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完了……全完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章完了……全完了!

    “完了!全完了!”

    刘黑阔得知后军,遭到唐军的一支神秘部队突袭、受到重创,他的脑袋如五雷轰顶一般,彻底地炸裂了!

    他喃喃自语道:“本大爷苦心孤诣地经营了二十多年的心血,竟然在这一夜间……化为乌有!本大爷的一世英名,竟也会毁在一个乳臭未干的皇子手中!”

    刘黑阔把李恪恨得牙痒痒,他握紧了双拳,怒道:“不甘心!本大爷绝对不甘心!传我命令,所有弟兄必须战斗到最后一刻,有临阵退缩、逃逸者,当场处死,绝不姑息!”

    “是,大王!大……大王!”匪军副将看到了刘黑阔身后的黑影,当即被吓得寒毛直立,说话哆哆嗦嗦道:“敌军……敌军杀过来了!就在您身后!”

    刘黑阔瞬间惊恐万状,猛地转过身,一看——

    一道黑影,正好就从他眼前一闪而过!

    刘黑阔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

    手持方天画戟的薛仁贵便在他的颈脖处,划出了一道炫目夺人的弧线……

    “拂!”

    一道‘拂’的风声,伴随着暗黑色的刀光,成了刘黑阔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光景!

    匪军的首领被斩杀了!

    这让本就混乱的匪军立即溃不成军的两万余名匪兵,一时间更是群龙无首!

    面对数千名唐军将士,两万的匪军显得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任由他们射杀或砍杀。

    在慌乱地撤退中,踩踏频发,死伤无数。

    经过一整夜的厮杀,仅仅有五千多名山贼盗寇能顺利逃进深山老林中。

    其余的四万三千余名匪兵,无一幸免地成了唐军的刀下亡魂!

    清点战场时,将士们收缴了大量的金银珠宝、数十万贯铜钱、粮食以及军队物资,还有意外收获——当今太子殿下李承乾的亲笔信!

    这封信件送到节度使府邸时,李恪还在搂着丰润十足的杨玉环睡懒觉。

    昨日的激战直到凌晨。

    李恪得知薛仁贵已经在敌军后方,将王八羔子刘黑阔砍掉脑袋之后,才安心回到府中,搂着美人好好地休息。

    小别胜新婚。

    李恪十余天没碰国色天娇的大美人了,这好不容易打了胜战、砍下敌军统帅的脑袋,李恪便再也不想克制了!

    日上三竿。

    李恪醒来时,又看到怀中美人的玉体美颜,小腹狂热了一番,没能压住,一番风卷残云……

    直到下午时,李恪才心满意足地从寝室中走出,洗漱过后,正在客厅享用广州特色酒蒸鲈鱼时,刘四喜在汇报战况时,才将太子李承乾私通匪军、桂州要员的书信拿出。

    “殿下!”

    就在李恪一边挑出鱼刺,一边笑着看书信时,刘四喜义愤填膺道:“小人认为,仅凭这封书信,就能扳倒桂州的军政,同时将当今的太子殿下拉下储位,让真正有实力的岭南王殿下,也就是您,做大唐的储君!”

    “……”李恪。

    怎么,跟自己久了的手下、将士们,戾气都那么重吗?

    先是有杨玉环说自己有天子之相,理应做太子,现在就连一个管家,也劝自己把皇兄李承乾拉下马,自己做太子!

    唉,太贤能也是一种罪过阿!

    就算是自己不想做太子,身边的人无不想着推举你做太子。

    这恐怕就是长孙无忌为何要在唐中宗李显登基后,还执意害死一代贤王李恪最主要的原因。

    “闭嘴!”李恪瞪了刘四喜一眼,语气略带威胁道:“太子一事,日后休得再提!”

    特么的就不能低调一些吗?!

    非要弄得‘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所有人都知道李恪要不忌惮手足之情,跟太子李承乾争夺储君之位?

    真不担心遭来杀身之祸、灭顶之灾?!

    “是……是!小人知道、知道!“刘四喜一边扇自己嘴巴,一边说道:”是小人嘴笨,不会说话!”

    李恪懒得再理刘四喜,任凭他继续耳光,自己则慢慢吃着鲈鱼。

    没多久,韩德林前来汇报工作了,李恪才让刘四喜赶紧滚开。

    韩德林还没开口,李恪就先冷言道:“韩将军!本王日后不想再听到有关于皇室的流言蜚语!乱议皇室,可是大罪,在哪都如此,广州也不是法外之地!”

    说着,李恪看向韩德林的眼光一冷,“还有,太子殿下书信一事,本王不愿再被任何人提及!”

    李恪何尝不想马上借此状告当今太子李承乾,把他拉下储君之位阿!

    但是,现如今羽翼尚未丰满,朝中又有长孙无忌、高士廉等权臣力捧李承乾。

    如果只是一封书信,就想要扳倒太子,实在太难,反而会打草惊蛇,引来麻烦。

    “末将遵命!”韩德林身为武将,也不喜欢嚼人舌根,妄议皇室绝对是自找麻烦,便果断严肃道:“末将今后定将严加监控相关事宜!”

    李恪点点头,让韩德林开始汇报。

    “启禀殿下,此次守城大战,我军大获全胜。在殿下英明指导下,不仅保全了广州城不受匪军入侵、破坏,还共计歼灭了桂州四万余匪军,缴获大量的物资,这是杨三喜和门生们清点过后的报表,请殿下过目。”

    李恪接过报表扫了一眼,目光最后落在最后一栏“太子李承乾的书信”。

    李恪眉头一皱,特意令人拿出笔墨,将最后一栏的字划掉,严声道:“韩将军!你今后做事务必要更谨慎!”

    必须要敲响警钟,给韩德林施压!

    这件事也必须压下去,不然闹得满城风雨,早晚会传到朝堂之上,李世民、长孙无忌等人的耳中,要真到那时,事情可就无法控制了!

    “末将……遵命!”韩德林被李恪冷若冰霜的气势完完全全地震慑住,低着头,不敢再有半句言语。

    “好了,言归正传。”

    李恪清了清嗓子,“传本王命令,花重金于广州城内外分别立一块丰碑,取名做’广州守卫英雄塔‘。等到确定战死的战士身份后,再花重金请工匠,将壮士们的名字刻上去。”

    李恪的声音饱含深情,“本王要让他们名垂千古、流芳百世!也要让广州的百姓们,永远记住他们曾为广州献出了最宝贵的生命,捍卫过广州的尊严!”

    “末将遵命!”一时间,韩德林没忍住,热泪盈眶道。

    他不经地想到,自己身为将领,跟随着李恪,纵然他日不幸战死沙场,得到如此礼遇,九泉之下也得以瞑目,心里不觉涌起了阵阵暖意。

    “另外。”李恪沉了沉音,“将死去的将士们厚葬后,本王要大摆宴席,犒劳三军!”