搓着脸颊,让自己的脑子尽快从睡眠的迷糊状态中恢复清醒。

    联军的高层军官们也都已经聚集在了营帐里,而中低层军官,则一边本能地指挥战士防御,一边等待着来自军队高层的新命令。

    “现在具体什么情况?”头发花白的里昂爵士问道

    “将军,袭击者主力是巴沙尔城的血魔战士!”副官大声报告。

    里昂爵士一惊,最后一丝睡意也消散了,他急忙问道“血魔战士?来了多少人?”

    副官脸上顿时显出一丝尴尬“将军,太黑了,情况仓促,一时摸不清对手的情况。具体人数还有待探查,但绝对不少。”

    “那还愣着干嘛?传我的命令,收缩防线,全力防御,先稳住!再把所有斥候都派出去,务必在最短时间内摸清对手的情况!”

    “是,将军!”军官们齐声应道,而后开始将一个个具体的防御命令传递出营帐。

    两军交战,被敌军夜袭这种事,里昂爵士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他多次经历大战,心神坚韧,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他是转头对身边副官说道“我们在军营周边安排了大量斥候,尤其是巴沙尔城方向上,布置的眼线几乎密不透风。巴沙尔城的大部队不可能无声无息地渗透进来,所以袭击者数目绝对不会多。”

    军官们都连连点头,

    里昂爵士沉吟几秒,忽然抬高音量对一个军官说道“格拉德骑士,血魔战士虽然不多,但战力惊人,又是夜袭,极容易引起士兵的恐慌。你现在亲自指挥督战队,务求人人全力战斗,如果有人后退,立即斩杀!”

    “是,将军!”格拉德骑士大步出了营帐。

    里昂又对另一个军官说道“阿姆莱骑士,敌人选择在这个时候发动偷袭,必然做了充分的准备!巴沙尔城的军力远不如我们,正面对抗没有任何胜算。他们极有可能使用斩首战术。你立即在指挥营帐周围加派5倍兵力,以防万一!”

    “是,将军!”阿姆莱骑士一脸肃然地应下,转身出了营帐。

    但是,要应付斩首战术,光是加派兵力还是不够的,还要防范对手的法师用大威力法术进行偷袭。

    据他所知,巴沙尔城唯一能称地上强大的法师,就只有黑女巫赛琳娜。

    此时,那女人极有可能潜伏在暗处,寻找时机对他们使用某种可怕的禁忌法术。

    里昂爵士转头看向坐在营帐一角的蓝袍中年人,语气稍稍放缓“派克法师,黑女巫就交给你来应对了。”

    蓝袍法师派克闭着眼睛,听到声音后,他依旧坐在椅子上,只是上半身对里昂爵士微微俯身“将军,我时刻保持着警惕,但黑女巫赛琳娜从不按常理出牌。她的黑巫术灭绝人性,我没有把握完全防御住我建议,您立即去邀请光灵法师协助防御。”

    里昂爵士微微一怔“邀请光灵?”

    他有些不大情愿这么干,那些光灵各个眼睛长在头顶上,异常的傲慢,哪怕他是联军的统帅,也完全不给面子,经常对他冷嘲热讽。

    所以除非必要,他绝不想和那些光灵打交道,更不想欠对方的人情。

    “派克法师,事情还没严重到需要光灵出手的地步吧?”他很是犹豫。

    派克眉头一皱“将军,现在不是”

    他话刚说了一半,营帐的布帘突然被人用力掀开,一个满身血污的钢甲战士大步冲了进来,这战士的左臂竟然被齐根砍断,右臂紧紧捂着肩膀上的伤口,但鲜血依旧从他手指缝隙中渗出来。

    这不是别人,竟刚刚被里昂派出去督战的格拉德骑士!

    里昂爵士惊地胡子一抖“怎么回事?士兵叛乱了吗?”

    格拉德半跪在地,满脸的惊惶“将军,敌人数目实在太多,一个千人加强营冲上去,转眼就被击溃根本根本就挡不住哇!”

    “什么?”里昂爵士眼睛圆睁,简直不敢相信这消息是真的。

    敌袭才开始多少时间?

    8分钟?还是10分钟,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将一个加强战斗营击溃,对方战斗力怎么会这么强?

    难道巴沙尔城的军队全都过来了吗?

