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2章 什么人都不比上夏天的人

    “纯丫头,你这都是听谁说的?”

    夏天一脸不满地看着石纯,“信息没有一样是对的,以后这种事情你还是少打听为妙。”

    石纯嘿嘿一笑,上前看了看萧歌的脸色“姐夫,你明明脸红了,肯定是被我说中了,现在想转移话题。”

    “少胡说八道了。”

    夏天懒得就这个话题再说下去了.宁蕊蕊不想听这两人满是引擎声的对话,转身冲钱敏敏道“头前带路吧,去见见你们那个所谓的老会长。”

    “其实也不远,跟我来。”

    钱敏敏没什么太大的表情,转身就回了刚才的阴影处,那里竟然有道暗门,缓缓走了进去。

    宁蕊蕊招呼了夏天和石纯一声“别吵嘴了,走吧。”

    几人一起走进了那道暗门,里面倒是挺清凉,阶梯弯延而下。

    “你们不是天人嘛,怎么往地下走,不应该住天上嘛。”

    石纯走着走着,有些疑惑地问道。

    钱敏敏走在最前头,淡淡地说道“就像是夏天说的,我们其实就是一群活死人而已,自称天人,就是为了给自己脸上贴贴金而已,我们总不能自称是丧尸吧。”

    “这么说倒也是。”

    石纯倒是认同这个理由,“那你们这些天人有多少?

    住地下不会是因为怕光吧。”

    宁蕊蕊有些好笑地说道“他们又不是吸血鬼,怎么会怕光,刚才她不还站在阳光里跟我们说话呢。”

    “那不一定,其实吸血鬼也有能见光的。”

    石纯一本正经地说道“蕊蕊姐,难道没有看过《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吗?”

    “算了,不跟你说这个了。”

    宁蕊蕊顿时知道跟石纯讨论这种事情完全毫无意义,这丫头太过古灵精怪,思路也是天马行空,她居然有些跟不上。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许几分钟,也许几十分钟,反正正在走的四人来说,三个是修仙者,一个是所谓的天人,他们都不会感觉到累。

    “到了。”

    就在前方出现一抹亮光的时候,钱敏敏再次开口说话了。

    夏天他们三人跟着缓缓走了出去,发现外面是一个装饰得颇为古朴的苏式小庭院。

    这种小巧又精致的院落里,却停着一辆劳斯莱斯,有两个旗袍女人正在从车上往下搬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这两个女人看到钱敏敏带着夏天他们三人从一道拱门出来的时候,脸上都露出了惊骇的神情,不约而同地看了看怀里抬着的长方形盒子。

    “别愣着了,那盒子直接扔进地窖吧。”

    钱敏敏随口冲那两个旗袍女人吩咐道。

    那两个旗袍女人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不过也不敢反抗命令,两人抬着盒子缓缓转身走了。

    钱敏敏看着那两个旗袍女人走远了,这才继续领着夏天他们进入了庭院后的一栋木式房子里。

    “老会长就在里面等着你们,我就不进去了。”

    钱敏敏在门前驻足,十分恭敬地说道“但是,如果有什么吩咐的话,随时可以叫我。”

    宁蕊蕊奇怪地看了钱敏敏一眼,这女人向来是桀骜不驯的性格,现在怎么变得如此恭顺了,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蕊蕊姐,我们进去看看吧。”

    石纯见宁蕊蕊愣在原地,于是推了她一下。

    宁蕊蕊回过神来,没有再关注钱敏敏,直接迈步走进了房子里。

    房子里的布置与装饰,确实古色古香,很像是一个古人的居所。

    “欢迎三位到来,老会长在里面等着你们。”

    书房门口站着一个年轻人,看到夏天他们三人便恭敬地鞠了一躬,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宁蕊蕊看着这年轻人总感觉在哪里见过,但是细想之下又没有太深的印象,可能就是以前无意间见过的人。

    书房里,一个穿着灰色长衫的老者正在练字,只不过字体相当陌生,不是宁蕊蕊所熟知的任何一种字体,甚至不太像是地球上有的文字。

    “你们来了,稍等片刻,让老朽把这幅字写完。”

    灰衫老者戴着老花镜,听到声音后,立即抬了抬眼皮,十分和善地说道“三位先自便,小叶,给客人上好茶。”

    门外的年轻人点了点头,立即去泡茶了。

    宁蕊蕊看着这个老者的面容,心里一惊,似乎猜到了他是什么人,神情不免有些拘谨。

    夏天和石线很随意地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并没有半点心理负担。

    很快,那个年轻人给夏天他们三人上了好茶,以及一盘茶点,和几碟零食“三位,慢用。”

    “等等。”

    宁蕊蕊叫住了这个年轻人,仔细打量着他的面容,忽然问道“你是不是姓宁?

