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 地仙福地

                      《天地玄门》于明朝期间的故事发生在宜水县施家镇。

    草庐居士的“草庐居”则在距离县城的几十里外。

    陈子文带着草庐居士赠予的玉牌,上面刻有大致的地图,以雷遁之术抵达宜水县后,此玉牌仿佛有了一定感知能力,如导航般为陈子文指引方向。

    陈子文没有闲逛,笔直遁向草庐居。

    随着目的地越来越近,陈子文来到一片大山之中。

    这一带高山各外秀丽,奇石怪树,只是险峻偏僻了些,周边没有人烟。

    陈子文停止雷遁,尸气化作一朵筋斗云,缓缓往山上去。

    没过多久,在玉牌的指引下,陈子文来到一座建在山头的茅草屋前。

    茅草屋非常小。

    最多六七平。

    屋子非常矮,仅一人高,只有一道门,没有窗,看起来像茅房一样。

    不过门上挂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草庐居”三个小篆,证明陈子文没有来错地方。

    “草庐兄,陈子文前来拜访!”

    陈子文不知道草庐居士回没回来,收起玉牌,自背包里取出一盒路上买的小礼品,上前敲了敲门。

    “快快请进!”

    一个声音响起。

    木屋自动开启,一道身影出现在陈子文面前,正是草庐居士。

    不知几时回来的草庐居士,换了一身道服,他见到陈子文显得很高兴,立刻邀请陈子文进屋。

    陈子文没有犹豫,走进草庐居。

    一步踏入,映入陈子文眼中的不是茅草屋,而是一座风景秀美的园林。园林很大,绿水,古树,假山,怪石,凉亭,长桥卧波,复道行空,有种避暑山庄的味道。

    “真是神奇啊!”

    陈子文没有掩饰的赞叹道。

    眼前的一切皆非幻境,小小的茅草屋之所以能“装下”这么大一座园林,是因为这里并非大千世界,而是草庐居士独有的福地。

    身为地仙一脉,草庐居士享有这里的一切控制权。

    陈子文进入之后,一条木桥便凭空出现,直接横跨一方水池,抵达一座凉亭。

    “子文兄快请进!”

    草庐居士客气道,他一边接过陈子文递来的礼物,一边大声喊话“细龟,上茶!”

    陈子文望去,只见园林深处,一个猥琐的家伙出现,正是细龟。细龟见到陈子文十分惊讶,却很高兴,猴子般跑进一栋建筑,转眼端了茶出来。

    “细龟道友,好久不见。”

    陈子文打招呼道。

    细龟十分话痨,见到陈子文很是热情“陈道友,果真是你啊!师父说先前见到你我还不信,没想到你真的到这儿来了!不用担心什么,有我细龟在,这里就是你家,要是有人欺负你,只管报我的名,没人敢……”

    他还想说什么,被草庐居士瞪了一眼,赶到一旁。

    “子文兄远道而来,可要多住几日。”草庐居士亦客气道。

    他其实也刚回来不久,并不知这几日发生之事,以为陈子文此番前来,是为了躲避那几名茅山追兵。

    陈子文没有多说,只道要叨扰几日,而后将阴阳法王被除一事说了出来。

    “太好了!”

    草庐居士听到阴阳法王已除,顿时大喜。

    一旁细龟闻言好奇道“阴阳法王?就是当年把师父打得半死的那个魔头吗?”

    草庐居士没有理他,对陈子文道“太乙上人果真神人,子文兄且将过程细细说来听听!”

    陈子文点点头,慢慢将那日分开之后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遍,包括庙宇之内、冥王殿外、阴阳界中,只省略了部分关于自己的事。

    草庐居士听完唏嘘不已“想不到当日我竟险些害了那几人,幸好子文兄跟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是指将大庙位置告诉张道灵等人一事。

    陈子文摇头道“谁能想到那阴阳法王胆大包天,竟将太乙上人故居占为己有。”

    草庐居士感慨道“因果报应,难怪终究死于上人之手。”

    陈子文没有解释阴阳法王是被自己分身“吞了”,附和道“太乙上人神通广大,即使身在阴阳界,阴阳法王也远远不是对手,想必真的几近成仙。”

    “成仙……”草庐居士摇摇头,“何其困难啊。”

    他叹了叹气。

    陈子文见草庐居士对“成仙”似有一些了解,不禁好奇道“草庐兄,你知我从后世而来,在我那个年代,除去阴间鬼仙,再无神佛问世,就连天地灵气都几乎干涸,你可知道其中原因?”