    虽然心中震惊,但里昂爵士终归是经历过多次大战的老将,强行稳住心神,对断臂战士说道“格拉德,你先下去包扎伤口!”

    不等格拉德将军退下,里昂爵士就对等候一旁的传令官说道“萨沙,你去,去光灵营地,请求支援!记住,光灵的态度肯定会十分冷淡,甚至你可能见不到那些家伙,无论你用什么样的办法,一定要将人请过来!”

    敌人的战斗力已经大大超过了他的预估,这足以说明敌人一击必杀的决心。面对这样的对手,他不敢抱有任何侥幸心理。

    “我记住了,将军!”

    传令官迅速离开营帐,一路朝光灵法师的营地飞奔过去。

    光灵法师的营帐,位置在绿茵河谷的地势最高处,呈圆形,至今超过100米。

    营帐周围驻守着钢铁军团最精锐的第七战队。

    这个战队的战士,十有都是生命神殿内的战士,虽然同是格伦麦人,但却不受里昂爵士的指挥,只听从洛克维一个人的命令。

    营地内部,更是五步一暗哨,十步一明哨,二十步距离就布置着一个洞察之眼,营地内部以及周边的区域,还有光灵独有的探法卷毛梗在随机游弋。

    无论是强攻,还是刺客偷袭,都有周密的应对方案,就算是蚊子,也别想悄悄飞进这个营地。

    到了营地门口,传令官萨沙对门边的守卫说道“我要急事要见洛克维大人。”

    守卫面无表情地看了下他,说道“大人早已经休息了,不想被打扰。不过他留了几句话。”

    可怜的传令官不敢表现出任何不满,他连忙追问“什么话?”

    “他说,来袭击营地的敌人,数目不超过400,相信将军肯定能应付地过来。他和法师团的成员连日赶路,精力消耗太大,必须要充分休息,才能保证战斗力。”

    传令官不甘心被几句话给打发走,他一脸焦急“可派克法师说,黑女巫极有可能已经潜入了军营,他无法确保将军的安全。将军希望洛克维大人能派遣一两个光灵法师前去协助防御。”

    守卫冷冷一笑“如果怕被黑女巫偷袭,那就加强营地周边的巡逻。你们可有两万人呢,要是被不到400人打的不知所措,之后还怎么攻击巴沙尔城?”

    眼看着守卫如铁板一样杵在营地门口,传令官萨沙也没办法,跺了跺脚,不得不返回指挥营帐复命。

    结果,他刚走到半路,就见大约五六十米外,有十几个全身冒火的恐怖战士冲到尖刺围栏边上,手中重剑一挥,就将手腕粗的木桩次削断,而后这一队战士竟直朝指挥营帐冲去。

    沿途自然有无数战士冲上去堵截。

    可这队火焰战士实在太强悍了,将手中的重剑耍地和风车似的,所过之处,人和马都被斩成两段,几乎是眨眼间,地面就被鲜血染红,到处都洒落着身体碎片。

    这场景,恍如地狱来到了人间,而那些火焰战士,则是地狱中冲出来的魔鬼战士!

    眼看那队战士距离里昂爵士的营帐越来越近,传令官萨沙可吓坏了,他立即返身朝光灵法师驻地跑回去,一边跑一边高声大喊“洛克维大人~洛克维大人~不好啦~血魔战士冲进来了~救命啊~求您救命啊~”

    “闭嘴~别吵到大人休息!”守卫当然也看到了那对血魔战士,不过在他看来,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事。

    那些血魔战士的确勇猛,但联军战士的数量占据了绝对优势,而且人人死战不退。血魔战士们虽然杀了不少人,但力量消耗极大不说,推进速度也慢地和乌龟一样。

    只要看上一眼,守卫就知道那些血魔战士最多在乱军中坚持3分钟,看似凶险,但对指挥帐不会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威胁。

    可惜,忠心耿耿的传令官不这么想,他只想为自家主人找到更多的帮手。

    他大声高喊着“洛克维大人!洛克维大人!黑女巫来了!将军需要您的帮助!您听到了吗?洛克维大人!”

    喊着喊着,法师营地内,其中一个营帐的门帘被人拉开,一个穿着黄绿色皮甲的光头法师大步走出营地,怒气冲冲地对着传令官吼道“行了行了!看在你是条忠犬的面上,我亲自跟你去一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