    我们以前应该见过吧?”

    “小长腿妹,你认识他?”

    夏天随口问道。

    宁蕊蕊盯着这个年轻人,有些迟疑地说道“他跟我的一位族叔年轻时长得实在太像了,但是那个人早就死了,也没有后人,这实在有些奇怪。”

    “蕊蕊小姐,你真是好记性。”

    那年轻人笑着点头,“我们确实见过,不过那已经是十二年前的事情了,没想到您还记得。”

    “你真是宁飞叶—宁叔?”

    宁蕊蕊有些惊愕地站了起来,“你应该已经死了啊,小时候我还参加过你的葬礼,你这张脸我还记得,就是葬礼上的那张照片!你为什么没死,而且样子一点没变?”

    宁飞叶笑着冲宁蕊蕊摆了摆手,轻声说道“蕊蕊小姐,你也不必太惊讶。

    这位夏先生,不一样十几年来容貌没有半点变化嘛。”

    夏天不爽地撇了撇嘴“你也配跟我比?”

    “当然,我是没有资格跟夏先生比的。”

    宁飞叶有些怯懦地笑了笑,“只是想说明,保持容貌不变,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除却非常手段之外,现在的科技和医学其实也可以办到。”

    “那你当年是假死吗?”

    宁蕊蕊一脸疑惑地问道,“我分明记得,当年爷爷对你的早逝还相当惋惜,说你是宁家难得的人才。”

    宁飞叶颇为感概地说道“望海公对我的器重,我至今非常感激。

    只是当年我不懂事,辜负了他的厚爱,最终也自食其果了。

    多亏遇到了老会长,才得以死而复生。

    只是此副残躯无颜再面对宁家祖宗,所以如今已经改名叫叶无明了。”

    “那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宁蕊蕊还是忍不住追问起来。

    宁飞叶迟疑了一两秒钟,叹了口气说道“当年我性情顽劣叛逆,一心想脱离家族自立,所以最终上了一个人的恶当,落得身死的下场。

    那场葬礼倒也没办错,宁飞叶确实是死了。

    如今留此残躯的人是有眼无珠的叶无明。”

    这人一番话说得含糊其辞,听着似乎透出了些许信息,但是细嚼之下又跟什么都没说一样。

    “宁叔,那你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宁蕊蕊见对方不想就这方面细说,只得转而问其他“难道你也是所谓的天人?”

    宁飞叶笑着说道“算是吧。

    其实无论什么人,都比不上是夏先生的人。

    蕊蕊小姐现在有此良缘,我替宁家与有荣焉。”

    “你知道夏天?”

    宁蕊蕊脸上露出讶异的神情。

    “当然知道,十二年前就如雷灌耳了。”

    宁飞叶对夏天的态度异常的恭敬,“老会长说过,如果有一天,我们想摆脱所谓天人身份,重新做人的话,世间唯有夏先生一人能办到。”

    石纯有些不解地说道“刚才我听那个大背头姐姐说,天人无论力量还是生命力都比人强,你为什么还想做人?”

    “天人,只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说法,其实是有极大的隐疾的。”

    宁飞叶感慨无比地说道“你说的那位大背头姐姐想必是副会长胡小姐,她只是服用了丹药,改变了体质而已,并非是真正的天人。

    她只享受到了天人的利,而不知其弊,所以才会这么说。”

    “那你们会长想见我姐夫,就是想变回人喽?”

    石纯举一反三,立即想到了其中关键之处。

    宁飞叶并没有否认“是,也不是。

    只不过天人会中,有些人并不赞同老会长的这个决定,所以才出现了胡小姐对付几位的事情,在此我们深感抱歉,还请夏先生不要记恨我们天人会。”

    夏天撇了撇嘴“我对你们这个破会没有兴趣,无所谓记不记恨。

    只要你们不来烦我,你们要死还是要活,关我屁事。”

    “夏先生果然宽宏大量。”

    宁飞叶恭敬地冲夏天拱了拱拳,“天人会感激不尽。”

    “咳咳。”

    这时候,里面那位灰衫老者轻咳了两声,终于搁下了手中的毛笔,朗声笑道“老了,精力不中了,区区一幅字居然要费这么久,让贵客们久待了。”

    宁飞叶听到咳声之后,立即小步冲上了前,扶住了灰衫老者。

    “夏先生,多年前就想见你一面,只是彼时天人会正值生死存亡之际,实在抽不出身。”

    灰袍老者在宁飞叶的搀扶下来到夏天跟前,“等到有时间了,夏先生你又避居了神仙岛,让老朽倍感遗憾。”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不喜欢绕圈子。”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

    灰衫老者点点头,还真就直接了当地说道“老朽想死,还请夏先生成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