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节 岳三斤

    岳三斤今日依旧比旁人早起了一个时辰,活动了一下筋骨之后,就到武院后山的流泉处为田教习取来了烹茶的甘泉,之后又去膳房帮厨。

    掌勺的大师傅念他勤快懂事,特意为岳三斤留了一大碗的精肉。

    风卷残云地吃完了精肉,洗干净碗筷的岳三斤给大师傅递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之后便要前往堂旁听。

    今日田师所授的乃是极为高深的御器法门,这可是整个武院最受欢迎的一门课业。

    凭虚御空,追风逐月,哪个少年人心里没有这样的渴盼?虽然众学子如今修为浅薄,不能像前辈高人那般步步生莲,不过借着神兵宝器只力,踏足云天亦非奢望。

    虽然只是仆役弟子,但是岳三斤却从来不缺梦想,更加不愿错过恩人的授业。岂料还没等他走出膳房,门外却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惊呼声。

    这样的喧嚣在武院里面可说是极为少见,岳三斤好奇之下,连忙出外观瞧。

    “天呐!自己看见了什么?头顶那座荡破层云的莲花状神峰绝不是假的!其上那片雕栏玉砌的仙人宫阙仿佛就在眼前!”

    与所有武院学子一样,岳三斤呆愣片刻之后,呼吸不禁变得急促起来,直恨不得自己也有飞天之能,好能近前一探究竟!

    虽然有他这样想法的学子不在少数,但是那些真的拥有御空本事的师兄们却没有一个敢于付诸行动,原因无它,皇帝陛下的那句“外门弟子姬桓,恭迎观主法驾!”着实太过吓人!

    皇家武院不出傻子,自然知晓姬桓口中的“观主”是谁!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圣武尊就在那座莲峰之上,却叫这些早就立志拜入闲云观外门的学子们如何敢有冒失之举?

    眼见着皇帝与易国公被虹光接引着登临了仙宫,随后又见一条千丈金龙冲天而起、声裂云霄!心潮澎湃的岳三斤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与全院师生一同拜伏。

    待到金龙消散,难掩激动之情的诸位武院教习就如吃了大补的丹药一般,赶鸭子似的将学子们驱往了各处讲堂,看样子今日是要传授压箱底儿的本事了。

    堂中本来也没有岳三斤的座位,他又来的稍晚,因此只能立在门柱旁边垂手恭听。

    高台上的那位田姓教习发现了他的身影,微微点头之后,这才开始讲授起了精微的道理。

    岳三斤之所以会以“三斤”为名,却是其母怀胎一十三月,但是他在降生之时却只有三斤的重量,因此便得了这个名字。

    先天不足的岳三斤本是早夭之相,好在其父岳均颇通医理,愣是凭着一颗百年老参吊住了幼子的性命,但也因此耗尽了家资,从此沦为了游方郎中。

    因为自幼随着父母四处行医,岳三斤可谓见多识广,他也最爱听那些乡野村老们讲述仙人轶事,总是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进入武院修习仙法。

    爱子之心不分贵贱,且在大帝治下,适龄的童子只要身具修行资质,都可以进入武院修行,岳均不忍见到儿子整日臆想,便也带着他参加了一座偏远县府的武院选拔。

    修行资质做不得假,当一个“百脉俱塞”的结果落在自己头上之后,岳三斤的求仙问道之心彻底胎死腹中,每日沉默寡言地随着父亲学习医理,眼中再无从前的神采。

    事情的转机还要应在那位田姓教习身上,一日,岳均父子入山采药之时,忽见一位文士打扮的仙人从天而降,仙人此来不为别的,正是为了岳三斤无意间在崖边采摘的那几颗无名果实。

    仙人开口,岳均怎敢推脱?岂料一向乖巧听话的儿子今次却好似着魔了一般,死活不肯将果实交出,哪怕是那位仙人要用珍贵的灵石来换。

    田封对此哭笑不得,他又不能用强,于是只得和声细语,问岳三斤到底怎样才肯交出灵果,若是不喜灵石,也可满足他的一个心愿。

    岳三斤等的就是这个承诺,闻言“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只求仙人怜他心诚,为他解去体内经脉阻塞之厄,好叫他可以拜入武院。

    以心念探查了岳三斤的周身经脉,田封也觉一阵头大,他虽有着大宗师境的修为,但也对此束手无策。

    原本想要直言相告,不过看着面前这个目露渴求之色的瘦弱少年,田封终究还是没有硬下心肠,他本就是教书育人的先生,又如何能去浇灭一个后辈的进取之心?

    之后的几天里,田封试尽了各种办法,其间也曾运使灵力强行冲击岳三斤的经脉,但却收效甚微。

    强冲经脉的痛苦绝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小小年纪的岳三斤却能在冲脉之时咬紧牙关一声不吭,这般毅力着实令田封刮目相看。

    修习武道并非只看资质,毅力同样重要,心中惋惜之余,田封又随口传了一些入门的纳气歌诀,不料岳三斤竟能举一反三,有的想法便是田封听了都觉眼前一亮。

    “此子真乃修行奇才也!若非受限于资质,日后当为武院翘楚!”

    之后的事情就变得水到渠成了,田封把岳三斤带回了皇家武院,并且将其引荐成了杂役弟子,这才有了岳三斤需要帮厨之后才能跑来听讲的前情。

    田封今日所讲果然与以往不同,是真正的涉及到了御器之法的核心,这也难怪,谁不知道高阶武修可以做到对周遭事物明察秋毫,圣武尊就在莲峰之上,此时不好好表现更待何时?

    御器之法看似玄奇,但是只需明悟了气与物的联系,自然就能随心运使,岳三斤只是稍加揣度,就已经了然于心。

    自腰间摸出了一柄只有寸许长在纤细小剑,再把丹田中的那点儿可怜的灵力尽数调动,左手手指微微一挑,小剑就已经悄无声息地飞到了头顶的梁柱之上。

    田封一直关注着岳三斤这边的动静,见他果然最先听懂了自己今日所讲,并且能够随心运使,不由面露欣慰之色。

    身为田帧的族侄,田封能够动用的资源不少,其中自然也包括人脉,可是即便请动了内廷供奉院的一位六转境前辈,也只是免力打通了岳三斤左臂上的一条经脉。

    “看来只有等到姑姑出关之后请她老人家亲自出手了,三斤这孩子的毅力与悟性是我平生仅见,若能解去经脉阻塞之厄,定能一飞冲天!”

    田封一边做此感慨,一边将一柄青色戒尺取了出来,别的学子可没有岳三斤这样的悟性,还需要他细细演示一番才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