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小公主的醋意

    面前这个夏清染开出来的条件,看起来的的确确是无法拒绝的。

    不过,洛天根本就不想承她的人情,毕竟夏清染和夏雅然,可是对立面的人啊。

    如果自己欠了她一个人情,那算什么事?

    “你可以全权放心,只要你此次答应座这个裁判,我保证,从今往后,我都不会和雅然发生任何的冲突,唔,或者说,我不会主动和她发生任何的冲突,如何?”

    夏清染似乎是看出了洛天的疑虑,再度开出了属于自己的价格,于情于理,这价格洛天都是无法拒绝。

    这就是等于是卖给了洛天一个大人情,可是,不管从哪里来看,面前的这位大公主,都不应该下这么大的手笔啊。

    因为自己,所以人家连主公主的位置都不要了,甘愿和别人去联姻?

    这种话洛天说给自己都不信。

    而且,此刻的情况,于情于理,洛天都应该答应,这不仅仅只是为了自己好,更是为了夏雅然。

    “好,我答应你。”

    洛天点点头,不过,眸子当中依旧是有着疑惑之色,他不懂什么这个夏清染,一下子对自己的态度这么好了,这让洛天所不了解。

    “难道说是因为夏慑的关系?”

    洛天心底在思忖,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夏慑极度的危险。

    哪怕夏慑见到他的时候,态度极好,但是洛天总有一种感觉,这个夏慑,自己有些错觉,好像自己曾经在哪里见到过他一样。

    “既然如此,那就说定了,清染必定到时候推举葬道友当裁判。”

    夏清染的嘴角,掀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论帝王心术,她可比夏雅然厉害多了,这是一个洛天只赚不亏的生意,无论如何他都会应允而下。

    而这个人情,就直接拉进了二人之间的关系。

    旋即,洛天作揖离开,看着洛天离去的背影,夏清染微微松了口气。

    虽然她这计谋,的确是厉害至极,可是这个葬,心机之深,远远不弱于自己,更是要更甚几分,再三探查了这笔生意对他无害之后,才是点头答应。

    与其说这一场交易是自己的完美计划,不如说,单纯的就是给他送礼物。

    “才二十四岁,脑子里那里来得这么深的城府?”

    夏清染摇了摇头,她扪心自问,面前的洛天绝对是她这么多年以来,见过下位皇者阶段少有的智者了。

    毕竟刚才对话的博弈,自己可是没有赚到半分钱的便宜呢。

    “哎,这讨厌的女装,太娘们了。”

    夏清染看着自己血红色的长袍,陡然给撕了个稀烂,然后换上了一副男子的衣衫,对着铜镜看了许久,这才是满意。

    ……“陛下,派遣大公主前往交好那个弟子葬,自然是应该,毕竟陛下已经知悉他的背景,可是,为此开出不与大周联姻的条件,是否过于重如泰山了?”

    高公公在夏慑面前鞠躬作揖,道。

    作为跟随了夏慑几千年的人,他实在是看不懂夏慑的这一步棋。

    当年自从大夏皇子陨落之后,夏慑接下来一些的手笔,都算是极为的狠辣而厉害,他这么多年来治理大夏皇朝,从来没有错过纰漏,甚至说是半分亏本生意,今日这做的决定,却是让这高公公颇为的不解。

    “你当然不会懂,你只能看到那挂在天穹上的太阳,却看不到在那太阳之上的漫天星辰。”

    夏慑带着一抹莞尔的笑,他神秘的瞥了眼那无垠的苍穹,如沐浴春风般。

    “陛下无上之才,老奴愚笨,无法探知。”

    高公公连忙作揖,停止了想要询问下去的意思。

    他跟了夏慑这么多年,他从来都没有看清过夏慑。

    就像国师,他辅佐了大夏一万多年,面前的夏慑他也看不懂。

    …… “什么?

    夏清染居然换上了女装?

    还把葬给喊过去了?

    呵,这个狐狸精,看我下次和她对战的时候,不扒了她的皮!”

    在雅然宫处,夏雅然勃然大怒,下的那下方的通报侍卫瑟瑟发抖,小公主夏雅然,可是出了名的暴脾气,平日里骄横的很,在皇宫里,除了陛下和天武王之外,还没人能够压制她。

    夏雅然气呼呼的咬着,握着粉拳,这娇小的身姿似乎都要跳起来。

    论容貌,夏雅然的确很好看,身姿也还不错,可是谁不知道夏清染,虽然平日里喜欢女扮男装,但是那个家伙和她母亲一样,生的像只狐狸精一样,自带媚骨,勾人至极。

    要不是平日里喜欢女扮男装,不知道多少人败在她石榴裙下。

    “公主殿下。”

    这时候,洛天来到了,推开了雅然宫的门,刚才在门外的洛天,自然是听到了这一切,也是苦笑不已。

    “你你你,快退下吧。”

    夏雅然脸色一下子缓和了不少,连忙指着那报信的侍卫,道。

    报信的侍卫哪里还敢多呆,立马跑的没影了。

    侍卫回退的同时,心底也在嘀咕。

    “看来皇宫当中,又多了一个可以压住小公主殿下的人咯。”

    方才还是气的要去揍人的下公主,看到洛天进来,连忙倒了杯茶,递了过去。

    “听说夏清染那个贱女人邀请你过去了?

    怎么样,她没伤到你吧?”

    夏雅然连忙开口,一脸准备要去给洛天报仇,去打架的意思。

    这让洛天苦笑的同时,也不免心底暖暖的,这个小公主虽然有些毛毛躁躁,但是很多时候,还是会为别人担心着想的。

    这句话要是让刚才吓跑的护卫听到了,哪怕是要吐洛天一口唾沫。

    为别人着想?

    想得美,也就是你罢了。

    “大公主只是邀请我去喝了一杯茶,并且说,下一次大夏皇朝的天骄圣会就要开启了,她手中正缺少推荐的裁判人选,自然而然,答应推举我。”

    洛天倒也是如实回答。

    “仅仅只是这样?”

    夏雅然歪着自己的小脑袋,一脸的不相信。

    “不然呢?”

    洛天摆摆手,哭笑不得,难道还能有其他事么?

    “那个贱女人,有没有勾引你?

    或者,你有没有被她勾引?”

    夏雅然咬着一口小虎牙,凶狠狠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