    草庐居士并未隐瞒什么“我对此并不十分了解,但曾听师父提起过,百余年前,天地似出现过一次大劫,好似神佛都有陨落,天下龙脉也被朱家派人斩去无数,导致天地灵气日益减弱,如今成仙几乎成了奢望。”

    “百余年前……大劫……朱家……龙脉……”

    陈子文安静听着,将这些秘闻默默记下。

    “莫非已不能成仙?”陈子文好奇问。

    草庐居士摇头“我亦不知,只是当年我师父欲从天仙一脉转修地仙一脉,很可能就是觉得飞升渺无希望,才会想要修成地仙,望得与地同寿。”

    陈子文不知他口中是“望得”还是“妄得”,从语气听来,草庐居士的师父应该已不在了。

    陈子文没有多问,只是细细思索其中关键。

    仙分五种,天、地、人、神、鬼。

    据说每条皆可通大道。

    自古以来,天仙大道为最上乘,似结丹、元婴等,皆是这一脉。

    陈子文见过的境界最高深者,或许是太乙上人,可太乙上人只是陆地神仙,而非天仙。

    从后世灵幻界众多门派古籍中查阅到的信息来看,在有记载的范围内,灵幻界至少在数百年里绝无一例成就天仙。

    说天仙一脉断绝并不为过。

    而地仙一脉呢?

    又能走通吗?

    陈子文对地仙一脉知之不详,想了想,坦然问草庐居士。

    草庐居士修的正是地仙一脉,闻言没有隐瞒,只是笑道“地仙欲得大道何其困难,无异于创世。我等只是希望借福地多活些年月罢了。”

    陈子文见他说得随意,有心请教,草庐居士则并不私藏,简单将地仙一脉介绍一番,而后看着陈子文,说道“我观子文兄修的似乎为人仙一脉,与我地仙一脉并无冲突,子文兄若有心地仙大道,我可以代师收徒,收你入我草庐一脉。”

    “只是地仙福地难得,倒是不易寻找。”草庐居士补充了句。

    陈子文愣了愣,没想到草庐居士竟会邀请自己加入草庐一脉。

    这算什么?

    馋我身子?

    陈子文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想来避一避风头,却被别人惦记上了。

    草庐居士居然有一颗将草庐一脉发扬光大的心!

    陈子文意外之余,并没有立即拒绝。

    对陈子文而言,加入某一道统,并不是一件值得介意的事,自己本来就没有师门,唯一喊过师父的,早就被自己弄死了,一路走来,陈子文一身能力几乎都是由自己七拼八凑弄出来的,陈子文甚至连自身走得是人仙一脉都不知道。

    加入草庐一脉,自无不可,只要对自己有帮助。

    草庐居士口中的地仙福地,说实话,对陈子文很有吸引力。

    因为在自身福地中,不仅能延长寿命,还能用以作战。

    简单来说,之前那片阴阳界,对阴阳法王而言,就几乎相当于半个福地。在阴阳界中,阴阳法王可以瞬移,增强实力,就连太乙上人一时之间都掉入过对方陷阱,被一张阴网网住。

    如果有一片属于自己的福地,陈子文到时候打不过,就能躲进福地,对方若敢闯进来,陈子文没准能直接弄死对方。

    “草庐兄,你说福地难得,这福地究竟有何讲究?”陈子文问道。

    草庐居士解释道“我地仙一脉,拥有福地才能称为地仙,而这福地必须与大千世界有所相隔,才能炼化为自身福地。由于此等芥子空间世间难寻,所以地仙少有。”

    陈子文想到什么,突然开口道“阴阳界?”

    “阴阳界不可。”

    草庐居士摇头道,“阴阳界乃阴间靠近阳间的某些部位,属于阴间的一部分,无法被个人炼化,就连阴阳法王那等胆大妄为之徒,也只能做到割据很小一部分,当做半个福地,实际是窃取了阴间的东西,哪怕此时不死,日后也定将受到阴间讨伐。”

    陈子文闻言倒是涨了见识。

    地仙炼与凡间不相连的小空间为福地、大空间为洞天,那么,所谓的阴间地府,会不会是某位大神的福地洞天?

    陈子文思维发散,然后强迫自己收了回来。

    “草庐兄你的福地是如何得来,莫非是令师所留?”陈子文问。

    “先师一生也未寻得福地。”草庐居士摇摇头,又对陈子文道,“况且地仙死后,福地将化入大千世界,无法遗留给后人。”

    他说着叹了叹气,“福地福地,有福之人方能得到,我当年能找到此处,也是一场巧合。”

    陈子文对福地的认知加深了一些,原以为福地乃是人为开启,却不料竟是要从世间寻找。

    难怪修行天仙一脉如此之多,而地仙一脉如此之少。

    “与世隔绝小空间……”

    陈子文嘴里默念,脑中忽然想到扎格拉玛神山之下,那个诡异的鬼洞。

    不知道那个算不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