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集训6

    帽子很漂亮,可二十块钱还是有点贵的,赵清雨思索着,十五块钱肯定是可以拿下的,十二块钱可能费一点口水,十块钱估计就有点难度了。

    她摇摇头,面上流露出一丝犹豫,正酝酿着待会开口砍个什么价位合适,结果旁边的陆瑶就立即惊喜地喊出声:“哇!才二十块好便宜啊!”

    赵清雨:“……”

    老板本来看赵清雨表情就知道这小丫头对着价位可能不大满意,准备开口让对方说个心理价位,大家伙儿砍吧砍吧两下开个张。

    结果小丫头的朋友突然这么一喊啊,老板脸上立刻笑出了花:“小姑娘有眼光哈,我这帽子平时都卖别人三十块的,今天看你们几个年纪小,都是学生,就做个开张价,你看看,戴上多好看,多有气质啊。”

    陆瑶很高兴,扭头对赵清雨说:“我觉得你戴上很好看,我买来送给你吧!”

    “啊?”赵清雨愣住,随即连忙摇头,“不了不了,我自己有钱,而且这个我也……”

    她话还没说完,陆瑶就从兜里拿出五十块钱,递到了老板面前。

    老板快速朝赵清雨瞟了一眼,然后就接过钱塞进腰包里顺带翻出三个十块钱找了回去。

    这一动作做得十分之流利,可谓是一气呵成,赵清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板拿出一个劣质的小塑料袋把帽子丢进去,然后笑得满脸褶子的把袋子递到了陆瑶面前。

    陆瑶同样喜滋滋地接过来,她完全没有发现赵清雨嘴角的笑有点僵硬。

    “陆瑶,你不是说要买衣服吗,咱们进去看看。”赵清雨指了指前面一大片的小摊位,说道。

    “走走走,进去看看!”

    几个女孩子带着满满的好奇心往里面走去。

    离那个卖帽子的小摊位有些距离了,赵清雨有些犹豫地开口:“陆瑶,刚才这个帽子……”

    她话还未说话,刘丹就抢着接话道:“这个帽子我看十二三块钱就够了,二十根本不划算。”

    周采风也点点头:“陆瑶,你买东西咋都不还价的啊?”

    “啊……我、我只有钱不够了才会还钱……”陆瑶抓抓头发,“好吧,我是不好意思讲价……”

    众人:“……”

    没想到性格活泼开朗的陆瑶竟然也有露怯的时候,赵清雨她们是没有想到的。

    她脸红红的,小声问道:“那个……待会儿如果我看上一件衣服很贵的话,你们就帮我讲讲价好不好?”

    “哈哈哈哈哈……”

    几个女孩子笑成一团,赵清雨第一次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好像真的回到了少女时期。

    夜市小广场里的摊位很多,只不过因为现在时间还比较早,天气也很热,只有不到二分之一的摊位出摊了。

    不过没关系,光是这二分之一的摊位卖得衣服和小饰品都够赵清雨她们逛个够的。

    陆瑶被另外三个女孩强制命令,在她们讲价的时候不许开口说话。

    有时候陆瑶觉得老板喊得价格似乎还挺合理的,特别想一口答应,可是看到三个朋友的眼神硬是生生闭上了嘴。

    最后一趟买下来,陆瑶把自己的帽子和其他东西价格一对比,悲催地发现,她是真得买亏了。

    那心情,就和自己走路掉钱,钱还被大风吹走了一样郁闷。

    最后赵清雨安慰她:“你想想,你后来买的两件衣服这么便宜,就当做是自己走路捡到钱了,这样一想有没有觉得开心一点。”

    陆瑶皱起脸这么一想啊,还真得笑了出来。

    这次不仅路遥花三十五块钱买了两件衣服,就连刘丹和周采风两人也都一人买了一件,刘丹确实没带多少钱,还是赵清雨借她的。

    赵清雨自己倒是没有买衣服,但是有一个陆瑶送给她的帽子。

    四个女孩子也算是每人都没有空手而归。

    下午回家的时候,陆瑶她们准备原路返回,走到十里香车站坐车回去,赵清雨则摆摆手,直接在夜市小广场附近找到了一个车站,这里也有直接回去的公交车。

    “清雨啊,你可真厉害,省城都这么熟悉!”陆瑶忍不住感慨。

    赵清雨好笑:“这有啥厉害的啊,就是以前来过几次而已。”

