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八章谣言起

    微风轻拂,荷香阵阵!

    木婉卷着一本书,斜靠在庑廊的柱子上。

    不时从盘子里捏一粒干果吃。

    “姐姐········”小雅面色难看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木婉的目光一顿,心里大约有了猜测,“怎么了,这是谁惹你了,脸色这么难看?”

    小雅看了木婉一眼,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道“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木婉十分配合地问道。

    小雅面色为难地说道“我刚才去御花园,听两个小宫女议论说。”

    她顿了一下,低声说道“说姐夫是前朝幸存下来的皇子。”

    说完后,她小心地觑着木婉的脸色。

    木婉的脸上倒是没有多少意外。

    她语气平静地问道“她们还说了什么?”

    “姐姐········”小雅有些担忧地唤了一声。

    “我没事!”木婉摇头说道,“你照实说便是了。”

    见小雅还有些犹豫,木婉无奈地说道,“你既然是听两个小宫女说的。”

    “那必然是很快便会传开了。与其从别人的嘴里听到这些,不如你来告诉我。”

    小雅沉吟了一下,点头道“姐姐说的是!”

    她阻止了一下语言,说道“她们说姐夫是前朝皇子,如今,已经联系到了前朝的旧部。”

    “准备推翻如今的大兴,重建前朝。”

    木婉微眯着眼睛,盯着不远处的湖面,幽幽地问道“还有吗?”

    小雅为难地说道“小宫女说,那些大臣们都吵翻天了。”

    “他们对姐夫的行为很是愤怒,并且说······说要让姐姐给大兴祭旗。”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低了,几乎都听不到了。

    “别担心!”木婉握着小雅的手,低声安慰道,“不会有事的。”

    这句话与其说是在安慰小雅,不如说是在安慰自己。

    小雅眼圈儿都红了,“姐姐·······”

    她不想姐姐有事,更不想看到姐姐难过。

    “傻丫头,你哭什么呀?”木婉替她擦掉脸上的泪珠,好笑地说道,“真是个傻姑娘!”

    虽然,她的脸上挂着笑容,可这样的笑容更加让人心疼。

    “姐姐·····”小雅抱着木婉的胳膊,忍不住呜呜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流珠的眼泪便也跟着止不住了。

    木婉却没有哭。她轻声安慰着小雅,眼神空洞地看着不远处的湖面。

    “王妃······”流珠声音沙哑地唤了一声。

    木婉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你跟着瞎起什么哄?!”

    “一会儿,定然会有一场硬仗要打的。你现在便开始哭,一会儿怎么会有力气去应对?”

    流珠心里一颤,“王妃是什么意思?”

    木婉面色木然地看着湖面,“都说后宫即前朝!”

    “既然前朝已经闹开了,后宫这边,又会安稳几时呢?”

    小雅“噌”的一下坐直了身体,“怎么回事,难道这宫里也不安全吗?”

    木婉嗤笑一声,“出了这样的事情,哪里是安全的呢?”

    小雅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姐姐,要不你去找姐夫吧!”

    “现在?!”木婉挑眉看着她。

    “嗯!”小雅用力地点头,“对,就是现在!姐姐,你快些走!”

    趁他们还没有赶过来之前。

    木婉摇摇头,“我都不知道莫问在哪里,又去哪里去找呢?”

    “再者,我这个时候若是走了,那就是正中下怀,给了他们拿住我的理由。”

    小雅很聪明,一下子便想到了这其中的关键,“姐姐,你的意思是说,她们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她们知道,她必然会将这些事情告诉木婉的。

    若是木婉沉不住气,那就中计了。

    “怎么会这样?!”小雅喃喃自语道,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自己差点害了姐姐。

    木婉却笑了,“事在人为!若是没有听到你说的这些,我也不能事先做好准备不是?!”

    “姐姐要如何准备?!”小雅顿时来了精神。

    在木婉开口之前,她跟着补充了一句,“你可别想着将我赶走!”

