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收据神器(24)

    息壤的话里带着浓浓的担忧,他是实在不想再看到主人和少主分开了。

    这两个人在感情方面实在是愚钝的,可以,若是再来一次,难受的可是他们。

    在主人昏迷的这几年,少主天天看着风里希,那种深沉的气氛,他跟天晶是再也不想经历一次了。

    “背叛?若是真有人背叛我,那也是你们两个,要是我不问的话,你们是不是还要想办法阻止我去那南沙城?”

    “才不是呢,我们知道主人肯定反应过来了,也会找机会跟我们单独谈话的。”息壤的声音小了一些。

    “等等,你们说是我封印的所灵珠?可是为什么我半点印象都没有?”风里希疑惑的问道。

    “主人,你不记得的事情可多了,我们总不能每一件事情都告诉你吧?,其实在您还是神的时候,十大神器是您和少神创造出来的宝物,所以您不记得是正常的。”

    风里希有些惊讶,在她的记忆里,虽然她之前是神,但是对她来说,她是神的这段记忆并没有特别清晰,最多就是有跟哥哥一起玩耍。

    想着想着风里希的头就有些痛,她好像真的忘了一些什么东西,旧的记忆被新的记忆所覆盖,想要再把那些旧的记忆挖出来,往往是有些困难的。

    “其实当初我也没想过您会和少主在一起,最开始的时候我也只是以为它是一只普通的妖怪,没想到竟然还能,还能成为这一界的主宰。”

    西朗说着眼见的少主就要找到所灵珠的位置,又低声抱怨了一句,“主人,你就是典型的有了相公,忘了兄弟,重色轻友,你看看我跟天晶,自从你醒来之后,除非是遇到事情,不然你有主动找过我们吗?”

    风里希微微有些尴尬,笑了笑道“你们都这么乖,哈哈哈哈。”

    “好了,你快点去吧,若是十大神器全部收集,那必然是万分壮观的,主人,您可不能忘了我们呀。”息壤的声音有些忧愁,但是风里希却听不懂他的忧愁。

    天晶也跟着沉默了。

    而那边的少主自然是已经确定了锁灵珠的位置。

    “那个地方离这里有些远。”怀玉指了指北方。

    正好与盘古斧的位置相反。

    风里希抬头,虽然有些犹豫,但是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告诉怀玉。

    怀玉知道后,又摸了摸风里希的头,“我可没有那么冲动,既然可以最后一个收集盘古斧的话,我又何必去将它找出来呢?我可是你相公,是你夫君,要是我弱的话,怎么保护你呀?”

    风里希微微一笑,然后跟着怀玉往北而去。

    “主人,倒不是我们说你藏的那个地方奇特,只是一般人根本不会想到。”息壤似乎也意识到了他们态度不正常,在路上又跟风里希聊了起来。

    “你们都知道,那为什么刚刚还要让他去找?”冯里希埋怨道。

    这就开始护起来了?

    息壤又委屈了,“主人,你都不记得你藏在哪里了?我们怎么可能记得位置呀?

    不过我可以跟你讲,你把那锁灵珠藏在了一个人的体内,直接锁住了那个人的魂魄,让他沉睡,成为了一个永生的人。与崆峒印封住的那个魔,倒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风里希又在自己的脑海里搜寻了一番,确定自己不记得这件事。

    想也没用,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

    这么想的,风里希又欢快了起来,拉着怀玉的手蹦蹦跳跳的。

    时间对他们来说还是很充裕的,自然不用过于赶路,从这个地方到极北之地,倒是有一段距离的。

    如果是按照这个速度的话,少说也得半个月。

    半个月也够她玩的了。

    然而,日子并没有像风里希所想象的这么美好,三日之后,崆峒印发出了一阵炙热的温度。

    将崆峒印取出,使用灵力控制住,“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样子是锁灵珠出事了。有人想要毁了所灵珠。”天晶说道。

    风里希与怀玉对视一眼,直接向那方向御剑而行,速度教之前而比,快了何止百倍。

    而到极北之地时,极寒的温度倒是没有影响到风里希。

    毕竟有灵力护体的。

    崆峒印感应到了锁灵珠的位置,而后二人往那方向奔去。

    带看到眼前这一幕之后,风里希手里的崆峒印已经自发地飞向了那个人的体内。

    崆峒印在救锁灵珠,同时也是在自救。

    那个人已经奄奄一息。

    风里希把神农鼎里的魔放的出来,“那个人你可认识?”

    “主帅!您……您竟然还活着!”那魔有些激动,若不是有神农鼎护着他,现在估计已经挣脱神农鼎的束缚,直接灰飞烟灭了。

    躺在地上的人自然是不能回应他的,风里希诧异的看了一眼神农顶上的那个魔,“那个人就是你的主帅,你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而之前与你交易的那个膜也骗了你?”

    原本只是想着,这二者会不会有些联系,没想到联系这么深……

    “唉,主人你怎么就忘得那么彻底呢?”息壤有些头痛。

    其实故事的最开始神器的主人是风里希,尤其崆峒印,也是风里希最喜欢的一个小玩具。

    在风里希的印象里,她根本就没有来过凡间,其实不然,她是有来过的,而且还是在酒后。

    喝醉酒之后,她掉到了凡间,没有直接晕过去,而是迷迷糊糊的玩着手里的崆峒印找到了一座城里。

    那个魔其实是有想帮助那个人的,只是风里希出现了,他被控制住,直接消失在了风里希的手下。

    可是已经献祭了那个魔的人并不知道这一切,而风里希为了救他,也将手里的崆峒印放在了他的身上,为了护住他的性命,画下阵法,直接把他封印在了山洞里。

    而至于他与那个魔许下的那个心愿,那主帅,风里希也把人给救了,将手里的锁灵珠珠放到了主帅的体内,代替了心脏,并将他放在了极北之地。

    “都是我做的?”

    “不然呢?一般人也没有办法操控神器啊,尤其是魔族,他们想要操控神器,必须要经过许多复杂的程序,而且还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