    “唔,我是第一次来省城。”周采风很小声地说。

    另外两个也附和道:“我们也是……”

    “没关系,等以后考上大学了,还能去更远的地方。”赵清雨安慰道。

    她这么一说,倒是挑开了几个女孩子感兴趣的话题,一时间大家开始讨论以后想去哪里上学。

    刘丹说自己可能就在y市上大学,她的父母都不希望她离家太远。

    周采风则想到北方去,因为她特别喜欢下雪。

    “我以后就想考到省城来,清雨,你呢?”陆瑶扭头看身边的赵清雨。

    “我……看吧,能考上啥就上啥。”赵清雨呵呵笑。

    陆瑶不满:“按你的成绩,不是想上啥就上啥嘛。”

    因为四人是在公交车上,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周围一些同样坐车的乘客听到后,都忍不住扭头朝她们看去,大伙儿倒是都想看看想上啥学校就上啥学校的牛人是长啥样。

    “……别别别,我这还不行哈。”

    赵清雨连忙摆手,陆瑶这小姑娘太天真了,按照她现在的成绩,还真不是到想上什么就上什么的地步。

    如果她们学校真有这么狂妄的人,怕是非顾里莫属了。

    这次顾里虽然也跟着一起来进行美术集训,差点没把他的班主任给活活气死,可是顾里自己口出狂言,就算他现在去高考,清华北大根本不在话下。

    一番话把他班主任说得哑口无言,只能听之任之。

    到现在为止,赵清雨还觉得顾里真得很神奇,一度怀疑他上辈子是个学识渊博的老教授,只是他的各种行为话语,让她又否认了这一想法。

    ……

    回到画室,已经快下午四点钟,一行人身上全是汗,回来后等不及热水供应,直接全都到水房用冷水洗了澡。

    洗过澡后神清气爽,回到宿舍赵清雨就钻进自己的小床铺上,把电风扇一开,吹得浑身毛孔舒畅。

    再拿起早晨写剩下的试卷,继续开始学习。

    另外几个都累得不行,回来后就躺到了床上,一个二个连说话的精神气都没了。

    一直到吃饭时间,赵清雨才放下笔,看了眼周采风她们,每个人姿势各异地趴在床上挺尸,根本没有要起来的样子。

    放假的时候画室这天不提供餐饭,毕竟做饭的阿姨这天也想休息休息。

    于是她独自起身,正好寝室里其他人也要出去吃饭,她就顺便和她们一起出了门。

    画室附近有两个早餐店,其中一个粉面店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几个学生就朝那家店走去。

    这家店的味道一般,特别是汤粉汤面,赵清雨吃过一次,有点吃不下去,不过后来她试了一下炒面,味道就强多了。

    这次她点了四份炒面,又买了四杯冰绿豆汤,全部打包。

    这店里有西晒,这个时候在店里吃确实热得难受,于是其他人也都选择了打包。

    回来的时候她们还遇到了顾里和两个男生朝这边走来,顾里看到赵清雨提了一大包吃的,嘻嘻哈哈地走过来,问道:“小清雨,你可真好,知道我饿了就过来给我买吃的。”

    赵清雨面无表情:“这是我给别人带的,你饿了就快去吃吧,我看老板的今天存货好像不太多了。”

    “……”

    一起集训的学生们都已经知道赵清雨和顾里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一般,每次这时候都是露出不言而喻、心知肚明的怪笑。

    赵清雨解释得多了,也就累了,反正别人根本不相信。

    当然,这完全都是因为顾里这人实在太无耻了,就连老师们都会被他骗到。

    顾里就是一天不嘴巴放炮就不舒服,赵清雨早已见怪不怪。

    回到画室宿舍里,陆瑶她们几个才晕晕乎乎地从床上爬起来,看到赵清雨提着一大包东西回来,还都愣了愣。

    刘丹疑惑道:“赵清雨,你咋才回来?啊不,你刚又出去了?”