    无论什么时候,我都要跟姐姐站在一起的。

    看着小丫头坚定的目光,木婉鬼使神差地点头道“好!”

    “不过,也不必太担心,我相信陛下一定会顶住各方压力,保住我们的。”

    小雅却是没有多少信心,“但愿吧!”

    木婉笑着揉揉她的头发,“怎么,这么不相信陛下的能力?!”

    小雅嘟着嘴,“我只相信姐姐!”

    木婉笑了,“既然如此相信我,那边替我准备一些东西过来。”

    ······················

    前朝上,被姐妹二人议论的林清樾,正沉着脸看着下面的朝臣争得面红耳赤。

    心里却是将莫问骂得狗血淋头。

    这东西实在是太没有义气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都不告诉自己一声。

    哪怕跟自己一个暗示也是好的。

    兵部尚书义正言辞地说道“········陛下,逍遥王隐瞒身份,如今又下落不明。”

    “正所谓空穴不来风,既然传出他有不臣之心,那定然便是真的了。”

    “所以,微臣以为,应当立即出兵,杀他一个片甲不留!”

    户部尚书一脸为难地站了出来,“陛下,话虽如此,可如今,逍遥王毕竟还没有举旗易帜。”

    “再者,关于逍遥王的身份,也都是外面传的。我们如今手里没有证据不是?”

    “最主要的是,若是开战的话,国库里········没有银子。”

    “你这是什么意思?!”兵部尚书顿时怒了,“你这是在动摇人心!”

    户部尚书,“我说的都是实话,何来动摇人心一说?!”

    兵部尚书,“你明知道开战自己,偏偏在这个时候,提国库空虚一事,不是动摇人心是什么?!”

    户部尚书气得脸色涨红,“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子!

    林清樾静静地坐在那里,似乎这一切都跟他无关。

    “陛下········”户部尚书实在是受不了兵部尚书那咋咋呼呼的气。

    转头向林清樾求救,你倒是说一句话呀!

    林清樾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转头看向季钧,“这件事情,宰相怎么看?”

    被点到名字的季钧,垂下眼帘压下眼睛里的无奈。

    他向前跨出一步,“启禀陛下,微臣觉得,两位尚书说得都有道理。”

    “没有了?”林清樾挑眉问道。

    季钧脸色涨红,“老臣惭愧!”

    林清樾语气平静地说道“你是应该感到惭愧,身为一朝宰相,居然在关键的时候,选择明哲保身!”

    “朕觉得,你不应该入朝为官,应该到民间做一个泥瓦匠。”很会和稀泥嘛!

    话音落下后,季钧有些站不住了,恨不得有个地缝儿钻进去。

    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陛下竟然如此不给面子,会如此说。

    其他大臣也都是心里一凛,脑子里不约而同地蹦出一句话,陛下心情不好,还是小心为妙!

    “陛下······”季钧再也站不住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嘴唇哆嗦着,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今天被陛下这一顿讽刺,恐怕要威严扫地。

    他故作此态,就是为了想让林清樾说几句话,缓和一下。

    哪怕是一句无奈的叹息“爱卿平身吧!”

    这简短的一句话,足以说明了,自己在陛下心目中,还是有地位的。

    可是,他在这边跪了半天,也没有得到林清樾的回应。

    他的心底一片冰凉,有些后悔刚才的冲动了。

    只是,话已出口,却是没有收回的机会了。

    林清樾扫了季钧一眼,“既然宰相还没有想好,那便过一会儿再说吧。”

    “于阁老,这件事情,你如何看?”

