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 目标塔克拉玛干

                      鬼洞是很大的。

    相比起来,草庐居士这处园林般的福地,还没有扎格拉玛神山下鬼洞的洞口大。

    以草庐居士形容,似鬼洞这等空间巨大的,被称为洞天。

    若能拥有一处洞天,将来开宗立派,都可作为道场。

    当然,想要炼化洞天的难度比炼化福地难得多。

    第一步便是需要更多的法力。

    这一点对陈子文反而限制不大,因为血煞气从数量上来说,几乎是元婴级别。

    哪怕不能完全炼化,也能像阴阳法王一样“割据”一块,慢慢为之。

    假如鬼洞真的可以作为福地,那地仙最艰难的一步,陈子文反而有了头绪。

    不过陈子文没有立即做出决定。

    因为一旦炼化福地,地仙与福地之间,便息息相关。

    陈子文记得,《天地玄门》中,细龟说过,草庐居士法术有一大弱点,就是怕水。

    被水淋湿后,草庐居士一身法力会大减,甚至会消失。

    这一缺陷很可能与福地有关。

    陈子文虽然对福地有点兴趣,却不想平白多出一个弱点。

    想了想,陈子文将这一疑问提了出来。

    草庐居士闻言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子文兄可知炼化福地第二步是什么?”

    第一步是需要很多法力支持,至于第二步,涉及地仙法门,陈子文自然不知,于是摇摇头。

    草庐居士没有卖关子,解释道“想要以一己之力炼化福地,仅靠法力是不够的,我草庐一脉有一门五行阵法,可借助五行之力,将福地炼化,但所需五行之力必须十分庞大,缺一而不可。”

    “五行之力?”

    陈子文好奇道。

    草庐居士点头“五行大阵以五行之力为根基运转,五行之力必须庞大且充足,最好乃是天材地宝。若是以寻常之物替代,则需要极其庞大的数量。

    “比如‘金德’,凡物之中以黄金最佳,就需要大量黄金替代;又如‘木德’,则需要大量古木替代。

    “可无论黄金,还是古木,皆不及天材地宝,只有数量极多,才能达到要求。”

    他说着叹了口气,道“我草庐地仙一脉,若有一门未满足需求,就会成为自身缺陷。”

    陈子文闻言终于明白为什么草庐居士怕水了。

    原来是“水德”不够。

    只是扫了一眼福地中水池,陈子文觉得不比寻常荷塘小了,如此还不够,莫非要像某位网文作者的那样水才行?

    天材地宝可遇而不可求。

    似“木”属性,被精绝女王当成棺材的昆仑神木必然称得上天材地宝;“土”属性,陈子文手中的女娲石锤不知道算不算……可“火”属性怎么办?

    难道要找到一种异火?

    骨灵冷火?

    青莲地心火?

    自己虽然可以尸气化马,可到哪儿去找异火?

    就算以凡物替代,难道要在福地中心点上篝火,天天吃烧烤?

    陈子文有些懵逼,于是开口询问草庐居士。

    草庐居士摇头“子文兄猜错了,五行之中,唯有‘火’最易得,甚至无需寻找。因为福地并非与凡世隔绝,头顶太阳真火便已足够。除此之外,香火、业火皆可。五行之中,最难得的,反而是‘水德’,且由于‘火德’以太阳真火为基,‘水德’必须更加庞大,才能平衡。

    “凡间之水,杯水车薪,或许只有身入阴曹,取得黄泉忘川之水,也能平衡。”

    陈子文心道一声原来如此。

    这水的要求竟然如此之高。

    听到这里,陈子文反倒冷静了下来。

    如今八字还没一撇,鬼洞什么情况尚不知道,陈子文暂时不打算转入地仙一脉。

    在陈子文心中,自己虽然是野路子出身,却也走出了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

    并且陈子文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思路,想要尝试着走一走。

    如果自己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那么同样可取得长生,不必借地仙福地苟活。

    将心思压下,陈子文表示先尝试寻找福地空间,若能找到,再入地仙一脉,草庐居士亦无异议。

    二人上次相遇,匆匆又别,没来得及多说。

    草庐居士继承草庐一脉,所学有很多值得参考的地方;陈子文所学更杂,《陈氏万法》里更是有一大堆稀奇古怪的知识。二人一见如故,彼此交流,竟是收获颇丰。

    陈子文还从草庐居士这里,学到了一种神水制法。

    这种神水,只需一滴,就能让软绵绵的绳子变成一根硬度堪比精钢的棍子。

    堪称神奇。

    若能用得好,这神水还是很实用的。

    只是此神水制作不易,也不能滥用,《天地玄门》里,马尚峰将神水倒在他那里,结果涂多了,玩嗨了,差点死在床上。

    陈子文对这些稀奇古怪的知识很有兴趣,将其抄录在《陈氏万法》中。

    一连数日,陈子文在“草庐居”福地中度过。

    这一次与草庐居士的交流,堪比当年在诸葛孔平家、以及一眉道观中学习,陈子文对自身道法的整理,更具系统性。

    可惜的是,天资限制,陈子文对道法一途仍是不精,唯一有些天赋的,反而是蛊术、降头、炼尸等巫术体系。

    只是这些巫术,对如今的陈子文而言,作用已经不大。

    有了血煞气与飞尸,攻防皆无短板,陈子文缺乏的,是一种远程攻击手段。

    一种可以威胁到元婴级别的远程攻击手段。

    枪械这种东西,在当今灵气充沛之际,已对元婴无效,陈子文身上这支只剩四枚子弹的狙击步枪,已经可以淘汰。

    不过这玩意儿在古代堪比神器,哪怕对结丹真人,也很有威胁。

    陈子文觉得自己若将此物献给当今皇帝朱厚照,没准能封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儿当当。

    整理了自身法术,又整理了所带之物,陈子文明白短时间内血煞气与飞尸分身很难提升,于是开始尝试修行降头术中的“飞降”。

    飞降威力不大,但胜在诡异。

    若无防备,结丹乃至元婴也可能中招。

    因为可以远程攻击,正好可以弥补陈子文实力短板。

    只是此术修行不易,过了半个多月,陈子文收获微微,倒是在草庐居见到了一人,却是马尚峰。

    此时的马尚峰,终于与大靠山东厂提督马永成取得联系,在对方的帮助下,因除去扶桑鬼王这一大功,坐稳了一品武官之位,这使得他颇为志得意满。

    马尚峰是个浑人,心思却不坏,他回到两广、官复原职后,找人去了郭北县,想要带信给陈子文,可惜没找到。

    最后他找到当初的狗头师爷,带着几个小兵,找来草庐居。

    没想到竟在此处遇见陈子文。

    马尚峰乃是陈子文先前随手下的一步闲棋,没想到真的恢复了官身,虽然看起来权力与官位不大相符,但这一层身份,很可能对陈子文今后有用。

    二人相见,聊了许久。

    等到马尚峰带兵离去,据说奉旨去抓一些豹子,陈子文终于也决定离开。

    来到草庐居已经近一个月,茅山那边对自身的搜找,应该已经不像一开始那么激烈。

    陈子文觉得是时候前往精绝古国了。

    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的扎格拉玛神山下,除了那个神秘的鬼洞,还有一副巨大、包含恐怖血气的神秘生物的骸骨,还有无数值钱陪葬物、以及昆仑神木做成的木棺,更有一具睡在尸香魔芋旁的尸体,正等着陈子文。

    那是一具拥有磁灵根的尸体。

    一具几千年前的、拥有无界妖瞳的精绝女王的尸体。

    陈子文馋她已经很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