    赵清雨把一大包吃的放到了寝室中间的小桌子上,其中一个跟着她一起出去买晚饭的女生笑着解释:“赵清雨刚才出去给你们买晚饭了,你们真幸福啊,睡觉起来就可以直接吃了。”

    “清雨~~你给我们买晚饭啦?!”陆瑶本来还躺着在,一听到这话,立即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两只眼睛睁得溜圆。

    “嗯,也没买啥,就是炒面,你们赶紧起来吃吧。”赵清雨说着自顾自地拿起了一杯绿豆汤先喝了一口,太热了,外面的空气都被烤得像是蒸笼里的热气。

    好在这画室的隔热做得不错,她们宿舍上面还有一层放杂物的阁楼,要不然估计也会热得够呛。

    陆瑶起来扒拉住赵清雨的肩膀,大喊:“清雨你可真好~~”

    赵清雨哭笑不得地拍开她的爪子:“热呀,快松手。”

    寝室里的其他人都哈哈直笑。

    这一天算是赵清雨比较放纵的一次假期,她暗暗决定下次没必要事情绝对不出门瞎晃了。

    晚上她学到十点半就休息了,在外面走了一天,还真有点累。

    睡得早,就休息的好。

    第二天赵清雨还没等闹钟震动,自己就先醒来了,打开时间一看,还差十几分钟才五点。

    如果是以往她还会闭上眼睛继续再躺一会儿,直到闹钟响了后才会正式起床。

    可这次她精神头儿很足,直接把闹钟给前提关掉,便开始了“晨读”,当然是默读的读。

    说来也怪,在辛苦的集训期间,赵清雨的“亲戚”和以前一样如期而至,可是这几次她没有一次感到疼痛的,仿佛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难道自己这怪毛病已经好了?

    赵清雨心里既高兴,又有点说不上来的怪异感觉。

    这天也是,她早早就计算好了自己的小日子马上就会到了,提前买好了卫生用品。

    肚子一点难受的感觉也没有,她心下稍微松了一口气,和朋友们一起早早来到画室里。

    刚走到画室门口,就遇到了从画室出来的顾里,他脸色十分难看,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

    看到赵清雨,顾里沉寂的双眸忽然闪过一丝暗光,他拦住她,对跟在她身边的陆瑶和周采风她们摆摆手:“你们先进去,我有话和她说。”

    他的脸色和表情都不对劲,看上去有些阴鸷和可怕,陆瑶她们面露担忧,都没有挪动脚步。

    “你们进去吧,我马上就来。”赵清雨笑着安抚她们,三人才一步三回头地走进了画室。

    因为还有其他学生陆续进来,顾里朝画室走廊的一个便宜的角落扬了扬下巴,低声说道:“过去说。”

    赵清雨皱眉:“有什么事情不能在这里说吗?”

    顾里不说话,就目光阴阴地盯着她,正好这时候安娜和吴琴秦也走了过来,她们自然而然地朝两人看过来。

    赵清雨没办法,只得率先朝那边走了过去,顾里也抬脚跟了上去。

    吴琴秦好奇地朝那边张望,压低声音和安娜说:“你说他们两个到那边去干嘛啊,要不要过去看看?”

    “不去,关我屁事,要去你自己去。”安娜兴致缺缺地说。

    她对赵清雨现在已经没多少感觉了,对她的事情也不感兴趣。

    至于顾里嘛,一开始是被他的学霸光环所吸引,后来近距离接触围观后,发现这人有点不对劲,于是也打消了勾搭的念头,甚至还会特意保持距离。

    吴琴秦有点失望:“啊……我一个人去啊?”

    “你还真的想跟过去?”安娜看白痴一样看她,随即扭身走进了画室。

    吴琴秦没办法,朝走廊拐弯处的暗影看了看,着急地叹口气后也跟了进去。

    ……

    “你可以讲了吧,她们没有过来。”

    走廊尽头的一个光线灰暗的小储物室里,赵清雨轻声说道。

    “把、玉、还、给、我。”顾里说得一字一顿,声音里有一丝颤抖,仿佛是咬着牙齿吐出来的字。

    赵清雨心里暗暗一惊,抬头朝顾里仔细看去,储物室只有一扇很小很小的窗户,还被旧柜子给挡住一半,只有零星的几点阳光钻进来。

    她往旁边靠了靠,一缕小小的光线照在顾里的脸上,她隐约看到对方的脸上的横肉在轻微抽搐,看上去说不出的诡异。

    “你……怎么了?”她忍不住悄悄后退几步,挪到了门口的位置。

    “快点、把玉……给我!”

    这个时候,顾里的表情已经算得上有些狰狞了。

    “给你就给你,讲话能正常的吗。”赵清雨故作镇定地回应了一句,然后立即转身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