    被叫出来的,正是于家老太爷,皇后娘娘的祖父。

    因为皇后娘娘的缘故,无论如何,他都必须站在林清樾这一边的。

    更何况,有了先前季宰相的例子,他说话的时候,便要更加谨慎了。

    他斟酌了一番,便开口说道“虽然说,空穴不来风。可坊间传言,是否属实,我们还需查探一番。”

    “再者,逍遥王乃是先皇亲封。虽说没有赐他任何官职,可朝堂上下,无人不尊敬他的。”

    “所以,微臣觉得,他没有理由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而且,微臣听说,他跟逍遥王妃感情笃定。如今,王妃在宫里的消息,他不会不知道的。”

    就算是真的要反,难道会不顾及王妃的安危吗?0

    其实,于阁老的这番分析,也不是信口开河的。

    木婉住在宫里的事情,不是一天两天了。

    而除了住在宫里外,再也没有别的流言蜚语传出来。

    而至于逍遥王的行踪,更是成密。

    所以他猜想着,陛下对逍遥王的事情,不是一点都不清楚。

    他既然清楚,那今天又摆出这样的阵势,恐怕就不是打与不打这样简单了。

    于是,他便选了这种中规中矩的说法。

    林清樾淡淡地扫了他一眼,面上毫无表情,心里却暗自感叹。

    “父皇还真是好眼光。于家的这位老太爷,还真的够通透的。”

    “当然了,论学问,季钧也确实是一个难得的好先生。”

    “只是,在官场上,他却少了几分洒脱。”

    其实,林清樾不知道的是,传言刚一出来的时候,季钧心里就有了想法儿。

    当初有人来找过他的管家,说是要告诉他一个秘密。

    直觉告诉他,这个人肯定是跟逍遥王莫问有关系的。

    因此,林清樾在询问他的时候,他便给了这么一个莫能两可的答案。

    没有想到,居然会被陛下如此嫌弃。

    听到于阁老的回答后,他不由得心里犯嘀咕,这个老于头还真是会揣摩陛下的心思啊!

    于阁老的话音落下后,整个大殿里顿时陷入一阵沉默。

    当然了,林清樾不说话,其他人别说是开口说话了,就是喘气都不敢用力。

    林清樾没有让他们等太久,“那依于阁老之见,这件事情,该从何查起?”

    “呵呵······”越来讪笑一声,“陛下恕罪,查案一事,微臣实在是不擅长。”

    “只是,微臣觉得,我们在调查这件事情的源头的同时,也应该阻止事情继续发展下去。”

    也就是说,用武力镇压,将谣言遏制住。

    林清樾心里满意,面上却是淡淡的,“于阁老说的有道理。这件事情,就交给大理寺去办。”

    “让京都府衙配合,一起将事情办好。行了,散朝!”

    话音落下后,便站起身向外走去。

    诸位大臣对视一眼,全部跪到地上“恭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林清樾一甩袖子,转身走了。

    诸位大臣“········”

    待林清樾离开后,他们跪在地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于阁老率先站起身来,于侍郎吓得直挤眼睛,爹,宰相那边怎么办?

    于阁老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你不起来,那就继续跪着!

    于侍郎左右看看,也跟着站起来起来,抬手搀扶着于阁老出去了。

    这是自己的爹,自己铁定要站在他这一边的。

    有了于阁老开头,其他人也稀稀拉拉地站了起来。

    渐渐的,整个大殿只剩下季钧一个人跪在那里。

    “爹,我们这样走了,好吗?”坐在马车上,于侍郎压低声音问道。

    于阁老瞪了他一眼,“那你打算看着宰相出丑,还是想跟着他一起被陛下惩罚?!”

    于侍郎“怎么会呢?”

    见于阁老面色不虞,他连忙解释道“父亲,其实,我就是随口一问,那个······”

    “那个什么?”于阁老沉声喝道,“你若是将你放在小妾的心思上,多用在朝堂上,就不用这个那个了。”

    这个儿子他最是清楚的,脑子够用,就是懒得用!

    于侍郎见于阁老真的生气了,也收起了那些多余的心思,认真地将整件事情捋了一遍。

    越想心里越慌,他惊恐地瞪大眼睛“爹,这是要出事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